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首輔大人夜夜翻牆:餓餓!飯飯!
首輔大人夜夜翻牆:餓餓!飯飯! 連載中

首輔大人夜夜翻牆:餓餓!飯飯!

來源:外網 作者:覃宛陸修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覃宛陸修

一朝穿成農家女,娘親是喪夫新寡,幼弟是瘸腿癱兒。前有村賊吃絕戶,後有奸人縱災火,一夜之間,覃家滿目瘡痍。覃宛揉着含淚擤涕的妹寶頭髮揪:「哭啥,有阿姐在呢。」一個月後,寧遠縣縣北支起一家食攤。月上柳梢的西街夜市,酸辣螺螄粉,香酥臭豆腐,鴨血粉絲湯……飄香十里。縣北食肆老闆揮手趕客:「快!今兒早些閉門歇業,覃娘子要收攤了!」人前只吃魚翅燕窩的李府夫人托自家丫鬟:「覃家食攤的螺螄粉,多買些來,悄悄的。」雲州知府設宴款待京城來的陸宰執:「大人請用,這便是遠近聞名的覃家香酥臭豆腐。」矜貴清冷,食性挑剔的陸修淡淡瞥了案桌一眼,拂衣離去。月末傍晚,人聲鼎沸的西街夜市,刺啦一聲,覃家食肆新雇的幫廚將黑色豆腐下了油鍋。覃宛順手遞上套袖:「繫上,別濺了油。」「嗯。」碎玉擊石般清明冷冽。知府大人遠遠望見這一幕,冷汗津津。那頭戴冠帽,頂着一張人神共憤的清貴容顏,站在油鍋前行雲流水炸起臭豆腐的,不是陸宰執是誰!展開

《首輔大人夜夜翻牆:餓餓!飯飯!》章節試讀:

秦氏本就兇悍,每一下都使足了勁,劉二傻疼得捂着腦袋,嘴裏還不忘嚼着紅薯干,嗚咽不清道:

「陳寡婦,你家沒了男人,做俺媳婦,俺給你當男人吧!你給俺紅薯干吃!」

這話說的直白赤裸又難聽,秦氏氣瘋了,臉漲得通紅,這下連覃宛也從廚房拿出燒火棍朝着劉二傻揮舞:

「給我滾出去!」

劉二傻架不住兩人前後夾擊,一手抱着腦袋一手捂着屁股灰溜溜跑到大門外,可他沒善罷甘休,把口裡的紅薯乾咽下去,在覃家門口打滾撒潑:

「憑啥打俺!憑啥不讓俺吃俺住!俺今晚就住這兒!」

遇上傻子沒法說道理,覃家宅子建的偏僻,這會家家戶戶都在吃晌午飯,還沒誰注意到這兒,可他要是再鬧下去,就不好說了。

寡婦門前是非多,村裡最不缺閑言碎語,明理的知道是劉二傻在撒潑,壞心眼的人卻會把白的說成黑的,傳出去就成了覃家寡婦剛死了男人就和劉二傻有一腿,背後要戳你脊梁骨!

劉二傻本就是傻子無所謂名聲,覃家人可還要在村里長長久久的討生活,怕是沒幾天就要被村裡的唾沫星子淹死!

想到這一層,秦氏慘白着臉,握着苕帚晃了晃,覃宛丟下棍子趕忙扶住她。別說這個身體消瘦本就沒什麼力氣,她一大早只喝了碗稀米湯又上了一輪山,現在餓的發暈哪有勁兒追上去揍個六尺漢子?

劉二傻見沒人轟他了,躺在地上得意笑着,胡言亂語的更起勁,沒成想耳朵被人一雙大手使勁一扭,疼的嗚哇亂叫:「哎呦喂,疼疼疼!」

「哪個叫你在這撒潑!」張大柱背着一籮筐柴火路過,立馬將劉二傻拎起,照頭甩了他一巴掌,這一掌力氣不小,直把劉二傻打暈過去。

覃家門口陡然安靜不少,秦氏捂着胸口扶着覃宛緩緩起身。

張大柱走上前恭敬作揖,口中關切道:

「覃家嬸子,您沒事吧?」

他雖對着秦氏說話,眼尾卻暗暗瞅着覃宛。

眼前春日山櫻一樣的小娘子,一身粗布麻衣不減窈窕,頭上白色的絹花將她消瘦的臉龐襯得格外楚楚,瀲灧水眸,俏生生往那一站,不愧是雲謠村頂頂出名的美人。

覃宛只顧看着秦氏,等她注意到這邊的視線時,大柱已然移開目光,看着十分正氣凜然。

秦氏抬起頭,蠟黃的臉色浮現幾分難堪和不自在:

「讓大柱見笑話了,我沒事。今日還多虧了你在,不然嬸子……」

張大柱忙搖頭擺手:「嬸子這是說的哪裡話,不過舉手之勞。」

「這劉二傻今日不知道發的什麼瘋,嬸子放心,我把他帶回去收拾一頓,讓我爹出面,叫劉虔婆子好好管教這個不成器的東西!」

張大柱的爹是村裡的里正,他的話劉虔婆子不可能不聽,聽他這麼說,秦氏稍稍放下心:

「那可多謝你,嬸子給你添麻煩了,回頭嬸子去你家好生道謝一番。」

張大柱扶正背簍咧嘴一笑,將暈過去的劉二傻往肩上一扛:

「嬸子客氣啥,我也得回去了,家裡還等着我去送柴火呢。」

說著,臨轉身前又暗暗偷瞄了覃宛一眼。

《首輔大人夜夜翻牆:餓餓!飯飯!》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