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是謂:姓斂名綰字辛飼
是謂:姓斂名綰字辛飼 連載中

是謂:姓斂名綰字辛飼

來源:google 作者:不高興的沒頭腦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斂綰 留白

【本文強強聯合一對一,設定新穎,劇情有料,酸爽虐渣,歡迎來閱!】因北涼官僚集團和貴族集團的爭權奪利,原是東陸兩大國王室之後的斂綰被迫流放至卒營明裡,她在後方打雜,被爪牙處處刁難;暗中,她早已收割盡士卒的信任與擁護,在風譎雲詭中自行培養了一隊精銳師團,並練就了一身無人可當的武力●斂綰負重而行,以己打破階層限制,一步一步爬上了軍指揮的位置,正着力剔除北涼頑固勢力時,竟發現釰淄島國籌划了百年的侵略計劃,面對新型武器,斂綰裹血力戰,在拔除四面八方布下的暗哨時,拉扯出一張布到了遠在西陸的網●向來神秘的留白,既要隱藏身為全城邦主心骨的父親已死的消息,又要遏制膨脹的諾日曼等邦國,他隻身深入東陸探測情報,於漫天的腥風血雨下,他救下了瀕危的斂綰在斂綰失去意識的模糊視線里,有一捧銀絲如瀑傾瀉而下,在染上血跡的餘暉的渲染下,妖冶又疏離,眩人的不可方物,欲閃欲滅的光圈中,彷彿有無數明明晦晦的紫水晶在注視着她「......神?」斂綰心想而某男看着臟污的不成樣子的她,皺眉:「...我撿了個什麼東西?算了,有用,先帶回去」展開

《是謂:姓斂名綰字辛飼》章節試讀:

草草安排了下事宜,斂綰就重新回到上部,她警惕地環視了遍周圍,又快跑行進了幾百米,她輕身一跳,進了一簇不明顯的草叢中。

那裏面可埋了個人。

四處靜悄悄的,懸崖底的聲音經過層層樹枝雜草的削弱,再加上翟正一特意吩咐要小聲行事,傳到頂的可謂微乎其微。

這裡人跡罕至,知之者少之又少,斂綰才放心讓北涼東疆整個營隊都在此處駐紮;雖然附近略有碎草散落,不過該處是雜食野獸普遍,吃草更是正常現象,斂綰沒細想,忽略了過去。

斂綰稍微用了點力氣踩了踩腳下的泥土,觸感卻與意想中稍微相異,她眉頭一擰,蹲下身撈了一把捻開,土還是原來的土,緊實度也一樣。

可問題就出在這。

時間回到前夜,斂綰扭了那人脖子後便將他埋在此處,並將現場其還原成原來模樣,更何況那人是自食口中毒藥而死,個子矮小,血都沒飆幾滴,斂綰沒花多久便處理完畢。

可昨日白天頻頻暴雨,北涼東疆的土最易受淋溶而流失,這附近又沒什麼高樹遮蔽,那這裡是怎麼保持土質緊實度不變的?

難道——

斂綰心下一驚,她站起身來用腳尖一踹,使了股巧勁,只見眼前突然泥土炸開,一塊用來掩屍的木板呈破爛狀飛至一邊,露出了裏面的腐爛且破爛屍體!

空氣凝滯,斂綰當下只聽得到自己的呼吸聲,黎明時這裡正是靜風的環境,四周連樹葉摩挲聲都沒有。斂綰不作聲息地將自己的身體緩慢調整成微弓地狀態,她的右腳正呈邁開的姿勢,若遇上背後偷襲,能及時下蹲避開。

斂綰右手摸上剛別上去的外腰帶,指尖一挑,將已磨亮的匕首穩穩地倒握於手中,幾乎是同時,斂綰身後突然傳來沉重的呼吸聲,過分急促的頻率和粗礪的聲調——

不像是人!

「吼——」

斂綰猛然下蹲,躲過了背後不明生物的襲擊,她退了一步,穩了穩身形,這才藉著微弱的光線看清了眼前的生物。

赤紅着眼睛,吸嗒着口水,骯髒而長卷的毛髮就像剛在泥坑裡激戰了一番。

這生物……斂綰努力憑着它模糊的輪廓辨認,有點像……

清腐狼!

