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水世界探索記
水世界探索記 連載中

水世界探索記

來源:google 作者:宿下的人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宿下的人 蘇遠寧 都市小說

?_?我叫蘇遠寧能不能來個人告訴我這裡是哪裡啊!!您好,這裡是探索者系統在接下來的時間我們就是同伴了和本系統一起去探索這個世界吧!?_?我能拒絕嗎?不願意的話那就回不去了啊蘇遠寧:淦!!!!!(主角前十章屬於單機,到了第十章就不是單機了應該勉強能看)展開

《水世界探索記》章節試讀:

時間:17點50分

「黃昏時刻在太陽緩緩落下之際一個人影突然從海中浮出水面然後以緩慢但堅定的步伐緩緩上岸,太陽的餘光落在他那帥氣的臉龐之上……就到這裡吧,本系統編不下去了」

「系統,你是一點面子都不給啊…」蘇遠寧默默的吐槽到

「本系統是真的編不下去了啊,臭屁宿主」

蘇遠寧沒有理會系統嘲諷只是自顧自的走到了庇護所桌子上說道:「系統,上飯」

「……………………」

「給給給,怎麼不吃死你呢!」

隨着系統的話音剛落桌子上就出現了一大盤鴨狼肉排和大鬍鬚魚塊還有一大杯進化因子牛奶和一雙筷子。

「開飯吧,宿主」

「嗯」蘇遠寧淡淡的說到

「行了,宿主別裝逼了。本系統還有事情要說呢。」

「好吧好吧,不裝了不裝了。有什麼事情趕緊說吧」蘇遠寧一邊拿起筷子一邊吃肉然後問到。

「第一件事就是因為宿主一下午的努力本系統恢復了大量的能量」

「嗯,恢復了多少啊?」蘇遠寧一邊吃一邊問

「現在本系統的能量已經恢復到了百分之四十七。」

「嗯,不少啊然後呢。我沒記錯的話之前只用了幾十分鐘就恢復了百分之三十吧,為什麼現在就這麼點?」蘇遠寧繼續吃飯繼續問到。

「宿主可以簡單的理解為本系統之前用的是小「瓶子」,而現在本系統用的是中型的「瓶子」。「瓶子」的大小不同所能裝下的能量也不同。」

「哦,也就是說你的能量上限提升了對吧。」蘇遠寧繼續吃飯一邊問到

「是的宿主現在本系統有了更多的能量,所能做到的事情就變的更多了」

「那你現在能幹什麼?」蘇遠寧一邊把筷子放下因為他已經吃完了肉,拿起了牛奶慢慢的喝了下去。

「宿主不是說過想要再來一支身體強化劑嗎?本系統現在就可以給宿主了,還是加強版的哦。」

「哦?不錯不錯,對了說起這個,那我順便問一下我現在的屬性是多少吧。」蘇遠寧將手中的空杯子放在桌子上。

「好的宿主,請稍候」

「力量: 3.9」

「敏捷:3.9」

「體質:4.1」

「精神:1.5」

「肉體綜合評分4點」

「系統評價:雖然宿主才來到這個世界兩天,但是宿主已經在肉體上超越了您原先那個世界的所有人類,恭喜宿主!」

「雖然比起這個世界生物宿主才剛剛起步就是了,但是我們才來到這個世界兩天還有很多的時間來成長,我們可以慢慢來,不着急。」

「對!沒錯我才來這個世界兩天就達到了過去達不到的地步,我們還有的是時間。慢慢來!」蘇遠寧興奮到

「好了宿主,天色已晚早點休息吧。」

「你看太陽都已經落下,月亮都已經出來了」

蘇遠寧望向月亮說到:「我知道了,系統。但在去休息之前能讓我好好的感受一下這個世界夜晚嗎?」

「如果您想的話,當然可以宿主。」

「本系統為宿主準備了梯子,既然要感受夜晚自然要到高一點的地方去感受。」

「謝謝你的貼心,系統。」蘇遠寧開口淡淡的說到

「不必在意,宿主。你現在好好的感受,夜晚的氣息就可以了。一會見宿主」

「嗯,一會見,系統。」蘇遠寧平靜的說到

蘇遠寧爬上系統準備的梯子登上了「」火柴盒」的「二樓」,當然這個二樓什麼也沒有。晚風輕輕的吹過蘇遠寧的身體,他感受着這一刻的寧靜,仔細想想這兩天真的發生了好多事情不管是從海上醒來還是決定和系統一起去探索這個世界,這都是過去的自己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唉,真的發生了好多事情啊。不僅要和巨型野獸搏鬥,還吊起了一隻大型的魚,雖然很辛苦也很危險。但是真的很充實啊,我可能已經回不到從前那種生活了不過。過去那種生活又有什麼回去的必要呢?畢竟自己的父母早已離去,又沒有什麼關係特別好的朋友與親戚,而單身二十年的自己更不可能有什麼女朋友。呵,仔細想想我還真是失敗啊。沒有家人、沒有真心實意的朋友,沒錢,沒車,沒房子,唉~真是失敗的人生啊。不過現在我有了真心相待的朋友,有了等着我去實現的人生目標,雖然是借來的,但是沒關係吧。

