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師兄快跑,小師弟又要追殺你
師兄快跑,小師弟又要追殺你 連載中

師兄快跑,小師弟又要追殺你

來源:google 作者:霜寒客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晏相白 裴玉

[仙俠+輕鬆+團寵]搬着小板凳坐等八十年的裴玉,被告知他很窮,只有兩個穿越選擇然而他還沒來得及選,便被人一腳踢成為那已死的貴公子裴玉:你禮貌嗎?初見那清冷高貴的小師弟裴玉:"看什麼看?」小師弟輕笑:「這句話也原封不動送給你裴玉:「什麼意思?」小師弟冷笑:「自己做了什麼都忘了?」……後來,宗門上下,突然發現平日瘋瘋癲癲的大師兄變了似乎變得更不怕死了……「師弟,今天又是想你的一天」「師弟,不要憤怒,憤怒會使人喪失理智」「師弟,有你是我的福氣」小師弟:「滾!不然就死!」「師弟,等着吧,你的福氣還在後頭」展開

《師兄快跑,小師弟又要追殺你》章節試讀:

裴玉有些疑惑,正打算走過去。

卻見方才那少年掀開裡間的簾幕走進來。

而他的身後,赫然憑空了另一個人。

「啊!」這是什麼鬼世界!

裴玉被這兩人嚇了一跳,連連後退數步。

那青衫少年行動迅疾如電,繞到他身後扶住了他的腰,裴玉這才將將穩住身形。

「放手!」裴玉一把打開青衫少年的手,氣呼呼地瞪他。

晏相白收回手,看着有些淡紅的手背,咬牙道:「你瘋了。」

裴玉沒有理會他,自顧自地整理自己的衣服。

片刻

裴玉站在堂下,腳下是忽明忽暗的光斑。

尊位上坐着一位年約五旬中的老者。

頭髮半白,下巴續着半長的鬍鬚。

眉目肅清,眼神帶着震懾力。

青衫少年站在老者身邊,眼神落在裴玉身上,像是落在死物一樣,不起波瀾。

「裴玉!」老者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震碎了桌上白玉杯,茶水順着紅木桌緩緩流淌。

裴玉一愣,他竟然知道自己的名字。

「是我,不知老伯有何事?」古代貴公子就應該這麼說話吧,裴玉暗想。

「老伯?你叫我老伯?」老者突然眯眼審視地看着裴玉。

「靈魂未變,不曾被人奪舍,難道真的傻了不成?」老者上下打量了一番裴玉,喃喃自語。

「師父,方才我將師兄從棺材裏救出來時,他便問我是誰?可能師兄因為腦部受了重創,一時間失去記憶了。」

裴玉一聽,樂了。

失憶的借口都給他找好了,雖然這個師弟看起來不像是好人,但是此時卻真的給他解決了一個大麻煩。

「所以您是我師父,那師父在上,請受徒弟一拜。」裴玉恭敬地拜了拜。

行禮間,動作行雲流水,端得是君子之風,明得是尊師重道。

墨明奕和晏相白面面相覷,這確定是失了憶,不是換了人。

平時不着四六,現在倒有幾分氣度。

晏相白:我突然也不確定了。

裴玉不知道他們心中所想,繼續裝失憶:「徒兒醒來便發現自己在棺槨之中,腦海里亦是一片空白,還請師父見諒。」

裴玉跪在老者面前,眼中滿是誠懇。

老者收回探究的目光,嘆了一口氣。

「罷了罷了,失憶了也好,省得成天給我惹麻煩,相白你好好照顧師兄,把門內的情況和他說清楚。」

言罷,白光一閃,老者便消失在了眼前。

裴玉愣怔地看着老者消失的地方,這裡似乎和他熟知的世界有很大的參差。

他也曾研讀過經史子集和各類志怪小說……還有網絡小說。

這一定是個詭譎的仙俠世界!

救命啊!

