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蘇遙陸青城免費小說
蘇遙陸青城免費小說 連載中

蘇遙陸青城免費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陸爺又吃醋了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陸爺又吃醋了

正在連載中的現言之作《陸爺又吃醋了》,是新生代作者「餘九九」所出品的,蘇遙、陸青城是書中的主要人物,該文內容充滿了無盡的看點,小說精彩劇情十分吸睛,文章詳情講述的是一場車禍,一場陰謀算計,將蘇遙變成了替罪羊,成為陸青城眼裡最痛恨的女人。他們之間原本的關係十分幸福,但是如今經歷了種種劫難之後,陸青城已經不想同她在一起了。誤會的發生,真相的不得解,讓他們的這場愛情之路走到了盡頭。而當蘇遙被傷透心真正 展開

《蘇遙陸青城免費小說》章節試讀:

『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長孫將軍府

高氏聽四郎無忌說嘉彌去了宮裡,她便直心裏惴惴不安,眼見着天色漸漸晚了,人還沒回來,她的心越發慌得厲害。

不管聖上是要放人,還是要降罪,嘉彌入宮這麼久,總該有消息出來才是。

長孫無忌去外面打探情況至今沒有回來,高氏在房坐立難安,眼瞅着天上的日頭移向西邊,她再也等不住了,扭頭吩咐秋媼「去把我嫁妝底下的紅木匣子拿出來。」

秋媼是高氏的陪嫁,之前嘉彌隨長孫晟出使突厥,高氏不放心才讓秋媼貼身照顧,如今回了長孫府,秋媼仍留在高氏跟前侍奉。

聽高氏這般說,秋媼自然明白了其之意,欲言又止「夫人不如再等等?」

高氏搖頭「將軍還在獄,嘉彌又被困在皇宮,哪裡等得了?」

「可是……」秋媼有些不放心。

她自幼跟在高氏身邊,當年的那段過往,最是清楚不過。

陛下還是晉王時,與高氏的父親,楚州刺史高勱交好,常去高家走動,來二去與她家夫人熟識。

那時的晉王俊雅風流,禮賢下士,又有滿腹經綸,談吐不俗,她家夫人原是傾了心的。

可後來才知,晉王楊廣有奪嫡之心,欲拉攏高勱入自己門下,高勱無意捲入奪嫡之爭,不肯答應,楊廣無奈之下,從其女高氏身上找突破。

可笑夫人剛以為找到了生幸福,卻發現那人竟將自己當成奪嫡棋子,何其殘忍?

她家夫人心高氣傲,得知真相豈肯就範,自是要與楊廣恩斷義絕的。

可那時的楊廣得獨孤皇后寵愛,有權有勢,高氏個弱女子,又能如何抗爭?楊廣堅持納她為側妃,皇權壓迫之下,她點辦法都沒有。

後來恰逢楊廣帶兵伐陳,不在京都,夫人才匆匆忙忙與長孫晟訂了親。

那時的長孫將軍便已是往來突厥的關鍵人物,深得先帝寵信,也是楊廣拉攏的對象。有他做靠山,楊廣不好得罪長孫將軍,夫人才得以擺脫晉王糾纏。

只是,夫人終究是把楊廣給得罪了。

秋媼還記得夫人出嫁前夜,楊廣帶兵歸來,闖入夫人閨閣暴戾盛怒的模樣,她如今想起仍覺得不寒而慄。

也是那晚,他給了夫人塊玉佩,對她說「你如此傲骨,終有日,會來求我。我等着,你拿它來求我的那天。」

這玉佩,多年來直壓在箱底,本是希望永遠都用不着的。

可該來的,總會來。

秋媼將紅匣子取出,高氏親自打開,取出了那枚龍鳳玉佩,捏在指間。

白玉通透無暇,泛着圓潤的光澤。

「備車。」高氏將其收入掌,似下定了決心般,自案前起身,徑自往外面走。

——

皇宮外面,高氏見到了早侯在那裡的黃內侍。

黃內侍是楊廣跟前的老人了,當初常跟隨楊廣出入高府,高氏自然認得,見楊廣讓他等在這兒,心下不免閃過輕嘲。

黃內侍領她入宮,路上笑吟吟道「長孫小娘子與陛下聊了許久,老奴瞧着,倒是很得陛下歡心。方才見她餓了,陛下特讓老奴送她去皇后那裡用膳,膳後許是累了,便在皇后寢宮裡睡著了。不想竟惹得長孫夫人如此挂念,特地來接,早知如此,老奴闔該去府上知會夫人聲,免得您惦記。」

