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時間典當行
時間典當行 連載中

時間典當行

來源:google 作者:烽火戲佳人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徐苗 蕭塵 都市小說

蕭塵渾渾噩噩十八年,十八年對生活充滿了失望一個絕望的夜晚,蕭塵站在大橋上看着下面滾滾江水,眼神中充滿了對生活的絕望一個破舊的懷錶開啟了他的新世界,在時間領域中,他能向一些人收購時間,也能向一些人販賣時間,他能夠進行時間加速,也能夠進行時間減速於是蕭塵開始逆天改命,邁向了屬於神的王座!展開

《時間典當行》章節試讀:

人生天地之間,若白駒過隙,忽然而已!

十一月,涼風習習。

夜十一時,東江市西郊一片的密林中,有着一條羊腸小道,小道盡頭便是一座極其古老的當鋪!

當鋪門口豎立着兩座石獅,和其他石獅不一樣的是,這兩座石獅嘴裏叼着的是一隻斷臂,而腳踩着的是一顆頭顱。

而門匾上則刻着五個金色的大字!

「時間典當行」

門匾兩旁則掛着兩個紅色的大燈籠,燈籠上分別印着兩個大字「時間」「典當」!

當鋪內的古樸貨架上,擺滿了各種古老的器具,這些器具見證了不少時代的興起與衰落。

「有人嗎?蕭先生?」

一道聲音,在這安靜的典當行內響起。

典當行內,一位看着大約二十齣頭的青年男子,正趴在桌子上,抬頭看見門口的來人後,揉了揉自己的額頭,才緩緩坐起身。

「請坐!」

少年禮貌的指着自己對面的椅子,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來人是一位頭髮花白的老者,老者衣衫襤褸,緩步走向了少年面前的椅子坐了下去。

青年男子嘴角笑了一下輕聲道「我們又見面了。」隨後便坐了下去。

「蕭先生,我要典當!典當我最後的時間!」

蕭塵沒說話,只是象徵性的笑了笑,隨後手中出現了一隻金色的破舊懷錶,隨即便按了下去。

只見老者的頭頂之上顯現了一串信息

姓名:馮明

年齡:二十八歲,

剩餘時間:八個月零二十七天,四小時三十八分七秒!」

「你還剩下最後八個月的時間,我希望你想清楚!」

馮明苦笑了一下,聲音沙啞的開口說道。

「人活一輩子為的就是金錢,權利,女人!有錢便擁有一切!」

「時間就是金錢,現在能有這種機會,何樂而不為呢?」

「再享受二十七天的榮華富貴,死而足矣!」

「八個月,賣了!」

蕭塵嘴角微微上揚,信息消失,取而代之的則是一篇金色的合同。

合同緩緩的落在了男子面前。

「時間買賣合同,內容你應該清楚,本合同在雙方平等且自願的前提下進行簽署,沒問題的話那就簽了吧。」

說完金色的合同漂浮在了馮明面前。

馮明雖然已經賣過多次,可依然細微,當看到金額一欄時,眉頭一皺。

「十萬?一年壽命三十萬,八個月應該是二十萬,為什麼這次只有十萬?」

「三十萬是根據你一年的收入,然後翻了一倍,才有的三十萬,雖然年齡顯示是二十八歲,可你真正的年齡卻已經是七十歲了,給你十萬可是有情價!」

「買賣自由,自願!當然你要不願意我自然也不勉強!」

說著蕭辰看了看手錶。

「典當行的規矩,過了十二點,典當行停止營業,你現在還有五分鐘的考慮時間。」

「十五萬!蕭先生五萬,五萬對你來說根本算不上什麼,可五萬對我來說那就是一輩子!二十七天,我就只剩下了二十七天!」

蕭塵搖了搖頭,依然還是那句話。

「平等,自願,不勉強!」

時間流逝,三分鐘後。

「你還有兩分鐘,兩分鐘一過,本店歇業,你現在每浪費一秒都是在浪費金錢。」

馮明緩緩把手伸向了那份買賣合同,一咬牙直接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簽名的瞬間,時間規則之力降下,一絲金光從馮明的體內湧出,隨後便直接攝入了蕭塵的體內。

蕭塵伸了個懶腰後,從桌子里拿出了一張銀行卡放在了桌子上。

「這張卡里有十萬,密碼是卡號的後六位!」

「歲月不居,時節如流!珍惜當下!」

說完蕭塵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而馮明再度蒼老了幾分,只不過氣色要比之前好多了,蕭塵知道這是迴光返照,死亡的前兆!

慢慢悠悠走到門口的馮明,突然轉頭看向依然坐在椅子上的蕭塵,輕聲問道。

「如果在我死前的一小時,我有足夠的金錢,是否能買回我賣出的生命?」

蕭塵抬頭,禮貌性的笑了一下。

「我是個商人,如果你有足夠多的金錢當然可以買回你賣出的生命!」

「當然,馮先生你應該知道,一寸光陰一寸金,想要購買一年的壽命,所花費的金額是巨大的!」

蕭塵再次看向手錶,表中指針正好指向十二點。

「好了,時間到了,有緣再見!」

蕭塵起身朝着馮明揮了揮手,隨後那隻懷錶出現在了手中,蕭塵隨即按下,瞬間典當行內的所有東西,如碎片般消失。

眨眼間蕭塵來到了那條羊腸小道,蕭塵每走一步,那條小道便消失一截,直到蕭塵離開那片密林中,那條小道才徹底消失,像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

走了大概十多分鐘的樣子,一輛破舊的夏利車停在了路邊,蕭辰熟練的上車打火,隨後疾馳而去。

河畔一號,東江市中的一處別墅區。

破舊的夏利與這座小區顯得格格不入,以至於剛開始蕭塵駕車駛入時都會被門口的保安當做前來收破爛的人。

一零四棟,正是蕭塵所居住的地方。

把車停好後,蕭塵看着燈火通明的別墅楞了一下。

在思索一番後,蕭塵咬了咬牙還是選擇了回家。

推開門的瞬間,一股酒氣撲面而來,而地上則四處散落着空酒瓶子。

客廳**,一位身材消瘦的女子,手中拿着酒瓶正靠在沙發上。

「你今天怎麼了?有事?」

蕭塵邊拾起地上的空酒瓶,邊開口輕聲問道。

女子喝了一口酒,冷笑了一下,轉頭看向蕭塵冷聲說道。

「就算有事,你一個廢物能有什麼用呢?」

「入贅三年,也不知道我那去世的爺爺怎麼想的,讓我嫁給你這個廢物!」

蕭塵一言不發,繼續收拾地上的酒瓶。

女子呵呵一笑,搖了搖頭,隨手瓶中酒一飲而盡!

「蕭塵,這輩子我徐苗最大的恥辱,就是嫁給了你這個廢物!」

酒瓶落地發出了一陣叮鈴哐啷的聲音,而徐苗則倒在了地上,甚至還打起了細微的鼾聲。

蕭塵走到徐苗旁邊,緩緩的蹲了下去,用手輕輕的打理着,她那凌亂的秀髮。

看着徐苗精緻的面容,蕭塵的思緒回到了三年前的那個夏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