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守護在你身旁
守護在你身旁 連載中

守護在你身旁

來源:google 作者:黑糖牛乳茶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蘇仁雅 言禕凜

一場「意外」車禍隱藏着細思極恐的秘密,這是她和他第一次的相遇她總是在無意中撩到他,而他總是對她冷眼相待水火交錯般的愛戀只是為了守護你.....冷酷傲嬌的刑警隊長x毫無架子的富豪千金展開

《守護在你身旁》章節試讀:

言禕凜利用空隙擊倒了小黑,解開了蘇仁雅被禁錮的雙手,中年男子見狀害怕得想要逃跑,言禕凜一手將他側翻在地壓制住他。

倒地的小黑掙紮起身,滿眼怒氣地掏出私藏的小刀發瘋似朝言禕凜刺去「放開我老大!!」

蘇仁雅不顧一切的撲向言禕凜,刀尖划過了她的肩膀,鮮血瞬間染滿了整件白色長裙…….

言禕凜震驚,眼球布滿紅血絲「對不起,我來晚了。」他在她的耳旁輕輕呼喊着。

「**!趴下!不要亂動!」小劉帶支隊沖了進來,將這群綁匪控制。

蘇仁雅臉色蒼白額頭冒着幾滴汗珠,她疼痛地沉悶一聲「言隊,我怕疼……」

這次是疼進言禕凜的心裏去了。

言禕凜抱起蘇仁雅將她安置在后座,直奔醫院。

蘇哲天知道女兒出事後大發雷霆「這事誰幹的!備車,馬上去醫院!」

「不好意思,**同志,請在外面稍等片刻。」手術中燈牌亮起。

言禕凜感覺心煩意亂,煩躁般解開了襯衫衣領的紐扣。

蘇哲天趕到,久坐的男人已經離去。

「言隊,他們招了。」

「指使他們的正是啟航集團總經理秘書李華。」

「我們還抓捕了黑科技分子張奇,他也承認是受人指使故意篡改監控錄像以及詐騙短訊。」

「今天辛苦了,小劉。」言禕凜聲音嘶啞。

「言隊,自從你出差回來沒有一刻休息過啊,總是關心別人那你自己呢。」小劉倍感慚愧。

「你下班吧,嫌疑人我來審。」

言禕凜讓小劉和楊哥互換交接班。

「李華,啟航集團總經理秘書。」言禕凜身上散發著冰一般的氣息。

「幫別人頂罪,值得嗎。」李華訕笑「我幹了這麼長的秘書了,值得。」

不管怎麼逼問,李華最終選擇了沉默。

楊哥看言禕凜情緒不太穩定「言隊,我來審,你去休息吧。」

言禕凜手緊緊握拳「好。」

「醫生,我女兒怎麼樣了?」蘇哲天焦急地拄着拐杖起身。

「暫時沒有什麼大礙,家屬放心,患者需要一段時間調養。」

「好,謝謝醫生。」心裏的石頭終於沉了下來。

鹿乙在病房外看着熟睡的蘇仁雅「仁雅姐要快點好起來啊。」

「董事長,您也看一宿了,這裡交給我照顧就好了。」

「是啊蘇董,現在有**同志24小時看護,董事長也早些休息。」何秘書擔心蘇哲天身體吃不消。

蘇哲天放心的點了點頭「也好,仁雅要是醒了馬上通知我。」

凌晨的青雅市下起了蒙蒙大雨,轟隆隆….幾陣雷聲,瞬間烏雲密布……

薛一城怒不可遏的吼着「陳勤是怎麼回事?!糊塗呀!!」

「他想成心搞垮啟航集團是吧……把他給我找來!」

言禕凜撐着黑色雨傘在醫院門口站立許久,目光始終停留在那間亮着微弱光線的窗戶。

天在下雨,可誰的心在哭泣……

「蘇董,從警方那了解到,是啟航集團的一個秘書策劃的綁架。」何秘書將實情如實彙報給蘇哲天。

「哼,我也是老糊塗了,竟然會想與有污垢的集團合作。」

「這件事讓我看清一個人的真面目。」蘇哲天的臉色陰沉得十分難看。

陳勤拿着那份「重要文件」,毫不猶豫的丟進了火盆里,直至一張張燃燒成灰燼。

他覺得自己可笑極了,天真的以為自己的計劃是完美的,沒想到小丑一直都是自己。貪婪的**腐蝕了他的人性,它們如同一個個陷阱,上面覆蓋著希望,下面卻深藏痛苦。

隔日,警方收集了關於陳勤在啟航集團非法經營的證據,他的行為構成非法經營罪將處於拘役處理。

「這個老頭終於落網了!」削着蘋果的小乙看着電視播報的新聞。

蘇仁雅站在窗邊給盆栽澆水,視線轉移到鮮艷的一束白色月季花。「這花誰送的?」

「是言隊昨晚送的,他看你睡著了就沒打擾你。」小乙將切好的水果端到蘇仁雅面前。

笑意寫着她的臉上,嘴角輕輕上揚「真好看。」

「快吃水果吧。」小乙默默笑了笑,言隊表現不錯。

「水壺沒熱水了,我去樓下打點。」

「嗯嗯。」蘇仁雅乖乖點頭。

男人推開病房門,看着病房裡的女人目不轉睛的看着那束月季。言禕凜身穿藍色風衣渾身散發著成熟男人的魅力。

「身體好些了嗎,給你帶了粥。」言禕凜的突然開口,蘇仁雅獃滯了一下。「你送的花很漂亮,我很喜歡。」

「喜歡就好。」言禕凜唇角微微勾起,漾出好看的弧度。

當蘇仁雅想要轉身時,肩膀下意識碰上了背後的衣櫃。言禕凜快步拉住她的手,挽住了她纖細的腰。兩個人距離拉近,能聽見對方的呼吸聲,蘇仁雅對上了言禕凜那深邃的眼眸,心跳逐漸加快。

我這是喜歡上他了嗎……為什麼心跳得那麼快…..怎麼辦。蘇仁雅腦袋一片空白,她不受身體控制情不自禁地踮起腳吻上了他的唇。

言禕凜感到有些意外,這女人在親自己。他抬起她撲紅紅的小臉加深了這個吻,兩人呼吸變得灼熱,言禕凜熱情地回應着,輕輕地含住她的唇瓣,她的唇異常瑩潤香甜,鼻尖飄過她身上甜而不膩的清香氣息。

蘇仁雅被親的快透不過氣,突然有點後悔這麼做了,萬萬沒想到言禕凜吻技那麼致命。她輕輕地推開了言禕凜「我都快窒息了!」

言禕凜看着眼前的女人生着悶氣,嘴角掠過一絲微笑。他將她攬在懷裡「再生氣的話,我不介意再親一次。」

蘇仁雅不客氣地打了他兩拳,掙脫了他的懷抱「我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