高氏瞥他眼,神色淡淡「我與黃內侍也算舊人,何必在我跟前說這等假話?」

黃內侍瞧出了她情緒不佳,訕笑兩下,未再多言。

領她至殿前,黃內侍停下來,對高氏作揖「夫人請吧。」

高氏知道裏面等着自己的是誰,也沒猶豫,徑自推門而入。

富麗奢華的大殿之內空蕩寂靜,此時已近黃昏,殿內未曾掌燈,有些黯淡。她輕移蓮步朝大殿央走去,裙擺掃在光潔的地板上,帶來細微的摩擦之聲。

待瞧見龍案前端坐的男人,高氏恭敬叩首行禮,不卑不亢「臣婦叩見吾皇陛下!」

清麗婉轉之聲響徹大殿,餘音落下之後,四周片寂靜,龍位上的男人埋頭批閱奏摺,並未有所回應。

高氏筆直地跪着,頷首挺胸,並不催促。

不知過了多久,龍案上的男人放下御筆,終於抬頭朝她看來。

自嫁給長孫晟之後,她這些年深居簡出,楊廣倒是很少見到,此時再瞧,跟當年似乎沒太大變化,較之先前的青澀,反倒多了些美婦才有的成熟韻致。

高氏年輕時便生得極美,因為保養得當,如今更添風情,體態輕盈,柳嚲花嬌,朱唇榴齒,修眉聯娟,盡顯溫婉書卷之氣。

然而她眼睫始終低垂,未曾抬眸朝他這邊瞧上眼,又平添幾分清高自傲。

楊廣凝着她,款款開口「長孫夫人,你們高家乃北齊宗室,令尊高勱得宣帝高洋賞識,襲封清河王,後又官至右僕射,改封樂安王,頗有作為。若北齊未亡,你當是郡主之尊,貴不可言。」

「然朝國破,令尊從堂堂親王淪為我大隋刺史——」

說到這兒,楊廣頓了頓,鳳目微斂,銳芒乍現,「仁壽四年七月,朕初承帝位,有御史上奏說令尊高勱丟失戶口,又言他私下授受羌人饋贈,故而下令將其免官。」

他起身,從龍位上走下來,居高臨下睨着她「那個時候,朕直等着你來求情。只消你句話,他就可以官復原職。」

看到高氏手的玉佩,他彎腰將那玉佩收回來,目光落在上面的龍鳳圖案上。

當年他領兵伐陳,與她分離,每每念及她時便個人靜坐着,細細雕琢這塊玉佩,原想着等凱旋時親自送給她,以作定情之物,迎她入府。

後來大獲全勝,他領軍歸來,她卻要嫁給長孫晟了。

楊廣指腹摩挲着手上的玉佩,力道緩緩收緊,眸色淡了些許「當初你父親坐罪免官你無動於衷,我只當你真是這世間最寡淡絕情之人。卻不想,如今你倒肯為他來求我。」

高氏雙手交疊置於前額,俯身叩拜「求皇帝陛下開恩,赦我郎君衝動失言之罪,也懇求陛下放我幺女。若陛下因當年之事心懷怨恨,臣婦情願以死謝罪。」

見楊廣不語,高氏淡然取下發間銀簪,望向尖銳之處,長吸口氣,閉目刺向皓白玉頸。

頸肩刺痛未曾傳來,她的手腕被他用力握住,疼痛之間銀簪掉落在地,發出鏗鏘清脆之聲。

楊廣臉色陰沉,神情冷鷙「你性子這般倔強,又素來驕傲,何苦委屈自己,來朕跟前低頭折腰,更不惜以命相抵?他對你而言,竟這般重要?」

高氏抽回手,垂首緘默,不肯接他的話。

楊廣半蹲下身子,緩緩抬手,欲撫上她的嬌顏。

高氏大驚,匆忙膝行着後退兩步,躲開他的觸碰。

楊廣略顯粗糲的大掌僵在半空,又緩緩垂落,他低笑「當年為了躲朕,你找長孫晟做靠山,不知該說你聰明,還是該說你傻。大隋與突厥的關係仰仗長孫晟,朕的確不會把他怎麼樣,然而他長你二十多歲,都能給你當父親了,你當初花容月貌,倒真捨得下心。」

