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石出天驚
石出天驚 連載中

石出天驚

來源:google 作者:二十一弦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月程 月空空

窮困潦倒的打工仔偶然得到一枚吊墜,拜內部神秘存在為師尊,修鍊順風順水卻突發災厄,被一女子無情秒殺重生為師尊親兒子,為了結前世恩怨經歷百年凡人都市生活,踏入宇宙萬界,一路高歌,重塑宇宙萬界格局展開

《石出天驚》章節試讀:

月空空踏着朝陽淼淼走過來,她身材修長豐滿,**,在朝霞萬丈光芒映射下,透露出一種令人只能仰視的感覺,蓮步款款,彷彿每一步都擁有把世間萬物踏在腳下的感覺。

「你當初出手的時候就應該知道要付出什麼樣的後果。」

聞言,李芸仙的眸光從月程身上移開盯着月空空,問道:「九妹,我想問你一句,假如那天我沒有來,你還能有今天?不但修為水漲船高,還生養了這麼一個兒子?」

「對於我們這個級數的人來說,談假如有意義么?」月空空反問一句,說完隨手一揮,一塊紅布落在了李芸仙的頭上。

「九妹,你慎重啊……」李芸仙哀求,「假如師尊出關,發現這一切,你們母子承擔不起的。」

月空空不屑的說道:「我月空空短短萬載就能取得如此大的成就,等幾萬年後師尊出關,我又是什麼高度了,李芸仙,你多慮了。」

李芸仙覺得求目空一切的月空空沒用,頂着紅蓋頭轉身,貝齒輕啟:「月程,而今她是你的親娘,你求她,她肯定會聽的,放過我,以後對你或者你媽媽都有天大的好處。」

「媽媽……」月程為難,他雖然還不是修士,但他依舊能夠感覺出來,身前這個被老媽封禁了修為的頂級大美女,仍舊像是一頭洪水猛獸,假如她真的脫困,他老媽月空空能夠應付得了么?

「寶貝,帶她走!」月空空嚴厲的喝道。

老媽的話月程自然是無法忤逆的,伸手扶起李芸仙,挽住她的纖腰,跟在月空空身後,不多久三人進入了一座宏偉的宮殿中。

「李芸仙,她是我媽媽,作為子女是不可能忤逆母親的,何況你這麼漂亮的女子,哪個男人不心動。」月程覺得有必要絕了李芸仙想讓他去說動老媽月空空的心思。

說到底月程捫心自問是有點痛恨李芸仙做法的,當年怎麼不想點辦法就狠絕的將他前世一掌拍死。

「你拍死了我前世,成為我今生的老婆,就當是贖罪吧。」

李芸仙怔了一下,她當年幫助收集程海的靈魂意識,注入月空空腹中單體孕育孩子,就已經推算過無數種可能。

「總有一天你們母子倆會為今天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李芸仙說出這話的時候,反而是主動拉起月程的手,摸索着去到禮堂的**。

