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世界頂級醫婿
世界頂級醫婿 連載中

世界頂級醫婿

來源:google 作者:波狗糧的小丑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餘思娜 葉青 都市小說

一個鄉下護理系的大專畢業的葉青,半吊子中醫,學歷不高,情商低,可醫學精通的天才神醫來都市踏出他的光彩奪目展開

《世界頂級醫婿》章節試讀:

這是一尊圓塔,不過食指長短,拇指粗細,外觀極其地普通,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年代太過久遠,塔身呈現出一種略略泛黃的白色,拿到手中沒有絲毫溫潤或滑膩的感覺,一點兒也不起眼。

但是,如果仔細把玩的話,就會發現它的顏色和質地都十分耐看,有種玄之又玄,返璞歸真的意境在裏面,似乎蘊含了天地至理,宇宙大道。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這座寶塔有些殘缺,少了一個底座,可能是代代相傳過程中不小心丟失了,至少葉青心中是這樣想的。

這尊寶塔也頗有些不凡的來歷,據說是傳自醫聖華佗之手,只是貌不驚人,而且還是個殘破的,饒是如此,也是異常珍貴,葉家已經祖祖輩輩相傳十餘代了。當然,到底珍貴在何處,葉家人也不知曉。

這宗東西,本不該在養子葉青的手上,不過,小的時候,葉青那一年才八九歲,在家中玩耍時,無意中看見,葉清泉將這尊寶塔交給葉大冬,葉清泉走後,葉青十分羨慕,小孩心性,就去向大哥葉大冬要過來玩耍,葉大冬疼愛弟弟,就順手給了他。葉青愛不釋手,十分喜愛。

後來,葉清泉知道後,並沒有怪他,也沒有收回來,反而叮囑他,要好生保管,莫要弄丟了,還專門做了個紅繩,幫他掛在脖子上。

不過葉青嫌戴着難看,沒戴幾天就摘了下來。現在回想,才知養父的深意。大抵是,葉青比葉大冬要聰明,悟性更高,而且也勤奮好學,更適合繼承家中的醫術。只是陰差陽錯之下,葉青並沒有在中醫上有所建樹,反而去讀了個西醫的護理大專。

…………………………………………………………

扶柳七中,這是扶柳市最末流的高中,也是葉青的母校,垃圾學校中的垃圾。

從它那七八年都不變的教學大樓、狹小的操場、偏僻的地理位置以及甚至沒有一棟單獨的大樓充作圖書館,就可以看出來。

當然,垃圾學校也是有成績好的學生的。比如葉青的暗戀對象許晶晶、好友蔡鐸等等,都是當年校園裡的風雲人物,最後都考上了名牌大學,找到了好工作。

當然,葉青在高中時代也是有名的尖子生,也曾考過全校第一,可惜,這廝自己不爭氣,沒考到一個名牌大學,甚至連個本科都沒撈着。

「今兒天氣可真好!」

一大清早,葉青就出了門,坐了半個小時的城鄉公交車,來到了扶柳市,然後去扶柳市最好的購物大廈挑了件小禮物,就徒步朝母校扶柳七中走去。他眯着眼睛,欣賞了下和煦的陽光,波光粼粼的天鵝湖,還有泛着嫩綠,隨處可見的風中柔柳,心情好極了!

他要去參加同學聚會,這個日子可是等了好久了。

他褲兜中的小禮物是他花費了好多心思,準備了好幾個星期才選定的,只是一直沒出手而已,乃是一支美寶蓮的水晶璀璨唇膏,花了足足六十九大洋呢,他經濟條件有限,就這,已經大大超出他的預算了!

唉,男人沒錢真可憐!其實,男人和女人一樣,也喜歡兩種花,那就是有錢花,隨便花!

誰不喜歡一擲千金,俘獲美人芳心啊?但那也要看經濟條件的,說實在話,像葉青這樣的,根本就沒資格談戀愛,丫的自己都養不活,還談什麼娶妻養子。

不過,我們的葉青同學還是興緻勃勃地大踏步前進着,好歹,這也是第一次表白不是?咱就算輸了人,也不能輸了陣吶。

男人,就是要自信!哪怕一窮二白,身無分文!