聽着他言語間的嘲諷,高氏眉心微蹙,目含薄怒,反譏道「我郎君韜武略,以己之力將強大的突厥分為二,為大隋掃除後患,乃世之英雄,必然彪炳史冊,名垂千古,怎及你表裡不,在這詭譎朝堂之上攪弄風雲,人人皆為棋子的陰險狡詐之徒?」

楊廣皺眉,咬牙威脅道「你再說兩句,朕讓他死得更快些!」

高氏毫不怯懦,唇角輕揚,嗤道「陛下若願為昏聵暴君,成全我郎君忠烈之名,自當請便!」

楊廣被她氣得發笑,最後搖頭「你這脾性,果然不減當年,剛烈得很!」

他直起身來,垂眸睨着她「朕本來想看看你在朕跟前服軟悔過的樣子,如今倒反被你給氣着了,長孫夫人果然好本事。」

楊廣轉身走上台階,坐回龍位之上,淡聲道「去牢里接你郎君去吧,朕赦他無罪。」

他本就無罪!

高氏心裏這般想,終究沒敢再頂嘴,耐着脾氣規規矩矩謝了恩,起身退出大殿。

及至門口,身後傳來聲輕喚「伊娘!」

熟悉又陌生的稱呼,讓高伊身形滯,回首望過去。

楊廣也正看過來,鳳目深邃,神情複雜。默了半晌,他道「當初若你乖乖聽話,你父兄就會得朕重用,你高家便不至於是如今這般落魄境地。你,當真不悔?」

高伊揚唇輕笑「我兄高儉博通古今,卓爾不群,為官清廉,為子至孝,陛下若因與我的私怨不肯委以重任,那是大隋的損失。」

語罷,高伊未曾多做停留,跨過門檻走出大殿。

嘉彌已經在殿外等候了,瞧見高伊出來,急忙撲過來抱住她「阿娘,你怎麼在這兒!」

高伊撫了撫女兒的鬢髮「阿娘怎能讓我的觀音婢獨自入宮為你阿耶求情呢?自然是來接你的。」

說起這個,嘉彌面露愧色「阿娘,陛下讓人帶我去皇后宮用膳,後來不知怎麼,我就睡著了。阿娘,我不是故意的……」

皇后殿有股甜香,她聞就犯困,只是這話在宮裡不好說出來。

不過她不說,高伊心裏也能猜出二,她輕撫女兒,柔聲道「沒事,聖上開恩,已經赦你阿耶無罪。」

「真的嗎?」嘉彌驚喜抬頭,桃花目里滿是星亮,扯着高伊的縴手,「那咱們快些去牢里接阿耶出來吧!」

母女二人剛離開沒多久,後面傳來黃內侍的疾呼「夫人留步!」

高伊和嘉彌停下來,轉身望過去。

黃內侍喘吁吁跑過來,笑眯眯對着高伊頷首,又望向嘉彌「長孫小娘子聰敏慧嘉,陛下甚為喜歡,特將這玉佩賞賜給小娘子,以作褒獎。」

黃內侍說著,將枚龍鳳玉佩呈給嘉彌,正是高伊剛剛還給楊廣的那塊。

望着黃內侍遞上來的玉佩,嘉彌抬頭看向身旁的高伊。

高伊欠身道「聖上赦免我郎君無罪已是恩典,臣婦和小女感激不盡,不敢再要賞賜。」

似乎知道高伊會拒絕,黃內侍早有說辭,他笑望向嘉彌「小娘子先前說對聖上心生敬仰,聖上厚愛才願給予恩賜,小娘子若推辭不收,只怕要讓聖上誤會小娘子方才所言……是欺君了。」

