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四重分裂
四重分裂 連載中

四重分裂

來源:外網 作者:微葉梧桐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微葉梧桐 玄幻魔法

♂ 公元2050年,春 距離【無罪之界】發售的那天,已經過了整整一年零兩個月又十四天了。 這款並不算多新穎但卻以一種堪稱兇猛之姿殺入市場的精神虛擬遊戲,到現在為止已經有了超過百萬的簇擁,並在無數個夜晚於那片名為『無罪』的大陸譜寫了大量傳奇與故事。 之所以是夜晚,卻是因為這款遊戲直到現在為止依然秉持着『只支持睡眠模式登錄』的奇葩理念,讓無數肝帝們怨聲載道的同時還奇蹟般地保持着身體健康…… 二月十四日,凌晨一點。 【連接完畢,正在讀取角色信息】 【歡展開

《四重分裂》章節試讀:

♂ 不遠處似乎還有着陣陣喧嘩聲響起,如果墨檀沒記錯的話,那個方嚮應該就是之前旅店老闆娘告訴自己的募兵處了。

想到這裡,墨檀立刻邁開步子着向那邊飛奔而去,鬼知道募兵處收攤之後自己要等多久天才會亮,而且他現在身上也沒有錢再住一宿旅店了,所以還是趕早吧~

這座名為疊岩城的小規模城市並不算大,大路上來往的行人卻是不少,儘管天邊已經浮現了晚霞,但城內卻依然十分熱鬧,除了普通居民之外,很多戰鬥職業以及施法者打扮的人也是隨處可見。

募兵處距離綠茵旅店並不算遠,那是一片被圈起來的場地,旁邊有七八個種族各異的士兵正在維持秩序,附近還有不少看熱鬧的人駐足圍觀着,墨檀擠進去時正好看到一個身材高大的綠皮獸人『咔嚓』一聲徒手摺斷了一截大腿般粗細的圓木。

「通過,那誰,你帶他去後面領軍牌。」坐在一張長木桌後的蜥蜴人軍官懶洋洋地沖身側一個矮人士兵揮了揮手,隨即把頭轉向人群打了個哈欠:「還有嗎?」

墨檀稍微等了一會兒,見沒有人上前便緩步走進場地內沖那隻看起來快要睡著了的蜥蜴人笑了笑:「我報名。」

「人類?」蜥蜴人軍官微微眯起了它那細長的藍眼睛:「而且沒有武器,施法者?」

墨檀爽快的點了點頭:「是的。」

「通過。」對方同樣毫不猶豫的回答道:「方便展示一下么?」

【引導任務已完成,可選擇獎勵職業:遊俠/術士/牧師】

【引導任務完成度100%,無額外獎勵】

【您已獲得新的技能與屬性點】

直到一連串系統提示音響起後,墨檀略有些忐忑的心態才平復了下來,他還真怕對方先讓他施個法或者問得再仔細些才說出『通過』兩個字來。

不過幸好,一切都還在掌握之中。

通常來說在這種dnd世界觀下,法術永遠都是強大而危險的,無論是各種性質各異的元素力量還是神秘莫測的神術都容不得半點差錯,否則受到反噬或者魔法失控都算輕的,原地爆炸這種事也並非沒有可能。

所以既然這位蜥蜴人隊長這麼問了,墨檀也正好借坡下驢,他至少有七成把握就算自己表示沒辦法現場展示也能夠被旁人理解,不過現在看來這個任務還是蠻簡單的,在加特那句『通過』說出口後,墨檀便立刻完成了任務,並且在獎勵中還有兩個正好屬於施法者職業。

