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蝕骨纏情,重生嬌氣包可作可撩
蝕骨纏情,重生嬌氣包可作可撩 連載中

蝕骨纏情,重生嬌氣包可作可撩

來源:google 作者:佳墨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薇 現代言情 裴霆川

【重生+寵夫寵妻+撩精+甜系】前世江薇戀愛腦,被渣男賤女PUA,最後慘死那一刻,她恨不得剝皮拆骨,吃肉喝血的男人卻衝進大火中緊緊抱着她蝕骨纏情,偏執陰鬱,「到死我都不會放過你,哪怕輪迴路上,我依舊會追你到底」一朝重生,她勢要彌補他,將美貌和智商雙雙撿起,化身小妖精狂撩裴三爺江薇癱軟在人懷裡,「哥哥,我給你寫個情詩吧!」裴三爺冷臉看她:「……」江薇將人抵在牆角,「哥哥,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今日宜無病呻吟!」裴三爺怕自己在做夢:「……」江薇黑暗中強吻他,「老公,我們結婚吧!」裴三爺二話沒說,立刻連夜將民政局連夜搬來了,「說過的話收不回來了,我會纏你一輩子」又作又撩嬌氣包女主X高冷偏執陰鬱男主展開

《蝕骨纏情,重生嬌氣包可作可撩》章節試讀:

前世的今天,他氣得第一次強佔了她,整個過程她痛不欲生,與其受罪,倒不如主動點,享受這件事。

裴霆川雖心裏腦子裡滿是問號,可這姑娘熱情主動,他哪裡還有什麼理智。

一頭血氣方剛的凶獸頓時蘇醒,拉着她就開始噬咬,好似要將她吞骨入腹一般。

「你輕……嘭」

江薇的話還沒說完,一聲巨響先響起來,江薇掃了圈,床塌了……

大哥你要不要這麼心急啊?!

江薇有種錯覺她主動換來的可能比被他強迫的,更會讓她痛不欲生。

「要不……」

江薇的話被裴霆川的動作打斷,他一氣呵成拽着江薇翻滾到了旁邊,柔軟厚實的地毯上。

許是怕她反悔,說些傷他的話來,裴霆川急不可耐的堵住了她唇。

手上動作是越發的狂野起來了,讓江薇有點怵,趁他寬衣時,將他推倒,反客為主互換了位置。

裴霆川下意識還是以為她想逃,握住她細長的後脖頸把人拽下來,「還想着跑?」

江薇在他耳邊呼氣撒嬌:「我不跑……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可牡丹花在前,風流在後。」

