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四合院:整治眾禽,從坑棒梗開始
四合院:整治眾禽,從坑棒梗開始 連載中

四合院:整治眾禽,從坑棒梗開始

來源:google 作者:墨萌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劉羽天 墨萌 都市小說

劉羽天穿越到禽滿四合院的世界開局就被滿院開大會覺醒功法系統,用妙手空空將棒梗給坑慘與官迷家暴狂二大爺分家我有房有錢,吃喝不愁,還有功法在手只想安穩過日子,但大禽小禽們偏要來惹誰來惹,就坑誰!看劉羽天如何整治眾禽!展開

《四合院:整治眾禽,從坑棒梗開始》章節試讀:

「我有一件事要宣布!」劉羽天一句話讓眾人看向他。

不知道為什麼,剛才因為棒梗偷雞這件事。

劉羽天沒有任何的怯場,而且實力懟眾人。

已經讓四合院的人,將他等同於成人來看待。

所以自然也想要聽劉羽天要說什麼。

看着數十個街坊鄰居都停下來關注着他。

劉羽天說道:「兩年來,我一直備受劉家的冷眼。」

「劉家,一直以來沒有將我當成他們的家人。」

「就連我父親,在他臨終之前,二大爺身為他的兄長。」

「也沒有來見他最後一面。」

「將我丟回劉家,我沒有太責怪我的母親。」

「在這個時代,她一個女人無法支撐起一個家庭。」

「而作為至親的劉家,沒有給予任何的救助和支援。」

劉羽天將前身的所有委屈都說了出來。

「你們也看到了,今天這件事。」

「身為同一屋檐下的一家人。」

「二大爺非但不分青紅皂白地指責我,還處處刁難。」

「二大媽還要我出去打工賠償,充當免費勞動力。」

「這兩年,該回報給劉家的,我已經都做了。」

停頓了一下,然後劉羽天提高了聲音,鏗鏘有力。

一字一句地說道:「所以,我宣布,從今天開始。」

「我劉羽天,與劉家脫離關係。」

「從今天開始,劉海中不再是我的大伯!」

「我們,從此就是路人。」

劉羽天說的擲地有聲!

前身不敢做的事,就由新生的劉羽天來做。

現在的他,擁有了前世今生的經驗。

還有系統,讓他可以不用再寄人籬下。

四合院所有人被劉羽天的這個宣布給震驚了。

沒想到,一個十歲的小孩說出這樣的話。

二大爺聽了劉羽天的話。

一開始相當震驚震怒。

然後怒極反笑:「呵呵呵呵!」

「你膽敢說出這樣的話,劉家列祖列宗的臉都給你丟盡了。」

「你不配姓劉。」

劉羽天沒有被二大爺的話威脅到。

「我父親我母親,依然是我家人。」

「但你們不配,也別跟我說什麼列祖列宗。」

「我劉羽天,只為自己而活。」

說完這句話,劉羽天如釋負重。

為自己而活,是他的心聲。

這時候,二大媽也說道:「也好,省了我們的糧油。」

「看沒了我們的救助,你怎麼活?」

二大爺也嘲笑道:「沒錯,你連住的地方都沒有。」

說完劉海中就準備讓兩個兒子,劉光天和劉光福去將劉羽天的東西收拾扔出來。

兩人就要進去,劉羽天卻發話了。

「誰說我連住地方都沒有?」

「你不要忘了,這個屋可是劉家留給我爸的。」

「現在我爸不在,自然就由我繼承。」

「該收拾東西出來的,是你二大爺家才對!」

確實,現在二大爺家隔壁的這套屋子。

在劉家的祖契上,是屬於二大爺弟弟的。

所以現在理應是屬於劉羽天的才對。

只不過劉羽天父親一直沒來住。

所以常年下來,這屋子成為了二大爺家的後倉庫。

裏面擺放了許多的雜物。

一直霸佔着這屋的二大爺,都快忘了這件事。

沒想到今天劉羽天居然清楚這件事。

二大媽還想說些歪理,劉羽天直接打斷她的話。

「不要想着怎麼拖延,如果你覺得這事鬧到居委會去。」

「你還有理的話,那就儘管霸佔這屋。」

說到居委會的時候,二大爺確實有點慫了。

他是個官迷,需要和居委會什麼的打好關係。

而現在劉羽天這麼說,他確實不佔理。

「罷了罷了,這屋就還給你。」

「以後你的事,和我們劉家沒有任何關係。」

「日後哪怕你淪落到乞討的地步,也不要來求我們收留。」

二大爺揮了揮手講道。

在還給劉羽天屋子之餘,還不忘咒這麼一句。

可見二大爺的禽獸本質。

「我去你二大爺的!」

劉羽天懟出這句。

哪怕眾人不明白怎麼會有這句粗話,但也不妨礙他們知道是在罵人。

去你的很好理解,但你二大爺就擺明了是罵二大爺了。

二大爺氣的手都抖了起來。

劉光天趕緊上前扶住二大爺。

「你,你們兩個馬上去把我們的東西拿回來。」

「讓這小兔崽子今晚就搬出去!」

說完二大爺就要回家了。

「這就對了,記得收乾淨點。」

「不然等下有什麼東西不見了,又來找我。」

劉羽天輕哼了一句,然後便進屋收拾自己東西去了。

大會也正式結束,所有人都散了。

但沒想到的是,居然今天這場大會上。

劉羽天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居然捉了偷雞賊出來,還懟了眾人一臉。

最後還為自己拿回了一套屋子。

這實在讓四合院的人吃驚了一回。

而且,劉羽天還不是那種惹事生非的人。

看得出,他都是懟那些主動招惹他的人。

劉羽天回到二大爺這個家,也沒什麼東西好收拾。

也就只有幾件衣服,還有一些洗漱用具。

前身一直是睡在地面上,髒兮兮的。

沒過多久,劉羽天就收拾完,在大院中坐着。

看着劉光天和劉光福兩兄弟忙着收拾自家的東西。

劉光天還不時嘟囔着:「這老爺子放了這麼多東西在這裏面。」

「也沒有什麼稀奇的東西,這可累死我們了。」

劉光福雖然心中埋怨,但卻沒有吭聲。

劉光天看到劉羽天正在大院里悠閑地坐着。

便說道:「喂,這是你的屋子了,還不趕緊來幫忙拿東西?」

劉羽天看了劉光天一眼,沒有搭理他。

劉光天見劉羽天沒說話,走了過來:「你耳朵聾了嗎?」

「我在叫你來拿東西!」

劉羽天瞅了他一眼:「我不知道喂是叫誰?」

「還有,東西是你家的,我拿的,是不是就是我自己的?」

「你,混賬小子,以前沒看你這麼嘚瑟。」

劉光天見劉羽天這麼說,知道是叫不動他的了。

連他父母都敢懟的人,劉光天也不會自找麻煩。

只能憤憤地回去繼續搬東西。

一直到深夜時分,劉家兄弟才將東西收拾完,回屋去了。

二大爺將唯一一把開門的鑰匙給到劉羽天之後。

也回到了自己屋中。

劉羽天開門進到屋子裡,東西確實是收拾的差不多了。

打算先將就地睡一晚上,等明天醒來,再進行清潔了。

這一晚,劉羽天睡得很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