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四合院:欺負我?反手讓全院癱瘓
四合院:欺負我?反手讓全院癱瘓 連載中

四合院:欺負我?反手讓全院癱瘓

來源:google 作者:山上老苟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山上老苟 張晨 都市小說

重生醒來後張晨成了四合院爛好人……何雨柱在相處中,他發現四合院中的這些人個個都是禽獸更恐怖的是,這個世界是末法時代……不過還好,有一些古物存在着一絲靈氣歪嘴戰神張晨,一邊尋找靈氣,一邊肅清四合院這些禽獸……待他恢復修為,踏破無盡虛空,重返夏星才發現,當初的那些叛變者,竟然成了女帝、聖女……展開

《四合院:欺負我?反手讓全院癱瘓》章節試讀:

秦淮茹哭的梨花帶雨。

畢竟她一個寡婦,實在是拿不出那麼多錢,家裡還有幾張嘴等着吃呢。

賈張氏嘆了口氣,雖然自己自私,但畢竟是自己的親孫子犯了錯。

她很不甘心的從腰間拿出錢來,遞給許大茂。

「來,這是五塊錢。」

婁曉娥瞪了她一眼,

「哼,許大茂,我們走。」

一大爺見此情況,趕忙道:「好了好了,都散了吧,事情解決了。」

四合院眾人開始各回各家。

「傻柱,你留一下,我有事跟你說。」秦淮茹喊住張晨。

張晨頓了頓,不知道秦淮茹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兩人很快就走到了張晨的屋子裡。

秦淮茹挽住張晨的手臂,淚眼汪汪道:「好傻柱,你變了,你還喜歡姐姐么?」

說著就用手指在張晨手掌中畫圈圈。

張晨沒有拒絕,反手就把她抱在懷裡,眯着眼睛道:「那……今晚別回去了。」

秦淮茹趕忙掙脫開來,心想:「這傻柱啥時候這麼色膽包天了?」

話說,剛才傻柱抱着自己的一刻,心裏竟然突然開始躁動了,仔細看看,這傻柱還是挺好的。

只是……誒。

「好傻柱,就連你也想占我這個寡婦的便宜么?」

秦淮茹責怪的說。

張晨突然發笑,秦淮茹這種貨色,要是在以前,自己碰都不會碰。

不過,何雨柱的記憶中,好像很在乎這個秦寡婦。

「秦姐,天色可不早了。」

「你再不走,那就留屋裡睡覺了。」

張晨用力拍了一下秦淮茹的屁股。

「啊,傻柱,你幹嘛……」

「你怎麼耍流氓啊……你這樣,我就不把鄉下表妹介紹給你了。」

秦淮茹宛如受到了驚嚇的兔子,嬌喘一聲,快速跑出房屋。

走到門外,她一臉回味的摸了摸屁股。

那種久違的感覺,讓她久久不能平靜,竟然一邊走,一邊卻不自覺的臉露嬌羞。

張晨眼睛轉了轉,「手感真是不錯啊……」

過了一會,張晨鎖好門窗,熄了燈。

他默念幾句,虛空出現一扇門,他毫不猶豫的進無量空間裏面。

雖然現在是個凡人,但好在空間已和靈魂綁定,不需要靈氣也可以隨時進出。

張晨默念了幾聲,空間中憑空出現了一袋錢、一堆糧票、一箱金條。

可等他想回到現實世界中時,卻發現,這些東西竟然都帶不出來。

張晨仔細考慮之後,想着很可能是自己現在沒有修為的原因。

試了試,發現可以拿一點點出來。

然後他便拿了一千元錢,十幾張糧票,回到了現實中。

靈氣……

末法時代啊……

張晨喃喃自語。

好像今晚在婁曉娥身上,隱隱約約感應到一點微弱的靈氣。

「難道她,有接觸過什麼靈寶之類的物品么?」

「看來得找她聊一聊了。」

第二天。

張晨從軋鋼廠下班回來,來到許大茂的家門口。

他聽徒弟馬華說,今天許大茂在廠里陪領導喝酒,估計很晚才回來。

張晨上前敲了敲門,過了一會婁曉娥打開門。

「咦,傻柱,你來這裡幹嘛?」婁曉娥笑道。

張晨左右瞧了瞧,「不請客人進去么?」

「我男人許大茂不在家,還沒回來。」

「就不能看看你么,我找你男人幹嘛?」

婁曉娥臉色驚訝,道:「傻柱,你找我幹嘛?」

張晨大步走了進去,道:「想知道,這麼久你為什麼沒懷孕么?」

「想知道的話,把門關上,過來聊聊。」

「傻柱,你!!」

婁曉娥臉色蒼白,站門口經過一番思想鬥爭。

她緩緩的關上了門。

婁曉娥進了屋裡,看着張晨毫不客氣的坐在凳子上,自顧自的品茶。

「傻柱,你到底想說什麼?」

婁曉娥走了過來。

張晨若有所指,道:「你和許大茂結婚快四五年了吧!」

婁曉娥:「夠了,傻柱,你想說什麼?」

「來這裡,就是為了嘲笑我么。」

「請你打開天窗說亮話。」

張晨仔細打量了一番,「果然,婁曉娥身上有微弱的靈氣散發。」

「可她明明是個凡人。」

張晨起身,說:「我可以告訴你一個秘密,但是,我想要你身上一件東西。」

「身上的東西?」婁曉娥神情激動,「好你個傻柱,沒想到你竟然想占我的便宜。」

「沒想到,你平時老老實實的,竟然是這種人!」

「我真是看錯你了。」

「呃呃,這女人腦子裡都是什麼。」

「他是那種趁人之危的人么?」

張晨喝了口茶,不慌不忙道:「許大茂沒有生孩子的能力,不是你的問題。」

前世張晨是太乙神醫,第一眼看到許大茂時,就看出來了。

不過,在這個時代,這些問題一般都認為是女性的問題。

「你……有什麼證據?」

婁曉娥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他。

結婚多年,她受到了多少委屈,多少不理解的歧視,這些她都放在心裏。

她丈夫許大茂也經常喝酒,喝醉了就和她打架,想她一個富家千金,怎麼過的如此不幸……

想到這些,她看張晨的眼神都不一樣了。

「傻柱,謝謝你,我很開心。」

「你想要什麼?」

說著婁曉娥便脫……哦不,便拿出一個手鐲,道:「這是我最珍貴的東西了,你看的上,便拿去吧。」

張晨定睛一看,翠綠色的手鐲散發著微弱的靈氣,「果然,就是這個東西。」

張晨也不客氣,收了起來。

準備回家再研究研究。

事情辦完,張晨轉身就走。

「等等……」婁曉娥開口喊道。

張晨停下腳步,打量的看着她,膚白貌美大屁股,真是一個成熟的水蜜桃。

真是可惜了。

「傻柱,這件事不管你是怎麼知道的,請你保守秘密好么。」

張晨返身回來,走到婁曉娥面前,兩根手指抬起婁曉娥的下巴。

婁曉娥嚇了一跳,但竟然沒有反抗,她發現自己心跳加速。

默默的把眼睛閉了起來。

張晨眯了眼睛,想道:「這婁曉娥看來早就厭倦了那許大茂。」

「而且應該早就對這傻柱有點意思。」

只是,她現在是已婚女士,我若干出不太好的事情,有辱我龍王戰神的名號。

不過,都重生了一次,誰又會在乎呢?

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