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蝕骨寵愛:霸道總裁很危險
蝕骨寵愛:霸道總裁很危險 連載中

蝕骨寵愛:霸道總裁很危險

來源:google 作者:安安愛吃馬鈴薯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艾琳 韓琳

「求求你,帶我走」訂婚前一夜,她被自己的親姐姐下了迷藥,扔在了豪華的酒店房間,迷迷糊糊中,只記得偶遇一男子,強行來了場霸王硬上弓,醒來時,瀟洒的把自己身上僅剩的一些錢放在床邊,淡定的離開匆忙回到家裡,才發現訂婚宴依舊舉行,女主卻不在是自己,原來,一切都只是一場華麗的陰謀,利用完她,在扔掉,這場家庭戰爭,她敗在了親情下五年之後,在歸來時,卻多了一個兒子,她也成為了萬眾矚目的那顆星,她發誓,必要讓自己曾經受到的痛苦加倍償還展開

《蝕骨寵愛:霸道總裁很危險》章節試讀:

  吃過早飯之後,艾琳便徑直的來到了向天的沙發邊上,向天此時正一臉笑意的看着她。艾琳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不得不承認,長得俊美的男人,一向是他的死穴,尤其是在這樣一個陽光散下的清晨,慵懶而迷離的摸樣直直的讓艾琳的心不知覺的砰砰的跳了起來。

  向天看着眼前這個女人的花痴般的樣子,倒是沒有特別的反感,反而是覺得十分的有趣,「你的口水都流出來了。」向天隨手的指了指艾琳嘴角的位置。

  艾琳下意識的伸手去擦,這才發現上了向天的當,頓時滿臉通紅,不只是害羞還是憤怒。艾琳收回手,「向總裁,我想你該是休息好了,請一路走好,再見不送。」艾琳看着向天使勁的深深吸了一口氣,平復一下自己剛剛亂跳的心思。冷聲的說道。

  聽了艾琳的話,向天反倒是並沒有太多的動作,依舊是一副不在乎的模樣,彷彿在自己家中一般的悠閑自得。對這樣的人,艾琳覺得任何拐彎抹角的話對他來說全是多餘的,不如直接乾脆了當的說出讓他離開的話,希望這個大瘟神能快點消失在自己的視線。

  艾琳覺得自己在面對着這個人的時候,會被壓得透不過氣來。這個男人的一切讓她都看不透,甚至於一言一行都超出了她的預料外,這樣的感覺讓艾琳覺得莫名的害怕。她只能是遠遠地離開這個男人,不讓他靠近。

  「你剛剛做了早餐?」向天並沒有理會艾琳的話,起身,朝着餐桌的方向走去,艾瑞克乖巧的坐在餐椅上,一邊吃着嘴裏的麵包,眼光一邊不停地朝着兩個人望去。看着向天朝着自己走來,忙着招了招手,「叔叔要吃早餐嗎?」不知道怎麼的,艾瑞克對着這個叔叔總是有些莫名的熟悉感。

  向天有些意外艾瑞克的動作,但是還是坐在了他的身邊,看着他迅速的跳下了椅子,來到一邊端起了一份早餐放在了他的面前。

  對於艾瑞克的性子,艾琳是十分了解的,她從不知道,艾瑞克對待一個不熟悉的人會做出這樣的動作,心中猛地一緊,直覺的皺起了眉頭。但是看着艾瑞克一臉期待的摸樣,想說出口的話,終究是被自己咽回了肚子里。

  「媽咪,你不是說要出去的嗎?」看着艾琳心不在焉的樣子,艾瑞克問道。

  艾琳嘆了口氣,走到了兩個人的身邊,「向總裁,請你用好早餐,我想我們需要談談的。」說完,不顧他們兩個人便朝着自己房間走去。

  艾瑞克一臉疑惑的看着艾琳離開的背景,好奇的看了一眼向天,向天依舊是一副面無表情的樣子,艾瑞克無聊的抖了抖肩膀,看着對面向天淡定的吃着早餐模樣,莫名的有些好感。

  向天抬起頭看着艾瑞克一臉探視自己的樣子,「你在看什麼?」向天放下自己手中的食物,輕輕地拿起了餐巾紙擦了擦手,而一邊的艾瑞克同樣的動作讓向天的眉頭一緊。

  艾瑞克放下手中的紙巾,淡定的看了眼艾琳房間的方向,「你和媽咪以前認識嗎?怎麼從來沒有聽到媽咪提起過?」艾瑞克的聲音中帶着濃烈的奶聲奶氣的味道,不過說出的話來卻完全不似一個幾歲的孩童。

