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庶女狂妃
庶女狂妃 連載中

庶女狂妃

來源:google 作者:蘇淺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張綉吟 蘇淺

堂堂黑色帝國的第一把手『影』穿越到有爹沒娘的庶女蘇淺身上嫡母叫她勾引渣男為嫡姐鋪路?呵,那她便勾結嫡姐敵對派,讓她們知道什麼人該惹,什麼人不該惹且看她如何揭穿心機嫡母、蛇蠍嫡姐的偽善面孔可……某王爺傾身向前,吻了吻她的唇蘇淺推開他,「王爺,我們只是合作關係,請自重!」「本王覺得我們可以進一步合作……」某王爺再次欺身向前展開

《庶女狂妃》章節試讀:

  「小姐,夫人傳話來,叫你去參加今晚的花燈節。」
丫鬟浣珠踩着細碎的步子,走進院子,對坐在石凳上的蘇淺說道。

  蘇淺擺弄着手裡的珠子,聽到浣珠的話,她的眼底閃過一絲光芒。

  花燈節?

  她可不覺得這夫人,也就是她名義的嫡母讓她去參加花燈節會有什麼好事。

  原來的蘇淺傻,以為嫡母對她好,所以掏心掏肝的對她嫡母。

  卻不知在她嫡母眼裡,她蘇淺不過是一枚棋子。

  現在的蘇淺可不再是原來的蘇淺,不會再讓那個所謂的嫡母利用她一絲一毫。

  她可是黑色帝國的精英殺手『影』!

  隨即,蘇淺的唇角彎了彎,「夫人還說了什麼?」

  浣珠聽到蘇淺的稱呼,眉頭不覺皺了一下。

  以前自家小姐可從未這樣稱呼過夫人的。
一直都尊稱夫人為母親,敬畏有加。

  不過……

  這也不是她一個丫鬟該管的事。

  「夫人還說一定要讓小姐打扮的美美的,妝容也要畫好,今晚魏公子也要去呢,如果小姐今晚表現好的話,夫人會讓小姐您得償所願的。」
浣珠一五一十的把夫人的話說給了蘇淺聽。

  蘇淺的眼底划過一抹冷意。

  晚上,蘇淺隨意挑了一件青色的裙子,未施粉黛,十三歲的少女,還未長開,巴掌大的小臉,不算是特別的漂亮,只能說是清秀可人。

  只不過那雙亮晶晶的眼睛,平添了幾分神采。

  就這副樣子,蘇淺實在想不出她那個嫡母為何還要防着她?

  根據她接收的記憶所知,她的二姐姐,也就是蘇家嫡女,長得可不知比這張清秀的小臉要美多少倍。

  「走吧。」
蘇淺放下鏡子,轉身打開房門,對等着她的浣珠說道。

  「小,小姐你……」浣珠看見蘇淺未施粉黛的小臉,有些驚訝。
以往哪次小姐出門不是濃妝艷抹的?

  蘇淺像是未聽出浣珠話里的弦外之音,徑直往前走。

  直到蘇淺走出院子,浣珠才緩過神來,急急忙忙的跟上去。

  前院,蘇夫人張綉吟已經帶着一大群人在那等着了。

  「四姐姐可真是面大,讓我們一大群人在這裡等着。」
看見蘇淺來,一個身穿玫色裙子的女子陰陽怪氣的說道。

  蘇淺一眼看過去,「你可以不等。」

  「你……」頓時,那女子就怒了,她手指着蘇淺,「你來遲了,讓我們在這裡等着,你不道歉也就算了,竟然還敢這樣說。」

  「我難道說的不對嗎?」
蘇淺的眼神淡淡的,連帶着語氣也淡淡的。

  張綉吟和一直挽着她手臂的女子對視了一眼。
那眼神里分明寫着:這蘇淺有些不對勁。

  張綉吟不動聲色的拍了拍女子的手背,當下也沒有出聲,她倒是想要看看這蘇淺到底是在耍什麼花樣?

  「我告訴你蘇淺,你別以為有母親罩着你,我蘇琳今天就不敢對你怎麼樣了。」
蘇琳仗着自己的姨娘是蘇老太太的侄女,平日里也得蘇老太太的寵,所以也沒把依附於張綉吟這個嫡母的蘇淺放在眼裡。

  「你的意思是母親沒罩着你?」
照葫蘆賣瓜的道理她還是懂的。

  既然張綉吟可以利用她。

  那麼,她又為何不借用一下張綉吟的勢來揚揚她的威呢?

