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守護武神
守護武神 連載中

守護武神

來源:google 作者:莫語風靈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莫語風靈 路天銘 都市小說

陸天銘穿越到,一個和地球相似度極高的世界,這裡武道繁榮昌盛可他一穿越就上就着了狐妖的道,純陽已失,從此武道事倍功半看路天銘如何憑藉系統,逆流而上劍指武神之位展開

《守護武神》章節試讀:

打通電話。

路天銘不知道怎麼開口,他能想到的一句話是,教練,我要打職業,又覺得不太合適。

於是陷入了詭異的氣氛,電話通着,可兩邊沒人說話。

一旁的三叔只能幹瞪眼,內心着急。

直到電話對面的江城南開口問道:

「誰啊!」

「我,路天銘。」

路天銘鼓起勇氣說道:「我還是想上武道大學,我不甘心,不甘心看着自己在一個武道主流的世界裏,當一個平凡人。」

「其實,當一個平凡人才是最幸福的。」

電話對面的江城南說:

「不過你有這個志向,也是好事,我為我今天在病房說的話道歉,所以你打我電話是狐妖的事,你有新的情況提供嗎?」

「不,我沒有新的情況。」

路天銘搖了搖頭說:

「事情是這樣的,我們叔侄不認識別的武者,我們想請你指導武道,我想拜你為師。」

「其實……」

江城南的話沒說,三叔就拿過電話,說:

「我侄子是真心的,你就收下吧!」

江城南知道這是路山錦這老小子在暗示他,叫自己不要演了趕緊答應吧!在演戲就過了。

三叔接著說:

「我們可以交學費的,我這還有十萬塊的積蓄,不夠的話,我還有家燒餅店,可以賣掉當學費。」

江城南很想翻白眼,在洗子肘的面前要剋制,他知道路山錦尿性,前**完學費,後腳就會以組織缺資金的名義收走,你想在這卡bug是吧。

江城南的電話也是免提狀態,所有的對話都被洗子肘聽見。

戲子肘小聲嘲諷道:「十萬塊就想讓地境武者指導,這錢只夠人境武者一顆丹藥的錢,這叔侄倆太天真,組長怎麼會同意呢?」

他的話剛說完,就立馬被打臉。

江城南淡淡的說:「我同意了,明早城南的樹林里,我指導你修行,我的訓練很苦,你要做好下地獄的準備。」

路天銘驚喜萬分,激動的說道:「好的,我一定會努力的。」

江城南接著說道:

「你想上武道大學,距離武道高考還有半年的時間,你的高中已經沒有必要上了,讓你三叔去學校辦理掛半年學籍,這段時間全力接受我的訓練。」

「不過高考之前有一個全國高中生比武,這個還是要參加的,到時候這將是你的試金石,也是為了讓全國的大學看看你實力。」

「好的。」

江城南想起了什麼,掛斷電話前,又補充了一句,

「你三叔的錢,我不要,到時候有一個特殊地方,又可以訓練你,又可以賺錢,那時你賺的錢就當給我當拜師費了。」

掛斷電話,路天銘疑惑的看着三叔,對方連錢都不要,他總是感覺三叔和江城南有什麼關係。

洗子肘目瞪口呆的看完了所有,他忍不住問道:「組長這就答應他們了,你到底圖啥啊!」

江城南點起黃金葉,一副瀟洒的樣子。

洗子肘十分的討厭煙味,如果不是要執行任務,必須忍耐,他真想撬開江城南的嘴,把整包煙,一根一根的塞進對方的嗓子眼裡

可是他現在不能。

抽完煙,江城南熄滅煙頭說:「你知道我在想什麼嗎?」

鬼才知道你在想什麼。

洗子肘正經回答:「不知道。」

江城南一副滿臉正義感的樣子,說:「我想起了自己的學武的初心。」

「其實最初我們不都是一心想要學武,什麼都不考慮鐵定一路向南牆,因為那時我們心裏住着一個莽小孩,直到後來我們進入社會,學會圓滑,學會人情世故,也學會慢慢的把它弄丟。」

「所有,這就是我為什麼會答應他們叔侄的原因,因為我看着了曾經的自己,其實與其說在幫他們,其實我在幫自己,幫曾經那個蠻小孩。」

「而且我一點都不在乎錢,那就是糞土。」

說完最後一句話,他隱隱感覺,自己身體里某個叫良心的東西,有點痛。

聽完江城南的話,洗子戲有所觸動,所以是為了初心嗎?

洗子戲想起了自己學武的初心,在他那遙遠而又陌生的記憶里。

自己家的門前有一顆苦櫻桃樹,小時候,他最期待的事就是苦櫻桃樹結果,那時炎國和本國水國正在打仗,

他家裡十分的窮,五歲那年父親從戰場回來,斷了一條腿,染上酗酒的毛病,喝醉了就會打母親。

九歲時家裡揭不開鍋,父親鑿冰捕魚,永遠的留在那湖裡。

父親死了的那天,他不悲傷,相反很開心,因為他知道母親再也不會被打了。

他以為母親會和他一樣開心,可是並不是這樣,母親每天以淚洗面,肝腸寸斷。

母親成了寡婦,附近的混混開始騷擾,時不時有人半夜踹門。

十一歲他就開始保護母親,和三十多歲的混混打架。

再後來他遇到一個除了母親外,對他最好的人,一個老頭 ,老頭教他學武,周圍的混混也不敢再來打擾,那是他人生里渡過的最好五年。

五年後,他出師了,老頭說他們這個門派只能活一個人,要不師傅死,要不徒弟死,他含着淚持劍比武,最後一劍老頭沒有擋,笑着看着這一劍刺進胸膛。

直到老頭子死後,在老頭的遺書里,他才知道對方是自己的爺爺,他覺得自己虧欠兒子和孫子太多,他這輩子殺的人太多了,他想贖罪,才想了這麼一個主意。

爺爺讓他繼承自己的遺願,代替自己繼續報效國家。

他把爺爺埋了後,用爺爺留下的錢,帶着母親離開了村子,來到了水國帝都。

再後來他接受**的改造,成了一名卧底,在炎國潛伏了十年。

洗子戲內心有所觸動,他突然覺得江城南還不錯。

可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讓他知道自己這是被忽悠了,

江城南看到新壓的羊肉火鍋做好了,對着老闆說:「這一鍋羊肉給我打包,我要帶走。」

他拍拍洗子肘的肩膀,說:「這頓就讓你破費了,下一次就由我來請客。 ”

「下次一定。」

江城南提着打包好的羊肉火鍋,光速開溜。

他離開時心想着,還好老闆這羊肉做的準時,再晚半分鐘,我就不知道怎麼忽悠了。

「組長,你真的是狗啊!」

看着江城南離開的背影,洗子肘一隻手捂着臉,變態狂笑,一隻手接着天空中飄落的雪花,說:

「雪下大了,明天可真是一個殺人的好日子啊!」

他長長的舌頭,舔了舔嘴角:

「鮮血染在白色的雪地上,多麼像故國的苦櫻桃,想想那副畫面就讓人陶醉。」

洗子肘眼底綻放出強烈的殺意。

「老闆,來一大份狗肉火鍋,不,把你們店裡的所有狗肉火鍋都上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