於是……

「當然沒問題~」墨檀飛快地用意念在旁人無法觀察到的面板上進行了一番操作後,平伸出雙手,柔和的淡金色光芒浮在他手間亮起,照亮了臨近日落前那愈見黯淡的地面。

【凝光術】

聖光學派主動技能

掌握要求:聖光學派1級、智慧5

消耗:1信仰值/秒

效果:照亮你周圍半徑5米內的環境,範圍內敵方單位潛行等級-1,無冷卻

【備註:替你的神說『要有光』】

兩秒鐘後,墨檀停止了凝光術,隨後便領到了一枚質地粗糙的鐵質軍牌和六十枚銅幣。

「你被分配在芬里爾小隊,新兵。」蜥蜴人軍官加特對墨檀低聲交代道:「明天中午前到兵營報道,休息時間可以去教堂,但禁止在部隊里傳教,如果你不想挨揍的話。」

墨檀對此自然沒有什麼意見,在詢問過兵營的位置後就告辭離開了,而這一天的募兵也正式結束,加特小隊長則等幾個士兵把登記表之類的東西收好後便帶手下們喝酒去了。

五分鐘後,疊岩城曙光教堂

「歡迎你,孩子,我能為你做些什麼嗎?」年邁的神父沖墨檀微微俯身,慈祥的看着他。

墨檀對老者報以微笑,仰望着位於教堂一層最中心的曙光女神像,輕聲道:「我在流浪中得到了聖光的垂憐,以曙光女神帕可茜的名義,我想加入教會。」

儘管幾分鐘前他還並不知道曙光女神是個什麼玩意兒……

信奉帕可茜的曙光教派是無罪大陸上根基最為雄厚的勢力之一,哪怕是馬紹爾自治領中規模最小的疊岩城也有着它的教堂,所以選擇了牧師這一聖光掌控者作為基本職業的墨檀在打聽到這一情報後便第一時間來到這裡,並表示出了入教的意願。

「聖光的垂憐?哦,女神在上……」神父驚訝地看着墨檀指尖的淡金色聖光,不由得發出了一聲低呼:「當然,當然可以,去神像那邊祈禱吧,只要你被女神大人承認就可以進行入教儀式了,呵呵,別這樣看我,你當然會被承認的~」

似乎發現了墨檀的面色有些尷尬,神父笑眯眯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可是能夠自行領悟聖光奧秘的有福之人,神當然會垂憐你的。」

【但願如此……】

墨檀跪在女神像前的軟墊上,難免有些不安,這份不安並非來源於他自己,而是出於另外的一些顧慮……

不過意外並沒有發生,幾乎在他合上雙眼的瞬間,一個溫柔而縹緲的聲音便在他腦海中響起……

「我的恩澤將與你同在,孩子,你是否願意成為我在凡間的代行者,播撒我的榮光、捍衛我的尊嚴?」

【您是否同意成為曙光女神帕可茜的信徒?】

【提醒:背叛信仰將承受巨大的代價】

「是。」

墨檀輕鬆地回答道,他當前的人格並不介意成為誰的信徒,從各種角度看來都算是一個從善如流的人,儘管並無什麼進取心以及執念,也沒另外幾個人格那麼有個性,但也是因為如此他才能夠輕易融入到這個社會中,就像任何一個普通的二十歲年輕人那樣。

而選擇牧師作為基礎職業,也是因為比起一個人努力成為英雄或傳奇,他更願意和他人共同相處,同時讓自己盡量置身於一個安全的環境之中,不但能提高生存能力,而且無論在npc還是玩家中治療者永遠都是很吃得開的~

從這點上就能看出來,身為墨檀的多重人格之一,玩家黑梵更像是一個玩遊戲的人。

【恭喜您成為曙光女神帕可茜的信徒,信仰值已完全解鎖】

墨檀話音剛落的瞬間,系統提示便隨之傳來。

【您的牧師職業提升為2級,當前經驗90/150】

【您已獲得新的屬性點】

【解鎖物品圖鑑、人物圖鑑、故事圖鑑】

【《曙光教派》已添加到圖鑑】

墨檀並沒有第一時間起身,而是微微睜開眼確認了一下自己更新過的資料。

【黑梵】

生命值:170/170

魔力值:190/190

體能值:140/140

信仰值:100/100(帕可茜)

