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誰寄錦書來
誰寄錦書來 連載中

誰寄錦書來

來源:google 作者:柒柒有毒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一鳴 李然 霸道總裁

葉昊天,你究竟要幹什麼?究竟是抵死纏綿,還是相愛相殺,那男人,愛不愛我?好不容易跳出火坑,是又進了狼窩了嗎?展開

《誰寄錦書來》章節試讀:

一股劇痛瞬間襲來,我忍不住緊緊的抓住了他的後背,他也愣住了,用那好看的桃花眼瞪大眼睛看着我。
乖,女人,我會輕一點。
他的聲音暖暖的,動作也變得溫柔起來。
我慢慢迷失在了冰與火的天空,滿屋旖旎。
後來等我意識清醒的時候,天已經黑了。
我渾身酸痛的就像被碾壓一樣,輕輕一動就好像要散架了。
我看了身邊睡的正香的男人,一陣臉紅,我剛才是把他吃了嗎?
真倒霉,為什麼會遇見這個騙子,雖然他的技術還不賴,可是第一次給了這個騙子,心裏還是有些失落。
以前自己還想着把第一次留在婚後給最愛的人。
結果我做到了,我的確完整的把自己保留到了婚後,然後,我愛的人不碰我。
我輕輕的伸手拿過手機,上面已經凌晨一點了。
電話沒有短訊,也沒有電話,不知道陳一鳴那邊是已經睡了,還是在繼續瘋狂?
我搖了搖頭,輕聲嘆了口氣。
怎麼,是不滿意我的技術么?
身邊的葉昊天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了,猛地一睜開眼,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該死,他怎麼醒了。
想到剛才的歡愉,我羞得滿臉通紅,用力的想把被子扯過來遮住自己。
但是葉昊天一把手就把我到了他的懷裡,我們緊貼在一起,身上都是一絲不掛。
沒有了藥效,我此刻真想找個地洞鑽進去。
————
你害羞了?
女人?
他把頭湊在我的耳邊輕聲說道,還故意對我吹了口氣。
清醒過後的親密讓我非常的不自然,在這之前,除了陳一鳴,我連別的男人的手都沒有碰過。
那個,你離我遠一點,我只是剛才喝多了。
我不自然的動了動脖子,想把他的手從我身上挪開。
不要動,再動我不敢保證會發生什麼。
葉昊天在我耳邊低聲道,聲音比剛才冷了幾分。
他結實的手臂,緊緊的把我摟在懷裡。
我都說了我就是喝醉了,你要幹什麼,我可是已經結婚的女人。
我不滿的小聲嘀咕道,心裏有點害怕,這個該死的騙人,既然得了便宜,難道還要得寸進尺?
結過婚?
那就離婚。
反正你睡了我,你就要對我負責。
葉昊天霸道的說道,一雙胳膊幾乎把我勒的喘不過氣。
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不要臉的男人,還要讓我負責,難道所有的男人都和陳一鳴一個德行嗎?
為什麼陳一鳴欺負我,連一個訛人的騙子,也要欺負我!
想到這裡,我又羞又氣,一口咬在了他的右手胳膊上。
當時我下口很重,連血都給他咬了出來。
他死死的看着我,什麼也沒有說。
我被他盯得害怕,索性把被子蓋在頭上不看他。
我又累又怕,悄悄的伸手把手機拽在手裡,如果實在發生什麼意外,就報警吧。
大不了把所有的事情都抖出來,反正我已經沒有了家,也不存在要不要臉。
我的自尊和臉面在陳一鳴帶着李然回來的時候,就早已經碎了一地。
可是身邊的人並沒有繼續和我糾.纏,我聽見他起來穿衣的聲音,女人,既然睡了我,這事沒完。
葉昊天臨走時候,還不忘惡狠狠丟下這句話。
果然是個可怕的無賴。
我豎著耳朵聽了一會兒,確定房間沒有別人之後,我才大着膽子把腦袋露了出來。
我望着酒店的天花板,眼淚莫名的就流了下來,分不清是害怕還是羞愧,或者是絕望。
等明天回家,我和陳一鳴的婚姻,就徹底畫上句號了吧。
這一年多的夢,總算要醒了。
我成功的嫁給了心愛的男人,然後看着他親自和別的男人在一起,和如他所願的出.軌了。
生活果然就是這麼**打臉不給你留下一點面子,但願明天醒來,一切都會好的。
望着床單上的那抹紅色,莫名的有股悲涼,我忍着身上的酸楚爬了起來,把床單抱緊廁所洗乾淨。
其實我當時也不知道自己幹嘛半夜不睡覺要去洗床單,好像它就是我的一個秘密,不想讓別人看見。
我一邊洗,一邊哭,如果一切都能像這落紅一樣,洗掉重來就好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便回了家。
房間里都是糜爛的味道,陳一鳴和李然的衣服還雜亂的仍在地上。
我看着滿屋子的狼藉,心裏一片荒涼,這些和我再也沒有半毛錢的關係了。
我推開卧室,他們還親密的睡熟着,陳一鳴把李然摟在懷裡,嘴邊甚至還掛着笑容。
我深吸一口氣,叫醒了他們,我說上班快遲到了,讓他快點收拾,其餘的交給我。
————
那就辛苦你了,淼淼,回來我給你帶好吃的。
陳一鳴拉着李然出門,臨走還不忘對我表示感謝。
呵呵,我一點也不辛苦,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
為了我的權利和自由。
陳一鳴,你不要怪我心狠。
女人的狠,都是男人一步步逼出來的。
我把家裡的狼藉拍了個照,戴起手套從地上撿起他們用過的紙巾,塞進了口袋裡。
之前我已經諮詢過律師,若是真的陳一鳴連視頻都不怕,我不介意最後去做檢測這紙巾上,有沒有他們兩個的DNA。
我打開手提電腦,看了下昨晚拍的視頻。
很好,畫面清晰,動作優美,也不枉費價格花了我差不到三千。
那可是我辛辛苦苦存的私房錢。
我用U盤備份之後,上傳到了自己的小號雲上面。
剛才走的時候,李然還是沒有忘記我的保證書,可惜我用的墨水是淘寶上面的二十四小時立干不見,不知道當他們晚上看到一張白紙的時候,會不會有一絲後怕。
女人的報復,總是細膩流長,我一直以為我是一個善良的女人,現在我才知道,所有的歹毒,都是被這可怕的現實逼迫出來的。
我收拾起自己的衣服,回頭望了眼這個曾經的家,再見吧,我那短暫又齷齪的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