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使靈契約
使靈契約 連載中

使靈契約

來源:google 作者:貓先生~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向忘川 貓先生~ 都市小說

【都市玄幻腦洞+懸疑+神秘文化】原本平靜的生活被打破了!被封印了千年的災禍——「禍妖」,被什麼人放了出來千年的封印並沒有使禍妖被削弱,反而戾氣更濃了如今噩夢再臨,禍妖再一次為禍世間科技武器拿它們毫無辦法的現在,唯有再次喚醒那沉睡千年的古老神靈,才是消除禍妖的唯一方法展開

《使靈契約》章節試讀:

昨夜事件後的第二天

新普高中中學部

高二五班

一下子少了6人,整個班裡陷入一種悲傷的氣氛中。

真璃千羽因身體不適請了一天假,所以今天沒來,而搞事三人組、賈川以及向忘川都沒來上學,這就令人不得不去猜疑,那幾人沒來上學的原因是否都與昨夜的事件有關。

不過很快,作為班主任的賴老師就出來向大家解釋。

首先是那搞事三人,因為被向忘川昨夜那一嚇,他們仨被嚇得不敢來學校了,現在他們監護人還在和班主任賴老師在商談,要不要給他們來一記電療,讓他們重新找回自信。

其次是向忘川,他請了半個月的假,原因是身體不舒服,看着一臉憔悴模樣的向忘川,賴老師就覺得這娃一個人也挺可憐的,也沒想什麼就批准了,並叮囑他一定要記得去看醫生。

……

最後是賈川……

他是真的消失了,就像人間蒸發了那樣,突然就消失了。

他的消失就像個謎團,沒人知道他去了哪兒,好好的一個人,自從昨夜的事件之後突然就不見了,這不禁令人不去猜疑。

雖然已經猜到了某個遺憾的結果,但為了不會引發更麻煩的事件衍生,校方對於賈川消失的事情選擇了隱瞞,以他已經轉學的虛假信息,讓賴老師公佈於高二五班眾人等。

……

一聲吃疼的震響從向忘川卧室里傳出。

向忘川像條泥鰍一樣躺在床上不停地扭曲翻滾着,被疼痛折磨了一宿沒睡的他,眼皮下也有很濃的黑眼圈,閉着眼睛,齜牙咧嘴的連連叫苦:「疼疼疼,嘶~這戰鬥留下的後勁還真猛……」

彼岸姬坐在向忘川床邊,假裝似的連連搖頭,用憂傷的眼神心疼地看着他,「瞧瞧這條小可憐蟲掙扎的模樣喲,真叫人心疼,要是早和我簽訂契約的話,哪還用受這等折磨喲!」

向忘川十分的憋屈別過臉,很氣也很無奈,想懟但是別人也沒說錯,但還是倔強的心裏罵了一句:「這毒婆子,還真能說啊……」

見向忘川不理睬,彼岸姬也不生氣反而唇角上揚勾起一抹蠱惑似笑容,雙手一緊掌心出現紅焰,手再一放紅焰散去,右手變出一把手術刀,左手變出一張像是某種協議的羊皮紙書。

放低身子附在他耳邊,那如惡魔般的低語在向忘川耳畔響起,「乖誒~~來把它簽了,簽完它你就是我的人了,嘿嘿~」

說著右手的手術刀在向忘川身前不斷地比劃。

忍着疼痛,向忘川整個人與彼岸姬拉開距離,撐起身子倚靠在床頭,此刻的他表情嚴肅,眼神堅毅,態度堅決,深邃的目光注視着面前的彼岸姬,說出一句流利的日語:「だが ことわる!」

彼岸姬的笑容在消失…

彼岸姬的表情在逐漸凝固……

彼岸姬的臉色在逐漸僵硬…………

握手術刀的那隻手在不停顫抖,隱約還能看到暴起的青筋——咔嚓一聲脆響,那手術刀被折斷,彼岸姬眼角連續抽動了幾下,露出十分僵硬還很勉強的笑容,「乖~~就簽一下,好處多多喲!」