由於她的頭完全被紅蓋頭遮住,月程也不知道她現在是何種表情。

接下來,月程和李芸仙完成了「拜天地」、「拜高堂」、「夫妻對拜」,期間月程有點費解,因為「拜天地」那環,老媽也是讓他們倆拜她。

隨後三人一起進入了之前月空空親手烹飪食物的宮殿。

「寶貝,今天之後你就成人了。」月空空夾起一塊肉喂到月程嘴唇邊。

月程張口吃下,滿嘴生香,只覺得這是他兩世為人吃過最美味的食物。

隨後月空空每道菜都夾了喂月程吃。

李芸仙戴着紅蓋頭,不曉得是什麼表情,從始至終都如一具冰玉雕像一般,沒有動一下也沒有開口說話。

「媽媽,我吃飽了,真吃不下了。」月程真的是吃了很多,一桌子豐盛的菜肴,被他消滅了一半。

月空空點點頭,伸手拿過酒杯倒滿兩杯酒,說道:「寶貝,揭下她的紅蓋頭,你們喝完交杯酒該入洞房了。」

月程點點頭,拿過金簪子挑了李芸仙頭上的紅蓋頭,然後端起一杯酒遞給她。

李芸仙雙眸中滿是霧水,盯着月程看了一下,最終還是伸手端起桌子上的另外一杯遞給他,而後兩人手臂交叉過來飲了杯中酒。

「寶貝,**一刻值千金,花有清香月有陰。如果明天早上來給媽媽奉茶的時候,你們倆還都是完璧之身,等待李芸仙的就是死!」

月空空說話的時候,玉手輕輕一揮,月程和李芸仙便進入了一座布置得喜氣洋洋的寢宮內。

「李芸仙……」月程開口,卻也不知道怎麼說下去。

「或許當年我真的不該出手,你們倆要成魔也與我無關!李芸仙眸中的霧水終於忍不住變成淚珠滑落下來。

「魔是什麼?」月程好奇的問道。

「你們母子都是石頭!都是狠絕無情的!成魔才是你們的歸宿!」李芸仙冷冷的說道。

月程反駁:「我和媽媽不一樣,我並非只是一塊石頭,至少我曾經擁有一顆肉長的心。」

「單體孕育而出的,你比你媽媽還更加是一塊石頭,你要是個女人的話,也能像你媽一樣單體孕育後代,而今嘛,你連繁衍後代都不可能了,還說自己有心,你不過就一個變異二代。」李芸仙無情的說道。

「李芸仙!你住嘴!」月程本來是想好好安撫一下她的,怎料她會說出如此侮辱性極強的話,一把將李芸仙撲倒在大紅床上。

「我是人!一個完整的人,程海是我!月程也是我!讓你看清楚我到底是不是人!是不是男人!」

……

清晨總是最美的,在這時能聽見動聽的鳥叫,呼吸到新鮮的空氣,這是人們新的一個開始,人們總會在這一天定下新的目標為這個目標而努力。

太陽初升,金色柔和的光華萬丈,這片地域都鮮亮了起來。

月程挽着李芸仙的纖腰在花園中漫步,朝着月空空的寢宮而去。

走了一段,李芸仙忽然停了下來,盯着月程的眼睛吼道:「遙遠的某天,我李芸仙必定親手殺死你們母子倆,以洗昨晚之辱!」

月程伸手托住李芸仙美麗的下頜,嘴唇幾乎貼在她的朱唇上,笑道:「某人昨晚好像不是這個樣子哦。」

「你太瘋狂了,我只能配合你……只是為了活下來而付出。」李芸仙心虛的說道。

「李芸仙,你給我說這些幹嘛?」月程俊美的臉蛋上掛着燦爛的笑容,「我不管你昨晚是不是配合,而現在是想激怒我吧,我雖然沒修鍊高深大道大道的,也明白假如真把你逼上絕境,你說不定能夠衝破我老媽的禁錮。」

「看來我是低估你了,智商比月空空高那麼一丟丟。」

「仙兒,你又何必這麼執着呢。」月程的嘴唇不着痕迹從李芸仙的朱唇上划過,放開托着她下頜的手。「我們已經有夫妻之名和夫妻之實,我真的不想你香消玉殞。」

「月空空封禁不了我多久,屆時要滅了你,比吹口氣還簡單。」李芸仙怒目以對。

月程低聲細語:「我媽媽正朝着這裡過來,我是她兒子,她的脾氣我比你了解,我可不想讓她看到我收拾不了你,而生氣和你動手,遂了你的願。」

月程感覺着老媽逐漸在靠近,大聲壞笑着:「看來對付非常之人還是只能用非法的手段,你是天之驕女又如何,而今不過是弱柳扶風,還想滅了我,本少爺先教你怎樣做女人。」

不久月空空出現,看着草地上纏綿在一起的兩個人,說道:「寶貝,你可真是會挑地方呀,這是要親自證明給媽媽看么,媽媽不打攪你們,你們繼續,呵呵呵。」

月空空遠去很久,李芸仙吐氣如蘭:「淪為你的玩物,我這樣生不如死。」

「我不想你死,因為你是我老婆。」

留下這句話後,月程不再管凌亂的李芸仙揚長而去。

「難道他反而成了我的剋星了?」

望着月程的背影,李芸仙心中很不是滋味,她想在絕境中衝破禁錮,可惜昨晚她無邊的恨意總能被這個小男人瞬間融化,今天也是,前一刻她覺得恥辱已經讓她憤怒到了極致,可又被他澆滅了……

