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碎夢人
碎夢人 連載中

碎夢人

來源:google 作者:安之之之若素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安之之之若素 安逸 懸疑驚悚

夢裡什麼都有……如果夢想成真,讓人飛天遁地,呼風喚雨……如果夢想成真,讓人掌握他人生死、思想、甚至靈魂……如果夢想成真,讓神佛舞於地獄,惡鬼游於天堂,怪物活於人間……展開

《碎夢人》章節試讀:

巷子**,十字岔道中間。

安逸抱着的女車主,姿態與一具屍體無異——兩條胳膊張開自然垂落,胸脯凸起,腦袋後仰,酒紅色波浪長發,在頭頂與地面之間筆直垂落。她眼睛閉着,眼淚從眼角擠出,順着垂落的長髮而下,用着肉眼可見的速度抵達發梢。

啪~。

始於發梢,碎於塵埃之間。

就她此刻的心情而言,大概是真想成為一具屍體吧。

「我不是小三。」

半晌,胸脯劇烈起伏了一下,只聽她如此說道。

安逸沉默不語。

可能是不知道該怎麼回應,也可能是這個解釋,於他這個陌生人根本沒意義。

「呵。」

她笑了一聲,掙脫下來,轉身往右側的巷子里走去,道:「衣服錢去車裡拿。」

安逸在後面遠遠跟着。

……

第八人民醫院。

先抵達的派出所民警,已將圍觀的人隔離開來。後抵達的法醫為首的分局人員,已有條不紊的對屍體與現場進行着初步檢驗與勘查。

「王隊,王隊。」

仍舊站在那裡,與顧柔屍體四目相對的王奈川回過神,側頭便見一位不認識的便衣警員,應該是刑警隊的,但由於他才來兩月,且這段時間就沒好好在分局裡待過,以至於他認識的人也就魏然、孫慶可,以及跟他一起調來的姚軍。

不過他也沒有認識的意思,很自然的就看向其身後的一位看樣子四十左右,穿着西服的男子,微微彎着腰,有些喘,雙手成拳握的很緊,額頭上,臉上,雙鬢汗水如豆。

「王隊,他說他可能見過讓死者屍體離開太平間的人。」

王奈川點了點頭,便又與顧柔四目相對去了。

那位刑警看了王奈川一眼後,讓那位中年人留在這裡,便轉身離開了。多少還是有些失落的,畢竟王奈川在整個江雨市**系統里那都是頗有名氣的,且還是江雨市**學院的刑偵副教授,有空都是去上課的。

他畢業前上的最後一次大課,就是王奈川的。

「那個誰。」

他一愣,轉身,便見王奈川指着他,道:「弄個工作牌掛着吧,一個個問,挺費時間的。」

他一愣,立即笑着點頭,跑着離開了。

「沒想到是王警官親臨。」那位中年人在側看着年輕刑警,彷彿受到了莫大獎勵般的背影,如實說了句後,扭頭也看向顧柔,不過許是明白在王奈川面前偽裝沒意義,便深吸口氣挺直了腰背,並拿出手帕,仔細擦掉臉與脖子上的汗水。疊好手帕放入口袋,從西服內口袋裡拿出了一副金絲邊眼鏡戴上,對顧柔深深一躬,嘆道:「殺她第二次的人,是我。」

「能告訴我為什麼嗎?姜醫生。」王奈川仍舊與顧柔對視着。

姜醫生有些意外的看了眼王奈川,笑道:「沒想到連王警官都知道我,呵呵,真是榮幸之至啊。那麼王警官還知道什麼?」

「我還知道你一定會拿出徹底洗脫第一次殺她的嫌疑的證據。」王奈川說到這裡轉身,面向中年男子,道:「然後你如願以償的借侮辱屍體罪,進入監獄躲避某些麻煩。」

姜醫生既意外又不意外的笑了笑。

「除了這個可能,我找不到任何一個能說服我的其他可能。」王奈川將手伸到了中年男子身前。

姜醫生盯着那隻手看了會兒,從褲兜里拿出一部手機,放在了上面,收回的手插入了褲口袋裡,看着顧柔道:「錄音。能證明真偽的視頻,你們很快就能從醫院監控室里找到。」

王奈川收起手機,道:「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姜醫生。」

姜醫生略微抬頭,看向白雲朵朵的天空,自嘲道:「往自己臉上貼金,也不過就是一個屠龍者終成惡龍的俗套故事而已。王警官想聽,等到了審訊室,我慢慢講給你聽。如果到時候你有時間的話。」

「**的時間,就是留給罪犯。」王奈川道。

……

沁心酒吧。

舒緩的音樂中,穿着一件背心,身材壯實的安逸坐在吧台上。與這個酒吧的格調,與周圍那些西裝革履,來自隔了一條街的CBD的人,顯得頗為格格不入。

此刻一位帶着墨鏡與口罩,上一件白底黑紅條紋長袖襯衣,露出的脖子上系了條淺粉絲巾,下一條緊身藏青色牛仔褲,腳踩一雙內增高帆布鞋的女人來到了他身後,正要在他身側凳子坐下時,卻因安逸正打電話的話停了一下。

「薛明,你特么再加戲,信不信老子過去捏死你丫的?滾……」見身邊有人落座,安逸立即解除了祖安化,道:「行了,我不可能在濱江酒店住幾個月的,趕緊去找個房子,我租。」

立即掛斷電話,並進入了靜音模式,側頭打量了一下身側的女子,端起身前酒杯,示意了一下,喝了一口後,道:「謝謝你的酒,你還是將我的T恤拿出來吧,雖然我並不在意,但被這麼多人注意着,終歸還是不怎麼好的。」

