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歲晏逢花
歲晏逢花 連載中

歲晏逢花

來源:google 作者:岄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葉酌言 謝池羽

初見時,葉酌言的尖刀抵在謝池羽的喉間,眼裡的挑釁與不屑只停留了一瞬,就偽裝成了歉意後來,屢次險些入了魔道的葉酌言想起了靈犀境中血光滔天的預言,於是引水畫符,強迫謝池羽學會了一個能滅殺她的符文「這天下間,我只敢信你一人」「祭司大人這就把命交給我了?那以後就是我的人了」謝池羽氣急之後,突然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嗯?等等等等,葉酌言臉一紅,這話聽着哪裡都不對勁哎【清冷孤傲的祭司&殺伐果斷的王爺,男強女強】展開

《歲晏逢花》章節試讀:

葉酌言的腦子飛速運轉着,謝池羽他們去哪裡了?把她拋下了?是誰把她關了起來,謝池羽?不可能,他們荒郊野外的哪來的箱子,她也沒察覺到這個洞里還隱藏着別的幫手。

對啊,這個山洞裏根本就沒有別的人,她其實也一直沒睡着過,只是閉上了眼睛而已。別說有人把她裝進了箱子,哪怕是有人碰到了她,她這麼一個神志清醒的人,不可能沒感覺。

這是幻境?不知道為什麼,葉酌言就冒出了這樣的猜測。她努力剋制住所有被無限放大的孤獨與恐懼,穩住了心神。

奇怪的聲音響了起來,如火焰燃燒時,柴火發出的細微的爆裂聲。也像她第一次烤野兔時,因為不熟練,兔肉被烤得太焦,發出了皮開肉綻的焦裂聲。

葉酌言突然就想起了雕像上那張痛苦的臉龐,如同面對什麼酷刑而驚懼得扭曲的面龐。

是火刑嗎?

灼熱難耐的感覺迅速席捲全身,四周壁面的溫度似乎升高了,葉酌言試探着去碰了碰四壁,不對,依舊是冰涼的觸感。她奮力推了推頭頂的那一片壁面,它卻紋絲不動,沒有一點新鮮空氣能透進來。

就在這時,葉酌言感覺到有什麼東西殺氣騰騰的靠近了過來,帶着灼人的熱浪。

葉酌言眸光冷冽,抓住那東西就拿刀死命刺了下去,手心被火焰灼燒的感覺讓她差一點就下意識的縮回了手,她懷疑自己的皮膚已經被燙出了血泡,但她不能猶豫,緊接着就用力的往下使勁一划拉,如同要將它開膛破肚。

短刀沒刺到任何實質的東西,卻如同把眼前的黑夜割開了一條縫,有光從那條縫隙間透了出來,她下意識的偏過頭閉上眼,仍然能感受到明亮又真實的光感。

再睜眼時,視線已經完全變清晰了。

那兩顆夜明珠還在,柔和的光芒從未暗淡半分。藉著這光亮,她發現自己的雙手竟無半點傷痕,謝池羽幾人也都在原地,只不過,情況有點不太好。

謝池羽流了一臉的冷汗,葉酌言正要上去叫醒他,卻見他自己醒了過來。那雙眼睛睜開的一剎那,眸子里殺意徹骨,令人膽寒,卻在看清她的片刻又消失得一乾二淨,只剩下詫異與防備。

剛才他被什麼東西困住了,難道真是幻境?只是幻境?謝池羽心裏微松。

與此同時,一條小蛇從石壁頂上滑下,朝着謝池羽的脖子撲射而來。

葉酌言手裡的刀已經不偏不倚的扔了過去。

眼神冷冽的女子,森寒奪命的尖刀,謝池羽瞳孔一縮,迅疾閃身躲避,卻見一條蛇被刀刺穿,掉在了地上。

原來她要攻擊的不是他。

白如霜幾人也昏迷着,臉漲得通紅,如同全身的空氣都被抽離。

無論如何都叫不醒。

「怎麼回事?這幻境要自己想辦法打破才可以?」葉酌言第二次遇到幻境,總覺得匪夷所思,好在她與謝池羽醒了,說明這幻境並非無解,這幾人還有救。

「不會的,如果毀去製造出幻境的東西,他們應該就得救了。」謝池羽說這話時,正好扭頭看向葉酌言,神色驟然一凝。

「小心雕像!」他警告她。

葉酌言的目光猛地轉向身後的雕像,這一看,卻不由得頭皮發麻。那雕像臉上明明還是痛苦的表情,她卻堅信它神色有變,染上了事不遂願的怒意。雕像的眼睛似乎正死死盯着他們,帶着滔天的恨意,葉酌言忙錯開視線,生怕再多看一眼,這雙眼睛就會被刻進腦海,讓她夜不能寐。

雕像是死物,不可能產生變化,但有可能讓人產生幻覺。

是雕像的問題。

兩人默契的對視了一眼。

葉酌言看着謝池羽飛掠而上,足尖凌空虛點幾下,身形就拔高至了雕像心口的位置,冷清清的劍氣自手中那柄寒光燦燦的長劍中剝離而出,勢不可擋的飛射過去。

半面石壁全部崩裂,那座雕像毫無意外的變成了一堆飛濺的碎石。

寒光一滅,劍刃已回了鞘。劍身上那幾個不像文字的奇怪符號,葉酌言沒看清。

躺在地上的那幾個人猛烈的咳嗽了起來,因窒息而漲紅的臉也慢慢轉為蒼白,再恢復出了血色。

「走,先離開這裡。」

剛醒過來的幾個人還沒來得及問發生了什麼,就聽到了謝池羽這一聲刻不容緩的命令,整個石洞因為雕像的破裂而開始倒塌。

葉酌言幾人前腳跑出山洞,後腳就見洞口完全塌陷了下來。

「嚇死人了,還好跑得快,不然就埋裏面了。」落蘇拍了拍胸口,問,「怎麼回事,我還沒睡太熟呢就夢見有人掐我脖子,一醒來,地動山搖的,幹嘛呢這是,誰把山洞給炸啦?」她掐了掐風禾,疼得他跳腳,「風禾,我現在是不是還在做夢呢?」

風禾齜牙咧嘴的瞪了她一眼,默默往謝池羽身後一躲。

「你沒做夢,山洞裏的石像能讓我們進入幻境。」謝池羽早已恢復了從容淡定的模樣,「不過現在沒事了。」

葉酌言卻永遠都忘不了在幻覺之中看見的雕像表情,它像是一個死都要拉着仇家一起下地獄的復仇者。

「那就好。」落蘇幾個人都沒再多問,既然自家主上說沒事了,那就是沒事了,他們從不懷疑他說的話,他做的判斷。

不知什麼時候,雨早已停了。露宿野外,星月為被,葉酌言竟覺得無比踏實。

幾日之後,葉酌言終於見着了靈犀洞。

靈犀洞明明地處靈秀峰的腹地,竟然有一絲雲氣繚繞,靜怡又神秘。

還未走至洞口,葉酌言就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

洞口隱隱有金色的光陣閃爍。

謝池羽幾人神色如常,腳步未有一絲停留。葉酌言有些驚訝,他們看不見那金光?

她仔細觀察了一番,暗自想着洞口莫不是被施加了封印。這個想法剛成型,腦海中突然浮現出一個解封的術法。葉酌言嚇得一陣心悸。

謝池羽見她面色有異,先是跟着頓了頓腳步,片刻之後就打定主意繼續往裡走。

「等等!」葉酌言喊住他們。

「怎麼了?」幾道警惕的目光同時看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