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死前我撿到了系統
死前我撿到了系統 連載中

死前我撿到了系統

來源:google 作者:狸奴豺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狸奴豺 趙一鵬

第一次寫小說呢,末學不揣淺陋,將拙作呈上,拜請讀者大大賜教這是一本娘胎重生+穿越+系統的小說主角趙一鵬通過位面之門穿梭於各個世界的同時發現了系統使命的故事也揭開了自己的身世原來在宇宙中有與人類一致的存在並不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一切都是被建造的,而建造師就是……展開

《死前我撿到了系統》章節試讀:

趙振華被趙一鵬弄的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但轉念一想,一鵬從小就知事,是知道分寸的。兩人就去了他的書房。

趙一鵬看着趙振華認真的說道:「爸,等一下你要冷靜。」

他看著兒子一副反常的行為,忽然想通了「嗯,這是戀愛了!」正張了張嘴準備說些什麼,就看見了一片藍光。

「系統,打開位面之門。」趙一鵬在心裏對系統說道。

淡藍色的星光彷彿從四周湧入,匯聚,顏色也變成了深藍色,像是被固定住了一般,慢慢的形成了一座高1.9米寬2米的藍色大門。

趙振華眼睛猛的睜大,十幾年的養氣功夫也在這一瞬間破防,他咻地把屁股從書桌後面的椅子上分開站,由於過急,還碰到了書桌,書桌正輕輕的顫動。

他也顧上膝蓋的酸軟,用眼神詢問着趙一鵬這怎麼回事?

趙一鵬不急不緩的向趙振華解釋着剛剛的事情。語畢,趙一鵬還向趙振華問了句,這怎麼辦?

趙一鵬看着趙振華一時也拿不定主意問:「要不跟爺爺說說?」

「說肯定要說,但不是現在,明早,明早吧,明早再說」

趙振華揉着膝蓋說道:「這麼晚了,去睡吧。」

他看著兒子的背影離開了書房。

「哎……」

他拉開抽屜從裏面拿出來一包蘇煙軟金砂。這是他平時喜歡抽的一款煙,因為它的口感非常好,吸入口中有種綿長的醇雅味。

抽出一根點燃用手指夾着,緩緩放到嘴邊,淺淺吸一口。煙圈靜靜的飄動,抽煙的人也靜靜的沉思。

「吱—」

趙振華起身離開了書房向卧室走去。一屁股坐在床邊就聽到王清芸問道:「兒子找你做什麼了,怎麼出去一趟還抽煙了。」

趙振華語重心長的道:「出大事了。」隨後把剛剛的事說了一遍。

王清芸聽着聽着就坐了起來,迷茫的對趙振華道:「這事你也解決不了吧?」

趙振華小雞啄米似的「嗯嗯」。

王清芸看了趙振華一眼,把鋪蓋一撩道:「睡覺睡覺」。

……

第二天日夕時分,趙家老宅透露着一絲不可名狀的氣氛,老爺子的感覺尤甚。

老爺子把竹筷放在餐碟上說道:「你們有事?怎麼一個個的跟沒睡醒似的。」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隨後趙老爸站了起來說:「爸,跟您說個事,您別激動。」

「激動,我都快一百歲了,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嗯?說,你只管說。」趙老爺子對着趙老爸說道。

於是趙振華又對趙老爺子說了一遍。

趙振華話音剛落,就見眼前有一根逐漸放大的龍頭拐杖。

「這麼重要的事情你竟然這個點才告訴我,我……」趙老爺子作勢要打下去,卻被王清芸攔住了。

「爸,這不是振華覺得時間太晚了嗎?爸也睡下了。可這事也不是一兩個小時就能解決的,就乾脆今天再說,振華這也是為了爸不是?」王清芸扶着老爺子坐下並向趙振華使了個眼色。

趙振華這才走過來說道:「是啊,爸,這慢工才能出細活。」

一聽這話,氣的老爺子又想給這兒子一棍子。

「一鵬,這個系統是你的,你先說說你的想法。」趙老爺子看着趙一鵬說道。

「爺爺,這個系統是從哪來的,目的是什麼我們也不知道。」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利大於弊,這就足夠了。」

