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史上第一敗家子
史上第一敗家子 連載中

史上第一敗家子

來源:google 作者:回想序曲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六子 軍事歷史 秦凌雲

穿越到乾朝的秦凌雲,成了一名鹽商家的獨子這一世終於不用在奮鬥了,富二代的生活他可是羨慕已久在被古代枯燥的娛樂業弄得欲仙欲死之後,他終於躺不住了本想自己動手豐衣足食,發明了一些小玩意結果一不小心玩大了,入了當朝皇帝的眼,只能被迫開工,強行營業!秦凌云:我只想躺平,做個混吃等死的富二代啊!展開

《史上第一敗家子》章節試讀:

慶元府秦記鹽鋪,各大店鋪依然是然滿為患,秦凌雲陪着秦大方在自家鹽鋪外考察。

揉了揉被打的腦袋,不就是說錯話了么,至於這麼用力嗎?

「父親您看,這就是宣傳輿論起到的效果。

這些人之中,大多數起初都是抱着看熱鬧的心態前來,也是我前幾日讓人發宣傳單的目的。

今日再將優惠券一發,轟動效果再次引爆,那些沒拿到優惠券的,就會四處去尋找索要。這樣一來,等於他們再一次幫我宣傳,便能引來更多的人。

同時,我還從空中灑了兩千張下來,這效果!這聲勢!如今恐怕整個慶元府沒人不知道咱秦記鹽鋪開張了吧?

您再看看門口,我特意安排的免費品嘗點,這些人嘗過了咱家鹽的味道之後,一看價格,跟青鹽一個價!還每買五斤送一斤,您覺得他們會只拿着優惠券領一兩回去嗎?

家中富裕一些的,怎麼的也得買個十幾二十斤吧?稍微拮据些的,五斤肯定沒有跑。這麼一下去,待到回家用咱白鹽做出的菜,試過之後。

呵呵,您覺得那些吃了十幾斤或者幾十斤白鹽的人家,還能受的了青鹽的苦澀嗎?」

秦大方一邊聽著兒子解說他這十天內做的這些準備和目的,一邊看着現場人山人海的盛況,心情那叫一個愉悅。

沒錯,就像兒子說的,這吃慣了咱家的白鹽,誰特么還想吃青鹽啊?

自己這幾天吃的菜,少了青鹽的苦澀,那叫一個香甜可口。

再讓他像之前那樣去吃青鹽,那他是做不到的。

以己推人,這些買了白鹽的人吃慣之後還會去別家買青鹽嗎?

答案很明顯。

「兒啊!我看咱家這白鹽,今天一天的時間也沒法讓整個慶元府所有人家都能買得上啊!那些沒買到的明天還會來咱家買?要知道咱們的定價可是青鹽的一倍啊!」

秦凌雲雙手背在身後,自信滿滿的說道:

「放心吧,爹,我早就安排好了。您只管安心在家休息,我要讓這慶元府內的其他鹽鋪,這幾日一粒鹽都賣不出去!」

看著兒子如此自信的模樣,秦大方實在是想不到自己兒子有什麼辦法能做到他說的,讓其他鹽鋪賣不出鹽。

這心裏跟貓撓了似的,就欲開口問自己兒子到底是打算如何做。

還不待他開口,李富貴擠出人群站到店門口,朝着人群喊道:

