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雙生紀
雙生紀 連載中

雙生紀

來源:google 作者:優秀的大仙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優秀的大仙 軍事歷史 李牧

21歲的緝毒警察李牧,為追查父親死亡真相,卧底毒窟,卻在任務即將完成之時,血濺深林…睜開眼,已經穿越至古代六歲孩童身體中,面對的,是一個未知的時代,權勢,陰謀,未知的危險不斷襲來,背負着使命,李牧開始了傳奇的一生只是命中的一切彷彿都是冥冥之中註定的,無論李牧如何掙扎,都逃不過…展開

《雙生紀》章節試讀:

是年臻國紀元四十二年,當朝天子歐陽旭繼位第四個年頭。

先皇在位時,國家邊境戰亂不休,是以先皇一生兢兢業業,更三次親率大軍北上征討北漠國,待邊境戰亂初定,先皇也一病不起,終是在第三個年頭駕鶴西去。

先皇一生操勞國事,子孫凋零,唯留有一五歲幼子歐陽旭,於是在群臣力諫下,太后垂簾聽政,輔佐幼子繼位,至此已是第四個年頭。

皇宮朝廷上

九歲的歐陽旭局促的端坐於龍椅上,殿中大臣一一啟奏,歐陽旭拿不定主意,時不時看向簾後。

只見簾帳背後,煙霧繚繞,一穿着華貴頭佩鳳冠的女人側身靠在吉祥椅上,看面相也只不過三十多歲,卻周身氣勢凜然隱隱讓人心生敬畏。

「太后,如果天下皆知我主年幼,北漠趁機國屢次進犯我國邊境,目前已有六座城池淪陷他手,如今大長驅直下之勢,切不可再縱容姑息。」

「秦相,以你之見,派誰去合適呢?」

眾大臣沉默。

「唉,先帝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如今外敵進犯,偌大的臻國,竟是無人可用。」太后揉了揉太陽穴。

隨着她的動作,衣上的流紋如同活過來一般,暗墨螢亮之色絲線,一動一轉,隨着頭上的珍珠吊墜散發的淡淡的光暈,更顯得妖艷邪異,異魅非常。

「若太后不嫌棄老臣這把老骨頭,老臣願領兵出征。」秦相跪言。

秦相是兩朝元老,年逾七十,自先帝初登基便輔佐在側,此番新帝繼位,也是秦相力諫太后垂簾聽政。

「秉太后,父親年事已高,又是文相,此事萬萬不妥,為人臣則應盡忠,為人子則應盡孝,臣子願代父出征。」進言的是秦相次子秦遠,不同於父親秦相出任文官,自幼以征戰沙場,建功立業為志,年紀輕輕熟讀兵法,在軍事上頗有見解。

「回太后,此事萬萬不可,犬子無知,雖熟讀兵法,經歷過幾次戰事,但資歷尚淺,從無領兵經驗,萬望太后深思。」秦相道。

「你們倒在這裡一唱一和,父慈子孝,那你們倒說說,此事可有更好的人選!」太后顯然是動怒了,玉手重重的拍在鳳椅扶手上,竟是猛地站起身來。

偌大的朝堂,此時百官噤若寒蟬,無一人敢發言,竟是靜的彷彿連一根針掉在地上都聽得見,良久。

「啟稟太后,臣願意領兵出征,誓必掃平邊境之亂。」出言的正是宣王李諾。

沒錯,原主的父親也叫李諾!

李牧得知以後也曾向原主的父親試探,可惜並無發現什麼不妥,可能真的是巧合吧,也或許是冥冥之中的緣分吧。

「好好好!真是極好!宣王府不愧是將軍世家,世世代代征戰沙場,又隨先皇三次出征,先皇駕崩之時,一再囑託愛卿為可用之人,先皇果然沒有看錯你。眾卿家聽命,着封宣王李諾為鎮遠大將軍,秦遠為副將,率二十萬兵馬,明日開赴前線!」

「臣,遵旨!」

「臣,遵旨!」

是夜,宣王府中整晚燈火通明。

「小桃,還有這些,都一併收拾好。」

「是,夫人。」

聽聞太后懿旨下來,一干人等忙活了一晚上,宣王妃更是親自上陣,從貼身衣服,到被褥,藥瓶,樣樣準備了好幾份,數下來竟是直接裝滿了二十大箱。

「王妃,知道你細心,只是此番我是上前線領兵打仗,帶這麼多東西不合適。」宣王攬過忙碌的宣王妃,「趁着還有時間,不如讓我仔仔細細的看看你,此番一去,不知何時才能回家,不知何時才能見到家中嬌妻。」

宣王妃不禁臉紅,小桃努嘴對着旁邊的下人使眼色,下人們也是知趣的退下了。

「此番出征,路途遙遠,王爺定要保重身體。」

「好。」宣王一把攬過宣王妃,依靠在自己肩上,眼中流光閃爍,「幕州的衛夫子,學問極好,座下弟子雖不多,但均有所成就,我已拜見過衛夫子,三日後便可到府中教導牧兒,待本王歸來,可要好好探牧兒之所學。府里的三個孩子,就要有勞王妃了。」

「好,王爺放心,我定打理好這個王府,只等王爺平安歸來。」

「本王答應你。」宣王定定地看着門外的遠方。

翌日,城門外,李牧三兄弟隨王妃為宣王踐行。只見城中百姓夾道相送,歡欣鼓舞,全體出征將士列隊整齊,士氣高漲,旌旗飄飄。

為首的正是宣王,一身盔甲,手執長槍,坐於馬上,威風凜凜,伴隨着緊密的鼓點,有士兵將屠宰後的牛羊於隊列左右轉一圈祭師,浩浩蕩蕩,頗為壯觀。

李牧之前也從電視上看到過這種場面,只是這次身處其中,才真正感覺到將士們的如虹氣勢,心中也不由得激情澎湃。

軍人當保家衛國,前世的李牧正是懷揣着這樣的心思,才選擇畢業後當一名光榮的緝毒**。雖然與宣王無太多父子情,自李牧恢復以來,也沒有太多交集,只是如尋常父子一般相處,甚至李牧的恢復,宣王也沒有什麼過多的欣喜與表示,但是這一點上,李牧是傾佩的。

「犯我國土者,雖遠必誅!」宣王舉起長槍,頓時戰鼓響起,士兵紛紛舉起手中的兵器。

「雖遠必誅!雖遠必誅…」

宣王往母子四人馬車的方向遠遠望了一眼,在震天的鑼鼓聲中,回首策馬遠去,只見黃塵滾滾,轉眼消失了。

剛剛那一眼李牧與宣王有一瞬間短暫的對視,不知怎的,李牧隱隱有種感覺,宣王彷彿是在打量着自己。李牧收身回馬車中,身邊的宣王妃正用手撐開馬車的帘子,望向軍隊遠去的方向,李牧搖搖頭,打消了這個念頭,應該是在跟王妃道別吧。

《雙生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