  見蘇淺這樣說,張綉吟也不能再繼續看下去,只得站出來,面色帶着嚴肅,「這還沒出府,你們就已經鬧了起來,這要是出了府,那豈不是要打起來?」

  她看了看蘇淺,又看了看蘇琳,繼續說道:「你們要知道,你們這樣可丟的是蘇府的臉。
如果你們繼續這樣,我看,這花燈節誰也別去了,免得丟人。」

  「哼!」
蘇琳看了一眼張綉吟,隨即又瞪了一眼蘇淺,不甘心的帶着丫鬟,大步走出府,上了馬車。

  見此,張綉吟的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她轉而看着蘇淺,「母親也不問你今日為何沒有梳妝,但是出門你可要好好的跟在你二姐姐身邊,至於……」

  張綉吟頓了頓,有些意味深長的說道:「至於你若是看見那個……,你能把握機會,我也不是不可以成全你,但你要知道你跟你二姐姐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道理。」

  蘇淺在心裏笑了笑,張綉吟的這段話,說的可有意思了,恩施並威。

  看來這原來的蘇淺被張綉吟當棋子利用,也不是沒有理由的。

  她一個十三歲的小女孩,又如何能於張綉吟這老薑對抗?

  「我明白了。」
蘇淺的語氣依舊是淡淡的。

  她如今雖然在這裡沒什麼根基,但正所謂光腳不怕穿鞋的。

  當年她能夠在千萬個人之中脫穎而出,成為黑色帝國的第一殺手『影』,那麼現在,也依然能夠在這裡存活下去。

  「好了娘,天色不早了,要是你再說,我和四妹妹可就去遲了。」
這時,蘇琪放開挽着張綉吟的手,走到蘇淺身邊,挽起蘇淺的手,語氣溫柔的說道。

  蘇淺低下頭,這蘇琪比起蘇琳來,可真是十萬八千里。

  「去吧。」
張綉吟的臉色,瞬間變得柔和。

  蘇琪得了張綉吟的話,當即挽着蘇淺的手就往外走。

  張綉吟看着蘇琪和蘇淺的背影,那深邃的眼眸越發的深沉。

  蘇淺不過是她手裡的一枚棋子。
她的大女兒蘇嬌,已經入了宮,當了妃子。

  等開了年,蘇琪也十五了,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

  可丈夫蘇仕林的心思,她又如何不知?

  如今皇上已經老態龍鍾,退位在即。

  而蘇嬌又才進宮不久……

  蘇淺和蘇琪上了馬車,蘇琳已經坐在馬車裏面了。

  她們三姐妹還小,蘇老太太為了讓外面的人知道蘇家姐妹的「和睦」,吩咐下人,若只是她們出門,則只準備一輛馬車。

  蘇琳看着蘇淺和蘇琪進了馬車,別過臉,不去看她們。

  這正合蘇淺的意,她也不想和一個小女孩爭執。

  倒是蘇琪面上帶着輕柔的笑,「五妹妹,我們三姐妹之中,你最小,等會你可跟緊我和你四姐姐,別亂走。」

  「嘁……」蘇琳從鼻腔里發出一個音節。
蘇琪碰了一鼻子灰,臉上依舊笑盈盈的,不以為意。

  不一會,姐妹三人就到了花燈節舉辦的地方。

  花燈節雖是一年一度的節日,但每年過此節日,大家閨秀及其貴公子們,都要在聚寶樓,聚在一起,大秀詩詞歌賦,猜謎語。

  若是在花燈節上,有對眼的俊男才女,便互送花燈,以表心意。

  蘇淺心裏冷笑,不過就是大型的相親現場,何必搞得這麼文雅?

  「蘇妹妹,你怎麼現在才來?」
蘇琪一下馬車,一個身穿藍衣的女子,連忙從丫鬟手裡接過蘇琪的手,親熱的問道。

  蘇琪的臉上露出溫和的笑意,「唐姐姐,可是等了好久?」

  「得了,我也是才來。」
唐芸笑了笑,打趣道,「今天啊,我可是要好好的目睹一下你蘇大才女的風采,若是不然,我才不會來這麼早呢。

  「唐姐姐可折煞我了。」
蘇琪的嘴上雖是這麼說的,可那神采里,掩不住的傲氣。

  「哼。」
蘇琳在旁邊冷哼了一聲,這蘇琪就會裝模作樣。

  蘇淺的眼眸半垂,好似眼前所發生的一切,都與她無關似得。

《庶女狂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