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四合院:我有一個禽獸系統
四合院:我有一個禽獸系統 連載中

四合院:我有一個禽獸系統

來源:google 作者:妖色血夜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妖色血夜 賈正毅 都市小說

請問穿越到到四合院,還和秦淮茹一家成了親戚,該怎麼辦?賈義慌得一批棒梗偷雞,觸發劇情,激活超級大**系統於是乎,一代魔王在四合院崛起秦淮茹:「我太難了,為什麼都針對我?」棒梗:「手斷了,腿瘸了,好心人給點吃的吧」許大茂:「我發現有一直想害我!」賈張氏:「人已歸西,找到兇手,請燒紙告知」一大爺:「是誰!究竟是誰陷害我?」對此,賈義嘿嘿一笑:「一大爺?我懷疑……」展開

《四合院:我有一個禽獸系統》章節試讀:

「嗯哼~!」

一夜好夢的賈正毅,伸着懶腰爬起來。

穿好衣服,賈正毅拿上臉盤牙刷,去院子里洗漱了。

洗漱是次要的。

重要是打聽一下昨天晚的戰果。

迷迷糊糊聽見有人喊,賈張氏淹死在茅坑裡了,不知道是真是假。

剛出門。

就見傻柱和秦淮茹,站在水池子一旁,有說有笑的聊着什麼。

還能笑出來。

看來賈張氏沒淹死在茅坑裡。

賈正毅有些失望。

「柱子?」

喊了聲,賈正毅抬腳走過來:「這個點了還沒去上班呢?」

「這就走,這就走……」

應承着,傻柱看了一眼秦淮茹:「正毅來了,你那事他能辦,我先去上班,要遲到了。」

言罷,傻柱直接溜了。

開玩笑。

就賈張氏那一身屎尿味,別說背她去醫院了,就是離着五米遠,也能熏吐了。

「傻柱?」

「傻柱……」

越喊,傻柱走的越快,秦淮茹氣的是直跺腳。

院子里就剩賈正毅一個男人了。

秦淮茹委屈吧啦的看過來:「小叔子?能不能送我婆婆去醫院?」

「不能。」

想都沒想,賈正毅直接拒絕了。

傻柱都不幹的事,讓他去干,秦淮茹咋想的。

就因為請她吃了一頓饃夾肉,就覺得搞定自己了?

簡單了!

想簡單了……

賈正毅怕她糾纏,特意付了兩塊錢,這算是公平交易,不存在人情。

「你……你怎麼能拒絕呢?」

秦淮茹一副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的表情望着賈正毅。

意外!

太意外!

這混蛋是忘了昨晚幹了什麼嘛?

「不該拒絕嘛?」

賈正毅咧嘴一笑,拿起牙刷擠上牙膏:「別這麼吃驚的看着我,想讓我幫忙可以,有條件。」

「什麼條件?」

秦淮茹心裏那個恨,早知賈正毅這麼畜生,昨晚就該報警。

「想吃一頓餃子。」

賈正毅賤賤一笑,壓低了聲音道:「答應,就你我屋裡,不答應,就當我沒說。」

「你……你怎麼能這樣?」

秦淮茹一臉委屈的抹眼淚:「昨晚已經那樣了,你還不滿足嘛?」

「大點聲哭。」

「你?」

「你就不怕我把你乾的好事說出去嘛?」

不裝了,秦淮茹惡狠狠盯着賈正毅:「玷污嫂子,你夠槍斃的了。」

「那你去報警好了。」

賈正毅絲毫不慌,吐掉嘴裏的沫子:「糾正一點,不是玷污,而是一場交易,因為,我付了兩塊錢。」

「你……你無恥!」

玩砸了。

原以為,就此抓住賈正毅把柄,沒想到,竟被這混蛋白玩了。

「謝謝誇獎。」

賈正毅欠欠的笑了聲:「吃餃子我也付錢,而且是五塊,想好了來找我。」

「去死吧!」

怒罵一聲,秦淮茹氣哼哼的走了。

「行賈瘸子!」

「你敢玩陰的,這事咱們不算完……」

秦淮茹很氣,玩了這麼多年鷹,反被一隻烏鴉嘬了眼,晦氣。

氣走秦淮茹。

賈正毅心情更舒暢了。

「今個老百姓,真呀真高興……」

哼着歌,賈正毅把自己收拾乾淨,頂着紗布腦袋出門了。

這可是功勛。

儘管,傷口已經好了,也必須纏着紗布。

半個小時後。

軋鋼廠大門口。

望着眼前這個出具規模的鐵甲洪流,賈正毅倍感親切,彷彿找到一絲二十一世紀氣息。

「賈哥?」

「你怎麼來廠子里了?」

執勤的保衛科戰士劉文元,很是驚訝的迎上來。

同時,還有一絲內疚。

因為出事那晚,本該是他值班,恰巧家中有事,求着賈正毅頂了一個班。

怎麼也沒想到,會遭遇悍匪盜竊。

還好是賈正毅,換做是他,估計人早進了停屍房。

「一點小傷,休息了兩天,好的差不多。」

賈正毅大大咧咧的一擺手:「對了小劉,曹科長在廠子里嘛?」

「曹科長不在。」

劉文元微微搖了下頭解釋道:「今早剛上班執法局的就來,說是那兩個盜竊犯,是流竄的江洋大盜,科長配合調查去了。」

「沒說什麼時候回來嘛?」

撲了個空,賈正毅有點蛋疼了。

「這個不知道。」

劉文元只是實習生,別說曹科長,就是廠里的正式職工,也不帶鳥他的。

「那李副廠長呢?」

姓曹的不在,找李為民也一樣,畢竟二人是一丘之貉。

「李廠長在的。」

「對了賈哥,昨天李副廠長召開全廠表揚大會,說是要給您申請**,好像還要提干……」

「聽說院里人說了。」

再一次得到證實,賈正毅的心思活了。

李為民要怎麼拉攏自己呢?

