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施而復得
施而復得 連載中

施而復得

來源:google 作者:三金的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季北 施夏 現代言情

施夏喜歡季北所有人都知道,表白被拒,施夏並沒有放棄,決定追求季北,但是第二天沒結束就放棄了,等季北將女朋友帶到他們面前,所有人的第一反應都是看向施夏,只見施夏跟沒事人一樣,吃吃喝喝,開玩笑,眾人以為施夏真的放下了,可季北缺感覺到施夏的疏遠,季北開始慌了展開

《施而復得》章節試讀:

施夏走到宿舍樓外,放眼望去,季北正依靠在一棵樹下,單手插在褲袋裡,微風吹動着他的頭髮,一副慵懶的模樣,手中夾着一根煙,旁邊圍繞了三三兩兩的同學,有些人還在不遠處竊竊私語。

施夏走到季北的身邊,伸手拿過季北的香煙, ”好臭。 ”然後將沒抽完的煙扔在地上用腳踩滅。

季北見施夏突如其來的舉動,微微一愣,隨即笑了起來,揉了揉施夏的頭髮: ”走吧,邊吃邊說。 ”

施夏被季北揉了揉頭髮,臉一下子就不爭氣的紅了起來, ”你幹嘛? ”

季北看着施夏害羞的樣子笑了笑: ”喲,你還會臉紅。 ”

”你再說我就不去了。 ”施夏甩開季北的手,鼓氣說道。

”不說了,不說了,走吧。 ”說著,季北就朝前走去。

施夏趕緊跑到了季北的身旁,挽起季北的胳膊: ”好,走吧。 ”

季北看着施夏挽着自己的胳膊,沒啥反應,習以為常,之前就經常這樣。

相反,施夏看着自己挽住的胳膊,心裏一陣悸動,心裏默念道: ”你解釋我就原諒你。 ”

於是便挽得更緊了。

季北帶着施夏走向了食堂。

施夏一邊走一邊問道: ”說,今天為什麼沒等我,還跟林夕瑤在一起,她還挽着你的胳膊? ”

施夏一臉嚴肅的說道。

季北笑了笑, ”吃醋啦。 ”

”對,就是吃醋了。 ”施夏絲毫沒有掩蓋自己的心思。

季北笑了笑: ”施小夏,我們只是在演戲給別人看。 ”

”演戲給誰看? ”

”騷擾林夕瑤的人。 ”季北突然就嚴肅了一起。

”今天早上…… ”

早上。

季北在打遊戲,突然接到了林夕瑤的電話,電話那頭,林夕瑤帶着哭腔對他說: ”季北,幫幫我,我被人纏着了。 ”

”什麼,發生了什麼? ”季北急忙問道。

”有人跟我表白,我都不認識,就拒絕了,但是他們還不肯罷休。 ”林夕瑤哭喪着臉說道。

”好,你先別怕,你在哪,我馬上過來。 ”季北掛斷電話,就開車趕往了林夕瑤所說的地方。

到了林夕瑤說的地方後,季北發現周圍的人都對林夕瑤指指點點。

季北走到林夕瑤的身邊, ”怎麼回事兒? ”

”季北,你來了,你終於來了。 ”林夕瑤拉着季北的胳膊說道,好像在抓救命稻草一般。

”別怕,我來了。 ”季北安慰道。

”就是他,跟我表白,我拒絕了,不讓我走,然後我就說我有男朋友了,他們不信,叫我打電話叫男朋友過來,但是我沒有啊,只好叫你過來了。 ”林夕瑤說著,指着不遠處的人。

季北看着周圍的那群人, ”我來了,你們可以走了。 ”

”呦,這小子還挺俊。 ”一個長相普通的男生走了出來,看了看季北, ”你就是她男朋友? ”

季北並沒有開口,林夕瑤扯了扯季北的衣服,可憐巴巴的說道: ”季北,幫幫我。 ”

季北看了看眼睛哭紅了的林夕瑤,心裏有種說不出來的滋味,又看了看對方: ”嗯,我是。 ”

”比我長得還差那麼一點,夕瑤,跟我在一起吧,甩了他。 ”男生大言不慚的說道。

季北笑着搖了搖頭,他覺得自己遇見這種人也算倒霉。

”季北,你別理他,他就一神經病。 ”林夕瑤拉了拉季北的衣服,示意季北別理會那人。

”神經病? ”男生一聽這三個字,立刻就怒了,走上前來對着季北就是一拳。

季北輕巧的躲開了男生的攻擊,反手就給了男生一拳。

”哎呀!你竟敢打我? ”

男生捂着自己的臉,打算反打回去,季北一把掐住男生的脖頸。

”咳咳,放開,咳咳……放手。 ”男生掙扎着。

季北冷冷的說道, ”離她遠點。 ”

”好的,好的。 ”男生立刻點頭跑走。

”什麼?打架? ”施夏鬆開季北的胳膊,不可置信的說道。

”怎麼? ”季北疑惑的問道。

”有沒有受傷啊,快我看看。 ”施夏一臉擔憂,小手說著就去掀季北的衣服。

季北阻止了,無奈的說道: ”沒有。

”哦哦哦,那好吧。 ”施夏收回了自己的爪子,臉更紅了。

施夏剛剛掀季北的衣服,看見了季北的腹肌,還趁機悄悄的摸了一下,看的施夏心跳加速,臉頰通紅,連忙低下了頭。

看着施夏低下頭,季北覺得施夏這個樣子好萌,忍不住笑了出來。

施夏聽見季北的笑聲,以為他發現了什麼,把頭低的更下去了。

”施夏。 ”季北突然喊道。

”啊? ”施夏抬頭看着季北。

季北看着施夏的眼睛,深邃明亮,像是星辰一樣明亮: ”我好像有想要保護的人了。 ”