那屍體成着破爛模樣,估計就是被這畜生撕咬的。

清腐狼愛吃腐爛的肉,嗅覺靈敏非常,往往在偏僻的深林角落裡和無人光顧的土坑中尋找食物,為了避免同類競爭,清腐狼會將尋找到的食物埋起來,說起來,斂綰毀屍滅跡的高超技術還是跟他們日積月累中打交道學到的。

如此看來,那屍體破爛的原因似乎是找到了,但短短一天一夜,屍體為何會腐爛?要知道,清腐狼如其所名,非腐不食。

斂綰止住思索,集中起注意力來對付眼前的清腐狼,仔細看去,這隻似乎還深受重傷,估計是剛還在哪酣戰撕斗,還沒來得及休息就跑過來捍衛它的食物——這具爛屍。

斂綰不動聲色地換了另一個更方便借光看清的姿勢,發現這清腐狼的前右腳被開了個口子,血流不止,顫顫巍巍地站不平穩,它想往前一躍,但踉蹌了一下,沒有成功。

以上思索只在片刻,還未等清腐狼下一步動作,斂綰便瞄準其前左腳發力,一個狠狠地斜踢直接踹裂了清腐狼的腿骨。

「嗷唔唔唔唔——」

這清腐狼痛的慘叫,本能地往前奔的同時張開了血盆大口,一排鋒利的獠牙在涼涼月光的照耀下泛着近乎冷血的銀澤,若是被咬到,掉塊肉是肯定少不了。

但斂綰早已料到,她迅速將倒把的匕首換至左手,再向右側身,在不多的餘光里對準清腐狼的下巴狠狠一擊,打斷了它的狂吼的同時,其粘稠且骯髒的口水灑了下來,斂綰閃身一避,跳躍退開至清腐狼背後幾米遠處。

「吼……」

這清腐狼被打的一個踉蹌,其參差不齊的牙縫間有血滲了出來,它甩了甩頭,轉過身去,終於清醒了些,喉中『咕嚕咕嚕』地發出了威脅的低吼聲,在陰森的荒林中更顯凄異。

斂綰將匕首轉回正常位置,正面與清腐狼對峙,這時他們已將『戰場』拉至離掩埋地幾米遠的地方,這裡樹榦粗壯的樹木較多,用來繞暈目前神志不清的清腐狼正正好。

這次是清腐狼先發起攻擊,儘管前腳都受了傷,它仍低聲咆哮着,在刨着土蓄力完後,它用盡所有力氣一躍,吸嗒着血水混合的口水便向斂綰撲去,周圍的灌木被撞了個稀碎,頗有勢如破竹之勢。

一匹成年清腐狼的體重賽得過一頭家養的豬,這要是全壓到一個人身上去,不死也得斷幾個骨頭。

直接對抗自然愚蠢至極,斂綰也做不到瞬移,但她抓緊時機下腰從清腐狼腹下滑過,又跳躍至另處荊棘叢中,如此兩次後,受了傷的清腐狼的體力明顯不支,它被斂綰繞的頭暈目眩,而此時斂綰幾個跳躍到了樹頂,她便看準時機,扯着一根荊棘條便直直地纏在清腐狼後腳上,她再借力樹榦往上一蹬並甩出荊棘條繞了其幾圈,利落完美地打了個結,斂綰扯了扯確認牢固後整個人便翻身一躍,利用重力硬是將清腐狼懸空拉出一段距離,令它完全無法動彈。

斂綰毫不拖拉,她飛快地鬆了手,荊棘條『咻咻』地向上縮去,只聽清腐狼尖着嗓子慌張地『嗷嗷』了幾聲,就被狠狠地摔在地上,砸出了一聲巨響。

「砰!」

清腐狼狼狽地伏在地上,時不時抽搐一下,吐出了幾口血。

「……」

斂綰凝眸看着,她並沒打算就此收手,反正帶着一身傷的狼在這深山野林中都得被更弱者蠶食,她又何必生生讓這清腐狼白白地挨着讓它們啃?

更何況…..斂綰暗中衡量着,清腐狼的牙可是好東西,久磨不損,鋒利異常,稍稍碰着就得鮮血淋漓,平日里兇猛的清腐狼難斗更難抓,好不容易讓她碰上個殘血易斬的,斂綰可不會讓這等好事飛了。

斂綰從外腰帶抽出一把更長的刀器,往清腐狼方向奮力一擲,精準命中其後頸,它最後哀哀叫喚了幾聲,歪頭一倒的徹底斃命。

斂綰走上前去,蹲下準備拔牙,她屏住呼吸,掰開了清腐狼的嘴,在看到後斂綰皺了皺眉,有些嫌棄,但還是拿刀尖一挑,撬了兩顆。

好歪的牙齒、這幾顆牙各長各的……嘛,算了,畢竟可遇不可求。

《是謂:姓斂名綰字辛飼》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