「而一個人的力量終究太弱小,而且爺爺經常教育我,『我死國生,我死猶榮,身雖死精神長生,成功成仁,實現大同』,所以我想把它給國家。」趙一鵬堅定的說道。

趙老爺子撫掌道:「哈哈哈,好,不愧是我趙家人,有志氣。」

趙振華趕緊問道:「寫公文是不是……」

趙宏凝重的點頭道:「嗯,確實不好,這個事兒越少人知道越好。」

一般情況下是不允許越級寫公文的,除非特殊情況。

趙振華若要報告此事,由於事情的特殊性只能「上行文」,而上行文是指下級機關向所屬上級機關的發文。

而且還是越級行文,即下級機關在非常必要時,越過有隸屬關係的上一級機關,僅向更高級的上級機關行文,越級行文的同時,應將公文同時報給被越過的上級機關。

以前的話是沒問題,可這次是特殊情況嗎?這可比特殊情況還特殊。

嗯,雖然有點對不起老陳。

「我打個電話,他們應該馬上會到,今天就在家吧。」趙宏說完就拿起來手機撥打了電話。

「喂~」老人的聲音渾厚,透出了歲月的滄桑感,像是古老的磬鐘,渾厚又有深度。

「您好啊,我是……」趙宏和電話那頭聊了一陣子,其實也不能說是聊天,沉默的時間多於說話的時間。

「好,我知道了。」手機屏幕又漸漸的暗了下去。

趙振華和趙一鵬分別向單位和學校請了假。因為不能到處走動,所以就碼起來了長城。

「一筒」

「碰,杠上花。」王清芸摸着牌道。

「趙太太手氣不錯啊,我老遠就聽到了。」先聞其聲,後見其人。

只見一個大約一米八九的中年男人走在最前面。他有着長方臉膛,棕紅膚色,鼻直口闊,粗發濃眉,一雙睫毛很黑的眼睛,雖然不大,卻是藏鋒卧銳,流露出一種機警、智慧的神采。

後面還跟着十個身穿迷彩服、荷槍實彈的軍人。

男人走入大廳,銳利的眼神就快速的鎖定了趙一鵬。

測了測身子,在距趙一鵬7步處,男人上體正直,右手取捷徑迅速抬起,五指併攏自然伸直,中指微接微接太陽穴,手心向下,微向外張,與兩肩略成一線,同時注視着趙一鵬。

趙一鵬看見男人給自己行了一個軍禮,心中略感詫異,連忙收回摸牌的左手迅速地站起來,對男人回敬了一個像模像樣的軍禮。

趙振華也繞到男人面前說:「你們是……」

男人點頭示意道:「趙市長,趙老將軍,我們是首領特批來保護趙一鵬同志的。」

嚴肅的向趙振華介紹道:「我叫褚懷瑾,之前是首領的警衛員之一,但現在我和他們一起被任命為趙一鵬的貼身保鏢。」

「哦,褚先生,你好。那現在是怎麼安排的?」趙振華伸出右手做出握手的動作。

褚懷瑾放鬆了身體說道:「趙市長您比我年歲大,叫我懷瑾就行了」。

「在我們過來的路上已經有了安排了,首領的意思是今天把一鵬同志接到神都」。

「當然,你們也是可以陪同的。」褚懷瑾笑着補充道。

「沒問題,那我就叫你懷瑾了,你也別市長市長的喊了,哥哥虛長你幾歲,你就叫我哥吧」。趙振華一臉親切的道。

「是啊,是啊,也別叫我同志了,您叫我一鵬就成。」趙一鵬撓了撓頭,不好意思的說道。

這同志同志的聽着咋有點彆扭呢?

褚懷瑾爽快的回道:「好,那是現在就走?」

趙老爺子杵着龍頭拐杖道:「就現在吧,老頭子我就不去了。清芸,振華,你們跟不跟着?」

王清芸撫了撫青色衣服道:「我也不去了,就振華一同前往吧。」

褚懷瑾抬起右手比了個手勢,從後面出來了一個拿着手提箱的軍人。只見他把手提箱放在了茶几上,從裏面拿出來一疊文件。

褚懷瑾解釋道:「由於事件的特殊性,所以要簽保密協議」。

隨着最後一個字的落下,這份保密協議正式生效。

趙一鵬看着停放在庭院里的兩架直升飛機,眼前一亮,這可是軍用型直升機。

直升機的螺旋呼呼作響。

褚懷瑾遞給趙一鵬和趙振華一人一副耳機道:「先把耳機戴上,我們都習慣了。」

三人依次上了UH-60M。

褚懷瑾看着兩人興趣盎然便問道:「華哥,你們知道這是什麼直升機嗎?」

「大概知道,我們這輛是UH-60M,前面的是武直10,細緻的就不知道了」趙振華說道。

「沒錯,UH-60 Utility Helicopte,通稱:西科斯基「黑鷹」是白頭鷹國一型四旋翼、雙發通用直升機。

2005年雙方簽訂了低速生產合同,2006年交付了首批生產型用於作戰評估,2008年開始形成初步戰鬥力。

UH-60M的新特性包括:機身延壽以達到「零小時」使用壽命,使其可以繼續服役20~30年。

新型寬弦複合材料旋翼,改進了性能,特別是在高溫高原環境下,降低了維護成本。

新旋翼槳葉發展自西科斯基S-92民用直升機,但長度要短一些。全新的數字化座艙減輕了飛行員的工作負荷,改進了乘員的態勢感知能力,並提供了新的通訊能力。

武直10是九州新一代武裝直升機,代號「霹靂火」,WZ-10於2003年首飛成功,2012年正式服役。武直10的出現可以說是九州軍用直升飛機的里程碑,結束了之前直升機依賴於「海豚」的局面。」褚懷瑾更加細微的講解到。

《死前我撿到了系統》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