”啊! ”施夏驚訝的叫了一聲,然後抬頭看着季北。

季北笑了笑, ”你看什麼呢?我不是開玩笑。 ”

施夏聽了這話,心裏一陣失落,又有點期待,不過還是笑了笑, ”誰啊。 ”

看着施夏的笑容,季北的嘴角勾勒出一抹邪魅的笑容, ”林夕瑤吧,今天早上,看見她哭的樣子,軟軟糯糯,很想保護她,我想這就是喜歡吧。 ”

”什,什麼? ”施夏震驚極了, ”季北你,你怎麼能喜歡她呢,他,她…… ”

施夏說到後來,不知道該怎麼繼續說下去了。

”怎麼了嘛? ”季北反問道。

施夏一怔,隨即恢復過來: ”沒有,就才見過一兩次,怎麼就喜歡上了嘛,一見鍾情嗎,我不相信。 ”

”大概吧。 ”季北淡淡的說道。

”那,季北,她不適合你。 ”施夏突然說道, ”你就那麼肯定喜歡她嗎?你們男生遇到嬌小軟弱的女孩子都會這樣的嗎? ”

季北聽了這話,沉默了,其實他自己也不知道。

”你喜歡她嗎? ”季北看着施夏的眼睛。

施夏看着季北的眼睛,堅定的回答道: ”不喜歡,一點都不喜歡。 ”

誰會喜歡一個情敵。

”為什麼? ”季北皺着眉頭。

”因為,因為我喜歡你。 ”施夏看着季北的眼睛認真的說道。

”呵。 ”季北聽完之後,笑了一聲。

施夏看着季北的笑聲,心裏很是緊張, ”季北,你笑什麼? ”

”施夏,你喜歡我嗎? ”季北再次問道。

”喜歡。 ”施夏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

”你喜歡我什麼呢?你只是依賴我,咱們從小一起長大,你習慣了有我的存在。 ”季北看着施夏的眼睛認真的問道。

施夏被季北問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

”施夏,我想,你會明白的。 ”季北的臉上充滿了柔情, ”施夏,我不想欺騙你。 ”

”季大北,不是習慣,不是依賴,我就是喜歡你。 ”施夏眼裡含有淚水,大聲吼道。

季北愣住了,他以為施夏只是一時衝動,現在聽施夏的語氣,似乎是很認真的。

”季大北,我喜歡你,喜歡你很久很久了,你不要每次都把我當成妹妹好不好。 ”施夏眼淚流了下來,看着季北說道。

”不要哭了。 ”季北拿出紙巾遞給施夏。

施夏擦乾淨眼淚,看着季北, ”不要拒絕我,你喜歡林夕瑤,要追她都可以,但是你能不能不要把我當妹妹,在你沒和林夕瑤在一起之前,我要追你。 ”

”施夏,你真傻。 ”季北看着施夏的眼睛說道。

施夏聽了季北的話,心碎了,眼淚流的越來越凶了, ”真的只能是妹妹嗎? ”

”施夏,你會遇到更好的人。 ”季北

看着施夏的眼睛認真的說道。

”可是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施夏一邊流淚一邊說道。

”施夏 ”季北心疼的看着施夏,想伸手將她的眼淚擦去,被施夏躲開了。

”季北,在你追到林夕瑤之前,我都會努力的追求你,直到你喜歡上我為止。 ”施夏說完就跑開了。

季北看着施夏跑開的背影,嘆了一口氣,這個小丫頭,為什麼要這麼執拗呢,他只能對不起她了。

施夏哭着跑回了宿舍,寧靜坐在位置上看着施夏。

”夏夏,你不是出去約會嗎,怎麼哭了。 ”寧靜關切的問道。

施夏沒有理會寧靜,趴在桌上上嗚嗚的哭了起來,寧靜見狀,立馬走上前去,安慰道: ”夏夏,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

”靜靜,我跟季北表白了,被他拒絕了。 ”施夏抽泣的說道。

寧靜愣住了,半天沒有說話。

施夏趴在桌上哭的更厲害了。

”他,他難道不是喜歡你的嗎? ”寧靜回想起過去發生的種種,疑惑不解。

”我也想讓他喜歡我啊,可是他說,他說他對林夕瑤動心了。 ”施夏抽噎着說道。

”什麼?他真的對那個林夕瑤動心了,真不知道林夕瑤有哪裡好,這次見過幾次就喜歡上了,他真的不值得你喜歡。 ”寧靜恨鐵不成鋼的說道。

施夏聽了寧靜的話,哭的更大聲了:靜靜,我剛剛說,她們沒在一起前我要追他,直到他喜歡我為止,好丟臉,我明知道他不喜歡我。 ”

”他說,他看見林夕瑤哭得梨花帶雨,柔柔弱弱的,想保護她,我又不軟軟糯糯的了嗎?我也是個柔柔弱弱的漂亮妹妹啊。 ”

”夏夏,你別哭了,我幫你去教訓一下季北。 ”寧靜氣憤地說道。

”不用了。 ”施夏連忙阻攔, ”我哭一會兒就好了,睡醒了又是一條好漢,然後我就開始制定計劃,追求季大北。 ”

施夏說完,就鑽進了被窩裡,蓋住了頭,寧靜看着施夏的背影,無奈的搖了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