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他從夢中來(書號:9404)
他從夢中來(書號:9404) 連載中

他從夢中來(書號:9404)

來源:google 作者:落清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凌安 商璟煜 現代言情

簡介:最後他捏着我的下巴冷颼颼的說:「如果再找不到合適的對象,你就要自己上了」我堅決拒絕,可惜後來的事情再也由不得我了…展開

《他從夢中來(書號:9404)》章節試讀:

「安安,晚上八點,有個大單子!」

「在哪?」

「客戶會派車去接你!」

掛了李娜的電話,我看了看錶,離八點還有三個小時,先去洗了個澡,換了身乾淨衣服等着。

我叫凌安,23歲,三流大學畢業後,就來奶奶的婚介所幫忙。

奶奶是這一代有名的媒婆,從她20多歲的時候就開始干這個行當了,其實媒婆是明面的,暗地裡,她也是這一代十分出名的靈媒。

靈媒顧名思義,就是給死人做媒的,奶奶因為有一雙天生的陰陽眼,年輕的時候就混的風生水起,着實掙了不少錢,可惜後來遇上破四舊,她沒少挨批鬥。

我爺爺就是在那個時候徹底跟她劃清了界限,娶了同村的另一個女人。

奶奶當時已經懷孕了,可她什麼都沒說,獨自生下我爸,並且扶養成人。

爸爸愛畫畫,奶奶覺得他不務正業,後來我爸也和奶奶鬧僵了,老死不相往來。

奶奶也搬到了臨近的申城。

爸爸並沒有畫出什麼名堂來,而我媽生我的時候難產死了,我跟着爸爸長到7歲,爸爸也出了車禍。

於是我在7歲的時候,被送到了陌生的素未謀面的奶奶家。

可能因為爸爸那個不孝子的關係,奶奶對我的態度很冷淡,甚至有些厭惡我,我總是很小心翼翼的想討她歡心,可惜無濟於事,她除了不打罵我從來也不給我好臉色。

好在奶奶是個靈媒,雖然活人的生意賺不了多少,不過死人的生意,那可是半年不開張,開張吃半年。

這些年,配冥婚漸漸的流行起來,奶奶的生意也好了點,她對我的態度雖然還是不冷不熱,不過比從前和顏悅色多了。

我大學畢業後,她死活不讓我出去上班,說我白吃了她這麼多年糧食就該報答她,讓我回來好好守着她這個小婚介所。

我一想也是,奶奶年紀大了,也是個可憐人,而且我那個大學也沒學到多少東西,還不如回來幫她的忙。

於是,我就成了這個行當里最年輕的媒婆。

奶奶年紀大,一般都在老屋住着,我則在婚介所二樓搭了個小床鋪,一天24小時基本都住在這。

李娜是我閨蜜,高中同學,在一家夜總會上班,認識的有錢人也多,這個單子就是她給我介紹的,說是一個有錢人家的獨生子死了,要找一個適齡的女孩子。

我趕緊應承下來,想着等這個單子成了,我就把奶奶家裡那台大屁股電視給她換成液晶的。

我喜滋滋的出去吃了碗麻辣燙,等回來的時候,已經7點多了,等了一會兒,眼看着到了八點。

果然有人來了。

來的是一個五十多歲的老年人,一身得體的西裝,金絲框的眼睛,頭髮梳的一絲不苟,十分有禮貌的樣子。

「請問是凌安小姐嗎?」他問。

我第一次被人這樣稱呼,有些局促:「嗯,我是,叫我凌安就可以了!」

「我姓劉,您可以叫我劉管家,車子已經在外面了,凌小姐請!」

劉管家十分有禮貌,好像我真的是什麼名媛千金。

我咽了咽口水,跟着他出了門。

門口停了輛黑色的奔馳轎車。

我坐上車,劉管家便吩咐司機開車了。

車子走了近一個小時,一直從城東到了城西的一座白馬山。

白馬山是申城城西的一座不高的山,依山傍水,風景秀麗,寸土寸金,住的都是有錢人,等車子進了一棟別墅的莊院時,我忍不住感嘆了有錢人的世界。

別墅是西洋風格的白色建築,很大氣。

不過天太黑,其他的我倒是沒看清,跟着劉管家進了別墅,我又一次見識了下有錢人的世界我果然想像不到。

裏面是歐式風格,每一件傢具都是精品,就連女傭給我倒茶的杯子,我都覺得比我家整體的傢具都要值錢了。

我小心翼翼的喝了一口茶,放杯子的時候都是輕手輕腳,生怕給人家磕壞了。

劉管家禮貌的說:「凌小姐,您先等一會兒,我去請夫人!」

我點點頭,等劉管家走後,我微微鬆了一口氣,好奇的看着別墅的裝修,很想拿出手機自拍下裝個逼的,可是看到門口那兩個戴着墨鏡的保鏢想想還是算了。

不一會兒,樓上就下來一個很漂亮的女人,保養的很好,看着也就30多歲,只是氣色不好,眼睛紅紅的,看樣子沒少哭。

想想也是,年紀輕輕死了兒子,的確是夠痛苦的。

我不由想起了奶奶,雖然她平時嘴很惡毒,經常罵我爸爸,可我還是在她抽屜找到了一張爸爸小時候的照片,奶奶抱着他照的。

照片邊緣都磨破了,顯然是奶奶經常拿出來看的。

想到這,我不免有點同情這個女人了。

「你好!」女人很有禮貌的打了個招呼。

「嗯,你好!」

「你可以叫我商夫人!」商夫人邊說邊打量着我。

我習慣了這種目光,畢竟我太年輕了,即使今天特意穿了顯老氣的衣服,還是給人一種年輕不靠譜的感覺。

「凌鬼婆怎麼沒來?」商夫人果然開口問了。

凌鬼婆是奶奶的名號,在申城她算是排得上號的靈媒了。

「我奶奶年紀大了!」

我知道商夫人不信我,趕緊補充:「我叫凌安,奶奶的手藝我都會的,而且一般外面接單子的事都是我,重要的事宜奶奶還是會出面的!」

商夫人這才點點頭。

沉默了下她說:「我兒子才27歲,他沒有結婚,所以我想給他找個合適的姑娘,只要滿意,錢不是問題!」

兒子27歲?我看了看商夫人,她可真看不出有50多了!

我趕緊保證:「夫人您放心,別看我們婚介所小,可說起專業能力沒人比得上我們。

商夫人點點頭。

我感覺她可能還是對我不太放心,不過這就沒辦法了。

「我能見見商少爺嗎?」我說。

這也是奶奶要求的,做媒之前必須先見見當事人,看看他到底還在不在。

意思就是看看事主的魂魄在不在,如果不在,那就好辦了,直接配一個沒有魂魄纏繞的屍體,讓他們在那邊自行相會。

如果事主的魂魄還在,那就麻煩了,畢竟找對象這個事還要有個看上眼看不上眼的問題,何況是結婚?

而且鬼魂比人難伺候多了,這種的收費也高,一般配對是不容易成的。

其實大部分冥婚的,事主身邊魂魄早就去了地府投胎了,都是家裡人給個寄託而已,起碼我接手婚介所以來,雖然遇到過事主在的,可是特別難纏的基本沒有,所以我很自信。

日後,也為這份自信付出了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