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束縛
束縛 連載中

束縛

來源:google 作者:風動鈴心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津言 唐苓 現代言情

傅津言心裏面一直藏着一個骯髒的秘密他看見唐苓的第一眼,就想把她佔為己有他要她白天做淑女,晚上做情人……展開

《束縛》章節試讀:

  唐苓回過神來,低頭看了看躺在地上的顧源,頭也不回地往傅津言車邊跑,拉開車門上車。

  她拍拍胸口,努力地平息着急促的心跳,低頭看看已經青紫的手腕,嘆息一聲,這隻手腕可承受了太多了,她骨頭稍微脆一點,現在可能已經打石膏了。

  她抬眸看向傅津言和顧源的方向,只見傅津言彎下腰,好像在跟顧源說什麼,但是天黑黑的,她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大概過了二十分鐘,警-察來了,傅津言簡單地跟他們說了幾句話,他們便把顧源帶走了。

  解決完顧源,他朝着車邊走過來,一看見他走過來,唐苓趕緊往裡挪了挪,看着他打開車門坐進來。

  見她一副很怕他的樣子,傅津言關上門坐好,轉過頭看向她,這才注意到她臉上的幾道指甲印。

  他伸手要去碰一下她的臉,她卻像受了驚的小獸一般,一個勁地躲着他,還不看他的眼睛。

  他興緻全無,收回手,漫不經心道:「能耐了,會跟人打架了。」

  「不關你的事。」

  他挑眉,「那我應該讓他直接弄死你?」

  唐苓深吸一口氣,沒說話,傅津言見狀便發動車子,她急了,趕緊問他:「去哪裡?」

  「做筆錄。」

  他淡淡地瞥了她一眼,惜字如金,隨後專心開車。

  金色的眼鏡框在燈光的映照下微微泛着金屬光,使他整個人看上去柔和了不少。

  唐苓表面上是鎮定的,手卻不安地絞着衣服下擺,身邊的人就是個定時炸彈,讓她怎麼都靜不下心來。

  到了警-察局門口,車剛停下,傅津言的電話便響了。

  他瞥了一眼唐苓,「你先進去。」

  「好。」

  唐苓轉身要下車,他又叫住了她,「等等。」

  「幹嘛?」

  他視線掃了眼她的脖子,眼神有點怪,「衣服。」

  他一提醒,她低頭看了看自己的領口,剛剛跟顧源爭執的時候,不知道什麼時候把衣領給掙開了,她不禁臉紅了紅,咬了咬唇。

  「我們有的是時間,不急這一時。」

  他一本正經地調戲她,眼睛都不眨一下。

  唐苓呼吸微微一滯,趕緊拉好自己的衣服,推開車門下車,傅津言又看了她一眼,隨後接聽電話。

  警-察局裡。

  顧源正坐在凳子上,一隻手撫着自己的額頭,時不時地還拍拍自己的腦袋,看上去很懊惱,這下酒應該是徹底醒了。

  唐苓看着他這副模樣,一陣嫌棄,一個管不住下半身的渣男,居然還有臉到家裏面來找她。

  感覺到旁邊有人,顧源轉過頭來,見是唐苓,他趕緊站起身,眼裏面帶着愧疚,兩隻手緊張地交叉着,不停地揉搓着,「苓苓,我是喝多了……」

  「我看你心裏面就是這麼想的吧?你是不是早就想弄死我了?」

  唐苓瞪大眼睛看着他,大有一種不想息事寧人的感覺,顧源往她身邊靠了靠,伸手要去抓她,她趕緊往後退了幾步,見她往後退,顧源臉上滿是尷尬。

  「苓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就原諒我這一次吧,」他說完又往她身邊靠了靠,「這要是傳出去了,我的名聲可就都毀了。」

  說來說去,此刻他低頭都是為了自己的名聲,並不是內心真的覺得愧疚。

  她張張嘴巴剛要說話,身後便傳來了凌亂的腳步聲,緊接着傳來一個女人焦急的聲音。

  「源源,你怎麼了?」

  唐苓後背一僵,隨後轉過頭看向傅明艷,傅明艷一看見她,整個人像是炸了毛的貓一般,恨不得把她給活活撕了,眼神狠厲得很。

  她尖酸刻薄的樣子,像極了菜市場里跟人討價還價的大媽。

  「又是你,你怎麼這麼陰魂不散?」

  「你問他,為什麼這麼晚了要來找我?」

  傅明艷有點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看向顧源,顧源抬頭瞪着唐苓,警告她:「我沒有,唐苓,你說話得注意。」

  也不知道這顧源平時給傅明艷吃的什麼葯,她對於唐苓說的話是一個字也不信,她傲慢地走到唐苓面前,嘲諷道:「一個脫了衣服賣騷都沒法讓自己的男人硬起來的女人,乾脆死了算了。」

  被人戳中了傷口,唐苓瞪大眼睛看着她,臉一陣紅一陣白,兩隻手緊緊地握成拳頭,怒火在胸腔燃燒。

  就在她想要開口反擊的時候,身後響起了傅津言清冷的聲音,「傅小姐大晚上來這幹什麼?」

  傅明艷轉過頭看向身後的人,臉色頓時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