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四合院:何雨柱發財從琉璃廠開始
四合院:何雨柱發財從琉璃廠開始 連載中

四合院:何雨柱發財從琉璃廠開始

來源:google 作者:天星門的唐昭宗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何雨柱 蘇山山 都市小說

穿越變成了四合院中的何雨柱還隨身攜帶可以寄存交換系統,可以兌換無數的東西、物品站在禽滿四合院的門口,何雨柱的臉上露出了冷笑巨龍騰飛,露出它的鱗爪展開

《四合院:何雨柱發財從琉璃廠開始》章節試讀:

何雨柱望向院中吵鬧的眾人,搖了搖頭,「秦淮茹道行太高,棒硬、賈張氏都不是善輩,我都差點陷進去了!」

前身淪落橋洞,一點都不冤呀!

如果不是何雨柱早早的找了二大爺做證人,四合院這幫人今天非強逼着他承認偷雞之事不可。

果然是禽滿四合院呀!

何雨柱心煩,便到床底下想找花生米出來喝酒,卻發現酒跟花生米都沒了蹤影。

「肯定又是棒梗偷走!」何雨柱大怒,想着衝出去再找棒梗的麻煩,但腦海中突然閃過一想辦法,覺得不錯,便笑着躺下了。

「現在雖然沒錢,但不能阻止我翻看系統的物品界面呀!」

何雨柱猶如回到當年躺在床上,口袋雖然沒錢,但還是不停地刷着某個購物網站的物品界面。

就這樣,他都能刷到凌晨,然後才洗澡睡覺。

現在亦是如此,何雨柱不知不覺都刷了幾個小時,正想着睡覺呢,門外有人敲門。

「誰呀?」何雨柱問道,他估計是秦淮茹,後者定然是想來借錢之類的,自己現在可窮的很,沒錢呀!

「是我呀,傻柱。」門外響起秦淮茹嗲里嗲氣的聲音。

何雨柱怒吼道:「秦淮茹,你想死嗎?」說著打開大門,怒視秦淮茹。

「傻…」秦淮茹看碰上盛怒中的何雨柱,感覺到了一分陌生,頓時哭泣起來,「雨柱,你這麼大聲跟我說話幹嘛?都嚇到人家了。」

何雨柱哐的一聲,便把門關上了,他都懶得跟高級綠茶說話。

網上曾經有高手分享過對付高級綠茶的辦法,便是讓綠茶深陷高手的溫柔鄉中,從而讓綠茶肚子大起來,然後消失無蹤。

讓綠茶去承受種下的惡果。

可是秦淮茹已經高級到,提前給給自己上環,這個辦法無效呀!

至於秦淮茹為何在生完槐花後,丈夫又早死的情況下,去上環,其中的心思就很耐人尋味了。

何雨柱現在可不是前身,可不想再跟秦淮茹沾上一點關係,所以還是敬而遠之的好。

更何況他還是處男之身呢,自己保留了快三十年的完璧之身就這麼給了一個生過三個小孩的綠茶婊,怎麼想都不甘心呀!

不管高手的辦法有沒有效,何雨柱都是不會去讓秦淮茹佔便宜的。

「我要為了我的老婆守身如玉、堅持自我、直到結婚的那一天!」

何雨柱回想禽滿四合院劇中都有那些漂亮的女生,得好好把握住這次機會重新選擇的機會,把自己完整地交給那個美女才行呀!

秦淮茹愣愣地看着緊閉的房門,有點難以置信,以前只要她一個笑臉,何雨柱便會貼上來送錢、送物,現在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呢?

「雨柱,我知道你為何要這樣對我,但我也有苦衷呀!棒梗今年不過九歲,他這麼小的年紀就要背上小偷的名聲,實在不好,所以才想讓你幫忙承擔一下。這事是我考慮不周,是我對不起你,請你原話我,開門接受我的道歉好嗎?」秦淮茹邊哭邊說道。

對於秦淮茹的話,何雨柱連一個標點符號都不會相信,應道:「秦淮茹同志,你是婦女,應該知道現在已經是半夜了。你是個寡婦、我是個單身漢,如果你不想別人說閑話的話,就繼續在那裡獃著吧,反正我是不會去開門的。」

寡婦、秦淮茹同志這兩個詞深深的刺痛了秦淮茹,以前何雨柱都是叫她茹姐的,現在似乎生疏太多了。

秦淮茹自家明白自家的情況,何雨柱還是個處男,想讓這樣一個處男娶她這樣一個女人,基本不可能。所以她這些年一直表現地跟何雨柱很曖昧,這樣一來,廠里的女員工自然不會再去接觸何雨柱,畢竟任何一個女子都不會允許自己的丈夫跟一個漂亮的寡婦不清不楚的。

何雨柱這人的關係又很簡單,基本上工廠、四合院兩點一線,基本沒有接觸其她女生的機會。

秦淮茹感覺,再拖上傻柱個兩、三年,後者自然而然地認命,從而將她考慮成老婆的不二人選。

只要再堅持兩、三年就可以了,繼續努力呀!秦淮茹暗中打氣道。

秦淮茹哭泣道:「雨柱,我知道我錯了,當年我在東旭跟你之間選擇了東旭,你怨恨我。但當時我也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不得不為之呀!你就原諒我吧!」

『什麼?前身跟秦淮茹還有過這麼一段?』何雨柱努力回想起來,不過壓根沒有的事好嘛!

前身十幾年前見過秦淮茹,就誇過後者幾句漂亮的話,僅此而已。

這也算參與了競爭?

既然你這麼說了,那我就不客氣了!

何雨柱突然吼了起來,「秦淮茹,你說什麼,你後悔嫁給賈東旭了,我對你好失望呀!我還以為你是個好兒媳呢!」

秦淮茹臉都白了,她沒想到何雨柱敢吼出來,背後不住地冒死出冷汗。

「你還在這裡幹什麼?」賈張氏聽到何雨柱的話後,氣得火冒三丈,急匆匆地從屋裡走出來,冷冰冰地對着秦淮茹說道。

秦淮茹為難地說道:「媽,你別誤會,我只是想來跟何雨柱借錢來着,沒有其它想法。」

許大茂要求她明天把五塊錢還上,否則真就會讓工安來把棒梗帶走,二大爺也放話了,明天就要去派出所上報這件事。

秦淮茹做為母親,不得不花錢化解此事,可她哪有錢呀!於是便想着來借何雨柱的錢。

何雨柱每個月有37.5塊錢,秦淮茹跟他是一個廠的,前者花了多少錢,她都暗中記着數,按照自己的推算,何雨柱手中應該還剩十塊錢左右。

秦淮茹知道何雨柱並沒有什麼惡習,這十塊錢肯定還在手中,所以想着把這些錢弄到手,以解燃眉之急。

「你們要說話,回自己屋裡說,不要在我屋前說。」何雨柱雖然沒聽清秦淮茹說什麼,但肯定不是什麼好話。

「沒用的東西,連幾塊錢都沒有,跟我回去。」賈張氏罵罵咧咧地拉着秦淮茹返回。

秦淮茹不禁皺起眉頭,扭頭看向何雨柱的房門,她希望後者能來開門,因為自己回屋之後,還是沒有能得到其它來路,除非….

「別看了,你還真後悔嫁給東旭怎麼著?」…

何雨柱聽着屋外傳來的賈張氏的怒吼,漸漸進入夢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