這叫「風骨」,懂不?這要是擱古代,好歹也是一品行高尚的人啊。

話說孔子有一弟子,叫顏回,雖然很窮,但很樂觀,在極端艱苦的生活條件之下,依然能保持恬淡和安寧的心態,這與葉青何其相似也!

孔子見了,就常誇顏回,曰:「賢哉,回也!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賢哉,回也。」

要是我們葉青去了那個年代,當了孔子的學生,多半也能得聖人誇讚一句:「賢哉,青也!」

不過,如今時代不同了,人的價值觀也大不相同。在這個物慾橫流的社會,葉青這種愣頭青顯然是吃不開的,所以,他連個工作都沒找到。

「嗨,兄弟!」

葉青正春風滿面地走在大馬路上,快到校門口的時候,馬路的另一面,突然傳來了一道中氣十足,透着萬分驚喜的叫聲。

葉青扭頭一看,只見這個人高高壯壯,玉樹臨風,身穿西裝皮鞋,還打領帶,儼然成功人士模樣,正是自己高中時最好的朋友,死黨蔡鐸!

「哈,蔡鐸!是你這小子!什麼時候回來的?混得不錯嘛!」葉青絲毫沒有自慚形穢的感覺,反而相當高興,跑了上去,在其肩膀上狠狠捶了一捶。

「馬馬虎虎,人模狗樣罷了!昨天晚上才到家,所以沒來得及去找你。」蔡鐸也極度興奮,同窗好友家鄉重逢,能不高興嗎,也在葉青肩膀上回了一拳。

「怎麼樣,最近過得還好吧?」蔡鐸問道。

「唉,別提了。一般般。反正跟你是不能比了!」葉青上下掃了蔡鐸一眼,即便以他的眼力,也是知道這身西裝價值不菲的。

「咱兄弟倆,說這話就沒意思了啊。走,我們邊走邊聊。」

然後二人就朝校門口走去。

剛一到,就見到了許許多多的同齡人,許多面貌都沒有多大變化,葉青都還認識,都是高中時代的同學。只不過,這些人個個衣着光鮮,顯然都是春風得意,葉青寒酸的打扮在同學之中顯得是那麼的突兀,那麼的與眾不同。

這些人三五成群地聚集在一起,陽光滿面,意氣風發,談論的都是些房子、車子、股票、基金、國際大事之類,總之是葉青插不上嘴的那種話題,葉青聽了一會兒就覺得索然無味,好在他高中時就和這些人不大熟悉,打過招呼,隨便寒暄幾句之後,就走到了一旁,獨自一人靜靜地欣賞母校風光。

雖說母校破敗,但葉青看起來卻覺得分外親切,畢竟,他在這裡度過了三年的青春時光。

蔡鐸涉獵廣博,倒能與那些人扯上幾句,不過他見到葉青一個人孤零零地離開了人群,就過來找他說說話。哼,晾着誰,也不能把自己的好兄弟給晾着啊。

「嗨,怎麼,許晶晶沒來,你就沒勁了啊?」蔡鐸走過來,打趣道。葉青喜歡許晶晶,知道的人不多,蔡鐸便是其中一個。

「不是,我是覺得和他們好像沒什麼共同語言了。唉,人比人氣死人,貨比貨得扔啊!」葉青頗有些沮喪。

「兄弟,凡事別只看表面。不要以為他們談論些、、股票、車子之類的,就以為他們很牛叉了,在外面還不是活得跟狗一樣!你也不用喪氣,我相信你的潛力,你將來的成就絕對比那些垃圾要大得多!」

剛才有些人看葉青的目光帶着幾分鄙夷和瞧不起,所以蔡鐸才叫他們垃圾。二人現在離人群較遠,也不怕他們聽見,再說,就算聽見了,也沒什麼!

葉青也是十分傲氣之人,情緒略略低落,片刻之後就昂起了頭,恢復了自信的笑容。

男人在一起,談論得最多的無疑是美女,葉青和蔡鐸這兩個悶騷男自然也不例外,不一會兒就扯到了各自高中時的暗戀對象。蔡鐸喜歡的女生叫葉溫樂,出國去了,所以這次並沒有回來。

然後便談起許晶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