  向天好奇的對上艾瑞克那雙透明晶亮的大眼睛,看着這個孩子天真的臉龐,總是覺得有些莫名的熟悉感,也許是這個孩子和艾琳長得太像了,才會讓他有這樣的感覺。

  向天轉身走回沙發上,艾瑞克緊跟着他的步伐,跳在沙發的一邊,等着他的回答。

  「你媽咪從來沒有提起過我?」向天並沒有直接回答艾瑞克的問題,反而對着他問道。艾瑞克很努力的回想了一下,在媽咪所以的言語中,似乎真的沒有聽到過這樣的一號人物,然後很肯定的搖了搖頭。

  看着艾瑞克認真的摸樣,倒是讓向天失笑,「你叫艾瑞克?你的爹地呢?」向天看着艾瑞克一臉萌萌的樣子,問出了自己最想知道的問題。

  其實在剛剛見面的時候,他就想問這個女人了,他卻害怕得到自己最不想聽到的答案,但是,經過了這一晚,他似乎是想明白了,不管是這個女人現在到底是不是一個人,未來的世界,只能有他。

  艾瑞克人聽了向天的問話,有些失落的坐在一邊,「我沒有爹地。」此時艾瑞克的聲音中已經完全沒有了剛剛的精神,他的一句話倒是讓向天有些皺眉。

  艾瑞克一邊抱着沙發上的抱枕,一邊用手不斷的撕扯着抱枕上毛茸茸的細線,失落而傷心的模樣不由讓人心疼。

  「媽咪說,我的爹地在很遠很遠的地方。」艾瑞克的聲音帶着一絲的憧憬,沒有人知道,他是多麼的想知道,那個很遠的地方在哪裡。

  很小的時候,便是朋友眼中沒有爸爸的小怪物,他曾經問過媽咪這樣的問題,可是,在每次問完之後,他的媽咪總會在他看不進的地方微微的嘆息,那種孤獨和寂寞是他最不想看到的。所以,他再不會問關於爸爸的消息,甚至會裝作一副滿不在乎的模樣,在他的生命里,他的媽咪是超過了一切的存在。

  向天聽了艾瑞克的話,有些微微的失神,他想過了萬種他要應對的方法,卻從來不知道,她是這樣堅持的一個人,不由的為她感到心疼。

  向天伸出手輕輕地摸了摸艾瑞克的頭,這個孩子在艾琳的教導下很是乖巧,從他嘴裏得到的消息卻讓他需要好好的消化一下。

  向天看着艾瑞克可憐兮兮的模樣,說道,「你和你媽咪感情很好吧。」向天轉移了話題,又跳回了艾琳的身上。

  艾瑞克很肯定的點了點頭,「是啊,媽咪對我很好,我很愛她。」艾瑞克說著,滿眼都是幸福的樣子,都說孩子的臉變得很快,確實如此,剛剛還是烏雲密布,轉眼間便已經是晴空萬里了。

  這個時候,艾琳已經換好了衣服走了出來,她看着沙發上的兩個人,有了半天的失神,知道聽到了艾瑞克叫喊自己的聲音,才回了神。當真是不可以這樣下去,她需要想辦法讓自己快點走出這個異常。

  「向總裁,我們可以出去談一下嗎?」艾琳走進沙發,一把抱起艾瑞克,一雙溫柔的陽光就這麼全部都放在了艾瑞克的身上,

  「好」向天突然冒出的一句話倒是讓艾琳有些不適應,這個男人,不是最喜歡和自己做對嗎?剛剛出來之前還特意的準備了一堆的說辭,沒想到他這麼痛快的答應了,總是覺得有些陰謀的味道,抬起頭看着向天的冰山臉,並未有什麼異樣,這才把艾瑞克放了下來。

