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所思若為平生
所思若為平生 連載中

所思若為平生

來源:google 作者:一梅橙子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夏思若 江平生 現代言情

他們的相識像是戲劇性的意外,分開更是狗血橋段,第一次重逢相顧無言,第二次確是在最差的時候相遇,她和別人糾纏不清的孽緣到底還是刺痛了江平生的心,第三次的重逢,:「江平生,我們浪費了八年時光」他擁她入懷:「夏思若,你,,,,別再離開了」展開

《所思若為平生》章節試讀:

  第二天一早7點半夏思若,就在瘋狂的按門鈴,江平生頭髮凌亂,打着哈欠,睡衣領口半開,揉着腦袋就下樓了:「誰啊,大早上的,叫魂嗎?」

  一開門看到夏思若站在門口:「你怎麼來的這麼早。」

  「你怎麼不穿好衣服。」

  「你不是廢話,我還沒睡醒,哈~」他打着哈欠,。

  夏思若紅着臉進了屋子:「你早上吃什麼?」

  「沒想吃的,我就要睡覺。」

  她直接無視了他的話:「清醒,洗漱,穿衣,然後下來吃飯。」

  江平生看自己又被無視了,就像拳頭打在棉花上一樣,這股起床氣就上來了,直接把門一摔。「老子要睡覺,你趕緊滾蛋。」

  夏思若雖然楞了一下不知道他為什麼發這麼大脾氣,就繼續做着早餐,因為他沒準真的不起來,冰箱有吐司,就做了一點三明治,看到廚房裡多出來新的碗筷,她笑了笑便刷了碗。

  江平生這邊回屋子之後躺床上生悶氣,氣着氣着還真睡著了。

  夏思若等了半天沒動靜,輕笑:「真睡著了,這人真是幼稚。」

她不願意去叫他起床,去書房找他的語文書,無意中瞥見了一封信。

  「這個年代還有人寫信啊?」夏思若雖然奇怪,但她也不是隨便動人家東西的人,沒理會就去客廳了。

  她拿出自己的本子,給江平生寫重點,畫名句,易考點,都是她昨熬夜做的,昨天晚上11點半到家3點半睡的,她害怕人家萬一不領情或者複習不喜歡拿本子看,就還是畫在書上吧。

  弄到了9點半她困得趴在桌子上睡著了,快10點的時候,江平生猛的坐起來:「我靠」,罵了一聲就又躺下了,因為起的太急頭暈了。

  他眼神迷茫的看了看外面:「現在幾點了啊」,下床洗漱,換衣服,瞄了一眼手機:「我靠,10點15,這丫頭居然不叫我。」

他氣沖沖的開門下樓,卻發現夏思若在客廳趴着睡著了,一肚子火又沒了,嘆了一口氣,輕手輕腳的下樓去書房準備把毯子拿來蓋她身上。

  進去書房拿毯子的時候,便看到了那封信,這一看就知道那邊的人寫給他的,隨手扔進垃圾桶里,拿着毯子出去了,輕輕的蓋在她的身上。

  拿起桌子上的筆記隨手翻一翻,是必修一到必修四的文言文知識重點,而且她還標記了哪年的真題,看着她的臉:「你做到幾點,累成這樣。」

  他拿着語文書:「如果前幾個補習老師都這麼負責任,我又何必把他們氣跑呢。」,看到餐桌盤子蓋着還有一杯牛奶,便過去打開看,是幾個三明治,他把語文書拿過去,邊吃東西邊背文言文。

  也不知道今天是怎麼了背的特別的順暢,一頓飯的功夫背了十句,比昨天的進度快多了。

  他剛吃完飯,收拾刷盤子刷杯,夏思若就醒了,捂着腦袋又揉了揉臉:「我怎麼睡著了?」

  江平生在廚房:「呦!醒了,你睡覺還流口水啊。」

  夏思若條件反射的摸了摸嘴:「哪有?」

  江平生笑了,擦着手拿着語文書出來:「你昨天幾點回的家?」

  「11點半啊,怎麼了?」

  「難怪我11點給你打電話,家裡沒有人。」

  「你給我打電話幹嘛?」

  「啊,不幹嘛,就是想問你一些語文方面的知識。」

  「哦,你吃完飯了,開始吧,我給你講解這些。」

  江平生坐下「好。」

  江志興在家裡吃午飯,和自己現在的老婆陳潤芝討論起江平生:「今天居然那個補習的小女孩沒來哭着找我辭職,這臭小子就應該找人治治他。」

  「算了吧,他本身就對我們的事情不滿,由着他吧,平生這孩子挺好的,人聰明又懂事,就是上一輩的事拖累了他而已。」

  「我昨天在書房翻到了蕭雨臨死前寫給你的信,關於她讓你轉交給平生的部分,我已經給他了。」

  「你怎麼可以?」

  「怎麼不行,不能讓你就這麼背負着我的錯誤被他誤解着過一生。」

  「我沒有怪平生啊,他年輕氣盛,我做長輩的和小輩計較什麼。」

  「行了,送都送去了,就別說了。」

  夏思若這邊和他一直講到了1點:「休息一下吧,快要結束了。」

  江平生點點頭,然後給她倒了一杯水:「喝吧。」

  夏思若很驚訝:「你今天怎麼如此配合?」

  「我想明白了,高三了,再拿出去40分的語文卷子,丟人。」

  夏思若點頭:「是挺低的,那行,記得我給你留的作業,明天我檢查,我走了,再見。」說完背着包就走了。

  江平生坐在沙發上,看着桌子上她寫的那些筆記,自言自語的說道:「可能我也不想你努力的心血白費吧。」

  假期的時間總是飛快,一轉眼16天就這麼過去了,這幾天中午夏思若都是在給江平生補習語文,他的進步非常的快。

  有天晚上,江平生在完成夏思若留的作業時,被齊言司一個電話叫去酒吧,結果他拎着語文書去的,還被林啟行搶過來一頓嘲笑:「老二,你這是要奮發圖強啊,這麼認學。」

  陸離之也難得的調侃「二哥你這是?」

  江平生尷尬:「我這是寓教於樂,有助於記憶」

  齊言司哈哈的笑:「行,二哥,我真想知道,你那個補習老師多魔鬼,能把你弄成這樣。」

  江平生沒理他們的調侃,不過也沒背書,喝了兩杯就回去了,他突然覺得那種地方太吵。

  還有3天,高三就要開學了,附中的高三會比高一高二早開學10天,這些天江平生進步很大了,幾乎所有的文言文都能背下來。

  今天夏思若突然扭扭捏捏的對他說:「你能不能把你初三物理和化學的筆記借我?」

  「你要這個幹嗎?」

  「我自學的時候發現好多我都不懂,我聽說你物理化學特別好,能不能讓我看看你的筆記?」

  江平生站起來:「跟我過來吧。」隨後去了書房

《所思若為平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