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書穿之鹹魚秀才娘子
書穿之鹹魚秀才娘子 連載中

書穿之鹹魚秀才娘子

來源:google 作者:盛夏暴雨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於顏顏 古代言情 楚辭章

於顏顏一覺睡醒,就發現自己書穿了,然後發現她只是那本書的一位女配,接着她發現她成為了一位秀才的娘子,她看着那位清秀的秀才,她覺的日子還是可以過的展開

《書穿之鹹魚秀才娘子》章節試讀:

連續下了三天的雨,天氣終於晴了,庭院的梨花樹卸了幾層白。

於顏顏覺得自己的身體哪裡都不舒服,全身上下都沉重着,心裏嘆道自己要是再固在這個小庭院,身體就發霉了。好想出去逛逛,像這樣明媚的天氣擱在現代,她早就拉好姐妹,一起去逛街大購物。「唉……」側躺在半人長的美人榻上的她百般無聊地唉聲嘆氣。

過了片刻,她腦子翻轉一下,然後彎彎的細眉下的杏眼一亮,然後她馬上起身走出主卧。

庭院里,停梨花樹樹枝上的,麻雀突然撲飛起來,顫抖了一陣雪白。

站在書房的於顏顏神情猶豫地敲了敲雕花門,嬌粉的唇啟口

「夫君,我可以進來嗎?」

等了兩片刻

「嗯」,低沉帶有少年青澀的聲音從書房傳來。

楚辭章,停下看手中的書,眼睛有神着看着於顏顏

蘊着水墨味的書房

「夫君~,今天天氣好好哦」

楚辭章看了看窗檯的陽光,「嗯」

於顏顏身子往走,把身子緊貼書席,兩隻小手緊捏着手帕,然後臉上開始擺着一個自認特甜的笑容開口

「夫君,你可不可以帶我出大門走走?」

那少年沒反應

於顏顏繼續道,「夫君,你已經看一上午的書了。我曾聽旁人說,看書太久容易壞了眼,眼睛需要歇一會兒,夫君您就歇一會吧,陪我出個門,可不可以?」

看着眼前這笑的如梨花般嬌美的新婚妻子用一雙清澈透亮的眼睛充滿期盼的看着他。他內心微顫動了一下,長期習慣性緊抿的嘴角動了

「好」

「夫君你真好!!」於顏顏瞬間心花怒放地脫口而言

「夫君!你等我一會,我去梳妝一片刻」說完馬上興沖沖的小步跑出書房

看着像一隻蝴蝶飛快躍走的背影,少年神情無奈

回到主卧的於顏顏焦急的叫福桃

「福桃!福桃!快,快點過來,幫我梳妝打扮一下」

福桃急忙的走過來,「夫人,你莫急,現在馬上給你弄」

福桃馬上幫坐在銅鏡前的顏顏輕微梳理一下髮型,於顏顏則打開她的首飾盒子,拿她最喜歡珍珠的簪子插上濃密的烏髮上,然後又急忙忙的打開自己的大木箱,挑選衣服,快速地選了一條淺綠色的裙子讓福桃幫換衣服。

