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思維陷阱
思維陷阱 連載中

思維陷阱

來源:google 作者:銀杏樹下的鹿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方平 銀杏樹下的鹿

[情節發展較慢,慎入!]思維是現實的延伸,現實是思維的終結,邊界的模糊,彼此的融合,帶來的將是新生,還是毀滅?我們終將踏入,那名為希望的陷阱展開

《思維陷阱》章節試讀:

天,是沉寂的灰,街道上的幾處房屋仍在向外冒着滾滾濃煙,似乎冰冷的火焰尚未熄滅。倒塌的電線杆,破碎的警車,未乾的血跡,周圍的一切都在提醒着方平,這不是遊戲,而是真實的末日,至少對於這個城市來說,此刻的它已經凋零。

腳下似乎踩到了什麼,低頭看去,是一隻髒兮兮的泰迪熊,它的主人似乎在混亂中將它遺棄在此處,小熊的背部綉着一行小小的字「To my lovely Lucy」。揉了揉小熊的頭,方平將它別在了腰間。

「這些,是真的嗎?」

「對於這個小熊的主人來說,這裡就是她的世界。」

「走吧。」

「去哪?」

「拯救世界。」

「別太為難自己,其實你能做到的並沒有你想像中的那麼多。」

「我知道,可我就是……不忍心,或許我們的世界有一天也會變成這樣,難道你就忍心這樣看着?至少我會去做些我能做的。」

「你以為你是誰,救世主?收起你那毫無意義的善心吧。」

「可是……」

「這和你有什麼關係?是你導致了這一切嗎?別天真了,這裡不會被毀滅,也不會迎來新生,因為這就是生化危機里的浣熊市,一個被病毒摧殘後只剩下一具空殼的屍體,一個不會行動,卻在一直吞噬生命的喪屍。」

「難道我就沒有什麼能做的嗎?」

「醒醒吧,這裡即使不是現實,你也不能在這做你的英雄夢,你拿什麼去拯救這個世界?喊幾句煽情的口號,找個冠冕堂皇的理由,不管自己能不能做到,先把自己感動了再說?

你以為你現在在幹嘛?我告訴你,在里世界死了意味着意識的消亡,你沒有資格為那些可笑的理由去做那些毫無意義的事情。」易在方平的內心中咆哮,似乎方平那幼稚的話挑到了他某根敏感的神經。

「我恨你。」

「謝謝。」

「走吧。」

「去哪?」

「去**局找槍,去洋館調查下起因,順便多乾死幾隻喪屍,早點完成概念共鳴,早點離開這該死的世界。」

幾經周折,方平終於來到了**局門口,才發現有好幾個人都在那裡站着,似乎都在等他。為首的男子見他來了,笑着說道:「兄弟你可真夠慢的,現在任務人數總算湊齊了,我們也該進去了。」

方平一邊保持尷尬又不失禮貌的微笑,一邊在心裏問易:「什麼任務?」

這時,易以一種沒有音調起伏的電子音說道:「主線任務:藏在地下的秘密。任務人數……」

「停!所以每次接到任務時你都要像這樣在我腦子裡念一遍?」

「其實也不是這樣。」說完方平的面前又出現了熟悉的面板:

主線任務:藏在地下的秘密

任務簡介:保護市民安全的**卻連自己的安全都無法保證,**局如今已完全被喪屍佔領,可T病毒的爆發僅僅是偶然嗎?**局下面的下水道又連接着什麼地方?

任務人數:4

任務信息:進入**局,找到進入保護傘公司地下實驗室的方法。

任務獎勵:開啟主線任務的下一階段、綠色草藥*5、藍色草藥*5、紅色草藥*5

「這是什麼?遊戲系統?」

「不,這是腦域芯片根據資料庫里的信息形成的里世界任務系統,像這種已經基本被摸透的區域都會觸發這東西。」

「那你之前為什麼不告訴我有這麼方便的東西?」

「這不是為了增強我的存在感嘛,我可比這種東西有用多了。」

就在方平和易在腦海里悄悄交流的時候,那個領頭的男子突然又轉過頭對方平道:「兄弟,你會些什麼啊?」似乎是覺得問的有點突兀,他又補充道。「這樣,雖然我們剛才都互相了解過了,但還是介紹一遍吧。我先自我介紹一下吧,我叫耿方,會點防身術,準備往格鬥方面共鳴。「

「我叫辛良紅,共鳴了《魔獸世界》里的人族牧師,可能是適應性不太高,所以只會一個治療,而且只能治療不太重的傷勢。」站在一邊的那個戴着眼鏡的女子接著說道。

見其他兩人都開口了,一直陰沉着臉的金髮男也開口道:「我叫李昂,共鳴的是FPS遊戲《使命召喚》,能對一些基礎槍械進行簡單改造。」

「有點意思。」易突然在方平的腦海里出聲道,「你就說自己沒什麼擅長的,就是體力特別好,沒什麼明確的共鳴方向。」

在方平自我介紹後,耿方並沒有太大的反應,辛良紅則是有些失落,而一旁的李昂似乎有些不屑。

「那你就和他倆一樣跟在我後面,幫我們拿拿東西吧。」耿方思索了片刻,隨後說道。

進入**局後,耿方大門上的插銷放下,防止外面的喪屍衝進來。隨後眾人便進入了**局的大廳,此時大廳內卻異常的整潔,沒有任何東西散落,完全看不到喪屍活動過的痕迹,只是中間巨大的雕像異常顯眼。

這時一旁的李昂突然出聲對眾人說道:「快來看看這個屏幕,這好像控制着整個**局的監控系統。」眾人聽聞,連忙向他那裡聚集,只見一塊老舊的顯示屏上正顯示着整個**局一樓的地圖,而標着東側走廊的那塊區域則一直閃着紅光。

「不如我們去哪裡看看吧。」李昂建議道。

「我沒問題。」耿方說道。

辛良紅緊跟着回答道:「我也沒問題。」順便還瞟了方平一眼。

「我反正就跟着你們就好了。」

整個**局的供電系統似乎出現了問題,走廊上一片漆黑,那些陰暗的角落似乎下一秒就會有喪屍撲出來,就在眾人都緊繃著神經小心翼翼地探索者前方的道路時,耿方向方平湊去,小聲的問道:「兄弟,你是不是有能力能讓身上發出奇怪的味道啊。」

「不是,那是在斷電冰箱里不知道放了多久的鯡魚罐頭的味道。」

「你幹嘛把這東西塗在身上?」

「可以讓喪屍聞不到自己啊。」

「你不會不知道喪屍都是通過聲音來感知獵物的吧。」

「易你又坑我。」方平在心中憤怒地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