「容我拒絕!」向忘川態度堅決。

彼岸姬頭上青筋暴起,加重語氣又說道:「就簽一下,又不會少塊兒肉……」

「我拒絕!」向忘川態度強硬,一點兒都不帶慫的。

「切~倔人!」一聲怨喝,彼岸姬坐起身,手中的契約書也隨手一扔,拗氣似的甩了甩自己的紅絲紗衣袖,化作紅色光點遁入虛空的裂縫。

……

時間轉眼步入中午。

身體不那麼疼了,向忘川就從床上坐起,因為徹夜未眠,全身酸痛,再加上飢餓難耐,層層buff重疊之下,導致他連正常的站起身都有些困難。

嘗試了好幾次才勉強站起來。

扶着牆壁,向忘川走出了卧室。

渾身酸疼得厲害,走路都一瘸一拐的。

好不容易走進廚房,伸手打開冰箱門一看…

嘶,完全可以說是一覽無餘。

就剩兩根黃瓜了……

「點外賣吧,我這囧樣子也出不了門啊……」

向忘川點了一份炒飯,然後就躺在了沙發上,等外賣送來。

……

沒過多久就聽到了敲門聲。

「向先生,你外賣到了!」

「放門口就行!」

向忘川想啊:「開什麼玩笑,要是被人看到我這幅半死不活的模樣,這不鬧笑話嗎!」

聽到門外踏踏踏的下樓聲,可以斷定那人已經下樓了,向忘川從沙發上艱難爬起,扶着牆面來到門口,打開門。

呃,這……

小小隻的身影蹲在門外在那兒品嘗着向忘川點的外賣。

誰家的小孩兒啊,這是?

「小孩兒,你怎麼可以隨便亂吃別人的東西呢?」向忘川有些生氣的對那偷吃外賣的小賊小聲吼道。

那小小隻的身影聽到吼聲,嬌小的身軀一個激靈,哆哆嗦嗦的緩慢轉過頭來。

是一隻蘿莉!

呃,還是一隻粉雕玉琢的萌噠噠的小蘿莉!

小蘿莉穿着以淡藍色與白色為主調的洋裝連衣裙,白色半透明短襪子包裹着玲瓏小腳丫,黑色帶扣小皮鞋也一塵不染。

一身乾乾淨淨,也不像窮人家的孩子。

但是,她為什麼要吃我外賣?

小蘿莉被剛剛那一聲吼,嚇得兩眼泛着淚光,那模樣宛若一隻受到驚嚇的小兔子,可憐巴巴的看着向忘川。

向忘川亮出食指,一字一頓的說,手指也跟着語調的節奏左右擺動,「少·來·這·套!」

「切誒——」見屢試不爽的撒嬌大法沒用,小蘿莉立馬變了模樣,一副被抓個現行,還一臉不服氣的模樣。

「問你話呢,你誰啊,跑別人家門口偷吃別人外賣,告訴你哦,你這樣我是會打電話讓**叔叔來抓你的喲!」

小蘿莉擦乾了眼淚,撅起小嘴,完全一副愛答不理的樣子。

向忘川強壓着怒氣,平復情緒,強撐着酸疼的身子半蹲下身,平視着那小蘿莉,然後露出淡淡笑容,聲音平緩的問:「你家住哪裡呀!你告訴哥哥好不好,我送你回家!」

小蘿莉叉着手,側過身斜着眼瞥向向忘川,態度極其囂張的回道:「大叔能別笑嗎?怪噁心的!」

這廝,一點兒也不可愛!

向忘川咬着牙齒。

不行,得報警!