「你到底是誰?」晏相白手腕輕動,長劍出鞘。

裴玉看着抵在自己頸脖間的長劍,長劍翻動,劍面泛着銀光微微在裴玉臉上晃動。

裴玉忍不住緊閉雙眼轉過臉,語氣帶着生冷。

熟知裴玉的人都應該知道,裴玉此時是真的生氣了。

「小師弟,劍拿開!我不懂你的意思。」

晏相白見他一點也不鬆口,緩緩逼近他,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衣擺微微動,他不動聲色下移視線卻看到裴玉瑟瑟發抖的雙腿,連帶着他們摩擦在一起的衣服都微微顫動。

裴玉順着他的視線也看到了自己不爭氣的兩條腿。

「看什麼看!」

晏相白輕笑。

「這句話也原封不動送給你。」

言罷裴玉見他收回劍,還沒有來得及鬆一口氣,突然見他伸手過來,心裏想着快跑,雙腿像是灌了鉛一樣,紋絲不動。

直到那雙手摸到了他的後腦勺。

「嘶」裴玉咬緊牙關,卻還是沒有防備住嘴裏跑出來的氣音。

太tm疼了,後腦勺被人開花了!小少爺忍不住想要爆粗口。

「疼嗎?」偏偏眼前人還一副調笑他的樣子,裴玉氣得雙眼快要冒火,擺出自以為惡狠狠的表情,實則可憐巴巴的委屈表情,看着晏相白。

「疼就對了,下次再敢偷看我洗澡,就不是一棒子的事情了,兩個眼珠子都給你挖了。」

敢情這個裴玉是被你一棒子打死的。

冰涼的雙手覆蓋住自己眉眼,裴玉一個激靈,把人推開。

「剛剛對我做什麼了?」為什麼他動不了了。

「略施小計而已,下次可就沒有這麼簡單了。」

晏相白手背輕拍在裴玉臉上,雖不疼。

但傷害性不大,侮辱性極強。

裴玉被晏相白扯着衣領往前走。

轉眼間,已經到了另一個陌生的地方。

似乎在某個山峰上,周圍都是懸崖斷壁,中間有十多個身着月白里衫和青色外罩的少年人。

「小師弟,你回來了……你怎麼把大師兄也帶回了!」

說話之人,年歲莫約十七八歲,膚白圓臉,一雙圓圓的杏眼,看起來頗為可愛。

本來想要衝過來的腳步。

在裴玉與他四目相對之時,陡然僵硬在了原地。

不僅如此,他還面露驚恐眼神嫌棄,甚至後退了幾步。

一時間山峰眾師弟四處逃竄。

裴玉:我有這麼可怕嗎?

晏相白挑眉,面色無甚表情,但是裴玉就是從他眼中看到了肯定。

「大師兄交給你們了,我先回去了。」

言罷晏相白轉身便要走。

裴玉哪裡肯放他走。

一把拉住他的腰帶。

「撕拉」一聲。

腰帶斷落,束腰的長袍變成了寬鬆的大衣,懶懶散散地掛在身上,領口也微微敞開,隱約可見白皙的鎖骨和胸膛……

眾人:大師兄果然貪圖小師弟的美貌。

裴玉:什麼破衣服這麼不結實!

就這樣,裴玉被獨自扔在了山頂上。

太陽下山之後,其他師弟一個個都躲着裴玉,像是被貓攆的老鼠一樣,尾巴都逮不到。

小孤山的月色絕美,清暉灑滿整個山頭,懸崖邊搖曳的小草浸潤在月色下,搖曳生姿。

「今夜月明人盡望,不知秋思落誰家。」

這一輪明月是否可以打破時空的跨度,寄去他的愁思呢?

無論過去多少年,無論身在何方,最牽掛的都是故鄉和那一片的人。

仲夏時節,高山之上,晚風貪涼,清爽中含着涼意。

「你想家了嗎?」悠悠谷風吹來稚嫩而又空靈的聲音。

遠處傳來野狼的嚎叫……

「誰!別在這裝神弄鬼!」

裴玉清冷的眉眼染上了不易察覺的畏懼,隨即抿唇,提起膽子大聲呵斥。

「我不是神,也不是鬼,我就是天地間普普通通的生靈啊。」

裴玉:「……」

妖鬼神,有區別嗎?總歸不是人就對了。

「你是什麼東西?」許是這小妖說話的聲音太過稚氣,疑惑的語氣又有點傻裡傻氣的,裴玉竟然和他聊起天來。

「你是什麼東西?」裴玉又問。

「你才是東西,我不是東西。」

行吧,你不是東西。

《師兄快跑,小師弟又要追殺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