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攝政王的替嫁小香妃
攝政王的替嫁小香妃 連載中

攝政王的替嫁小香妃

來源:google 作者:箬覃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楚凌蕭 沈楠晴

攝政王楚凌蕭大婚,迎娶的是當朝太師嫡女沈瀾音卻不曾想在成婚前一晚,沈瀾音離奇被劫走,無奈之下寄居太師府的沈楠晴替嫁成為攝政王妃而沈楠晴肯替嫁的額原因就是希望能夠在攝政王府查明父母死去的真相她本以為自己查明案件就能順利溜走,可是沒想到她就是楚凌蕭苦苦尋覓了兩年的戀人這次楚凌霄無論如何都不會放手,你要什麼都行,天上飛的,地上跑的,你想的出來,我就給你尋得來只是想要離開,那不行!……展開

《攝政王的替嫁小香妃》章節試讀:

沈楠晴屏住了呼吸,整個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可是她此刻什麼都不能說,只能眼睜睜地看着楚凌蕭的扇子緩緩上移,挑住了蓋頭!

「王爺,還未拜堂,您挑開蓋頭不吉利!」女官勸阻得到了楚凌蕭一記寒光,她嚇得不再敢吱聲!

就在此刻,楚凌蕭卻放下扇子,轉身走了!

蓋頭之下,沈楠晴看着楚凌蕭的錦靴離開,鬆了一口氣,邁步跟了上去!

正殿之中。

太后身着金銀絲鸞鳥朝鳳綉紋緋緞宮袍,三千髮絲高挽垂雲髻,儀態端莊地坐在主位之上。她看着楚凌霄一身黑色錦袍和沈楠晴一前一後而來。

大殿之中,沒等着開始行拜禮,楚凌蕭用扇子將沈楠晴的蓋頭挑開!他劍眉一挑,瞥了沈楠晴一眼,轉而問道:「母后,太師藐視皇恩,該當何罪?」

在場所有人的目光也都落在了沈楠晴身上。此女根本不是沈太師嫡女沈瀾音!她是誰?

沈楠晴此刻不僅僅感受到了這些大臣們的目光,還感受到了楚凌蕭和太后身上的威壓!若不能辯白,自己就會立刻下獄!

她款款跪了下來,對着太后恭恭敬敬地施禮,道:「啟稟太后,臣女沈楠晴父母已故,太師以嫡女的身份養在膝下!蒙皇上賜婚,以嫡女身份嫁入攝政王府。還請太后明鑒!」

強權之下,哪裡有辯白的機會!沈楠晴的話不僅沒有被太后認可,而且讓太后覺得她就是攀附權貴之人!

太后眼中帶着怒意,道:「一介草民,巧言令色!來人,將此女押入大牢!太師藐視皇家,將沈太師押入大理寺,聽候聖裁!」

沈楠晴被兩個侍衛拖着往出走,旁邊的紫蘇跪了下來,對着太后磕頭道:「太后饒命啊!此事是太師的主意,和我們小姐無關。您放了她吧!」

「紫蘇!」沈楠晴她不想讓紫蘇也牽連進來,喝了一聲。

「帶走!」太后再次下令。

侍衛拉着沈楠晴和紫蘇他們朝殿外而去!沈楠晴趁着侍衛不注意,將袖中的毒粉握在手中,準備伺機而動!

就在此時,外面賈公公喝道:「太后且慢!」

賈公公快步來到了大殿之中,示意侍衛放開沈楠晴。他對着太后施禮道:「太后萬安。皇上知道今日或許會有些誤會,讓老奴帶來旨意。沈楠晴為沈太師義女,亦屬於名門之後,出嫁攝政王並未不妥。請太后不必煩憂!」

誤會?楚凌蕭顯然是不滿皇上的做法。若不是不能公然抗旨,楚凌蕭可能連這個賈公公都想綁了!

太師府沈瀾音出嫁攝政王本已經是高攀,沒想到還弄了一個不知道從哪裡來的義女!太師府還真的是不把皇家當回事!楚凌蕭絲毫不掩飾自己的不滿,連「領旨謝恩」四個字都沒說,直接撇下眾人,拂袖而去!

