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她白撿了個重生腹黑邪魅男
她白撿了個重生腹黑邪魅男 連載中

她白撿了個重生腹黑邪魅男

來源:google 作者:易廢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林清樂 白正凜

【復仇+重生+反轉+虐文+白蓮花女配】她,從某種意義上講,是個幸運兒,因為她白撿了個帥夫君,只不過有點腹黑、邪魅,死過一回十年前,盛極一時的白家在中秋之夜慘遭滅門,一家慘死十年後,「白家鬧鬼,血瞳索命」的謠言在江湖盛傳與此同時,江湖邪教血赤教不斷強大...血赤教教主白正凜,人稱魑魅,一身白衣,滿頭銀髮,赤色眸子,憑一己之力攪的整個江湖天翻地覆...「我定會教當年那些人血債血償...」卻不曾想,當年害白家滅門的元兇,在白家滅門之夜從抱走一個女孩兒,取名李清樂,被白正凜抓走後逃跑……同時,無意之中,白正凜發現了一個令人想不到的秘密……展開

《她白撿了個重生腹黑邪魅男》章節試讀:

「母親,母親,我好想你呀,」林清樂抱着林母撒嬌着說,「要不是我機智,您可能就再也見不到我了。」

「回來了,我的樂兒回來了,」林母喜極而泣道,「以後,就好好在家待着,不要再亂跑了。」

「嗯嗯,樂兒以後再也不亂跑了,乖乖在家陪着母親。」林清樂瞅了一圈也沒看見林義之,便開口問:

「父親呢?怎麼不見父親,」林清樂低下頭說,「難道父親他還在生我的氣嗎?」

周圍的人聽到這話,都不再說話,臉色也都陰沉下去。

「你們怎麼都不說話?!」林清樂焦急問道,「母親,父親呢?」

「父親已經不在了。」

「不在了?」

「就在你被血赤教抓走之後不久,父親就…」林清懷說。

林清樂不可置信的跑向林家祠堂,推開門便看見林義之的牌位在祠堂里放着,一下癱坐在地上,痛哭起來。

「清懷可真是疼愛這個妹妹,為了怕她內疚,都沒有告訴她林義之是為救她才中毒而亡的」江露雪心裏盤算着,「要想得到清懷的心,或許可以從林清樂下手。」

江露雪第二天早上便帶着丫鬟,端着茶水和點心走進林家祠堂。

「清樂妹妹,你已經跪了一晚上了,」江露雪說著便上前要扶起林清樂。「母親和清懷都很擔心你,你要好好保重身子呀。」

林清樂緩緩抬起頭,她是?是哥哥娶的那個江家嫡女,白露雪?

想起來在血赤教時白正凜曾當著自己的面說過,哥哥娶了江家嫡女,看這裝扮,想必就是眼前這位了吧。

「你是露雪姐姐?」林清樂輕聲詢問,「哥哥剛娶過門的妻子?」

「我是江露雪,清樂妹妹在這跪了一夜,我怕母親心疼壞了,來看看妹妹。」江露雪柔聲說。

「清樂妹妹,不在家這些時日,清懷和母親都在日日擔憂你,」江露雪說,「妹妹這剛回來,可不能再跪壞了身子,讓他們擔心。」

這邊,林清懷剛來到祠堂,想看看林清樂,便看到江露雪扶着林清樂從祠堂出來,便對江露雪略微點頭致意。

這是自從江露雪嫁到林家以來,林情懷第一次主動和她打招呼,雖然只是一個點頭,可是已經足以讓江露雪開心一整天了。

和家人吃過早飯後,林清樂陪母親說了一會話後便回了房間。最近發生了太多的事情,她想一個人靜靜,捋一捋。

「小姐,我幫你倒杯水吧,」花兒開心的問。

「…好」

本來想拒絕的林清樂想到自己昨天剛回家時,花兒那激動的神情,以及此刻花兒這開心的樣子,便說道。

「花兒,倒完水你先回去休息吧,我想一個人靜靜。」

看到小姐現在這個樣子,花兒心疼極了。

林清樂躺在床上,閉上眼睛,默默的回想着最近所發生的一切。

所有的事情都是從她第一次去白家廢宅開始的。

第一次夜闖白家舊宅後,遇到了血赤教教主,以為見鬼,被他用異香迷暈。從那晚之後,自己便經常夢到兩個孩子追逐打鬧。

第二次又去白府,是因為父親對自己的態度,以及自己在那晚之後經常做的夢。第二次又被血赤教打暈抓走。

兩次去白家舊宅都能遇到血赤教教主魑魅,那麼,血赤教與白家必定是有牽連的,可是,究竟有什麼聯繫呢?

白衣,銀髮,血色的眸子,血色的眸子!對!沒錯!林清樂突然從床上坐起來,突然想起來自己在白府第一次看到他的時候,他戴着銀色的眼罩,當時被迷暈前藉著月光,好像確實是看到他有雙血色的眼眸,怪不是他後來一直以白紗遮目。

血瞳索命,血瞳?血色的眸子?難道他是當年白家的人?可是,白家不是被滅門了嗎?

「我記得當時嘉食坊的說書先生說的是白家一雙年幼的兒女都死無全屍。除非…」林清樂咽了咽口水,內心想道,「除非白家的孩子當年沒死,又或者復活了。」

林清樂百思不得其解,又躺在床上繼續想着,不知不覺便睡著了。

此刻,躺在床上的林清樂還不知,從她進門起,在屋內暗處,正有一雙眼睛一直在盯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