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噬靈為尊
噬靈為尊 連載中

噬靈為尊

來源:google 作者:楚行雲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楚行雲 水流香

強者遇襲,重返少年時代,成為當年弱小的廢物少主前世的仇人,今生,絕不會放過!前世的遺憾,今生,一定要彌補!待到靈劍長嘯之時,天地三界,我為至尊!若有不從者,一劍,殺之!展開

《噬靈為尊》章節試讀:

楚行雲並沒有理會水千月,轉頭看向水崇賢,淡然道:「水伯伯,我此次提親的對象,並非是水家大小姐水千月,而是水家二小姐,水流香。

「什麼!」水千月的瞳孔立刻緊縮起來,聲音尖銳道:「你要娶水流香那個賤種?」
話音回蕩在主廳內,讓在場的水家人群,臉色都變得異常的難看。
尤其是水崇賢,面色不斷的變幻,先是蒼白,然後是鐵青,最後漲紅如豬肝,又羞又怒。
水家,只有一個小姐,那就是水千月。
至於楚行雲所說的水流香,乃是水崇賢和一名青樓女子所生,名不正,言不順,在水家,她的地位甚至還不如一名下人。
此次楚行雲提親,搞得滿城皆知,所有人都以為他要向水千月提親。
但最後的結果,他卻放棄了水千月,選擇連下人都不如的水流香,難道他瘋了不成?
聽到水千月的話,楚行雲的神色變得陰沉,聲音冷漠的說道:「一個恣意毀約,舉止可笑之人,根本沒資格詆毀流香,在我眼中,你跟她相比,簡直是雲泥之別!」
啪!
一道清脆的聲響傳出,讓所有人都顫抖了下。
目光望去,卻見在主廳門外,站立着一名單薄瘦小、身穿粗布衣裙的少女,她緊緊捂着自己的嘴巴,眼眶內,蓄滿了晶瑩的淚水。
「流香。
」楚行雲看到少女的一瞬,臉上的冷意消散,眼眸內,竟有一絲感動,彷彿是看到了離別已久的愛人那般。
腳步跨出,楚行雲走到水流香的面前,將她的手緊緊握住,用只有自己能夠聽到聲音,在心中暗暗說道:「流香,這一世,我絕不會讓你再離開我!」
看着楚行雲的痴情模樣,水千月雙拳緊捏,牙齒咬得咯吱作響!
過去五六年來,楚行雲都是瘋狂的追求着她,這次提親,水千月自然以為楚行雲是為她而來。
可現在,楚行雲不僅向水流香提親,還當著所有人的面,露出這樣的愛戀之情。
如果這事傳出去,外人豈不是會暗中嘲笑水千月,說她連一個賤種都不如?
水千月死死的盯着楚行雲,怒極反笑:「一個是楚家廢物,一個是水家賤種,還真是門當戶對,天造地設的一對。

說話之間,水千月對着水崇賢道:「爹,既然有人自甘墮落,要破罐子破摔,那我們也不好拒絕,就答應他好了,免得拿着承諾說事,來要挾我們水家。

「楚行雲,你真的要向水流香提親?」水崇賢語氣冰冷,說話的時候,甚至看都沒看水流香一眼,無情無義,完全不把她當成是骨肉。
「那是當然!」楚行雲立即開口回答,無比認真的道:「只要水家願意將流香許配給我,那麼你們水家欠我楚家的恩情,就此一筆勾銷,兩不相欠。

「我醜話先說在前頭,你若是迎娶了水流香,那麼她便不是我水家之人,日後,不管發生何事,我水家都概不負責,而你,更不會得到任何好處。
」水崇賢語氣凝重,再三確認道。
「水家不愧是名門,張口不離利益。
」楚行雲反譏一笑,充滿了不屑之意:「如果我今日迎娶的是水千月,除了錢財,我還能夠得到什麼?」
「你……你!」聽到這一番話,水千月整張臉都變得扭曲起來,楚行雲,不僅暗諷水家勢利,還羞辱了她,說她無才無德。
見水千月咬牙切齒的樣子,楚行雲臉上的不屑之意更濃,繼續道:「而娶了流香,雖然我只能擁有她,可是對我來說,她勝過一切!」
楚行雲驕傲的挺起胸膛,言語錚錚,讓水流香終於忍不住洶湧的淚意,晶瑩淚水,划過了臉頰,汨汨而下。
「好!」水崇賢重重點頭,宣佈道:「既然你如此堅持,那麼從現在起,水流香就是你楚家之人,從今往後,水楚兩家再無瓜葛!」
說完,水崇賢遽然轉身,快步走到桌前,將婚書清楚寫了出來,並甩到楚行雲的面前。
「簽吧。
」水崇賢面無表情的說道,實則在他心中,卻是充滿了狂喜之意。
水流香的存在,對水家來說,根本是可有可無。
沒想到,楚行雲居然會為了她,親自上門提親,還甘願抵消楚家對水家的恩情。
這對於水家來說,簡直是一大驚喜!
「怎麼?你反悔了?」過了片刻,水崇賢見楚行雲沒有任何動作,頓時有些慌了,急忙出聲發問。
楚行雲搖了搖頭,只見他伸手將水流香的青絲挽起,凝視着那張清秀的面容。
論容貌,水流香不及水千月。
但她的眼眸中,卻充滿了善良和純真,如一朵盛開的清蓮,沁人心脾,讓人想捧在手心裏細心呵護,全心全意對待。
「流香,你願意嫁給我嗎?」楚行雲深深吸了口氣,一字一句,無比清晰的說道。
「雲哥哥……」水流香身軀微顫,那好不容易止住的淚水,又流了下來。
在她很小的時候,娘親就因病而死,一個人孤苦伶仃的活着。
之後,她被接到水家,情況並沒有因此好起來,反而是受盡折磨,過着連下人都不如的悲慘生活,毫無地位。
在那段日子,只有楚行雲會對她好,默默保護着她。
這一切的一切,水流香都記得,甚至她還天真的想過,以後要成為楚行雲的妻子。
今天,這個夢實現了。
楚行雲當著所有人的面,向她求親!
「我願意!」水流香微微點頭,剛說完,楚行雲就將她抱了起來,高興得大聲歡呼。
看到楚行雲喜不自勝的樣子,水千月心裏有種酸溜溜的感覺,開口嘲諷道:「真是魚找魚,蝦找蝦,癩蛤蟆找青蛙。

話音極為的刺耳,讓楚行雲身體一頓,雙眼陰冷的眯了起來,冷聲道:「我在此奉勸一句,做人別太自以為是,話也別說得太滿。

豎起一根手指,楚行雲斷然道:「一年後,皇朝五大武府將會公開選拔,到那時,我會讓你知道,誰才是坐井觀天的癩蛤蟆!」
一年?
水千月高傲的揚起下巴,輕蔑道:「別說一年,就算十年百年,你也遠遠不及我,只能蜷縮在陰暗的臭水溝里,永遠仰視着我。

「是嗎?」楚行雲沒有繼續辯駁,目光冷然的環視一周,將水家人群所有的嘲諷表情都記在了心中,旋即,拉着水流香轉身離開了水家。
他的步伐,很堅定,沒有絲毫的猶豫。
因為他知道,時間,會證明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