眾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太后的身上。

賈公公見太后僵在了這裡,出聲打圓場:「老奴臨行前,皇上口諭,說此事回宮之後皇上自然會給太后說明。」

「皇上既然下旨,此事便依照聖旨而行吧!」太后說完起身帶着一眾宮人起駕回宮。

典禮自然也是辦不成了,禮部的官員尋了個理由就走了,賓客們自然也是不願意久留。只剩下沈楠晴一襲紅衣站在空曠的大殿之中,格外的顯眼。

這就是皇家,一切只在一念之間!

她理了理自己的情緒,吩咐道:「杜嬤嬤,你去看看我們該住到哪裡。」

沒多久,杜嬤嬤帶着沈楠晴來到了蓮香苑。

這裡地處偏僻,院子里的雜草都沒有收拾乾淨,屋子也未刷新漆。應該是王府的一處廢棄的院子。

杜嬤嬤看着這院子,便知道楚凌蕭根本就不中意這門親事。她有些歉意地說道:「這院子很偏僻,東西也都簡陋,實在是委屈您了!」

今日有驚無險,能夠住下來就不錯了。沈楠晴淡笑道:「無妨。嬤嬤是太師府的老人,隨我來的下人嬤嬤都熟悉,安排大家住下歇息吧。屋子裡留下紫蘇照顧我洗漱更衣就好。」

杜嬤嬤應聲出去了。

屋子只剩下了紫蘇幫着沈楠晴一邊更衣,抱怨道:「太師實在是沒顧及您的死活。您說好了路上我們想辦法逃,怎麼就這麼乖乖地入了府呢?若是今日沒有皇上的旨意,只怕我們……」

「你看那身嫁衣,千斤重。再加上迎親隊伍可是攝政王的親兵護送。你確定我們逃得出去?」沈楠晴挑眉看向了紫蘇。

「也是!逃婚被抓回來,發現是個假的。只怕太后只會當場就讓人將我們給殺了!」紫蘇今日怎麼的都是不對。

沈楠晴換上一身月牙色的長裙,頓時覺得輕鬆了不少。她坐在了椅子上,續道:「若是我不替嫁,太師全家會因藐視皇家獲罪,我們也未必能逃脫。且太師告訴我,父母的案卷就在王府之中。」

紫蘇在身後幫她捏着肩,說道:「今日您蓋着蓋頭沒看到,王府門口的時候,攝政王就一個眼神,那隨行的女官嚇得渾身都在哆嗦。您還是先想想我們在這府里怎麼活下來吧!」

「攝政王既然讓我入了府,一時半會兒應該不會對我怎麼樣。何況杜嬤嬤在深宅之中呆了這麼久,自然有她的法子。只是今日跟過來的人少不了太師的眼線,且杜嬤嬤又是沈瀾音的貼身嬤嬤。你且留心着些。」沈楠晴囑咐了一句。

「明白。」紫蘇應了一聲。

沈楠晴和紫蘇有一句沒一句的聊着,杜嬤嬤拿着一個食盒從外面走了進來,道:「王妃,我從廚房裡弄了一些吃的,您墊墊吧!」

「還好有嬤嬤惦記着我。你們也都沒吃東西,一起吃吧。」沈楠晴說道。

「這不合規矩。」杜嬤嬤有些遲疑,鼓着勇氣說道:「老奴知道王妃心善。老奴勸王妃儘早想辦法贏了王爺的心,這才能算在王府里站住了腳。」

沈楠晴淺笑點了點頭,她心裏卻想:要他的心做什麼?又不能煮着吃。想辦法給爹娘翻案之後我就走了,他最好別用真心,省得以後還要躲着他!

沈楠晴填飽了肚子,她便沉沉地睡了下去。

書房之中,楚凌霄和大理寺卿盧雲昊相對而坐,盧雲昊拿起黑子落在了兩人中間的棋盤之上,道:「皇上對太師當真是恩寵,全然不顧皇家的體面和王爺的顏面。」

楚凌蕭沒有接話,將手中一顆白玉的棋子放在了棋盤之上,道:「你輸了!」

《攝政王的替嫁小香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