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宋枕夜凱旋
宋枕夜凱旋 連載中

宋枕夜凱旋

來源:google 作者:長宋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葉凱歌 趙枕

女將軍vs溫柔腹黑太子九歲的她背負家族使命去往北疆,從懦弱膽小到殺伐果斷,用了十一年,金戈鐵馬,征戰沙場,她以為,這一生就該如此,而記憶深處的那個他,原來還在原地等着她身處男尊女卑的朝代,看一代女將如何馳騁沙場,立足朝堂之上,成為千古名將!展開

《宋枕夜凱旋》章節試讀:

九月中旬,葉尥以十萬大軍損傷六萬的慘重,擊潰胡人佔領的金城,收復成功。宋軍這半年來連連擊退胡軍,收復多個城池,令皇帝大喜,命犒賞三軍,鼓舞士氣。

葉凱歌一身黑色勁裝,面帶嚴厲的走在操場上,遠處的裴子奕正在指揮新兵操練,騎兵營新招了兩千兵,是葉凱歌特意從奴隸,囚犯裏面挑選的,她挑人就是挑有無野心之人,有了野心,其次都無大礙,她能給他想要的,前提得你自己去爭,這種人上陣殺敵才會勇猛無敵。她爹給她備的馬也到了,每一匹馬她也是精心挑選,不求數量多,只要精益求精。

”將軍,有你的書信。 ”親兵遞過一封信給她,是他爹寄來的,這會是士兵休息的時間,聽別人說上面的賞賜下來了,一個個都開心的跑去領賞。這時,裴子奕這卻來找她, ”裴校尉不先去領賞? ”她疑惑的問。

裴子奕可不在意那點銀錢, ”將軍,為何讓我帶這些兵。 ”他想不明白,一些奴隸跟囚犯,何須他來操練。

葉凱歌笑了笑,隨後又正了正: ”裴子奕,我需要一支騎兵,能對抗胡人騎兵的軍隊。新兵我雖挑的奴隸跟囚犯,這些都不重要,重要是他們有野心,想要往上爬,那在戰場上就會拚命,能拼的出命的人,往往就會爆發他最強的能力,你不是想爭軍功嗎?那就讓你來領兵,把他們帶出來,打了勝仗,官位,軍位隨便你選! ”

裴子奕心裏此刻心潮澎湃,得到她人的肯定,他是激動感謝的,同樣也為她有這種想法跟行為而感到震驚,之前不明白,心有鬱悶,覺得讓他訓練這些人有何作用,現在聽她說完,瞬間,心中的激情被點燃。

葉凱歌這會才打開她爹的書信,上面寫到她祖父七十壽誕,需回京中一趟,讓她兩日趕到襄州與他會合。她感覺頭都大了,真的不想回京中與那些人打交道,明裡暗裡的,說話也藏着掖着,雖是親人她感覺與他們相處陌生,親近不來。

喚來肖權,交代軍中緊要的事務,隨後又叫來裴子奕,說了些訓練新兵的方法,又交代不能偷懶,回來她要看成果,不然就軍法處置,見他點頭後才讓他退下。

隨便收拾一下,想着還是不帶平兒,來迴路太趕,帶着她肯定不方便,跟親兵說平兒來找她就說她回京城了,隨後就策馬而去。

宋朝京都

馬不停蹄的趕了四天的路程,葉尥與葉凱歌終於到了京城腳下。京城繁華依舊,這是晉州完全不能比不上的,街道上的酒樓跟茶館都裝修的富麗堂皇,連馬車都着裝的豪華靚麗,路上的行人錦衣華服,一看就是非富既貴,繼續騎馬往京城北邊趕,直到看見一座氣勢恢宏,精緻華美的府邸,牌匾以黑底金漆的古齊字寫着,鎮國公府。她倆才拉動馬韁,慢了下來。門口站了許多身穿華服的人,估計是她爹早已修書回家,所以才早早在門口等候。