想着,直起身就從兜里拿出手機。

手機屏幕有點兒碎,反正功能正常也不影響,就不管了,湊合著用。

見向忘川拿着手機,在那兒搗鼓什麼,小蘿莉臉色一下子變了,立馬又變回那個擔驚受怕,人畜無害的模樣。

「別,別報警!說,我說!我都說!」小蘿莉慌了。

向忘川停下手上動作,放下手機,雙手放在背後,居高臨下的看着她。

「說吧!」

小蘿莉扭扭捏捏的,手不自覺的玩着裙子,「我叫申泠兒,11歲,家住東陽街梧桐巷18號,就讀於新普小學,六年級。」

「為什麼吃我外賣!」向忘川審視的目光看着小蘿莉問。

小蘿莉抿着嘴,處在一種欲言又止,止言又欲的思想掙扎之中。

「說!」向忘川一聲大吼。

小蘿莉被嚇一個激靈,雙眼也有些濕潤。

「餓,餓了……」小蘿莉糯糯的回道。

「真的只是餓了?」向忘川確認的問。

小蘿莉點點頭。

向忘川嘆了一口氣,語氣突然帶着一絲溫柔與憐憫,「餓了多久了?」

「有一上午了……」小蘿莉回道。

「為什麼不回家?從這兒到東陽街又不遠。」

向忘川所居住的這裡為西陽街,與小蘿莉家住的東陽街只有不到十分鐘的腳程。

「和哥哥鬧矛盾了……」小蘿莉突然委屈的低着頭哽咽起來,那本已濕潤的雙眼說完也突然開始流着淚。

看情況,估計很快就會哭出來。

「這可不好,要是哭聲引來其他鄰居注意,那影響多不好啊,再萬一被別人當成拐賣兒童的人販子抓走,那可就太冤了!」向忘川心裏想着。

「小妹妹還餓不餓啊,餓的話哥哥再給你點一份,你看行不?」向忘川露出僵硬的笑容,試圖將小蘿莉的注意力轉移到吃這方面。

小蘿莉,已經從哽咽逐漸哭出聲了。

向忘川這套轉移注意力的戰法宣告失敗。

眼看越哭越大聲,向忘川開始顯得手足無措。

小孩子啥的,真麻煩!

「哇啊啊啊啊!!!」

小蘿莉大哭起來!

