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是個狠人:開局獻祭自己
是個狠人:開局獻祭自己 連載中

是個狠人:開局獻祭自己

來源:google 作者:猩猩不知道傷心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季子衿 猩猩不知道傷心

地星自有人類以來,曆數其最高光時刻:上可九天攬月,下可五洋捉鱉他們不再仰望星空,邁入星河時代人力所至,神明不達殊不知,災難因此而來毀滅,接踵而至最終,人類一敗塗地,退守地心世界世紀輝煌,不過彈指一揮間關於地表世界的毀滅眾說紛紜,但最為出名的則是十大假論:太陽災劫、隕石墜落、核戰爭....事實真是如此?展開

《是個狠人:開局獻祭自己》章節試讀:

這時候季子衿也反應過來,渾身上下摸個不停。

「黃粱一夢?」

之前去的地方,讓他有點分不清現實和夢境。

見是烏龍一場,季子衿熱鬧的房前,鄉親們慢慢散去。

只不過離開時看老神棍的眼神,透露出絲絲邪門的意味。

「真尼瑪見鬼!」

這是鄉親們真實心聲。

尤其是李大壯,哼唧中看向某人,很是得意。

「我說你倆狗日的,到底是怎麼回事?」

「當初不是說好等我嗎?太不夠義氣!」

老神棍看着兩人越想越氣,越氣越說。

那吐沫星子,都快噴到兩人臉上。

三人在小孤山鎮,可謂都不討人喜,被趕出後相約結伴闖涼城。

可季子衿兩人倒好,一聲不吭丟下他就跑。

等他到時,哪還有人。

現在,雙手叉腰的他需要一個解釋。

當初,為什麼要放他鴿子?

吳常看向季子衿,眼神示意:「你平常不是能說會道嗎?來,展示!」

「那個,那個...。」

半炷香時間過去,季子衿也沒說出個所以然來。

總不能直接告訴他:你不適合。

那樣太過傷人!

況且人家還救你一命。

「我靠,這東西怎麼還在?」

半天憋不住個屁來的季子衿,不小心觸碰到胸口位置。

急往懷中一探,石瓶出現。

吳常當即臉都嚇白,一把將老神棍拉到面前,迅速躲在其身後。

「叮噹。」

季子衿嚇得直接脫手,石瓶摔落地上。

「這有什麼?不就一破瓶子,不想給我個說法就直言,何必搞這出?」

老神棍一副鄙視模樣,悠然將地上瓶子拾起,觸手冰涼有質感。

「我之所以變成這樣,就是因為這鬼東西。」

「它,老邪門!」

吳常也在一旁點頭,快速補充道:「這瓶子會噬人!」

「啥?」

老神棍眼神像看白痴似的,向兩人望去。

可隨着吳常的訴說,手中石瓶似燙手山芋,「咻」的一下被他拋飛,再無之前淡定。

連續碰撞聲後,屋內陷入片刻安靜。

此時季子衿才知,吳常是怎麼活下來的。

但其口中的黑色孔雀,是什麼?

「咋辦?」

沉默中,吳常突然開口。

「涼拌。」

季子衿想起之前的遭遇,無力回應。

「這石瓶,真有你們說的那麼邪門?」

「我看看。」

老神棍為了彌補之前不佳形象,慢悠上前。

而後,小心翼翼蹲下身體。

盞茶功夫過去,他還是沒觸碰地上石瓶。

季子衿和吳常還想等他以身試法,眼睛瞪得發酸,還是沒見其有所動作。

鄙夷間,兩人見老神棍將石瓶拾起。

見證奇蹟的時刻到了!

兩人相互對視間眼裡有興奮,亦有恐懼。

「這也就一普通瓶子,沒你說的那麼邪異。」

老神棍嘀咕下,眼咕嚕直轉:「我願吳常,墜無間。」

「小三你這狗日的不要碧蓮!詛咒老子幹什麼?」

吳常怒而猙獰,手心全是汗的他,將季子衿拽得死死的。

季子衿見他這慫樣,目光示意其看去,石瓶毫無反應。

「我願,季子衿變狗!」

「我願,...。」

老神棍許願上頭,石瓶依然安靜如初。

季子衿大着膽子走上來,一把將石瓶薅過來。

「我願,...。」

突然狂風陡起,驚雷陣陣。

「叮噹」聲響起,季子衿再次嚇得將石瓶脫手而出,不知甩到哪旮沓去。

吳常怕出意外,直接將老神棍抱着。

有他在,安心!

「嗯,外面是要下雨!」

「看你兩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的那慫樣,丟人!」

起初他也是被嚇住,但注意到外面動靜,於是淡定開口。

季子衿往外看去,還真是。

重新將石瓶找出,放在手中。

「我願,...。」

季子衿不信邪,口水都說干,仍舊沒啥效果。

之前發生的,都是幻覺?

季子衿、吳常兩人處於懵逼中...。

老神棍瞬即警醒,這兩貨不會是演戲給自己看?

當即想嘲諷兩句,季子衿毫無徵兆的口出晦澀之言。

突然,他手中冰涼的石瓶變得溫熱。

甚至是,有股微弱光芒散發而出。

黑夜裡,尤為刺目。

「停,停下!」

老神棍察覺不妙,有種大恐怖降臨,急忙叫停。

現在他明白,季子衿兩人沒騙他。

這石瓶,有大問題。

另一邊,吳常眼疾手快,果斷捂住季子衿嘴巴。

在發現石瓶不對勁的剎那,不用別人提醒,他瞬間就停下。

將吳常手拿開,季子衿感覺雲里霧裡。

石瓶以前無需如此,簡單的話語也能聽懂。

現在,進階了?

一旁,老神棍突兀開口。

「這東西,可能是傳說中的詭物?你們從何而得?」

季子衿兩人目光詫異看向他,第一次聽這說法。

「別誤會,不是鬼魂的鬼,而是詭異的詭!」

繼而,老神棍臉色凝重道:「詭物,通常代表着邪異、兇險、未知和神秘。」

「我師傅還未過世前,隱約間聽其說過,我們腳下的土地存在着許多未知。」

「詭物,就是其中之一。」

「但這東西,一般人很難遇到。」

「恰巧,我也有一件。」

說著,在季子衿兩人好奇的目光下,從胸前衣衫內將白玉掏出。

「嘿嘿,知道我是怎麼將你魂魄召喚回來的嗎?」

「靠的就是它,這玉不僅有這功能,還具溫養、保護神魂之效。」

這一刻老神棍在兩人眼中,充滿着神秘。

季子衿伸手取玉,卻被其阻攔。

「這東西外人不能摸,不然會對主人有影響。」

季子衿瞪眼看向他:我是外人?

老神棍點頭,防賊似的將玉放回。

見季子衿眼珠亂轉,老神棍趕緊出言:「老大你可別打它主意,這是我師傅留給我的唯一遺物,關乎身家性命之寶。」

季子衿見其說得鄭重,悻悻道:「在你眼中,我是那樣的人?」

老神棍毫不猶豫點頭,大家都知根知底的,就別矯情。

「那這東西,也是我爺爺留給我的遺物。」

說著的季子衿,從老神棍手中將石瓶拿了過來。

「不給老子看,你也別看。」

「啥?」

老神棍睜大着眼睛,而後恍然,緊接着嘴唇哆嗦。

狗日的季子衿,竟行大逆不道之事。

石瓶的來歷他終是知曉,難怪會如此詭異。

這東西小時候他也見過,但也僅限於匆匆一瞥。

好奇下曾問過師傅,其言不詳。

事情過去太久,以至於剛才沒將兩者聯繫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