「各位鄉親,由於今日小店生意實在太過火爆,導致很多人從一大早就過來,到現在也沒買到或者領到白鹽。

咱們秦記的東家秦老爺,不忍見大家這麼辛苦的在此等候,決定將開業活動延長7天,7日內,本店的白鹽依舊是5折,買5斤送一斤,而且那些優惠券也可以在7日之內來使用。

若是不想再苦等的朋友,就早些回去吧,待人少時再過來,大家也挺辛苦的,莫要擠壞了身體。

總之一句話,咱們秦記鹽鋪絕對會將這次的福利,送至每一家每一戶。」

人群之中頓時爆發出叫好之聲。

「好!這秦記鹽鋪的東家是個好樣的。」

「沒錯!我今日就不等了,過幾天人少些再過來,反正不急在這一時。」

「要我說啊,這秦記也真是良心商家,看這白鹽5折,應該是虧本在賣,這東家寧願多虧幾天,也不願咱們這些老百姓在這受苦等待。」

「對!秦記鹽鋪最棒,比其他的鹽鋪好太多了!」

「那白鹽我剛試了,果然是比青鹽好許多。雖然貴了一倍,但味道絕對值,咱家也不缺哪點鹽錢,以後就認準這秦記了。」

「此話當真?那得趕緊趁這次跟青鹽一個價多買些,往後在買可就貴了一倍啊!」

秦大方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轉過頭看向自己兒子,小聲說道:

「兒啊,你將這五折弄這麼久,是想虧死你老子嗎?」

「爹啊,您沒看到百姓都在誇您,誇咱秦記嗎?這虧得多值啊!」

「我看見了,我還看見六子混在人群之中叫好了,還有幾個夥計。這都是你安排的?」

「這您都看到了?沒錯,他們都是我安排的,咱家所有的鹽鋪我都安排了這麼一出!」

「這就是你讓別家店鋪賣不出鹽的辦法?」

「沒錯啊,怎麼樣?是不是很棒?」

「兒子啊,你沒做過生意,爹不怪你,但是往後切莫如此做了,以本傷人,終是下乘手段,長久不了的。」

秦凌雲嘆了口氣,無奈的看着秦大方,看樣子得給自己爹上上課了。

「咱們這不叫以本傷人,這叫以勢壓人。兒子這麼做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讓更多的人吃到咱們的白鹽。

沒錯,咱家這幾天是少賺一些,可絕不對談不上虧本,咱家現在可不是以前了。即便是虧本,你往將來想想,別盯着眼前幾天的利潤?」

秦大方到底是在商場摸爬滾打多年的老人,兒子這麼一說,他就懂了!

將來,將來那些青鹽可就賣不動了,待這慶元府的所有人都吃過白鹽之後,誰特么還去買青鹽。

到時……

這麼一算,現在即便虧一點,也確實划得來。自己的眼光,還沒兒子長遠。

自己只顧着眼下的利益,而兒子卻已經看到了將來。

這特么才叫放長線釣大魚!這一手,兒子玩得確實溜!想來,等那些鹽鋪的東家反應過來,還得要幾天時間吧?

興奮的看着自己兒子,秦大方激動的說道:

「好好好!兒子!這一手玩得漂亮!」

秦凌雲靦腆的笑了笑,又悄聲跟秦大方說道:

「這還不算什麼,等再過上些時日,兒子再給您個驚喜!」

「還有驚喜?是什麼?趕緊告訴我,爹我可等不急了!」

秦凌雲故作神秘的說道:

「此時說出來還有何驚喜可言,待到時候到了,您自然就會知道。屆時,兒子保管您笑開花!」

見秦凌雲神神秘秘的不肯說,秦大方無法,只要任由他去。

憑這一手優惠活動的延長,既賺了名聲,又能將競爭對手給打擊的翻不了身。秦大方已經十分放心的將生意交給秦凌雲去掌管,只是期盼着時間快點過,等著兒子口中所說的驚喜。

父子二人又在店外呆了半個時辰,這才一起回家。

回到家中,秦凌雲又跑進書房之中搗鼓了起來。

待到蝶兒呼喚他吃飯,才走出房門。

哼着不知名的小調,腳步輕快的走向飯堂。

蝶兒好奇的問道:

「少爺,可是今日咱家生意大好?何以如此高興呀?」

「嘿嘿!生意好那是在少爺的預料之中,少爺我高興,那是因為我突然想起了幾樣好東西!」

「什麼東西呀?」

「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