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死亡狼人殺:籠中鳥
死亡狼人殺:籠中鳥 連載中

死亡狼人殺:籠中鳥

來源:google 作者:風鈴鳥的誓言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林靜萱 風鈴鳥的誓言

林靜萱在一個陌生的地方醒來,發現自己和好友被捲入了一場真實的狼人遊戲,生與死,成為了常態!傾盡全力活下來的背後,得到的真相會是什麼?展開

《死亡狼人殺:籠中鳥》章節試讀:

「王嘉明,林靜萱的身份尚未查驗,你憑什麼證明她是瘋子,況且說你是狼人的是蘇子衿,為什麼你不想將她投出去,而選擇了林靜萱。」陳星飛盯着王嘉明,冷冷說道!眼神有些瘮人!

「呵!蘇子衿在我眼中肯定是一個狼人,但你們會相信嗎?我如果強行想要將她投出去的話,不過會產生截然相反的效果!」王嘉明沒有被陳星飛的目光所嚇倒,抱着手,說道!

「王嘉明的意思,是指我和一個道貌岸然的瘋子待了三天嗎?既然在王嘉明的眼中,蘇子衿一定是一個狼人,那麼葉林就是一個真的預言家!所以,我的身份你也不可能懷疑!況且,靜萱和我呆了三年多的時間,她是一個不會撒謊的人。」王穎月說道。

「在外面世界的樣子怎麼可能應用到現在來!王穎月你的身份我們不可能懷疑,但是請注意你身邊的人,在絕境中的人能做出的事誰也不知道。今天我一定會投出林靜萱,你願意也好,不忍也罷,從猜到她身份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經做好了你會投給我的可能性!當然在最後奉上一句,今天把我處決了,狼人晚上再殺了徐少雨,明天的時候,狼人就可以宣告勝利了!那時候你就會看到你最信賴的朋友,承認自己身份時那可笑的嘴臉!」王嘉明說道!

他說的是如此的大義凜然!如果不是因為他說想要投出的對象是林靜萱,王穎月有可能真的相信了!沒錯,他低估了王穎月和林靜萱之間友情的深厚!這樣的發言,對於王穎月而言,不過像是跳樑小丑一般!但對於別人而言可就可就不一定了。

聽到了王嘉明的話,徐少雨的眼中逐漸困惑了起來,本來她就並不怎麼想要投出王嘉明,因為如果王嘉明不是狼人的話,她今天就必死無疑。

「徐少雨,你得想清楚!鄭麥在昨天的時候可是最沒有存在感的,在後面也不可能起到重要作用,為什麼狼人要殺了他?如果狼人選擇了陳星飛和王穎月中的一個人不是更好嗎?王嘉明之所以會在被我查驗出是狼人之後,又反跳出來一個守衛,是為了讓你們把矛頭對準林靜萱,此時沒有查驗過身份和人只有他,林靜萱,柳子凡!他自然而然地會選擇更好下手的林靜萱了!」蘇子衿再一次陳述着自己的觀點!

「我說過不要干涉我的選擇,這一次的選擇可是事關我在晚上能不能活下去!」徐少雨冷眼望向蘇子衿,眼神充滿了寒意!

「時間也差不多了,兩個小時過後就來這裡投票吧!」這時一直沉默着的柳子凡說道!

隨後他轉向了徐少雨,說道:「希望你能夠做出一個正確的選擇!」說完便走了。

其他人也陸陸續續的離開了,在陳星飛即將進入自己的房間里時。一個女孩的聲音突然叫住了他:「那個陳星飛,能等一下嗎?」

陳星飛轉過頭去,說話的人正是林靜萱,當然,王穎月也在她的旁邊。

「當然可以?不過在這個地方有些引人注目,進來吧!」一邊說著,陳星飛打開了他房間的門,走了進去。林靜萱和王穎月也沒多說什麼?直接走了進去!

「直接進入主題吧!陳星飛,一開始你的行為雖然讓我們對你頗有好感,但是信任是不足的,不過你昨天的時候,當許昕想要投給林靜萱的時候,你投票給許昕的時候很果決,所以我們願意相信你!對於你之前提出的結盟,我們可以接受!」王穎月說道!

「是嗎?那我很榮幸哦」聽到了王穎月的答案,陳星飛笑了,說道:「嗯!今天投票的關鍵在徐少雨你們是知道的把。我相信蘇子衿,她的投票結果會和我一樣。所以之前會有四票投給王嘉明,晚上狼人也決不會殺了林靜萱,至少今天之前林靜萱是安全的。」陳星飛說道。

「嗯!你說的這些我都想到過,但最主要的不是活過今天,而是贏得這場遊戲!如果今天徐少雨和柳子凡投給了靜萱,那麼今天就會無人死亡,那麼你也明白吧!我和你就會成為狼人今夜的目標。所以必須要讓王嘉明今天被處決!」王穎月說道。

「王嘉明被處決的話!就能保證我們能夠無事嗎?狼人殺人是根據他們而不是我們的。」陳星飛問道!

「蘇子衿可是給了王嘉明狼人身份呢?就和徐少雨說的一樣,今天如果王嘉明被處決了,狼人一定會攻擊她!雖然我本來就不相信王嘉明是守衛!但人嘛!是自私的,我也好,你也好,都想要活下去!」王穎月眼中透露出堅定。

「那好!我明白了!我們結盟吧!只要你們願意相信我,我就可以相信你們!今天第三次投票還是要看林靜萱和王嘉明的發言誰能打動徐少雨了。」陳星飛說道,並轉向了林靜萱,聲音變得溫柔起來:「今天你的表現很出彩!晚上的發言應該沒有關係吧!」

「這個你放心,晚上絕對不會只有靜萱一個人戰鬥!畢竟我們現在是一條船上的人!」王穎月說道!

「放心吧!我一定會努力的。」林靜萱堅定的說道。

「好了,要說的就這些吧,你們也回去吧!」陳星飛說道。

王穎月和林靜萱點了點頭,離開了。

望着林靜萱離開的背影,陳星飛忽然笑了起來,不知道為什麼,只要是看到了她,他就會感覺到開心,不管她是否變了,只是因為一開始的感謝?或許這個理由太過於牽強了,似乎林靜萱與他曾有過一面之緣⋯

在離開了陳星飛的房間之後,兩人來到了王穎月的房間,無他,就是順路。

「靜萱,我覺得我們需要考慮一下之後的事了!」王穎月說道。

「之後的事情?現在的事情還沒有解決呢?」林靜萱不解的問道。

「現在的最壞結果是今天無人出局!那麼明天守衛如果又失敗了的話,就會還剩下七個人,我們必須考慮到投出王嘉明後或是兩輪平票時的後續我們該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