另一邊,楚辭章輕微整理了一下衣着,然後走出書房,走到庭院里。

春風溫柔地吹拂庭院,梨花樹樹下鳥兒們來回飛竄了好幾回

楚辭章背着手挺直站在庭院里,抬頭靜靜地看着開的怒放的梨花

「夫君,我好了」

他聽到那糯糯的聲音,轉身看到她那一剎,少年琥珀色眼眸里透着驚艷的閃光。

恰逢白雲捂了暖陽,空庭梨花花色黯然

庭院那少年表情不太自然地說道

「走吧」

說完便向出口處走了,只是那少年的步伐邁的有點大。

於顏顏看着那快走的高瘦的背影,趕緊小步加速的跟跑過去緊跟着。

楚家的大門口前

於顏顏看了看周圍,這是一個巷子里,同一個巷子里旁邊還有兩戶人家。

看着前面往外走身穿白色棉衣的清瘦的背影,於顏顏趕緊跟上去。

兩人步行大概一百米,就聽到鬧市的喧鬧聲。

走出巷子,於顏顏一臉驚奇地看着古代的喧嘩鬧市。這是一條寬闊大街,街兩旁都是古代的房子,大道兩旁擺着不少的攤子,賣各種東西着,古裝的人,熙熙攘攘。

這時那便宜夫君轉頭向她說道

「這是福綿鎮,這裡是集市了」

於顏顏大大的杏眼靈動好奇看,這集市擺着各種各樣的攤,有擺鞋子的,擺菜的,擺瓶瓶罐罐的等等……

於顏顏輕巧的身姿就迫不及待前走了,她這個攤看看,那個攤湊過去瞧瞧,對周圍一切充滿了好奇,像一隻歡快的鳥兒般往前竄,然而身後的少年卻有點迷惑着看着她行為。

但少年只是默默緊跟着她身後。

……………………………………………………

隨着太陽越來越大,街上的人也越來越多,於顏顏和楚辭章不知不覺中便走到一座石橋前。

當藕色的繡花鞋踏着石階梯那那一刻,突然後方傳來幾道驚呼聲,一個急促的聲音高聲喊

「讓一讓!讓一讓!」

一個身穿黑色粗布中年男急沖沖地跑擠過橋來,橋頭前的於顏顏肩膀突然被那名沖跑過來的中年男子猛然地一撞,於顏顏腳一個踉蹌,身子往石階梯倒,來不及做啥反應,在於石階梯快要碰上的那刻,於顏顏內心想的是,完了!!!要破相了……啊……

突然一隻有力的手臂猛地一攬她的細腰把她拉離了地面。

於顏顏臉上撞上了一個有溫度的肉牆,她抬着驚嚇未余的眼睛看着他,她的夫君。

身子穩住以後,那熱度的手便放開了她。

「沒事吧?」低沉的嗓音問道

「沒事,沒事,謝謝夫君」於顏顏手摸了一下耳朵,不敢直視他。

那少年抬頭看那早已沖跑遠的中年男子,眉間皺一下

「夫君,中午了,我們是不是該回去了?」於顏顏看一眼頂頭的艷陽

「嗯」少年應,「歸吧,不晚了,娘親該等我們了」少年說完就步行往回走了

後面的於顏顏緊跟上

只是人越來越多,於顏顏被人流衝著,好幾次跟不上前面的少年

於顏顏咬咬牙,抬起裙擺,努力擠跟上

往前走的楚辭章突然發現自己的左手的衣袖被拉住了,回頭看了到他那新婚妻子纖細的小手緊緊地扯住了他的衣服。

一雙棕珀色的眼睛疑惑地注視她

「那個,那個夫君,現在人太多了,我怕我走丟了,我可以拉你的衣服走嘛?」於顏顏弱弱的問。

她那夫君只是說一句

「你緊跟着」

就這樣熙熙攘攘的街道上,於顏顏緊緊的扯住少年的袖子,一前一後跟他的步伐走。

走的河道邊時,那少年突然停下了腳步,那低沉嗓子溫和地道

「張伯,給我來一條河魚」

「噯,楚公子,馬上給你弄,你稍等會」

於顏顏好奇地從那少年身後走出,就看到一個滿臉皺紋,白白長長的鬍鬚,帶着一個大大尖頭的草帽的老翁,臉笑成菊花般,在用顫抖布滿青筋的手用一條竹條串一條魚。他看到那少年身後的於顏顏,頓時臉笑的更開了。

