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說了別動手,我真的會正當防衛
說了別動手,我真的會正當防衛 連載中

說了別動手,我真的會正當防衛

來源:google 作者:凱風自南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向晚 秋長生 都市小說

一把槍正頂在秋長生的腦袋上秋長生:「大哥,你真要對我動手?」劫匪:「少廢話,警察要是不肯放我,你就陪我一起死吧!」秋長生:「警官,你真的能救我嗎?」警察:「小夥子你放心,我們一定不會讓歹徒逃脫的」秋長生:「大哥,我看明白了,你動手吧,我不怪你」劫匪:「......!」警察:「......!」自從秋長生死後與神秘存在簽訂契約後,得以復活,可復活後的他,需要靠完成系統發佈的各種任務才能延長壽命從此他本該平凡的人生,變得波瀾壯闊起來!展開

《說了別動手,我真的會正當防衛》章節試讀:

秋長生回到自己的出租房時,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與張成告別之後,才有時間查看今天的收穫。

系統:任務完成,獲得抽獎機會1,壽命七天,人民幣550。

秋長生看着這次獲得的抽獎機會,再回想起今天的事情,還是有點後怕。

要是今天沒絆倒任務目標,而是不小心錯過,三天時間一到,就是要再死一次。

「不能這樣,不確定的因數太大。」秋長生越想越覺得驚險,必須想辦法解決才行。

想了一下,覺得這事還得靠系統解決。

於是他嘗試和系統交涉,說如果讓自己能夠更準確的完成任務,對於系統和他來說都有好處。

一直以來,秋長生都沒想明白,系統發佈任務,自己有獎勵,那系統又能得到什麼。

對於疑問,他倒是有過一種猜測,那就人們常說的做善事積功德。

因為這兩次任務,目標不是手上有人命就是作惡的人。

具體如何還要後面慢慢驗證,好在這次的請求系統並沒有無視,而是給出了解決方案。

系統:根據宿主提出的合理請求,予以採納,解決方案為,鑒定術;

獲得方式,消耗100天壽命進行一次指定抽獎,100%幾率獲得。

「什麼,一百天壽命?系統,你逗我呢,我如今只剩下不到十天的壽命了,一下子一百天,不是讓我直接去死?

就算我做任務慢慢存,按照一次任務獲得7天來算,那也要15次任務才行,而且不能有絲毫失敗,如果出現意外,你救我的投資豈不是打水漂?」

秋長生看到需要一百天才能指定抽取,可誰知道他能不能堅持到那個時候。

系統:由於宿主第一次使用本系統,可提供一次新手摺扣,此次只需0.1折,就可進行鑒定術指定抽取。

看到系統的解釋,秋長生這才鬆了口氣,雖然0.1折也需要1天壽命,可比起能夠更準確的完成任務,還是值得的。

抽取了鑒定術後,時間已經來到第二天,他的壽命也由10天變成了8天,不過鑒定術的屬性他還是很滿意的。

鑒定術:無消耗,使用鑒定術,可鑒定出所有事物的基本信息。

他對着屋裡的電視使用了鑒定術。

電視,這是一台有了五年歷史的老式彩色電視機,除了清晰度差,其它一切正常。

解決了一樁心事,累了一晚的秋長生再也忍不住,倒在床上呼呼大睡過去。

...

秋長生又等了三天,系統依舊沒有給他派發新的任務,原本心中焦慮的他,在接到向晚的電話之後,得到了些許緩解。

向晚剛剛通知他,王志的懸賞款和之前的賠償款下來了,一共11萬,讓他到刑警隊領取。

他立馬叫了一輛出租來到刑警隊。

還是在會客室內,陳濤親自把錢交到秋長生手裡時,他激動啊,連連道謝,看得一旁的向晚看着他的目光有些許鄙夷。

向晚至今都沒有放棄懷疑秋長生,只是苦於沒有證據。

拿了錢的秋長生也不想多待下去,畢竟向晚的眼神一直盯着自己,這感覺很不舒服。

而他走時,也不忘從那一沓錢里抽出11張來還給向晚,還說多出一張算是利息。

氣得向晚差點讓人把他抓起來。

因為秋長生之前沒有向警隊提供他的銀行賬戶,所以這次的懸賞和賠償給的都是現金。

本來警局的人說要把他送到銀行,可被他拒絕了。

嘗試過要存入系統,結果系統說只有在任務時獲得的錢才能存入,無奈,他只好回到租房,拿上身份證,打算在就近的銀行把錢存了,順便把欠了陳姐的兩個月房租給她,又提前交了後兩個月的房租,一共花了6000。

陳姐自然懷疑他錢的來歷,被他用**「中獎」糊弄過去。

桂誠銀行,離秋長生住的地方不太遠,只有兩站路,是一家信譽畢竟好的私人銀行。

而剛存完錢的秋長生,此時正接過櫃檯小姐姐遞過來的銀行卡,拿着剛剛辦理的銀行卡,想着裏面如今存着的10.3萬巨款,如今都屬於自己,高興得嘴都合不攏。

正當他轉身要走時,一聲期盼已久的提示音終於在腦海響起。

系統:任務發佈;

任務1,制服住兩個敵人,張山和李寺;

任務二,阻止炸彈爆炸;

任務完勝,獲得抽獎次數2,壽命14天,人民幣20萬。

看到炸彈和20萬,秋長生差點驚呼出聲,他也想就這麼一走了之,出了銀行再報警,可如此一來,任務就完不成了,還有5天壽命,容不得他有別的選擇。

想着還是打電話給**留個後手,可還不等他拿出手機,銀行里就傳出一聲槍響。

大片的鐵珠子打在銀行的天后板上,有些沒打進牆體,紛紛掉落在地。

秋長生還沒來得及看是誰,就又是幾聲槍響,銀行的大堂的監控就都被打爛了。

這時他才看到開槍的是兩個模樣蒼老的人,只不過他們的樣子並不自然,像是某種特技化妝弄出來的。

在那兩人用槍驅趕銀行里的人群聚攏到一起時,秋長生趁機對着兩人使用了鑒定術,他們的信息立馬出現在自己眼前。

張山:男,35歲,好吃懶做,為人兇殘。

李寺:男,36歲,黃賭毒俱全,精神偏激易怒。

剛剛看完他們信息,秋長生也如同其他人一樣被張山推着往人群走,而那個叫做李寺的,則從人群中一個中年夫人手裡搶過一個黑色的手提包。

秋長生看到之後,用了一個鑒定術,顯示裏面裝有20萬,而再看這兩個劫匪的舉動,他們並沒有讓銀行的人拿錢,而是直接找這個中年婦女,顯然是早有預謀。

只見李寺搶過包之後,對着張山使了個眼色,隨後張山推着秋長生,從包里拿出一個像是炸彈的東西塞到他懷裡,手裡還拿着個類似遙控器的東西。

他惡狠狠的對秋長生說:「這是個遙控炸彈,你拿着去人堆里蹲着,你放心,只要我們哥倆逃得走,這炸彈就不會爆。」

秋長生對此自然不信,自己的命還是掌握在自己手裡比較好。

於是他對炸彈用了個鑒定術,看到信息,他差點樂出聲來。

炸彈:這是一個粗製濫造的簡易遙控、定時炸彈,由於製造者技術太差,遙控功能失效,而定時裝置容易短路失效。

張山拿槍頂着秋長生,讓他自己走過去。

而李寺此時則在銀行門口放風,嘴裏還催促着張山快點。

《說了別動手,我真的會正當防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