職業:牧師2級,當前經驗90/150

信仰:曙光女神帕可茜

陣營:絕對中立

基礎屬性:力量5、靈巧5、智慧9、體質7,待分配:2

戰鬥屬性:聖光學識1級

技能:凝光術、聖療術、堅韌禱言、凝光矢

在這裡不得不提一下,身為一個遊戲閱歷頗為豐富的老司……老玩家,墨檀剛看見『聖療術』這個技能時還是有點兒懵的,畢竟自己這會兒剛兩級不是~

結果他點開一看……

【聖療術】

聖光學派主動技能

掌握要求:聖光學識1級

消耗/限制:20魔力

效果:為目標恢復少量生命值,冷卻時間一分鐘。

【備註:你以為這是啥?那個『聖療術?』別做夢了!】

他心裏冒出了三個字母,但這會兒顯然是不當講的……

不過在檢視過一遍自己的屬性後,墨檀還是比較知足的點了點頭,他將兩點待分配的屬性全部加到了智力上後便站起身來,沖守在一旁笑容滿面的神父微微俯身:「謝謝您。」

「別客氣,孩子。」神父遞給他一本厚厚的典籍:「這是你的教典,無論走到哪裡都不要忘記女神的教誨。」

墨檀伸手接過,不出所料,這本書果然是一件裝備。

【教典】

武器類別:副手

品質:普通

攻擊力:無

屬性:智力+1

裝備要求:無

【備註:首先,這東西有攻擊力才奇怪;其次,一本書而已你還能指望它有什麼裝備要求?識字嗎?】

墨檀看完這充滿惡意的備註後翻了個白眼,隨即再次跟神父道謝之後便準備離開,卻不料……

「留步,孩砸。」神父叫住了有些疑惑的墨檀,微笑着伸出手道:「通用版教典1銀幣一本,你給我個成本價就行,20銅幣。」

……

當多了本書、多了個信仰、升了一級並且少了20個銅幣的墨檀黑着臉從教堂出來後,天已經黑了,他實在不知道該對教典還要收錢以及其利潤竟然高達百分之四百這兩個角度中的哪一個進行吐槽,憋了半天只感覺自己身心疲憊。

無罪之界並沒有什麼主線任務,所以墨檀打算提前去兵營那邊報個到,然後就順其自然的玩,畢竟他雖然還算蠻享受這個遊戲的,卻也沒有什麼明確的目的,至少現在沒有。

不消幾分鐘的時間,墨檀就已經到了疊岩城的自治軍兵營前,在下意識地環顧了一下周圍的環境後,便走上前沖看門小哥打了個招呼。

「新兵?」一個身着板甲的地中海侏儒戰士狐疑地看了墨檀一眼:「狗牌帶了沒?」

墨檀點了點頭,從腰後的小包(行囊)中取出了之前蜥蜴人隊長發給他的軍牌,遞給了對方。

不知為啥年紀輕輕就有些脫髮的侏儒戰士接過軍牌後點了點頭,隨後將其拋還給墨檀:「9527號黑梵是吧?往裡走第二個口左拐,就是芬里爾小隊的駐紮區。」

之前沒仔細看過軍牌的墨檀一臉殘念的抽了抽嘴角,簡單道了個謝後便從正門走了進去,隨後便提到身後傳來了那侏儒戰士的聲音:「你是牧師吧?我聽說芬里爾小隊就差個牧師了,我喜歡跟治療者交朋友,我叫海菲斯。德薩克,海狸小隊的。」

「噗!」墨檀差點沒一口老血噴出來,他回頭沖海菲斯咧出了一個十分扭曲的笑容,然後捂着臉飛快地低頭向目的地走去,邊走邊喃喃道:「地中海的海飛絲?!還姓薩克(thick,即『茂密』),嘖嘖……比9527什麼的狠多了……」

大概走了五分鐘,他便來到了那芬里爾小隊的駐紮地,這裡有一間看起來略顯破舊的瓦房,裏面看過去黑漆漆的,不過門口倒是站了幾個人圍在一起。

「嘿,那邊那個!」一個正抱着盾牌跟另外幾人聊天的中年漢子沖墨檀揮了揮手:「你有點面生啊。」

後者再次亮出了自己的9257號軍牌,道:「我叫黑梵,是新來的,被分配到芬里爾小隊,前輩好。」

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墨檀看見面前這個男子的鎖甲心口處塗著一隻白色巨狼,而他身邊的幾人鎧甲上也有着相同的標記,這要是再察覺不到什麼就有點兒蠢了……

「呦!你就是加特那傢伙給我們找到的牧師?」男子上下打量了墨檀一會兒,隨即伸出手爽朗的笑道:「行吧,我是芬里爾小隊的隊長奈德,盾戰士,你們幾個也都介紹一下,咱們有醫生了~」