就在這時,向忘川大吼一聲,「閉嘴!」

效果顯著,那小蘿莉果然不哭了。

……

最先點的那份外賣,還是給小蘿莉吃完了,吃完還沒飽,所以向忘川又點了兩份,本來想的是他和那小蘿莉一人一份,可結果這小蘿莉硬生生吃了兩人份的。

沒辦法,向忘川只能坐在餐桌前的椅子上,啃那僅有的兩根兒黃瓜了。

吃飽飽的小蘿莉勾起小腿,趴在向忘川家的沙發上,因為向忘川家裡沒有電視,所以很無聊正想找點話題聊。

「這個就你一人住嗎?」小蘿莉問。

向忘川咬下一節黃瓜,嚼了兩口回道:「如你所見,這兒就我一人。」

「叔叔,你是做什麼工作?」

「叔……不對,我是個高中生,我有那麼顯老嗎?叫我叔!」

小蘿莉瞅着向忘川,似乎能從他眼睛裏看出花,而向忘川也察覺到了視線,卻選擇視而不見,還以為這小蘿莉又在打什麼主意。

小蘿莉又開口了,「不知道是不是泠兒看錯了,總覺得你的眼神給人的感覺和年齡不符,這種眼神我曾經在父親臉上看到過。」

話音落下,向忘川咬一大口黃瓜沒嚼幾下,就咽了,差點兒噎到了。

咳嗽一聲,向忘川好像突然來了興趣,「你父親是什麼人?」

小蘿莉搖搖頭,「泠兒不知道,不過父親總是早出晚歸,每次出門總是會把哥哥帶上,興許哥哥知道父親是做什麼的也說不定。」

「只聽你說到,你的父親和哥哥,那你母親呢?」

小蘿莉陷入了沉默。

一小許時間之後,小蘿莉開口了,「我從記事起就沒見到過母親,不過家裡有母親的相片,母親是個大美人,很漂亮那種!」

從小蘿莉這話中向忘川聽到了無法掩蓋的遺憾與悲傷,該說是不幸吧。

「叔叔你怎麼了?」小蘿莉看着獨自發愣的向忘川,疑惑的問。

「啊?」向忘川回過了神,解釋道:「哦,沒事只是被黃瓜涼到了!還有別叫我叔了,我才17……」

小蘿莉:「好的叔叔!」

向忘川:「……」

……

有人陪伴的時光是短暫的,轉眼已經快接近黃昏了。

向忘川看着窗外已經有些許發紅的天際,向小蘿莉問:「我跟你家人打個電話吧,讓他們來接你!」

小蘿莉搖搖頭,「哥哥已經來了!」

「啊???」向忘川一臉疑惑,似乎沒太聽懂,小蘿莉說的什麼意思。

就在此時,門口再次傳來敲門聲。

向忘川問:「外面是你哥?」

小蘿莉點點頭。

向忘川從椅子上坐起身,扶着牆走到門口。

小蘿莉見向忘川那扶牆走的滑稽模樣,忍不住捂嘴偷笑並取樂道:「叔,你走路方式好奇特哦!」

「要你寡!」向忘川回頭懟了一句,然後打開門。

外面站着一個身穿黑色休閑裝,帶着墨鏡,面貌俊朗的年輕人,看年齡應該和自己相仿。

「我是來接泠兒的」年輕人說話方式簡單明了。

向忘川點點頭,可轉念一想:

「這人是怎麼知道小蘿莉在我這兒的?」

年輕人看了一眼向忘川,似乎已經他眼神中讀出了他的疑惑,並立馬向他解釋道:「我是使靈者,泠兒行蹤用大烏的能力就能追查到。」

向忘川一下恍然大悟,「哦,原來如此,是神靈的能力嗎,那怪不得了!」轉念想:「學校一個面前一個……這使靈者已經隨處可見了嗎?」

那年輕人見他的反應心中驚嘆:「怎麼總覺着這人對使靈者這種職業,沒有想像中的那般大的反應啊!這也許就是正常人的反應吧?!」

屋內的小蘿莉聽到哥哥的聲音,也扭扭捏捏的走出門。

年輕人看着面前的小蘿莉。

小蘿莉一言不發,似乎已經知道自己肯定會挨一頓罵的,也不準備反抗了。

「這段時間,有勞你照看我這不爭氣的妹妹了。」年輕人客套道。

「我也是見這娃娃可憐!」向忘川應附道。

年輕人將小蘿莉拉到自己身旁,然後看向向忘川問,「在下叫申嵐,還不知道兄弟怎麼稱呼?」

向忘川回答:「我叫向忘川!」

聽到向忘川的自我介紹,年輕人點了點頭,說道:「我們住在東陽街梧桐巷18號。」說著,從兜里掏出一張名片,遞交到向忘川手上,「如果你遇到什麼麻煩的話,可以直接去上面這個地址或者撥打電話,我們二十四小時都會有人在。」

向忘川接過名片。

「時間不早了,我們就先走了。」申嵐拽了拽身旁的小蘿莉,「快,給人家說一句多謝照顧了!」

小蘿莉甜萌的一笑,以一種可愛的方式很自然向向忘川行了一鞠躬禮,「承蒙叔叔對泠兒的照顧……」頓了一下,又道:「泠兒還會再來的!」

等小蘿莉說完,年輕人生氣的給了自己妹妹一個響亮的腦瓜子,「叫什麼叔!」

小蘿莉哭兮兮的捂着腦瓜子喊疼。

年輕人不理睬,轉而看向向忘川,歉意道:「很抱歉啊向兄,我這妹妹不太懂事!」

向忘川笑着搖搖頭,示意不要緊。

……

小蘿莉走時還不忘回頭給向忘川做了一個鬼臉。

還真是個古靈精怪的小蘿莉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