月程進入月空空的寢宮,倒了一杯茶恭敬的端在她胸口。

月空空接過茶盅喝了一口,說道:「寶貝,你要怎麼玩她,媽媽都不反對,但我提醒你一點,不可動情,你要銘記當年她出手時候那種狠絕。」

「媽媽,您放心,你兒子可是擁有人類的智慧的。」

月空空突然用意識傳音道:「先別說這些了,李芸仙過來了。」

月程腦袋瓜一轉,意識回應道:「媽媽,等會您配合我演一齣戲,把我轟走……」

他們倆是如今是母子,正所謂母子連心,月空空了解了兒子的想法還是點了點頭。

月程朗聲說道:「媽媽,您有沒有想過李芸仙當年出現或許真是來救您的。我們這樣對她,真的好么?」

「放肆!」月空空將手中的茶盅狠狠的摔在地上,碎了一地。

「媽媽,媽媽,我求您了,我覺得您不該再囚禁仙兒了。」月程撲通就跪下抱住月空空修長的大腿。

「不可能的!無論如何,李芸仙當年都不該決絕出手,我沒殺她復仇已經是最大的寬恕了!」

月空空咆哮,玉腿一顫,月程就被震飛出去,剛好撞擊在邁入宮殿門口的李芸仙身上,兩人重重的摔倒在地。

「月空空,他再怎麼不是也是你的骨肉!你怎麼會變得這麼無情?」

李芸仙雖然修為被封住了,但還是很快扶着月程站了起來,「也是,你本來就是一塊頑石,就連冰凍的心也談不上擁有!」

「滾!」

月空空一聲歷喝,直接將月程和李芸仙震飛到了宮殿的幾百里之外。

「媽媽……」

月程噙着淚水想要跑回去卻被李芸仙抱住了。

「別回去,她現在在氣頭上。」李芸仙經過剛剛的事,似乎也想通了,「換作我,如果我的弟子在我眼前被人無情抹殺,也會發狂的……」

李芸仙死死抱着月程,而後幾乎是拖着兩眼無神的月程又遠離了宮殿很多。

「仙兒,當初我被那個女子灌了顆葯,你是真的也沒辦法救我么?」月程趁機詢問當年的事。

李芸仙沉默了好大一會,說道:「程哥,你知道那藥丸的作用么?」

聞聲,月程眼眸中詫異了下,看來李芸仙當年也是知情的,說道:「我媽媽後面跟我說過。」

「你媽月空空頭腦簡單,當初給你下毒的人料定了月空空看見徒弟被擒,絕對會不惜一切代價把你弄進皎月宮裡保護起來,而這也正中了她的陰謀。」李芸仙解釋。

想到那天的事,月程心中也是感慨,無論怎麼說,哪怕前世的他只是月空的徒弟,但她確實是十分關心呵護他的,說不定為了救他,月空空真的會做出不一般的決定。

「程哥,對於修士來說,尊師重道,遠比你現在的世界觀重要很多,假如當時我不在,月空空為救你真的那麼做了,她真就只有入魔了,這就是給你下毒之人的陰險手段。」

「仙兒,你還恨我么?」月程覺得該適可而止,話鋒一轉。

「恨……」李芸仙茫然,「現在還能恨么,我們倆已經是夫妻,而且你也對我也不是很壞,就像你說的,你是月程也是程海,至少還有人類的心……」說完她俏臉不自禁的紅了起來。

月程盯着李芸仙紅撲撲的臉蛋,說:「我懂了,難怪你當年出手那麼絕情,如果你不出手,那後果真的不可預料,那會我是媽媽的弟子,如果她為救我真做了那事,才是真正的在我前世程海和師尊月空空身上種下了魔的種子。」