黃內侍不愧為宮老人,這番話說的,讓人不接受都不成。

嘉彌只能捧出雙手,眼見黃內侍將玉佩放入自己掌,她再次恭謹行禮「謝陛下隆恩。」

辦好了差事,黃內侍渾身輕鬆,對着高伊拱手「夫人和小娘子慢走,老奴這便回去復命了。」

高伊略皺了皺眉,略微頷首,未再多言。

眼見黃內侍離開,嘉彌瞅着玉佩,詢問性地望向高伊「阿娘?」

高伊道「既是御賜之物,為免丟失,不宜貼身佩戴,回去後收起來吧。」

高伊和嘉彌出了皇宮,長孫無忌正焦灼地等在外面,見母女兩個安然無恙地出來,他懸着的顆心終於安然落地。

看見長孫無忌,嘉彌急急忙忙分享喜訊「阿兄,李二郎分析的果然沒錯,如此這般,陛下便赦免阿耶無罪了!」

長孫無忌聽罷也是喜「改日找機會,咱們要謝謝他。」

說著,他親自帶了母親和妹妹去刑部接人。

——

長孫晟從刑部大牢出來時,身上仍穿着他早上面聖時的那身寒光鎧甲,身材魁梧,威風不減。

嘉彌最先奔過去,扯着他的手指,眼眶紅紅的,鼻子酸淚珠子滾下來「阿耶,你終於出來了,你囑咐我不能亂說話,你自己還亂說,更在聖前亂說,害我以為你出不來了,嗚嗚嗚……」

長孫晟憐愛地摸摸她發頂,滿目慈愛「嘉彌不哭,是阿耶不好。」

「你阿耶如今好好的站在這兒,你怎麼哭上了?」

長孫晟抬頭,看到高伊朝這邊走過來,襲寶藍色襦裙,眉目如畫,她嬌嗔女兒眼,拿帕子為她拭去眼淚,又見長孫晟望過來,抬眸沖他盈盈淺笑,聲音柔軟動聽「將軍。」

長孫晟目色溫潤下來「我剛回來,便害你擔心場。」

高伊斂去桃花眼的濕意,溫婉端莊,氣度從容「都過去了,回家吧。」

嘉彌止了哭聲,仰臉道「阿耶,得知你入獄,阿娘可擔心了呢!」

高伊微怔,食指輕點她的眉心,有些不好意思「就你話多。」

長孫晟笑望了嬌妻眼,抬眸看向恭謹朝自己行禮的長孫無忌,欣慰嘆道「四郎長高了不少。」

長孫無忌頷首「孩兒不孝,讓父親受苦了。」

長孫無忌拍拍他的肩,被高伊攙扶着上了犢車。

望眼犢車裡的阿耶阿娘,嘉彌沒有上去打攪,對長孫無忌道「阿兄,我跟你賽馬如何?」

犢車內,高伊掀開帘子望過來,面含擔憂「你也奔波天了,身子哪兒受得住?先進來歇會兒,明日再跟你阿兄賽馬。」

嘉彌嬌笑道「阿娘放心吧,我身子好着呢。」

她說著已經翻身上馬,沖長孫無忌挑釁「阿兄,輸的人今晚不許用膳哦!」

高伊不放心,還欲再說什麼,被犢車內的長孫晟握住素手「有四郎看着她呢,你不必掛礙。」

眼見兄妹倆真的策馬離開,只手又被他溫熱粗糲的大掌攥着,高伊雙頰微熱,索性沒再多言。

犢夫趕着車子往長孫府的方向而去,犢車之內,夫妻二人相對而坐,不發語,卻無聲勝有聲。

感受到長孫晟的注視,高伊有些不大自在,下意識垂了眼睫,薄唇輕抿。

黃昏時分,落日西斜,涼意漸起,長孫晟拿起手邊的長絨毯子,幫她蓋在身上。

她鴉睫輕顫,抬眸間,與他熾熱深沉的目光相撞,心跳微滯,紅着臉低下頭去。

他是外交使臣,常常奉命出使突厥,去數月,夫妻之間難免聚多離少。

雖然成婚多年,孕有子女,然而每次別後重逢,對高伊而言,都如新婚燕爾般,難免羞澀。

「你入宮求的聖上?」長孫晟突然問了句。

高伊微楞了下,望向他英挺剛毅的眉眼,緩聲道「嘉彌去的。」

默了須臾,又思慮着補充道「她去了半日未曾出宮,我時着急,便也見了聖上。」

「嗯。」他淡淡應着,微闔雙目,沒了後話。

感覺到他的異樣,高伊抿唇,眉心微蹙,莫名上了脾氣,把他蓋在自己身上的毯子揭下,使力扔他臉上,自個兒去角落裡坐着,也閉了眼假寐。

長孫晟的臉被砸了下,那毯子順勢滑落在他膝上,他伸手抓住,抬眸看過去「怎麼惱了?」

高伊臉色沉沉,語帶譏誚「當初我求你娶我,雖沒告訴你原因,以你的能力只怕也知道緣由,你既知道還願娶我,這會兒跟我置什麼氣?自嫁你至今,我深居簡出,皇后為官員家眷設宴我都推辭不去,生怕着不慎惹出閑言碎語來。」

