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誰都別想動我哥
誰都別想動我哥 連載中

誰都別想動我哥

來源:google 作者:山中無歲月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山中無歲月 阜無月

阜無月三歲吟詩,五歲作畫,十歲打贏了武狀元她性格瀟洒,待人和善,長的也是如芙蓉霜雪,又如荊棘薔薇王宮大臣,使卒婢女誰見了都說不出一句無月公主的不好來只有一點,誰都別動她哥,但凡那個不怕死,那最終是都死了的展開

《誰都別想動我哥》章節試讀:

青一接到無月口信才知那幾個護院交代的避重就輕的很,費了他好一番功夫才讓他們將該吐的都吐了出來。

他踩着蜻蜓點水的步子就往議事堂趕,剛落進院子就見夜厶一步三晃的出去了。

莫名其妙的青一摔了,他怎麼了的眼神給無月。

無月一攤手,夜師父感慨夜酉沒我可愛了。

青一:。。。。。

可愛?是偷了師父的茶害他被連坐大熱天在太陽底下站滿三個時辰可愛,還是逼着小九穿女裝害的人現在看見她就躲可愛?

沒讓兩徒弟在他眼前眉目傳情還是眉飛色舞,青霄直入正題道:都交換一下信息,明兒再沒太子的消息,我們就都不用想了,直接提了頭去見陛下得了。

兩人這才正色以對。

青一清了清嗓子示意自己先來。

他道:那幾個護院先倒不是那秦老闆招的,是姓方的送過去的。他們一開始便知道那馬車是用來運姑娘的。

他們也不知道姑娘哪兒來的,總之,過那麼一段時間,就會讓他們趕一次車出城。

以前他們不深究,裝不知道,心安理得的做着這份差事兒拿着比別家護院高許多的月錢。這般做了將近一年。自去年七月份以後,不知為何,姓方的要他們送馬車的次數越來越少。秦老闆似乎也與姓方的有了鋸齒,露過一兩回口風可能這份好差事要沒。

卻又一直沒明着說,如此拖着就拖到了除夕。

除夕前兩天,樓里來了一伙人,與秦老闆似是舊識。

秦老闆擺了一桌酒,這才知道原來那些姑娘先前都是這幫人與姓方的做的交易。

但前不久姓方的似是另找了路子,不跟他們做這交易了,這一推看時間,剛好便是去年七月。

幾個護院心想,那八成是姓方的自己找了更賺錢的法子去了,他們成了棄子。怒從心頭起,幾人抄了胳膊就要去告他。

但,他們一沒證據證明那姓方的做過人口買賣,二是那姓方的太謹慎,他們沒一個人說得出那污穢勾當的地點。這要拿什麼告?

兩方一合計,不久就是除夕,乾脆干票大的。也讓那姓方的曉得,沒了他,這買賣一樣能做。

青霄點點頭,接著說道:

我帶了那秦老闆見了姓方的。那秦老闆本打着姓方的不知道她私下裡聯繫人的事或許會救她一救的算盤。看着她昔日的主子比她還慘上幾分的形貌這才死了心全交代了。

醉香樓最開始也就是個中轉之地。買賣是姓方的與那人販子做的。姓方的要貨了會自己帶着人去挑,合心意的貨會帶回去放在醉香樓。這樣的貨物見不得光,不在樓里露面,藏着,談妥了客人就讓那護院送。但護院不能知道具體的地點。

後來是有錢了,便買了那西郊的院子,帶回來的姑娘都關在那兒,不需要人送了。醉香樓也就沒了用處了,他便也不如之前上心。只一心要弄個屬於自己的地方。

又與那人販子做了幾回買賣,姓方的嫌貴,膽子越發的大了,自己養了一批流氓無賴,專去那鄉野里擄掠孩童與姿色不錯的女子。將他那院子造成了人間地獄。

無月嗤笑一聲道:那姓方這算是遭了無妄之災么?綁架皇兄的事,倒是與他無關。

青一憤憤道:怎麼無關,要不是他養出這麼一群無法無天的東西,,,

無月忙打斷道:好啦好啦,知道你嫉惡如仇,我倒是從醉香樓的姑娘那裡曉得了一處地方,小煤庄。

隨後她便將絡綺的說辭三兩句話大略講了講。

又道:只是猜測,今晚我再去問一問那幾個護院。十足的把握暫時還沒有,我們去么?

青霄冷聲道:去,見完那幾個護院就去,我倒要看看那做人口買賣的東西有幾根骨頭讓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