呼籲住馬,立刻有下人過來牽住,跟在她爹身後,她看到那一群身着華麗高雅的人,大部分人還是認得的,畢竟兩年前有回來過。最前面身穿墨青色錦服,頭戴蘭花金釵滿頭白髮的六旬老人,是她的祖母,旁邊氣質雍容貴氣身絳紫色長裙,綉着富貴的牡丹的氣質艷麗的女人,是將軍夫人,她本是相國千金,十八歲嫁給葉尥做正妻,生有一兒一女,分別是國公嫡長子葉元明跟嫡長女葉南衣,往右邊那位身着粉紅交雜的委地錦緞長裙,面若芙蓉的驕滴女人是葉尥最寵愛的妾室,三姨娘,她本跟葉尥青梅竹馬長大,葉尥喜愛她,可耐不住家族逼迫,最後只能納入房中做妾,生有一子,次子葉元辰。而她的生母,本是太后身邊最寵愛的養女,福歡公主,只因花園撞見葉尥便對他一見鍾情,隨後不顧太后阻攔硬嫁給葉尥做妾,只能說命薄,她生下葉凱歌便生死殞命,而她從小也就被將軍夫人收養膝下。

身後還有許多她只覺得熟悉卻又喚不出名字的面容。

”我的兒,你終於回來了。 ”老太君拉着葉尥的手眼含淚水欣喜的喚到。

葉尥也拉住她的手,回到: ”娘親,孩兒回來了。 ”

隨後又看着將軍夫人,面帶微笑的喚了聲: ”夫人。 ”將軍夫人應聲點頭。

三姨娘這時紅着眼眶,處處動人,輕輕喚道: ”將軍。 ”葉尥滿臉欣喜,心裏的憐惜也湧上心頭: ”青青。 ”

將軍夫人看到這,剛剛的好心情瞬間跌落,果然,還是她在他心裏最重要。

”母親。 ”葉凱歌喚過祖母,又走到將軍夫人面前。

將軍夫人這時才看到葉凱歌,欣喜又帶到臉上: ”歌兒。 ”拉着她的手,細細地打量着她。她因為趕路比較急,還好中途換了一身衣物,一套銀色的勁裝,一雙鳳目顧盼生威,也有說不出的俊秀洒脫。

她拉着葉凱歌的手,心疼道: ”歌兒,苦了你了。 ”

這個女兒,她養到她九歲,因為她母親的原因一直不怎麼喜歡她,但也沒有虐待過她,之後她被葉尥帶到北疆後,又年紀輕輕戰功赫赫,她才對她有一點所改觀,可就兩年前,她回來站在她面前,喚她母親時,她破防了。

時隔多年她看着那個褪去兒時稚嫩,面如麥黑,英資煞氣的一身男兒裝扮的女孩,身上多了一份成熟穩重,她才感到一陣心酸。她一個女兒身該忍受什麼樣的殘酷,經歷多少生死,才能像如今這般穩如磐石。那一刻,她心底的結也打開了,隨即也多出一份愧疚。

她拉着葉凱歌轉身走到一對俊美風姿的男女身前,對她介紹道: ”還記得么,你長兄跟長姐。 ”

葉凱歌還是記得的,立即尊敬的對葉元明,葉南衣行禮: ”大哥,長姐。 ”

葉元明帶着病弱的面色上難得也露出一絲笑容: ”嗯。 ”

葉南衣許久沒見她,也是很開心,她如今已嫁人,收到母親的通知知曉今日父親妹妹從北疆回來,她特意回到鎮國府,此時也激動的拉住她左手: ”妹妹,回來就好。真的辛苦你了。 ”

葉尥此時被家人熱情簇擁,不過一會好像想起什麼,立馬叫到: ”葉凱歌。 ”

她趕緊上前,只見他爹豪氣一喊: ”終於回來了,隨我去見你祖父。 ”

她和她爹被簇擁着進了大廳門口,隨後老太君便對她們說,老太爺在裏面等你們。

葉尥一聽趕緊理了理頭髮,整衣冠帶着葉凱歌跨進大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