李芸仙拉起月程的手,說道:「程哥,忘了這一段吧,我也想通了,無論如何,我們現在要考慮的是將來怎麼面對我和你媽媽的師尊。」

「你們的師尊很厲害么?」月程十分的好奇。

「我和你媽媽的手段,你也見識了一部分,但是我們和師尊比起來,依舊是天壤之別,你媽媽亂了輩分讓我做了你媳婦,師尊知道後能接受么?」

「仙兒,我有點餓了。」月程覺得李芸仙有了一些微妙的變化。

李芸仙「喔」了聲,也不再去想那個頭疼的問題,拉着月程的手回他們倆的寢宮。月程就那麼盯着她,看她烹飪食物。

弄好後吃的時候,月程看李芸仙沒動筷子,問道:「仙兒,你不吃么,是不是不開心。」

「沒啊,我修為雖然被封住了,但也可以不吃不喝的。」

月程夾起菜肴喂到李芸仙朱唇邊,說:「吃點嘛,我一個人吃多沒意思。」

李芸仙張口吃下,點了點頭,隨後倒了酒和月程碰杯。

喝了幾杯酒,月程突然問道:「仙兒,我是老媽身上掉下來的肉,對於皎月宮我也算是其中一部分,我要怎麼做才能放你離開皎月宮?」

「別,千萬別,你媽的禁錮不可能一直封住我的,假如你為我冒險,可能你也會有不小的危機,在石族的世界,可不信奉什麼虎毒不食子。」李芸仙一口拒絕。

「好吧,等我媽媽氣消了,我去探探口風。」

「我們倆晚上再聊這些事。」

「為何要晚上?」月程迷惑的盯着李芸仙的美眸。

李芸仙似笑非笑的說:「那個的時候你媽媽總不可能來監聽吧。」

「我懂了,嘿嘿嘿。」月程也笑了。

兩人如膠似漆的過了一個月,月程一個人去了月空空的寢宮。

「什麼風把我寶貝兒子吹回來了。」看到月程,月空空伸手捏住他的臉頰。

「媽媽,她沒跟來吧?」月程眼神示意了一下。

「沒有。」月空空圍著兒子轉了一圈,「你知不知道那天把你震飛出去,媽媽的心有多疼?」

「媽媽……」

「寶貝。」月空空習以為常的摟住兒子,輕輕拍打着他的背脊,「以後便出這種餿主意了,你是媽媽身上的肉,我見不得你受罪,打在你身上疼在媽媽心裏。」

老媽的舉動,一時間月程都有點不好意思,一時間有點手足無措,兩隻手垂着不知道放哪裡。

月程深深吸了口,抬頭說:「媽媽,不過這次的付出也算值得,李芸仙應該是從心裏接受我了。」

「心理接受?」月空空飽含深情的盯着月程的眼睛,「寶貝,你的鬼點子是比媽媽多,可你多大年齡呀,媽覺得李芸仙至多只是身體上接受了你。」

「媽媽什麼時候對付那個魔女?」月程岔開話題。

「那是你的責任,也是你的義務,媽媽把她留給你親自報仇。」

「那現在教我後續的修鍊吧。」

月空空來回走了幾步,說道:「寶貝,你是媽媽身上的肉,而皎月宮也算媽媽身體的一部分,我傳授你一句口訣,你只需一道意念瞬間就可以出去或者進來,你還是回到地球,先去完成那一生,正好借這個時間段看看李芸仙的態度。」

「好吧。」月程使勁點了點頭,但心中卻是好奇,以前月空空天天叮囑他修鍊,怎麼現在不聞不問了,難道這就是母親和師尊的差別,母親都是溺愛孩子的,不想他承受枯燥修鍊的痛苦?

月空空吻了吻月程的額頭,把口訣直接烙印在他腦海中,而後說道:「寶貝,假如李芸仙真對付你,媽不管你是喜歡她還是迷戀她的身體,我都不會留情。」

「額……」

「寶貝,媽媽送你回地球去,你去走完程海未走完的路,當然你要是想家了,也隨時可以用剛剛媽媽烙印給你的口訣回皎月宮。」月空空玉手揉揉了月程的額頭,彈指將他送出了皎月宮。

《石出天驚》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