裴霆川才沒心情去咬文嚼字,沒心情去想她到底憋了什麼大招。

那時白色窗紗外明亮的天色,江薇在精疲力盡閉眼前天色已經暗了。

翌日上午十點鐘。

裴霆川猛然從床上彈坐起來,第一時間側頭看過去。

旁邊床鋪是微微塌陷的,溫度是炙熱的,她熟悉的臉龐是近在咫尺的。

裴霆川調整了下呼吸,伸手將吵醒他的電話給掐了,然後繼續躺下來盯着她目不轉睛的看。

昨晚上將她帶到客卧時,看了她許久,就怕他一閉眼再睜開,最後卻只是個夢,他什麼時候睡過去的都不知道。

洶湧如潮水的回憶湧入裴霆川腦海,直到現在他還是覺得不真實。

裴霆川伸手去碰了下江薇臉,掌心溫熱感傳來,他卻心情更加複雜了,心裏亂糟糟的。

時間飛逝,下午三點多鐘江薇做了個夢,夢裡啥都有,烤鴨、燒雞、火鍋、糖醋小排。

江薇從夢中醒來時,旁邊的裴霆川又睡著了。

江薇輕輕起身,準備去廚房找點吃的,可惜沒有熟食,這個時間下人幹完活都休息去了,只能自己做。

江薇是含着金湯匙出生的,不會做飯。

但是想到比她還能睡的男人,昨晚全程都是他在賣力,應該也餓了。

她的第一想法是讓廚師來做,可又一想,想要彌補人家,對人家好。

親力親為方顯誠意,順便再拉撥好感回來。

想着江薇高高興興的系著圍裙進了廚房。

沒過一會兒,客廳響起叫她名字的聲音,這聲音是誰她就算死也記得。

江薇一出來,江晚喬就一臉關切的拉着她手問長問短。

「都是我不好,害得姐姐你又被裴霆川欺負了。你怎麼樣啊,哪裡傷到了?」

江晚喬將她衣領扒拉開,她白皙的皮膚上一片紅印,看得她心底暗爽。

江薇嫌棄的看了她一眼,將手抽回來,「還好。」

前世她也是第二天就來打探結果了。

見江薇態度淡淡的,江晚喬掃了眼面色紅潤的江薇,她感覺江晚喬和以前不一樣了。

之前為了膈應裴霆川,那可是不修邊幅邋遢得比乞丐還不如的,今天卻穿着他的襯衣?!

而且被欺負了,也沒有表現出傷心欲絕的樣子來,她可是一直發誓要為秦偉曄守身如玉的。

江晚喬湊過去打探情況,「昨天你來那麼一出自殺的戲碼,裴霆川就沒有生氣啊?

還有你身上裴霆川的衣服真不能穿,這樣子穿怎麼能氣的死他……」

「你今天吃的菜是不是鹽放的有點多啊?」江薇打斷她指指點點的話。

江晚喬不明所以的『啊』了聲,「什麼意思啊?」

江薇職業假笑,「閑得慌啊,這個時間不幹自己的事,跑盛世皇廷來幹什麼?」

江晚喬懵了下,故作生氣起來。

「姐姐怎麼能這麼說我呢,晚喬成天都在擔心姐姐,怕姐姐被欺負,姐姐倒是怪起我來了。」

江薇冷笑了下,是怕自己被欺負得不夠才對吧!

見江薇依舊氣定神閑的,江晚喬又說:「既然姐姐這麼不歡迎我,那我走就是了。」

「等下。」

聽到江薇開口挽留,江晚喬揚了揚唇,蠢貨到底是蠢貨,離不開她的。

江晚喬轉身看她,「還是覺得我對你……」好了吧!

「你以後別再來盛世皇廷了,霆川不喜歡看到你,我不想他不高興。」

江薇說完喝了口茶。

見她憋悶着一張臉,眼底滿是不可置信的瞪着自己,江薇下巴朝大門那邊揚了揚。

「門在那邊,不送了。」

江晚喬這才回神來,這個蠢貨今天是吃錯藥了吧,竟然對她說這樣的話!

江晚喬氣呼呼的離開。

「你別後悔,沒我幫你,兩天後奶奶八十大壽生日宴上,你就等着出醜吧!」

江薇瞧了眼趾高氣昂離開的背影,眸色漸冷。

前世奶奶的生日宴她不會忘,正因為她出的餿主意,讓她在生日宴大鬧一場。

後來她成了海城人盡皆知的惡女,名聲掃地,奶奶也因此當場被氣暈,沒多久就離世了。

江薇深吸一口氣,老娘如今心理年齡二十七歲,比你們多吃了五年鹽,再玩不過你豈不是對不起老天爺。

江薇轉身回廚房,這剛轉身就聽見樓上噼里啪啦的聲音,然後一串沉悶的腳步聲響起。

「所有人都去找,盛世皇廷所有出口全部堵住,包括狗洞……」

裴霆川電話還沒講完,抬眼望去,和江薇的視線相撞,一時間四目相對。

江薇眼角抽了抽,狗洞?

虧他想得出來,她江薇怎麼也是江家的正牌嫡出千金,鑽狗洞可能嗎?

兩人相望了一會兒,江薇見他鞋子沒穿就下來了,準備去給他拿雙拖鞋。

然而江薇一動,裴霆川也動了,像風一般飄了下來。

江薇事先預知了一般似得,拐了個彎跳他身上。

江薇笑靨如花,小梨渦在他跟前頻繁出現。

江薇將鞋子脫下來,「地板上涼,你穿上。」

裴霆川盯着她後背僵直,低吼了句:「你想做什麼?」

江薇眨了眨眼睛,滿臉無辜的伸手在他臉上捏了捏。

「這麼直白的關心你感受不到啊?還想着說以後換我保護你寵你來着,看你這樣子似乎不樂意呢,哎,那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