「今日是我自己想要入宮的嗎,若非你入獄,嘉彌又被困在宮裡,我何苦走這遭讓自己沒臉?我自己行的正坐得直,沒對不起你什麼,憑什麼還要受你冷臉?」

她說著說著,漸漸有些委屈,抹掉眼角的濕意,見他挪了過來,她偏過頭去,滿臉不情願。

長孫晟伸手抱住她,高伊皺眉掙扎,忽聽得他在自己耳畔低嘆聲,道「阿伊,我沒跟你置氣,就是因為我知你本性驕傲,最是不願低頭折腰,如今卻為我至此,我才自責,心憋悶。」

高伊面色有了緩和,扭頭看過去「真的?」

長孫晟輕輕點頭「我方才只是在想,今日若非我衝動,在朝堂頂撞聖上,觸犯龍威,你就不用這般為我向他低頭了。」

高伊問「那再給你次機會,你還會頂撞他嗎?」

長孫晟怔愣瞬,沉思着她的話,最終艱難出口「會。」

意料之外的回答,高伊卻笑了「我就知道。」

長孫晟看向高伊,語重心長「東征是大事,原到高麗路途遙遠,氣候惡劣,不到合適的機會不宜出兵。旦兵敗,動輒便是幾百萬人的傷亡,先帝開皇之治留下的輝煌,付諸東流暫且不說,若再激起天怒人怨,更會危機大隋江山社稷。」

「嘉彌有句話說的對,朝官員,由百姓賦稅供養,怎能不為百姓謀福?陛下東征高麗,朝大臣無人敢出言勸阻,我長孫晟若不出頭,使得陛下強行征丁,導致田地荒蕪,民不聊生,那百姓何辜?」

高伊輕輕靠在他肩頭「陛下建功之心迫切,與高麗難免開戰,你勸得了時,卻勸不了世。不管怎樣,當以自身性命為先。朝堂之上,枉死的人也太多了,何苦再多你個?」

長孫晟撫上她的眉眼,輕輕應着「知道了。」

隨着犢車的搖曳晃動,高伊倦懶地打了個哈欠。因為知道他今日回來,她昨晚上便未曾睡好,今日又出了這樣的變故,着實疲乏。

長孫晟擁她入懷,重新拿毯子給她蓋上「睡吧,到家了我叫你。」

有他在身邊,高伊難得心安,玉臂環上他的窄腰,枕在他懷裡緩緩闔眼,酣甜入夢。

長孫晟深情望着懷裡的嬌妻,恍惚間,他憶起那年,他在街上駕馬前行,她襲紅衣立在大街上,張開胳膊攔下他的馬。

當時若非他反應敏捷勒緊韁繩,只怕馬蹄子就要從她那張花容月色的臉上踩下去了。

他正後怕,她卻膽子大的出奇,無畏無懼,雙灼灼桃花目定定望向他。

「你是哪家的小娘子,這樣很危險知不知道?」他語帶薄怒。

她臉上染了抹羞澀,薄唇翕動,軟語嬌聲「長孫將軍,你娶我可好?」

長孫晟微怔,旋即有些好笑「你多大了?」

「十五歲。」

長孫晟俊眉微挑「你可知,我家的兒子都比你大。」

高伊咬了咬唇「令夫人早早仙逝,將軍鰥居十餘載,情深義重令人欽佩。然而人生路長,將軍也該再續娶位妻室,相互扶持。」

她抬起尖尖的下巴,張嬌顏粉面含春,纖纖玉指指向自己,「將軍你看我這模樣,嫁給你行不行?」

似乎怕他拒絕,她又補句「我不嫌棄你老的!」

長孫晟「……」

他忍着笑,抬眸看她「是不是有什麼難處,不如你說出來,我幫你解決?」

高伊搖頭「沒有難處,惟願嫁將軍為妻。」

「……」長孫晟有些無言以對,打量着她的穿着,問,「你姓什麼,哪家的閨秀?」

「我乃楚州刺史高勱之女,高伊。」

長孫晟似乎意外了下,隨後越發覺得好笑「我與你父親也算相熟,你可知依着輩分,你當喚我聲叔父。若被你父親知道你想嫁我,只怕要打斷你的腿。」

高伊忙搖頭「不會的,我父對將軍最是敬重,將軍若願上門提親,他定樂見其成!」

「……」長孫晟擰眉思索片刻,又問,「真的沒什麼難處?」

高伊再次搖頭。

「那,容我想想。」他說著,便要駕馬離開。

高伊哪裡肯讓他這麼走,萬他只是借口,日後不認賬了怎麼辦?

