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四合院,我要解救婁曉娥
四合院,我要解救婁曉娥 連載中

四合院,我要解救婁曉娥

來源:google 作者:百變千面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北 百變千面 都市小說

正在看電視的林北,暈倒之後,竟穿越到禽滿四合院覺醒了四合院簽到系統什麼?秦淮茹敢來要雞湯,看我不扇她兩個大耳光!什麼?傻柱竟然要幫白蓮花出頭,那我分分鐘教你做人!什麼?婁曉娥還沒結婚,我一定要將她從許家解救出來!我林北穿越而來就是要教育這滿院子的禽獸,截胡唯一的好人婁曉娥展開

《四合院,我要解救婁曉娥》章節試讀:

掐準時間。

秦淮茹一把將門推開,像是回她自己家一樣,大搖大擺走了進來。

呦呵,真不拿自己當外人不是!

林北沒好臉色的問道:「我還沒同意你就進來了?你這是私闖民宅知道不?」

聞言,秦淮茹臉色一變,露出人畜無害的笑容:「小北啊,你怎麼能這麼說呢,大家都是一個院的,不都相互理解嗎?」

秦淮如很是自信,憑她的姿色,加上嬌滴滴的聲音,什麼樣的男人拿捏不住?

何況是林北這個小童子。

可她真的就是在自作多情,作為穿越前經常刷某音的林北來說。

秦淮如的長相,讓他打yue!

再加上對電視劇中秦淮茹的了解,更是讓林北心中升起無名之火。

「呵呵,理解?憑什麼理解你,你算哪根蔥?」林北把玩小手錶,輕蔑了她一眼。

也就是這個動作,讓秦淮茹臉色大變,因為她看見了林北手上的手錶,而且還是嶄新出廠。

新手錶,那可是稀罕物!

在四合院里,也沒見得哪戶如此闊綽,能有錢去買手錶,可偏偏現在獨自生活的林北有。

這豈能不讓她震驚?

「難道說他爸媽去世前真藏有錢?」秦淮茹心中嘀咕着。

眼睛也死死盯住閃光的手錶,不願意挪動半分目光。

突然間,一股饞嘴的肉香,打斷了秦淮茹的思緒,把她的目光轉移到了飯桌上。

那是雞湯的香味。

在這時,她才想起了自己的正事兒,得把雞湯給要回去。

不然那老虔婆那兒不好交代。

接着,她又開始發動裝可憐的技能:「小北,我們家已經很久沒開葷了,而棒梗正是長身體的時候,想讓你勻點雞湯喝。」

一聽這話,林北笑了。

你家棒梗長身體,關我鎚子事?

隨後便是開口國粹。

「媽的,狗東西,就憑你們也配小爺勻給你們?還不快滾!」林北破口大罵,早在秦淮茹進門的時候,他就忍不住了。

裝可憐?

對不起,我不吃你這套!

而且她裝的也太假了,對於經常看禽滿四合院的林北來說,他只覺得無比噁心。

「你這招對付傻柱有用,對我?呵呵,老子不吃這套。」林北盛了碗雞湯,自己喝了一口,香氣撲鼻。

站在飯桌前的秦淮茹,目光緊盯桌上的雞湯,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真香啊!

不得不說,她臉皮是真的厚。

就算被罵的狗血噴頭,對林北的話依然是左耳朵進,右耳朵出,甚至注意力都放在了雞湯上面。

哼!

老娘還不信了,搞不定你個毛頭小子?

「嗚嗚嗚。」秦淮茹哽咽兩聲,便半彎着腰,癱坐在飯桌面前,「小北你就勻點吧,我們家都快餓死了。」

不知是哭不出來,還是想多偽裝點淚水,就在秦淮茹低頭假哭的那一瞬,她用食指快速蘸了蘸嘴,往眼睛上一抹。

在她看來,以口水裝作眼淚,再加上梨花帶雨的哭聲,賣慘的訴說經歷。

簡直完美。

「你要是不信的話,摸摸我的心跳,我講的都是真話。」秦淮茹一邊起身,一邊扒拉林北的手。

一個勁往她胸口上放。

見此情形,林北眉頭一皺,臉上充滿怒氣,接着便手臂一甩,「莫挨老子!」

啪!

響亮的耳光聲,回蕩在屋裡,就在秦淮茹摸他手的那一瞬,林北反手就是一巴掌扇在她臉上。

鮮艷的紅色五指印。

牢牢印在秦淮茹的左臉。

特么的,自己啥丑逼模樣,心裏沒數嗎?沒有的話就趕快去照照鏡子!

真以為我是傻柱呢?

「滾!」林北怒喝一聲。

而後眼睛瞪得老大,左手再次升起,一副凶神惡煞的樣,「滾不滾?再不給信不信勞資再給你兩巴掌!」

「嗚嗚嗚。」秦淮茹捂着左臉,不停啼哭,眼淚汪汪直流,這次不是假哭,是真被扇疼了。

哭哭哭!

「哭你麻痹,要哭回家哭去,和你家那老虔婆一起招魂,讓賈東旭帶你們下去享福去吧。」

「順便回去哭你家那老虔婆去,她也活不了幾天了,你去沒準還能省下點哭喪費。」林北的罵語一氣呵成,一邊罵還一邊踢了她一腳。

滾蛋!

再死賴在這兒,指不定林北會再踢她兩腳,對付這種白蓮花,就不能心慈手軟。

見林北態度強硬,且絲毫不手軟。

雖然不知道今日林北為何如此,但秦淮茹知道,雞湯是要不到了,若再逗留肯定會被他再扇耳光。

於是乎,便扶着飯桌站起身,踉踉蹌蹌的走到門口,不過她沒有徑直離開。

而是轉過頭,滿臉委屈的反問道:「嗚嗚嗚,你怎麼能罵人呢,還動手打人。」

剛準備坐下的林北,聽到秦淮茹這番話,忍不住笑了出來。

「哈哈哈!」

望着秦淮茹那憤恨的眼神,林北嘴角微微一笑,攤開雙手表示無辜,「我沒罵人啊!我罵的是禽獸啊!」

精闢!

不得不說,林北這句話很有水平,既在言語中轉移話題,又用指桑罵槐的操作,狠狠的諷刺她一波。

咋滴,不服咬我唄!

「再者說了,有惡犬在我家狂吠,就得往死里打,不然啊,這狗不長記性!」林北不緊不慢的又抿了口雞湯,一臉的享受。

喝雞湯多是一件美事啊!

嘿嘿,氣死你!

秦淮茹氣得臉色發紫,卻無可奈何,只得原地跺了跺腳,哭着摔門離去。

屋外。

聽到林北屋有吵鬧聲的婁曉娥,剛好走到門口,正想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卻碰到捂臉哭泣的秦淮茹從屋裡跑出。

「哎,秦姐,你怎麼了?」婁曉娥關心問道。

可她並沒有回婁曉娥的話,而是頭也不回的往家裡走去。

現在的秦淮茹自覺委屈又氣憤,又怎麼會搭理婁曉娥的關心。

縱觀整個四合院,也就婁曉娥是個好人,樂於助人不說,還沒有壞心眼。

可謂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

「秦姐哭這麼厲害,是不是小北欺負她了?不行,我得去問問。」婁曉娥做好了打算,若真有事,得幫他們調解一下。

可當她一轉身。

婁曉娥卻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