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世子他是個病嬌
世子他是個病嬌 連載中

世子他是個病嬌

來源:google 作者:顧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固 現代言情 顧晚

君子如玉,溫潤而澤佳人似玉,碧玉玲瓏姜固是個狠人狠起來連自己都打顧晚醜陋,命衰,還是個跛子落在姜固的手裡,那過的都是憋屈日子他嫌棄她,羞辱她,隨時可棄如敝履可當顧晚死在他面前時姜固終於慌如狗爬了姜固在顧晚的心裏就是個變態,自虐狂,小氣包...展開

《世子他是個病嬌》章節試讀:

月上枝頭。

受了重傷的顧晚此時只覺周身冰冷刺骨。且又因失血過多,臉色蒼白如紙。踉踉蹌蹌走到一處偏僻之地,咬着牙把腹部的箭拔了出來,霎時間痛入骨髓,血色盡褪。整個身子都變得無力起來,手腳顫抖個不停。

顧晚咬牙撕下一塊布,將傷口包裹住,最後終將是抵不住,昏死過去。

姜固回到客棧,天色已經是魚肚白,一番洗漱之後說道: ”太子的這些人可真是廢物,連這些人都對付不了。竟然被打的落荒而逃,可真是丟臉。 ”

”爺,他們肯定回長安去了。咱們趁機把顧羨之帶走。 ”張藝抱着劍靠在柱子上說道。

”等天一亮就去城主府會會。 ”姜固說著端起茶杯喝茶,這才放到嘴邊忽然想起了什麼,他左顧右盼沒見着顧晚在跟前候着,不由地皺了皺眉: ”爺都回來了,這個醜丫頭也不知道出來伺候人?去去去,把她給爺帶出來。 ”

”鬧出這麼大的動靜,這個丫頭竟然還在床上呼呼大睡,妾身去叫她罷。 ”鄭美人說著起身,捏着綠色手絹搖曳而去。

不稍片刻,鄭美人慌裡慌張地跑出來說道: ”爺,阿晚那丫頭不在,被窩裡還是冷冰冰的。像是一夜沒在床上睡過,這丫頭莫不是跑了? ”

聞言,姜固捏緊杯子,劍眉一蹙: ”跑了? ”

莫非這個醜丫頭趁他不在真給逃了?想到這裡姜固重重地把杯子拍在桌上,一臉的憤怒。

真是豈有此理,敢從他姜固的手裡逃跑的丫頭,她還是頭一個呢,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了。待他抓到她,一定要把她的皮給扒了,再打斷她的腿。

……

顧晚醒來時已得救,肩膀處的箭已被取下,兩處傷口被清理乾淨包紮好。

人也躺在溫暖乾淨舒適的床榻上。

同個屋子裡的一旁,一名身穿素色長袍的男子正弓着身子熬藥,顧晚盯着他看,啞着聲音說道: ”多謝恩公搭救,小女子他日定當結草銜環,報答恩公的救命之恩。 ”

顧晚突然出聲倒把恩公給嚇了一跳,他閉眼拍了拍胸口,轉身笑眯眯地說道: ”姑娘醒了。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更何況我是個大夫,救你是我的本職所在,無須姑娘的報答。若是姑娘非要報答的話也可,等日後我若落難了,還請姑娘一定要收留。 ”

這番話聽得顧晚雲里霧裡搞不懂,他彷彿知道自己以後不好過似得。

她現在這幅樣子,看起來又丑又臟,連一般奴婢都不如,讓她收留?太不靠譜了。

不過嘴上還是客氣地應道: ”恩公放心罷。 ”

說著瞧着窗外已經大亮了,想着姜固定是發現她不在,可現在傷的這般嚴重,回去定然會引起他的懷疑。可如果不回去,姜固也會讓人來找她,這可怎麼辦才好?

”臉色怎麼忽然又變得這麼差了?是不是傷口很疼? ”

恩公一臉擔憂俯身就要去查看她的傷口,卻被顧晚抬手制止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