雖然還是沒錢,沒車,沒房子。但至少對於現在的我來說還有着對明天的希望和期待,這不就夠了嗎。

蘇遠寧對自己的人生進行了一番總結,失敗的人生但至少還有未來,他不知道明天是什麼樣,但是現在的自己只需要過好每一天就行了。

在進行了一番感慨之後蘇遠寧跳下了「火柴盒」打開「火柴盒」的門走了進去這裏面和昨天一模一樣。

「真是廢話,這裡才用了一天」

「額,那倒也是,對了系統我問一下我們要在這個島上待多久啊?」

「等宿主把這座島探索完了,並且有能力在這個世界生存下去的時候,就是咱們離開這裡的時候了。而為了增加宿主的戰鬥力,今晚特訓」

「特訓?系統你有沒有搞錯啊!現在是晚上啊!讓不讓人睡覺了啊!」蘇遠寧(大聲)吐槽到。

「好啦別叫的那麼大聲看到旁邊桌子上的肉體強化劑了嗎?快去使用它吧。」

蘇遠寧走到桌子面前看着這個強化劑感覺好像和之前的強化劑不一樣啊,顏色更加的深了。於是蘇遠寧問:「系統這個強化劑怎麼和之前的強化劑不一樣啊?」

「這支強化劑是使用了進化因子的加強版,其效果是之前那支強化劑的三倍。」

「咳,那我趕緊用吧」蘇遠寧有些激動的說到

「宿主,別急。你忘了,本系統說過今晚我們是要特訓的嗎?」

「你說要特訓,那我們特訓什麼啊?」

「當然是宿主的戰鬥能力啊!」

「戰鬥?大晚上的我上哪去干架啊?」

「夢裡啊。」

「啊?系統,你說夢裡?這能行嗎?」

「當然,宿主你要相信本系統的能力。」

「好吧,夢裡也好起碼不會有生命危險,還能積累戰鬥經驗也算是件好事」

「你明白就好,好了宿主你把強化劑用了我們就可以開始了。」

「嗯,在用之前我還有個事想問你。」

「什麼事情?」

「這個東西會對我的精神有巨大影響嗎?」

「影響肯定是有的,只是沒有宿主想的那麼大而已。還有什麼問題嗎?」

「沒有了,系統。」說完蘇遠寧就把強化劑給使用了,然後躺在了床上。「晚安,系統。一會見」

「嗯,晚安。一會見」

夢中世界

「唔,頭好痛。為什麼夢境里還會頭疼啊?」蘇遠寧看了看四周發現這裡是對付鴨狼的地方一片開闊的平地。

「宿主,你來了。為了讓訓練更加的真實,本系統對宿主的夢境進行了一些調整。」

「首先呢,就是在這裡感覺到的疼痛和外界是一樣的。當然死亡的感覺也是一樣的。」

「死亡的感覺………沒必要吧,系統。」

「沒必要?不不不,這是很重要的事。因為只有這樣才能激發宿主的潛力和求生欲,只有體會過受傷和死亡。宿主才能意識到生命的寶貴和活着的美好。」

「話雖如此但」

「好了,宿主別廢話了。你的對手已經出現了哦~」

隨着系統的話音消失,一隻鴨狼也從樹林里緩緩出現。鴨狼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就發起了攻擊。

而蘇遠寧在鴨狼出現的第一時間就拿出了血魂刀做好了戰鬥準備。

戰鬥開始

鴨狼向著蘇遠寧衝鋒在衝到了蘇遠寧的面前之後張開了自己的血盆大口向著蘇遠寧一口咬下。而蘇遠寧在看到了鴨狼向著自己衝來的時候就已經在向著左側翻滾閃避了,在成功躲開了鴨狼的攻擊之後第一時間站起身子,而鴨狼在看到蘇遠寧躲開了自己的攻擊後則是繼續發起進攻,直接朝着蘇遠寧衝鋒過去抬起右爪就向著蘇遠寧全力一爪。蘇遠寧看到鴨狼繼續朝自己衝過來後則是連忙後跳閃避。鴨狼見攻擊沒有起效,直接就是一個轉身用自己強壯的尾巴繼續發起攻擊。蘇遠寧躲過了鴨狼的利爪但正在空中的他無法躲過鴨狼的甩尾攻擊,而沒有躲過尾巴攻擊的蘇遠寧被擊飛到了更遠的地方,而鴨狼也沒有放過這個機會繼續朝着蘇遠寧衝去。