「楚公子,這是你娶的媳婦?長的真好!」

那少年淺淺地笑了笑,從衣襟裏面掏出一個灰藍色的錢袋,從那錢袋,倒出十幾個銅錢幣遞給那老翁,然後把袖子擼上一小節小手臂,骨節分明的大手接過那一條被拍暈的魚。

「張伯,我先行了」少年緩緩道,然後轉身離開。

「慢走~楚公子,楚夫人」

於顏顏微笑地向那笑的和藹的老伯伯點點頭道別,然後趕緊跟上那少年的步伐,又緊緊扯住扯住了他的袖子。

走了一會,他回頭看了於顏顏

「你有什麼可想買的東西?我給你買」

「沒,沒有,我們回去吧」於顏顏搖搖頭說

「嗯」那少年低沉的聲音回應她

步行大概二十幾來分鐘,兩人終於又回到熟悉的巷子。少年敲了敲門,不一會吳媽打開了大門,看到他們倆,笑着說

「公子,夫人你們回來啦,咦?公子你咋還買了魚?」

「吳媽,我看到這魚新鮮不錯,就買回了,你拿後廚做午膳吧」

「噯,公子,你們快進來吧」說完,吳媽笑眯眯拿過那條魚,趕緊讓這小夫妻倆進門,然後關好大門。

「公子,你們去大廳歇着吧,過會該是午膳時間」說完,吳媽就提着那魚急沖沖地往灶房走。

那兩人於是就往正大廳走,走到正大廳門時,那便宜夫君轉身回頭來,眼神深深地看於顏顏一眼,又看看被於顏顏緊緊抓住的袖子,緩緩地道

「娘子,到家了,你可以放手了」

於顏顏這時才反應過,趕緊放開那被她揪的皺皺的衣袖,摸了摸右耳的頭髮,糯糯的聲音的地說

「夫君,不好意思,我把你袖子弄皺了」

「無礙」那少年說完就到大廳的右邊最靠門邊的太師椅子坐下。於顏顏也跟着坐在他旁邊的椅子。兩人無言,靜靜坐着。

身子亭亭乖巧地坐的於顏顏,雙手拿手帕地放在膝蓋上,手指不安份輕輕揉玩手帕,那雪白的嬌臉朝門口,靜靜地偷看看着她那便宜夫君的好看的側臉。

嗯,廳外春色撩人,她那夫君側臉也格外好看,她心想

…………………………………………

看着一桌的菜,於顏顏大大的杏眼剎時發亮起來。一條清蒸的魚,新鮮的竹筍炒臘肉,一碟炒的嫩綠的油麥菜,看起來就很美味的樣子。

過一會,楚老夫人也到餐桌就坐了。於顏顏看這老夫人接過吳媽弄過來的濕手帕擦手,她也跟着,手拿起銅臉盆的剩下的兩條中一條濕布,輕擦雙手。她那便宜夫君也拿起剩下那塊濕布。

在她那夫君也擦完手後,老夫人道「起食吧」拿起旁邊的筷子。於顏顏看着,手麻利地也拿起了筷子。

於顏顏內心淚汪汪地想,好想,真的好想像現代那樣馬上乾飯起來哦,但是呢還是警告自己,自己現在大家閨秀,表面還是得保持的矜持,嗯,保持那該死的大家閨秀范!

「章哥兒,今早你們逛集市咋不給你媳婦買點東西?」楚老夫人接着又說

「章哥媳婦,你嫁到我們楚家,就是楚家媳婦,你瞧啥東西,可以跟章哥兒說說,不必太過於拘束」

「噯,娘。娘,是媳婦沒缺什麼的,所以今早就沒喚夫君給我買什麼,下次媳婦想買啥,必讓夫君給我買」於顏顏笑的甜甜地說

然後夾起清蒸那條魚的腹部位置的肉給楚老夫人碗里。

「娘,你趕緊嘗嘗這魚,夫君買的可肥美的」

「這孩子,咋又買魚了」楚老夫人嘮叨了一下,但手上的筷子動起來夾碗里那快魚肉,慢慢地吃起來。

圍在桌的於顏顏夾起那臘肉片,那櫻桃小嘴微微張開,用潔白的牙齒咬起臘肉片,有點燙,馬上用那雪白的縴手輕遮小嘴,小嘴微微張開輕哈幾口氣,等舌頭上那塊臘肉涼點,馬上小嘴嚼動起來,嗯~真油甘!濃濃臘香味。不一會筷子又夾起一片嫩筍放到嘴裏,嚼起來滿口屬於筍的清香。一會縴手捧起那一小碗的雪白的米飯,小口小口扒飯吃。不一會飯很快見地了,然後轉身習慣性叫福桃

「好福桃,幫我再盛一碗飯吧」

然後看到福桃眼神不對勁,眉毛和眼睛用力往右邊瞟,暗示她。

於顏顏回頭一看,就看到她那個婆婆和夫君眼睛直直的看着她。

「那個,那個娘、夫君,吳媽做的飯菜太好吃了,我忍不住多吃了點」於顏顏訕訕地笑着說。

楚老夫人往日嚴肅臉綳不住露出笑臉來,然後道

「章哥媳婦,你既然喜歡,就多吃點,福桃給她添飯」

「噯!老夫人」福桃笑着應,手腳麻利拿那碗給於顏顏盛滿一碗飯。

旁邊的楚辭章也人禁不住微笑地看這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