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庶女逆襲:我的夫君又奶又颯
庶女逆襲:我的夫君又奶又颯 連載中

庶女逆襲:我的夫君又奶又颯

來源:google 作者:青山夜明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明曦 林慕成

【姐弟戀+甜寵+男強女強】被惡毒主母下藥綁上花轎,將她嫁給喪心病狂的劉員外路上遇到搶親,以為免於虎口,怎知,一個彪形大漢興奮地喊道:「抬上山做壓寨夫人!」竟是遇上了山匪!才出虎穴,又入狼口?新婚之夜,她跌進一個堅實的胸懷,一個低醇悅耳的聲音自她頭頂傳來,「姑娘,沒事吧?」她一掀蓋頭,嗯?這山匪頭子竟是個清雋的年輕男子……展開

《庶女逆襲:我的夫君又奶又颯》章節試讀:

明曦一怔,滿臉狐疑地看向他

林慕成此時已經站起身來,「砰」地一聲,雙手撐在桌面上,上面的碗碟瞬時震了一下。

明曦也嚇了一跳,她抬眸看向他低垂的臉。

昏黃的燭光映在他身上,林慕成從脖子到耳根都呈現出緋紅色,好幾滴汗從他的額角一直滑落到下頜。

林慕成的雙腳已經開始發軟,有些腳步不穩,他放在桌上的手也漸漸攥緊,青筋在白皙的手背上跳動,他用雙手全力支撐着身體,不讓自己倒下去。

明曦意識到不對勁,她傾身過去想用手探一下他的手背。

「別碰我!」林慕成趕緊阻止她。

明曦收回手,看了一眼地上碎裂的酒杯和撒了一地的酒,明白了什麼。

「這酒里有葯?」

林慕成不做聲,唇角微微發顫,咬着牙克制着。

「他們是你的下屬,為何要害你?」明曦拿起酒壺,湊近聞了一下,困惑地問道。

林慕成見她還沒有反應過來,也不多作解釋,趁着理智還沒有完全消失,轉過身來就往門口跑去。

他的耐力已所剩無幾,走起路也搖搖晃晃的,終於走到了門口,雙手一下子抵在門上,深深吐了口濁氣。

穩了一下心神,他用力地一把推開房門,卻只打開了一條縫。他又焦躁地晃了晃門,耳邊只響起鐵鏈碰撞的聲音。

門被鎖上了。

他一拳砸在木門上,額頭無力地抵在上面。他咬着牙,恨恨地從牙縫間擠出一個名字:「王二——」

這個傢伙太膽大妄為了,平日里對他縱容慣了,養成了自以為是的性子。擅自布置婚宴就算了,現在還敢做出這種事!明日定要好好罰他!

他心中焦躁不堪,眼下該如何…

身後的明曦將一切都看到眼裡,還未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她關切地開口:「你沒事吧,要不要下山去找個大夫?」

林慕成聞言,靜靜地轉過身來。他慢慢地走近,沉默不語。

直到他走到桌前,明曦才看清了他眼中翻騰的慾念。

她立馬大驚失色,全然明白了!她還以為是他的屬下趁機下藥篡位,畢竟他如此年輕就做了寨子的主人,下面的人多有不服。

她怎麼也想不到,這酒中下的竟是合歡葯!她已瞭然,只是為時已晚。

案上那對龍鳳呈祥紅燭已經燒了大半,火舌在暗夜裡輕輕搖曳。

突然,一陣凌厲的掌風掠過,燭光熄滅了,房間立刻籠罩在黑暗之中。

明曦將身子往椅子上縮了縮,有些忐忑不安。他內力不錯,應該能剋制住的吧。

表面上不是很害怕,其實心裏已經開始發慌。她正想嘗試着下地,林慕成已經走到了她的跟前。

他一手穿過她蜷曲的雙腿,另一手扣在她的腰間,一把將她抱起。

明曦嚇得花容失色,驚呼道:「小山匪,你…你要把持住啊!」

林慕成急促的呼吸聲從她頭頂傳來,明曦將手安分地放在身前,不敢再碰他。她的臉貼在林慕成的衣襟前,彷彿能透過單薄的衣衫聽到他極快的心跳聲。

他微涼的身軀已經變得滾燙,扣在她腰上的手有些僵硬,手指也變得緊繃。

她摸了一下自己的臉,她明明沒有喝到那酒,臉卻也燙得厲害,心也跳得很快。

林慕成沒有作答,只是抱着她慢慢朝床前走去。

明曦徹底慌了,她用浮腫的手輕輕錘着林慕成的胸膛,試圖喚醒他殘存的理智。

「林慕成,清醒一點!」

林慕成扣在她腰上的手又緊了緊,他嘆了口氣,「明姑娘,你不要再說話了…」

聲音有些暗啞,但聽得出來還有一絲理智。

明曦懸着的心往下放了放。

她漸漸感覺到林慕成地腳步已經有些虛浮,抱着她的手也不再那麼使勁。

突然,他腳下一踉蹌,跪倒在地,她趕緊從她的懷抱里掙脫,急切地問:「你…你怎麼樣?還好嗎?」

林慕成掐了一下掌心,恢復了些神志,地上有些涼,不能將她扔在這兒。

他隱忍地開口:「我沒事。」說完,掙扎着起身,又將她抱起。

林慕成顫顫巍巍地將她放在床上,想起身離開,卻感到一陣頭暈目眩。

他坐倒在床沿,雙手撐在明曦身體兩側。突然有些胸悶,輕咳了兩聲。

明曦聽着他的氣息不再像之前那樣急促,料想藥效已經慢慢過去,她長舒了一口氣,開口問道:「你沒事了吧?」

許久,林慕成都未回應。

她突然感覺到不對勁,掙扎着起身,摸了一下林慕成的手臂,還是那樣燙,沒有一點藥力消散的樣子。

她又輕輕喚了一聲::「林慕成?」

林慕成仍舊沒有回答。

她瞬間慌了,輕輕推了一下他,沒有反應。她試圖用手探向林慕成的臉。

林慕成沒有阻止她。

她伸手便觸及有些冰冷的面具。她的手往下挪了挪,碰到了沒有被面具覆蓋的面容,熱得有些燙手。

再往下就是林慕成的下顎,她顫抖着手觸了一下,指尖卻碰到一陣粘膩。

她把指尖放到鼻子底下,湊近聞了聞,有些甜腥,是血!

她心中大驚,又有些心疼。她用指尖輕撫了一下他的唇角,然後雙手摟住了他的脖頸,順勢吻住了他。

他的唇瓣是溫熱的,不似指腹那般微涼。

甜腥的味道瞬時湧進了她的口腔,她右手往上挪了一下,指尖輕輕握住了他的耳朵。

她心中坦然,眼前這個人救她於虎口,使她免遭劉員外的折辱,又毀了自己祖傳的牌子,破了血飲藤,此時也是因為她,才中了合歡葯。

她現在內力全無,若他存心用強,她是完全無法反抗的。可他寧可拚命隱忍,也不願意傷害她。此人當真是匪中君子也。

明曦心中一動。

此刻她嫁衣未脫,外面的人也全然將她當成了壓寨夫人,就當提前過了洞房花燭夜吧,下山向父親回稟,補辦喜宴便是。

八抬大轎,紅燭羅帳,錦繡喜被,只是遺憾新郎未着喜服。

她離了林慕成溫熱的唇瓣,想替他脫去外衣,林慕成伸手阻止她,他意識恢復了。

「明姑娘,不行…」

話音剛落,他抬手往自己天靈蓋上拍了一掌,昏倒在明曦身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