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師尊要我心
師尊要我心 連載中

師尊要我心

來源:google 作者:佚名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姐姐 現代言情 蓮毓

旁邊的宮吟本來面露不忍,此時見了那心,似乎是想起終於要化形的蓮毓,也露出燦爛的笑容來,「長羨,蓮毓將回來了,她是個極溫柔、極善良的女子,所以你千萬不要怪我們以後……咱們還是好好相處,雖然你今日實在叛逆,師尊也很不高興,但只要你乖乖的,到時候我托蓮毓為你說上幾句好話,師尊肯定也就消氣了」...展開

《師尊要我心》章節試讀:

主角叫長生長羨的小說叫做《師尊要我心》本文講述了一段美好的愛情故事,給各位推薦小說內容節選:「姐姐,你的心就算離開了,也做了件壞事。
」東君倒是也不管我有沒有回應他,那輕柔的聲音中,彷彿帶着一絲怒氣,又像是想要笑,「蓮毓姐姐沒有恢復記憶,是不是你做的?
」...在我修成仙骨下界的一日,我撿到了被丟棄的長生。
也就是天生便是神君的東君。
但我那時候並不知道。
於是我心中難免升起憐憫,我其實不是一個心地多麼善良的仙君,但或許是這百年來戒備心的逐漸消失,我輕輕戳了戳這嬰兒的臉頰時,他不哭不鬧地握住了我的手,軟乎乎的。
我決定將這孩子帶上仙界。
也是在上仙界之後,我發現這被丟棄的嬰兒竟然有天生仙骨。
彼時,我與二師兄宮吟仙君說起時,他眼神複雜,看了一眼我懷中的嬰兒,笑着說:「不愧是我們長羨,這隨手一撿,便是個天生仙骨的好苗子。
」直到我被他們追殺,鮮血從臉頰滴落,沾染雪白的衣衫時,我才想通。
哪有什麼「隨手一撿」,哪有什麼「天生仙骨」,為了靠近我,靠近這個東君心心念念的「蓮毓替身」,高高在上的小神君不惜返璞歸真,偽裝成棄嬰。
所以,一切的偶遇,一切的相伴,都是假的,都是這高高在上的小神君為了我這「蓮毓替身」偽造出來的。
那時候的大師兄容華仙君就不太喜歡還是長生的東君,他平日里便常與宮吟有些爭風吃醋似的討我的歡喜,見到一日日長大起來的長生時,他並沒有什麼好臉色,但也從來不像坑騙宮吟一般作弄長生,想必那時的他正是忌憚長生的真實身份。
長生的第一次站起,第一次走路,我統統記得。
他說話很早,第一句話便是「姐姐」。
想想我當時是有多麼歡喜。
我從小的記憶,便是深不可測、危險萬分的深淵之沼。
故而當我撿到長生後,我只盼着他能夠在乾淨、安全的環境下長大,我為他取名長生,含着彼時的我多少小心翼翼,就有多少我被剜心挖眼後的自嘲與痛楚。
而找到我、發現我、將我帶到仙界,並一手指導我修成仙骨化成仙君的扶桑神君,對長生的不喜卻更加明顯。
如今想來,他不喜的不是長生對「長羨」的親密,而是東君對「蓮毓」懷揣的感情。
扶桑。
我是喜歡過他的。
黑暗中如光一般耀眼的神君,將我一手拉起,百般溫柔與呵護。
我怎麼會沒有喜歡過他呢?
-我被挖眼的不知道第多少日,或許是被東君帶到了什麼地方,他用仙君都掙不開的鎖鏈將我囚禁住,每日會來幾趟,但是來了之後,他也不說話,我只知道他靜靜地站在我面前。
終於,他像是忍不住了,他的氣息,如同風一般環繞在我的身邊,聲音低沉:「姐姐,你怎麼還不願開口?
」我的手被鎖鏈牽起,望不盡的黑暗中,我照舊沒有說話。
實則我並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我的心,我的眼睛,都已經被他拿去,我不知道東君將我囚禁在這裡,對於他,或者說對於「蓮毓」,還有什麼好處。
「姐姐,你的心就算離開了,也做了件壞事。
」東君倒是也不管我有沒有回應他,那輕柔的聲音中,彷彿帶着一絲怒氣,又像是想要笑,「蓮毓姐姐沒有恢復記憶,是不是你做的?
」我笑了笑,這對於現下的我而言是最簡單不過的事情。
「沒有記憶,是個好事。
」這是我這幾日說的第一句話。
黑暗的環境中,換來長久的寂靜。
如若不是我熟悉東君的氣息,知道他還在我的身前,這寂靜中,彷彿又只剩下我一人了。
不知多久沒有聲音響起,那冰涼的手指觸碰到我的臉頰時,我惡寒地往後縮了縮。
但這雙手的主人並不允許我這麼做,他的聲音再一次響起在我的耳畔,距離很近,氣息撲在我的耳垂上,我只覺得噁心。
「姐姐,我把你的記憶拿走,好不好。
」不容我回答,他的手上似乎是出現了什麼,而後捏開我的嘴,想要將那樣東西塞進來。
就在那丸藥觸碰到我的唇瓣時,我便知道這是什麼——黃泉的孟婆湯與深淵之沼的喚靈草。
這兩者的確是能夠讓人前塵盡忘。
我沒有反抗,順從地將這丸藥咽下去了。
東君因為我這順從的行為愣了愣,他的手指觸在我的唇上,聲音似乎有些顫抖:「你怎麼咽下去了。

《師尊要我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