最後一句話是他沖身邊幾個人吆喝的。

「克拉布,戰士~」站在奈德身旁高壯的黑皮獸人抱着膀子沖墨檀眨了眨眼:「你見過血么?小豆芽菜。」

墨檀聳了聳肩:「我比較擅長把血處理掉,不過你要是想讓我好好看看血,等什麼時候你受傷了我會照做的。」

他這種略帶火藥味的回答倒不是下意識說出的,只是因為墨檀很清楚,在挑釁面前一再退讓的紳士是永遠沒辦法成為被一個正常獸人所認同的。

果不其然,克拉布不但沒有生氣,反而爆發出了一陣大笑,越過奈德用力拍了拍墨檀的肩膀,咧嘴道:「你小子有種!」

「嘿嘿,吃癟了吧,大個子~」盤腿坐在地上的精靈少女衝剋拉布做了個鬼臉,隨即轉頭沖墨檀和善的笑了笑:「我叫銀娜,銀娜。晨露,見習遊俠~以後請多關照咯!」

墨檀也對她報以一笑:「彼此彼此。」

「我是薩拉查。」靠在瓦房門旁的藍皮蜥蜴人兩隻手上都戴着皮質拳套,語氣很是高冷:「武僧。」

墨檀點頭,隨後饒有興緻的看向最後一個人,而對方從開始到現在也一直在盯着他看。

「我叫雙葉。」戴着一副黑框圓眼鏡的橙發女孩笑道:「法師,二次元技術宅。」

毫無疑問,她也是玩家。

奈德頗為奇怪的看了雙葉一眼,沖墨檀聳肩笑道:「她也是新來的,性子有些古怪,總之,歡迎你來到芬里爾小隊,黑梵。」

「榮幸之至。」墨檀滑稽的沖眾人行了一禮。

「這兩天募兵期間沒什麼任務,每天中午來集合一次就行,如果你跟雙葉一樣在城裡有房產的話也可以不住在軍營里。」奈德聳肩道:「畢竟這地方環境是不怎麼好。」

一個玩家當然是不可能開服第一天就在這座小城中有一套所謂的『房產』,不過墨檀卻還是點頭道:「那真是太好了,嗯,現在報到就算結束了?」

「當然咯~」名為雙葉的女孩沖墨檀俏皮一笑,隨後慵懶地伸了個懶腰:「我可是要回家了,既然你也在城裡有地方住,要不要考慮送送我?」

墨檀對奈德眨了眨眼:「我能走了嗎?」

「去吧。」奈德還沒說話,一旁的銀娜便插口笑道:「明天別忘了集合就行,我們也打算休息了。」

於是同眾人簡單的道了個別後,墨檀便和雙葉一起離開了軍營。

這個節奏偏慢的小城沒有什麼宵禁,而紀律不算嚴格的自治軍也不介意士兵們在沒有任務時離開駐地。

「你應該也是今天才加入自治軍的吧?」走在月色下疊岩城寬敞的大道上,墨檀率先挑起了話頭,轉頭向身側的女孩笑了笑:「懂得很多啊。」

雙葉也微微翹起了嘴角:「我還以為你會先問我在第一天開服就搞到一套房產的訣竅呢。」

墨檀聳了聳肩:「反正我覺得在軍營里下線比較不方便。」

所以說,兩個聰明人之間的對話往往都很簡單。

「我比你到的要早一些。」雙葉打了個小小的哈欠:「稍微多聽了一些規矩而已,也想過打探點情報背景什麼的,可惜我不太擅長交際。」

墨檀點了點頭:「或許明天我可以試試。」

「可以啊。」雙葉無精打採的揉了揉眼睛:「我得先下了,今天還有事要忙,順便一提,你明天在現實時間晚上八點半左右上線就能趕得上集合,那回見~」

說罷也不等墨檀做出什麼反應,便化作一道白光原地消失了。

「還真是常規的下線特效啊。」墨檀感嘆道:「不過她怎麼知……」

話音未落,異變突起。

【您已緊急斷開連接,請選擇是否重連。】

「?」

【您已緊急斷開連接,請選擇是否重連。】

「是~」

【重連開始……】

【連接完畢,正在讀取角色信息】

【無罪之界已為您敞開,角色創建流程即將開始……】

「什麼?!」

第二章:終

《四重分裂》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