  「等下我要去片場拍戲,可能會晚些回來,等一會,我會要小錦來陪你,你乖乖的呆在家裡好嗎?」艾琳的聲音中帶着些許無奈,對這個孩子,她是在是虧錢了太多。

  艾瑞克無所謂的攤了攤手,看着艾琳點了點頭,有轉過頭,看着一邊的向天,眼神裡帶着一絲警告。雖然他對這個男人並不討厭,甚至有些好感,但是看着兩個人之間的交流,總是帶着些火藥的氣味,他雖然不懂,但是依舊是下意思的站在自己媽咪的一面。

  安排好事情,艾琳這才離開了公寓,艾琳和向天一前一後的走着,走到了停車的一角,艾琳停下了腳步,轉過頭看着向天,雙手緊緊的攥起拳頭,又鬆開。

  「向先生,我想我們需要好好的談一談,」艾琳平靜的看着向天,輕聲說道,柔弱的身體下,似乎蘊藏了巨大的能量。

  「你想談什麼?」向天隨意的靠在車上,慵懶的姿勢此時看在艾琳的眼裡卻是無賴的表現。這個男人不是向氏總裁嗎,向氏總裁不是對女人沒興趣嗎,向氏總裁不是很忙嗎,甚至忙的連出席活動的時間都沒有…

  請問一下,這個男人到底是哪裡冒出來的冒牌貨,是傳言有誤,還是這個男人完全就是假的向氏總裁。艾琳一陣的頭疼,但是為了以後能夠過會平靜的生活,只能是忍了,俗話說,忍一時風平浪退一步海闊天空,她不跟小人計較。

  想着,轉身打開車門一屁股的做了進去,一邊的向天卻完全不在乎她的動作,只是打開了副駕駛的門,坐在了艾琳的身邊,一雙眼睛依舊是不離開她。

  艾琳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認真的說道。「向總裁,我想我們之間有些誤會。」艾琳說著,目光看着前面,那是她最不願意回想的一切,卻知道,這些事情必須要面對。

  向天的聲音一樣,略帶誘惑的說道,「你覺得我們有什麼誤會嗎?」向天戲謔的說道。

  艾琳使勁的瞪了他一眼,這個男人當真是得寸進尺,他明明知道,卻…艾琳心中一陣痛罵,可是,面上卻依舊裝作認真的樣子。

  「向總裁,大家都是成年人了,那晚的事情,你也知道,並不是出自於我本人自願…」一句話還沒說完,艾琳便不知道要如何說下去了。一張本就耀眼的小臉,此時已經是紅撲撲的,想讓人捏上兩下。

  「女人,終於肯認得我了?」向天一把抓起她的胳膊,強迫她看着自己,「你是說那晚你並不是自願的對嗎?那是誰在我身下交纏,吵着要我呢?」向天聽到艾琳的話,一下子火冒三丈,不是自願,她的意思是說他向天成了一個強迫她的人了。

  艾琳一邊撕扯着他的手,想要掙脫,一邊皺着眉頭解釋的說道,「我不是這個意思,向先生,我只是說,大家你情我願,不就是一夜的事嗎,在說我走的時候可是留了錢的。」艾琳的話越說越語無倫次。

  這句話直接激怒了向天,這個女人,居然把自己讓成了一夜晴的對象,玩過就扔的節奏,還有勇氣在和他提錢,當他是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什麼人了。他覺得自己表現的有些太柔弱了,這個女人需要明白,他叫向天,他是向氏總裁,不僅僅是她的老闆,更是她不能惹的人。

  看着向天發怒的模樣,艾琳覺得渾身都被一身寒氣所包圍,這個男人散發而出的壓力當真是讓她喘不上氣,她從見面到現在,這才真正的見識到了什麼是向氏總裁,能讓向氏集團獨霸商界這麼多年,這個男人也必然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物。自己怎麼就這麼的笨呢,居然把這樣重要的事情忘記了。

  艾琳突然有些後悔剛剛對着他的樣子,她能夠在娛樂界的天后位置這麼久,必然是練就了一身察言觀色的功夫,這個男子身上氣息的微弱變化都看在眼裡。但是,她實在是不知道,自己到底是那句話得罪了他,那晚上之後,她也覺的很愧疚,但是一想到他舒服滿意的摸樣,反正都是成人了,不就上上床嗎,再說了,離開的時候,她可是把自己全部的家當都留在了那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