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四年後,我帶首富的崽驚爆全球
四年後,我帶首富的崽驚爆全球 連載中

四年後,我帶首富的崽驚爆全球

來源:google 作者:葉南淺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溫庭筠 現代言情 程擰

【萌寶+玄學+1v1雙潔+雙強A爆+蘇爽虐渣】四年前程擰遭遇退婚,父親自殺,被母親逐出家門四年後,她攜手黑客大佬,玄學大神霸氣回歸,不料惹上財團大佬一場驚爆頭條,整個南城都炸了!以前人人唾棄的落魄千金居然給財團大佬生了一對兒女「程小姐偷了大佬的種,怕是沒命活了!」溫庭筠:「丫頭我們再懷個一胎五寶,驚艷眾人!」展開

《四年後,我帶首富的崽驚爆全球》章節試讀:

翌日

程擰出門前,讓張阿姨替自己去機場接個人,下午她走不開。

來到公司樓下,電話響起,她低着頭沒看,走進電梯。

「楚陽,昨晚被你害死了,你到底有沒有好好去查,你知不知道昨晚我有多丟人,楚陽,最後一次,你要是再辦不好,你就給我滾去原始森林去,別讓我再看見你!」

她一口氣說完,整個臉都黑的像炭,並沒有察覺到身邊有什麼異常。

「昨晚我讓你很丟人?」

突然,一道熟悉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帶着戲笑悅耳。

程擰猛地抬頭,就看見男人勾唇,似笑非笑地望着她。

「溫,溫先生早!」

「你還沒回答呢,我讓你很丟人?」

男人再重複問,似乎不打算放過她。

程擰沒見過這麼執着的男人,非得揪着她不放,很好玩么?

她眯眼笑道,「溫先生,您怎麼會讓我丟人呢,帶你出去,多有面兒,南城首富,大佬呢!」

溫庭筠眉心一擰,唇角似笑非笑抵着看她,眸光閃過異光,「只是南城首富?沒別的可利用的身份?」

程擰一怔,挑眉笑問,「溫先生希望還有什麼身份?」

溫庭筠眯眼一笑,側身俯下頭,盯着她閃着光的眼眸,明明很緊張,卻故作姿態,有趣。

他勾唇一笑,輕聲道,「小擰擰的男朋友,你覺得好嗎?」

程擰眉心突突跳,冷道,「不好。」

而恰好這時電梯打開,梁桀正等在外面,看到幾乎貼在一塊兒的兩人,不由震驚。

這是一座直達總裁辦的電梯,除非電梯內按樓層,否則中途是無法乘坐這座電梯。

「溫先生,謝謝你拍掉我頭上的東西。」

程擰眸光一閃,隨口編了句話,從他身邊越過,走出電梯。

腳步急而忙,在越過梁桀時,程擰不由緊張,希望他聽出她話里解釋。

梁桀楞在那裡,抬頭時,他看見溫先生唇角浮過一抹淺笑。

但很快就沒了,可能是最近沒休息好,眼花了!

「溫先生,你要的資料都在這裡。」

梁桀在他走出電梯,忙把手裡的資料遞給他。

溫庭筠接過,上面是祁東的資料。

昨晚呦呦讓他查祁東,他馬上讓梁桀去查這個人。

幽靜的辦公室,溫庭筠拿着祁東個人資料。

祁東和青幫丟失的貨有關聯?看上面資料並沒有什麼異常,所有信息線個人際關係都正常。

他挑眉問梁桀,「祁東所有信息都在這了?有遺漏的么?」

梁桀先是愣了下,然後道,「沒有,都在這了!」

溫庭筠覺得奇怪,這麼一個很乾凈,正常的人,呦呦查來幹嘛?

突然,他目光落在一處,祁東和程憲輝居然認識。

「你確定所有信息都在這,沒落下?」

溫庭筠忽然抬頭再次確認一遍,總覺得資料有什麼遺漏。

可梁桀是幾番確認檢查,沒問題才拿給他。

「應該是沒落下,這人在南城很低調,信息不多,不會有什麼隱秘的信息?」

梁桀擰眉,祁東在南城是一個很普通的人,南城內一家湘菜館老闆,已有很多年經營,周圍人都是常客,說老闆人很不錯,熱腸心。

溫庭筠垂眸低聲道,「好我知道了,你先出去。」

梁桀眉心一擰 ,覺得有什麼對勁,卻欲言又止,普通飯店老闆真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梁桀出去,一臉疑惑,剛好迎面和程擰,她拿着水杯從茶水間那邊走來。

「梁特助,怎麼了?」

程擰抬頭看他臉色不是很好,不由問道。

「沒事,馬上要開會了,你通知到各主管了嗎?」

梁桀斂了斂神色,轉移話題。

「通知了,資料也準備好了。」

程擰上班來之前就已經通知到各部門主管了,資料昨天下班前已經都整理出來。

梁桀聞言,點點頭,「嗯,去把5號會議室收拾出來,十分鐘後開會。」

「好,我現在去。」

程擰放下手裡杯子,走到辦公桌,拿起準備好的資料,然後前去5號會議室開始做準備。

很快,會議室的門被推開,溫庭筠大步走到第一個位置上坐下,陸續地各主管的進來。

程擰把準備好的資料發下去,然後坐在梁桀旁邊。

底下一大片,在男人強大的氣場下,鴉雀無聲,死寂般。

良久後,男人才緩緩出聲。

一個半小時的會議終於結束,各部門主管都垂頭喪氣,等男人先出去,大家才敢連續離開會議室。

程擰最後一個走,收拾桌面上的資料,才離開。

溫庭筠坐在大班椅上,手指關節敲擊着桌面,垂眸,遮去閃光,瞥向一旁祁東的資料信息。

放下手,拿起手機站起身站在大落地窗,修長挺拔的身軀有着逼人的氣壓。

撥通那邊的電話,他直奔主題。

「最近幫我盯一個人,叫祁東,住南郊126號,辰陽路湘菜館老闆,這個人可能不是個簡單人物,你小心點。」

掛了電話,他盯着樓下坐在電腦前的程擰,半垂眼眸,不知思索,看她在對工作細節,看資料。

然後起身去那邊的資料庫查東西,直到身影消失,他才收回視線,轉身坐下。

而樓下資料庫的程擰,在資料庫里找她想要的東西。

她一定要查出雲騰和當年爸爸手裡被突然叫停的那個項目的相關資料,一定有什麼無法公眾的信息。

雲騰近幾年所有的項目資料都放在這一層資料庫,電腦上有幾個檔案號顯示在資料庫,除了有兩個沒有去向。

根據檔案號還有日期查,她記得當年的項目叫長陵。

半小時後,程擰查遍了所有那個階段日期的文件,根本沒有找到和長陵符合的項目資料。

程擰伸展脖子抬頭,突然目光怔住,架子上最頂層一個木質箱子,吸引了她。

程擰目光看了圈房間,有沒有梯子或者高一些的能疊層起來,拿到上面的木質箱子。

她有預感,那裏面一定有她要的東西,格格不入的箱子,放這麼高。

程擰隨便找了一個廢棄的桌子,她爬上去,桌子一晃一晃的,她手緊攥着架子邊沿。

等桌椅不晃了,程擰緩緩起身。

可下一秒,「你在幹什麼?」

《四年後,我帶首富的崽驚爆全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