「弄髒了,我去給你買一件新的吧。」她側身將手伸到安逸面前,道:「我叫唐蓮蓉,這家酒吧的老闆。」

「安逸。」安逸笑了笑,與之握了一下。

「還是要謝謝你。走吧,買衣服去,順便我也好將車送去4S店。」

安逸正要拒絕,唐蓮蓉笑道:「你不是要租房子嗎?」

安逸一愣,側頭看向那道婀娜誘人的背影,想了想發現自己並沒有理由拒絕,便跟了上去,道:「你是不是忘了什麼?」

「什麼?」

「你一挑五時,從車裡跑出來了一隻黑貓。」

「哦,它是我來的路上等紅燈時,從車外跳進來的。」

「……」安逸眉頭一皺。

……

夏蘭路派出所。

姚軍與童光,身為東城區分局刑警隊的,來派出所查閱刑事案件相關卷宗,自然是得到了派出所高度重視,所以此刻正準備離開的他們,便是副所長親自相送。

來到門口,原本滿臉笑意的副所長,臉色頓時垮了下去。

一輛貨櫃車就停在門前台階下,車廂上那大大的快遞公司Logo,簡直就像是在嘲笑他。更要緊的是,卸貨擺開來的架勢,將他身邊這兩位離開的路給擋住了。

——從車廂里伸出來的電動傳送導軌上,正有一個被三色篷布包裹着,高長寬皆兩米左右,厚約莫半米以上的長方體,緩緩向地面上滑動。在傳送導軌尾端上立着一手動龍門架。

兩位快遞員很快便將長方體卸了下來,一人一把美工刀,將篷布快速拆開了來。然後二人面朝台階上的三人,將美工刀往地上一丟,舉起了雙手。

不過此刻三人的注意力,完全被露出真面目的東西吸引了過去。

——一個不鏽鋼架里,固定着一個半徑約莫一米的中間厚,邊緣薄,像是一個凸透鏡般,大概是樹脂一類材料製成的透明圓盤,或者說是琥珀。

在這個琥珀裏面,有一個女人。

身穿白裙,腳穿一雙恍若被鮮血染紅的紅色高跟鞋,懷抱一隻血肉模糊的黑貓,一頭酒紅色波浪長發。裙擺、長發、黑貓的毛髮,以及從它身上散開的血污,全都飄向了她身體正前方。就像是仰面倒入水裡,或平躺從高空往下墜落時,被鏡頭定格了下來般。

頭髮之間的那精緻的臉,正洋溢着開心的笑容。

副所長先是愕然,然後是驚嘆,最後是憤怒。

而姚軍與童光,在看到東西的真面目後,前者臉色變得冷峻異常。後者則是臉色變了變,然後便拿出手機撥了出去。

副所長猛然轉身,對着門內的大廳喝道:「誰啊,這是誰……」

一隻手落在了他的肩膀上,側頭見是姚軍,且看到他那表情,臉色頓時就變了,正要詢問什麼,只聽見旁邊童光對着手機道:「隊長,夏蘭路派出所,新發現一名擁有相同死亡姿態的死者,但……」

「給我將他們拿下!」副所長勃然大怒。

童光掛斷電話,對姚軍道:「隊長抽不開身,他讓我們先將這死者屍體送回分局。」

姚軍點了點頭,垂頭將手中的公文包打開,從中抽出來了一張A4紙,看着上面的內容,道:「她失蹤一個多月了。」

副所長臉皮抽搐了下,立即扭頭看向了姚軍手中紙上的內容。

姓名:唐蓮蓉。

性別:女。

年齡:31.

身份證:……

居所:東城區藍夏小區二幢8樓。

職業:沁心酒吧老闆。

狀態:失蹤。

報案時間:4717年7月01日13:53。

姚軍用筆將失蹤劃掉,在後面寫上了「死亡」,並在下面補充了幾項內容。

死亡時間:未知。

死亡原因:未知。

死亡地點:未知。

姚軍收起A4紙,看向了那兩位快遞員。

已被派出所民警控制的二人,平靜的笑看着台階上的三個人,見到姚軍投來目光後,臉上笑意更濃了些,右側年紀稍長的快遞員,道:「抱歉,註定要讓你們失望了。」

「為什麼?」姚軍問。

「這貌似是一個連環殺人案,我們東城區似乎已經有好些年沒有發生這樣的大案子了。」年長快遞員一臉無奈的癟了癟嘴,道:「其實我也挺樂意幫你們的,可問題是會吃槍子兒啊。」

「你的意思是,她不是你們弄成這樣的?」姚軍問。

年長快遞員一副這不是顯而易見的樣子。

年輕快遞員嘿嘿一笑,道:「將人做成琥珀,然後弄成相框的模樣,永遠的供自己,或者供他人觀賞,這不是血海深仇,那就是一個超級大變態。」

年長快遞員接話道:「他本來就是一個超級大變態啊。」

年輕快遞員一愣,又嘿嘿笑了起來,道:「還真是,不然誰特么會讓我們將這玩意兒,直接送到派出所來啊。」他用膝蓋指了指年長快遞員工褲膝蓋側面的口袋,道:「證據在那兒。」

童光走了下來,過程中戴上了手套,然後從中拿出來了一部手機,在年長快遞員的提醒下,打開了一個音頻文件。

「為了不引起警方的誤會……」

「你們……」

姚軍聽完才剛開口,年輕快遞員便搶去了話頭:「我們當然清楚,但總比成為連環殺人犯好,不是嗎,我的**叔叔。」

「可你們……」

姚軍的話再度被搶斷,年長快遞員笑道:「他說這話時,右前方馬路邊上有交通監控探頭,後面是天網系統的監控探頭,左邊有店鋪的櫥窗監控探頭。」

年輕快遞員伸着腦袋,笑道:「拿到視頻了,找個口型專家來對比下不就可以了。」

《碎夢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