很好奇。

提乾股長?

這次勇斗悍匪,不用他提攜,也是股長了。

副科長?

如果是這樣,還是可以考慮考慮,親近一下李為民。

副科長也是科長,一月八十五的工資,比現在多了一倍。

關鍵,保衛科是實權部門。

真要坐上副科長的寶座,無論是軋鋼廠,還是四合院,都是大爺。

「好好至親,哥就不跟你扯淡了。」

馬上就要陞官了,賈正毅架子端起來,雙手一背,抬腳走了。

「賈哥慢走,等會兒下班了,我請你喝酒……」

「就你那點工資,還是免了吧。」

償還人情?

賈正毅怎麼能答應呢。

在這個淳樸的時代,人情簡直是裹挾的利器。

現在是用不到他,以後會發生什麼,就很難說了。

防患未然嘛。

就是用不到,自己也沒什麼損失,不缺他這一頓酒。

不愧是姓賈家人……

走進廠區,賈正毅直奔辦公樓。

三層第二間。

也是頂樓。

李為民的辦公室,就在這裡。

咚咚~!

賈正毅敲響了房門,就是為了錢,也應該上門感謝一下。

「進來。」

隨着一個中氣十足聲音傳來,賈正毅推門走了進去。

就見一個髮際線很高中年男人,高高的鷹鉤鼻子,透露着一絲陰狠。

李為民,李副廠長。

數日不見,再看到這張黝黑的臉,賈正毅竟倍感親切。

「這特娘是咋回事?」

忽然的親切,讓賈正毅有點懵。

甚至產生了懷疑。

難道自己骨子裡也是這種缺德帶冒煙的人?

不應該啊!

賈正毅自認自己很陽光,很正義的好吧。

一定是受賈家影響……

沒錯!

就是受賈家人影響。

這麼一想,賈正毅心安理得多了。

「小賈來了。」

看到賈正毅,李為民一點都不驚訝,很是熱情走過來。

「受傷了還來廠子里,真是一位幹事業的好同志啊。」

客套着,李為民走到會客茶几前,壓了壓手:「抽屜里有茶葉,想喝自己泡,到我這跟在家一樣,千萬別客氣。」

「謝李副……」

「不!」

「是廠長。」

賈正毅一波改口,聽得李為民是心懷怒放:「可不能這麼叫,楊廠長還在任呢。」

「遲早的事,廠長的能力,大家有目共睹。」

拍了一通彩虹屁,賈正毅正色的一抱拳:「表彰大會的事,我在家聽傻柱說了,特意來感謝……」

「見外了!」

李為民責備的瞪了一眼賈正毅,隨即咧嘴大笑道:「你是我們廠的大功臣,開表彰大會理所應當,說些就俗氣了。」

「那我就不跟廠長客氣了。」

言罷,賈正毅哈哈一笑,一提褲腿坐下來。

「這才像自己人嘛。」

李為民笑了。

不怕賈正毅隨便,就怕他不隨便。

一板一眼,事事公辦,自己還玩個屁。

「你來的正好,剛好有件事,要跟你商量……」

說正事了,賈正毅表面點頭答應,心裏卻警惕起來。

「這次軋鋼廠失竊,雖然有你力挽狂瀾,可終究是保衛科一大事故。」

說著,李為民嘆息一聲:「為這事,老高已經引咎辭職,保衛科你熟悉,誰來擔任主任一職合適?」

「廠長是想聽實話,還是假話?」

這裏面有陷阱,保衛科人不多,勢力卻錯綜複雜。

滿口附和李為民,就會得罪統管後勤、績效的周副廠長。

賈正毅沒這麼傻。

「當然是聽實話,怎麼你想糊弄老哥?」

李為民半開玩笑的罵了一句,心裏卻高看了賈正毅一眼。

「實話就是,趙副科長,比曹科長合適。」

趙副科長,是周副廠長的人,也是李為民的死對頭。

賈正毅敢這麼說,自然有他自己的打算。

「哦!是嘛?」

李為民不溫不火應了聲,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說說你的看法。」

「論資歷,曹科長當仁不讓,可要論利益,必須是趙副科長。」

話音一落,李為民詫異看了一眼賈正毅。

「繼續?」

不擺譜了,李為民放下手中茶杯,興趣十足的盯着賈正毅。

「保衛科主任是一個實權的肥差,周副廠長一定也在運作,挺着壓力爭一個主任,不如主動示好,握一個副廠長。」

賈正毅說的副廠長,是李為民高升之後,留下的空缺。

一個負責採購副廠長,等同抱着一尊**爺。

李為民能甘心讓出去?

自然不會。

賈正毅這麼說,也是合了他的心意。

「正毅啊正毅,你比曹國安強太多了。」

說到心縫裡了,高升是好事,也是李為民夢寐以求的。

可採購這一攤子,他也不想放棄。

只可惜,曹國安這頭豬,守着金山不要,非盯着一塊破板磚。

「小賈?」

深思片刻,李為民決定冒險一把:「如果,我保舉晉陞科長一職,副職永遠空缺,你能幹好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