着急,她扯住他的衣袖「將軍!」

長孫晟垂眸看過來「還有事?」

高伊眸閃過狡黠,楚楚可憐地道「我方才被你的馬驚到,扭了腳。」

語罷,她嘗試着動了下腳踝,疼得嘶痛聲,眼眶含淚,軟聲詢問「能否勞煩將軍送我回家?」

「這……」長孫晟沉吟片刻,「只怕不妥。」

高伊紅着眼看他「將軍不是與我父親熟識嗎,你難道要見死不救?即便不提我對將軍仰慕之情,將軍把我當作小輩,看在兩家的交情上,也當照拂二。我如今腳受了傷,此地又偏僻無人,若獨自人在這兒出了事,只怕不好。」

長孫晟被她這番伶牙俐齒惹得發笑,最後無奈伸了手,拉她上馬,抹清雅花香自她發間飄散,沁入鼻端,長孫晟呼吸滯,不覺偏了頭。

他駕馬送她回家,路上兩人未曾搭話,快到高家時,她才悠悠道「將軍路送我回來,難免被人瞧了去,惹出閑言碎語只怕不妥。」

身後的男人沉默着,未曾有所回應。

高伊頓了頓,又道「我才十五歲,若是因為此事再無人登門提親,豈不是要嫁不出去了?那我若是嫁不出去,你是不是也有責任?」

長孫晟眯了眯眼,突然喚她「高伊。」

「嗯?」她偏頭看過去,額頭蹭在他下巴上,胡茬紮上去痒痒的,有溫熱的呼吸噴了過來。

她微囧,雙頰染上抹霞色,鴉睫低垂,輕輕顫動,張俏臉溫婉恬靜,難得有幾分乖巧。

長孫晟望着她,目色漸漸柔和「真的願意嫁我?」

她眼皮輕抬,與他對視,滿臉真誠「真的。」

「不後悔?」

她搖頭「不悔。」

他朗笑兩聲,收緊她腰肢,輕輕在她耳畔應了句「好。」

高伊有些激動「你沒騙我吧?」

他笑「你當我長孫晟是什麼人?」

她側目,揪下他腰間塊哨子把玩「這是什麼?」

長孫晟望了眼,溫聲道「狼骨哨,馴服突厥馬用的。」

高伊琢磨片刻,問「那這東西對你而言很重要?」

「差不多吧。」

高伊勾唇,將哨子收入掌「那這個東西先放我這兒,你什麼時候來提親,我什麼時候還你。」

……

後來回長孫府,他對高伊主動嫁他之事生疑,讓人去查,得知楊廣時常出入高家,有意拉攏高勱。如此,長孫晟心便已猜出了緣由。

她很聰明,朝能令楊廣忌憚或倚重的朝臣不少,而沒有妻室的,獨獨她長孫晟個。

失神間,懷的人兒動了動,呢喃着輕喚「郎君?」

「我在。」長孫晟回神,垂眸望向她。

她像只貓兒似的在他胸前蹭幾下,輕輕囈語「不想你再去突厥了……」

長孫晟顆心化成了水,鼻端有些酸澀,他低頭親吻她的額頭「不去了,在家陪着你。」

她皺着的眉頭漸漸疏散,唇角勾勒抹淺笑,似乎又睡熟了去。

外面傳來犢夫的聲音「將軍,夫人,到家了。」

低頭看眼懷裡的妻,長孫晟沒忍心吵到她,索性親自抱她從犢車內下來。

眾兒子兒媳等候在門外,長孫無忌和嘉彌也早早抵達將軍府,同候着,眼見父親抱着母親出來,眾人臉上皆是驚愕。

長孫安業自覺壓低了聲音「父親舟車勞頓,又受了苦,孩兒已讓人備好晚膳,請父親沐浴用膳。」

長孫晟輕應聲,沒再多言,抱着嬌妻徑自跨過門檻,揚長而去。

嘉彌站在長孫無忌身旁,望着這幕,驚訝地小嘴兒微張。

長孫無忌對她道「瞧見沒,阿耶對阿娘是最好的,嘉彌長大了若是嫁人,闔該找個這樣的,才會生幸福。」

嘉彌怔怔看着長孫無忌,回味着他的話,尚且懵懂。

《蘇遙陸青城免費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