蘇遠寧在看到鴨狼的甩尾後,察覺到自己無法避開這次的攻擊,便將血魂刀橫在身前希望能抵擋這一次的攻擊,雖然用血魂刀擋住了甩尾攻擊,但是蘇遠寧還是被擊飛到了遠處。不僅如此蘇遠寧在被擊飛的過程中還看到了鴨狼朝着自己衝來,在看到鴨狼的追擊後蘇遠寧開始在空中調整身位在離地不足一米的時候將血魂刀握緊插入地面,來了一個手動剎「車」在血魂刀插入地面的時候緊緊的抓住刀柄完成剎「車」並且在停下來後則是將血魂刀拔起來向著左邊全力翻滾,因為鴨狼張開的大口就在眼前了。

鴨狼在將蘇遠寧擊飛之後便開始全力追擊,在看到蘇遠寧將武器插入對面之後就覺得這是一個好機會於是更加賣力的衝刺在蘇遠寧停下來的時候鴨狼就衝到了蘇遠寧面前張開了自己的血盆大口一咬而下。

蘇遠寧全力的翻滾,讓他躲避了鴨狼的撕咬。

鴨狼見攻擊攻擊又一次失敗後有點急了,它抬起右爪全力揮下。

蘇遠寧在看到鴨狼的攻擊後發覺自己躲不開了便將血魂刀的刀鋒向上的橫在胸前。

這一次鴨狼的攻擊成功了,但是因為血魂刀的刀鋒向上,鴨狼受傷了。鴨狼在意識到自己受傷了之後便迅速將右爪抬起來了一擊橫掃將蘇遠寧擊飛到了一邊。

蘇遠寧在將血魂刀橫在胸前後鴨狼的利爪就拍了下來血魂刀成功的傷害到了鴨狼,但是鴨狼在受傷之後便迅速將爪子抬起給蘇遠寧來了一招橫掃,這一次蘇遠寧無法躲開了,因為他還在地上躺着呢。

鴨狼的橫掃對蘇遠寧造成了不小的傷害。

「唔,好痛啊!肋骨這是斷了吧,該死的。」蘇遠寧只能咬牙堅持,雖然在夢境里不會真的死亡但這是真的疼啊。蘇遠寧咬牙站起來口中流着鮮血看着眼前的鴨狼決定放手一搏,畢竟,如果再不反擊恐怕真的要死了啊。雖然不會真的死去但死亡的感覺,蘇遠寧是一點也不想來一次親身經歷啊!接下來就是最後的機會了吧,反擊一定要反擊,他的本能在告訴自己這是最後的機會了。

鴨狼在將蘇遠寧擊飛之後便向著蘇遠寧全力衝刺,它要讓這個傷害到了自己的傢伙付出名為死亡的代價。於是鴨狼一邊衝鋒着一邊張開血口,衝到了蘇遠寧的面前一口咬下。

蘇遠寧看着向著自己直線衝來的鴨狼準備着反擊他看着鴨狼張開了血盆大口朝着自己衝來。等待着最合適的時機,就在這時,他看到了最合適的時機。就是現在!蘇遠寧全力跳起將手中的血魂刀倒握着然後將血魂刀插入了鴨狼腦袋的上半部分。雖然鴨狼嘶吼着並全力甩着巨大的頭顱想要把蘇遠寧甩下去,但是鴨狼並沒有成功。蘇遠寧和鴨狼不斷的比拼着耐力和力氣,而蘇遠寧抓着血魂刀趴在鴨狼的頭顱上方一點點的緩慢而又堅定的抓着鴨狼頭上的毛髮向前移動着,他將血魂刀當成拐杖一樣使用,將血魂刀拔出又插入一次又一次,當然,在移動的過程中鴨狼掙扎也越來越激烈,但是蘇遠寧死死的抓着鴨狼腦袋上的毛髮慢慢的向前移動着,就這樣蘇遠寧爬到了鴨狼的大腦上方嘗試將手中的血魂刀刺入鴨狼的大腦,第一次嘗試並沒有成功,因為鴨狼的頭蓋骨太過堅硬,第二次嘗試也沒有成功但是蘇遠寧成功的給鴨狼的腦袋上開了一個口子,同時鴨狼的反抗也更加的瘋狂了,它開始撞擊周圍的樹木,但是蘇遠寧依舊死死的抓着鴨狼的腦袋,第三次蘇遠寧將血魂刀的刀口對準那個口子狠狠地全力刺入鴨狼的大腦他成功了。雖然鴨狼還在掙扎,但是掙扎的力度有了明顯的下降,一分鐘後鴨狼倒下了。而它的眼中也失去了高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