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他的王妃
他的王妃 連載中

他的王妃

來源:google 作者:純情鴨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凌舒希 南寒夜 古代言情

一身武功打天下,穩坐富豪榜實話說了吧,整個王朝,除了南寒夜,沒有一個對手雖然我貪財又好色,但是男人通通走開別影響我獨自美麗唔,可是他好像是真的很愛我?我心軟了……展開

《他的王妃》章節試讀:

此時兩個小可憐還走在大街上,四下無人的街,這深秋的風彷彿更冷了,凌舒希都擔心老六被凍死。

剛剛她說她餓,老六就帶她去吃東西。

可是走了好一會了,起碼過了兩條街了還沒到。

凌舒希:「你到底要帶我去吃啥啊?我真餓得走不動了,兩三天就吃了個饅頭啊好兄弟。」

她只覺得每多說一句話,流失的都是生命體征。

老六:「馬上到了,真不知道你咋混的,能比乞丐還餓?」

凌舒希:……

老六這小東西挺會懟啊,可可愛愛的,還有點傲嬌。

走着走着聞到一陣餛飩的香味。

她直接越過老六跑過去了,是一個餛飩攤擺在路邊。

凌舒希:「老闆,給我來五碗!」說完不管不顧的直接坐上矮凳子。

老闆:「好,小姐你們兩個人吃得完嗎?。」老闆正在給其他客人煮,善意的提醒了她一下。

凌舒希:「我可以!」她說得乾脆利落,胃裡的縫隙都得給它塞滿,她決定了。

老六:……五碗,她知不知道這老闆人有多實在!

看着餛飩攤兒應該是挑着走的那種,一根長扁擔,一頭挑着鍋碗盆餡兒面,另一頭挑着火爐和柴。

佔地面積很小,就兩大張小桌子和幾個矮矮的小板凳。

只見老闆抹巾上擦乾淨手,取一個碗出來,放上些不知道是什麼的菜,抓了一把一把的餛飩煮在鍋中,打滾後用漏勺撈入碗,再以勺子舀一勺湯水,高高地淋下,湯進碗里,滴水不漏,速度極快。

凌舒希看着老闆忙活是一種享受,也是一種折磨,她猜現在鍋里煮的肯定是她的,拜託拜託必須是她的。

凌舒希:「誒,老六你當乞丐多久了啊?。」

她有氣無力的趴在桌子上眼睛就沒離開過餛飩老闆。

老六:「三年。」

凌舒希:「你一個人?」

他沉默了一下:「嗯。」

凌舒希:「真是個小可憐啊。」

老六:「沒什麼可憐不可憐的,這輩子誰還不落個難了。」

他的語氣好堅定,她好想問你是不餓嗎?那我吃四碗。

凌舒希:「我也正在落難,但是在你這種傲慢的小孩面前說起來還覺得挺丟臉的,不過我身上還有點錢,不算很慘。」

再慘比剛醒來的時候好多了。

凌舒希:「誒,老六明天陪我去干點事。」看着他這麼落魄,自己明天要買衣服,乾脆給他也整一套吧。

老六還以為她又要拉着他幹啥偷雞摸狗的事。

老六:「你瞧你人模狗樣的,連乞丐都不放過,想利用我什麼?」

凌舒希聽到這抬起頭看他一眼發現他竟然瞪着她!

這死小孩!沒想到是個這麼謹慎的人。真不知道經歷了什麼。

老闆:「來咯來咯,小姑娘,剛煮的兩碗,你們先吃着。」

「謝謝老闆。」

端上來她一看:好大的……碗!

凌舒希:「老闆,嘿嘿嘿嘿你再煮一碗就行,沒想到這麼多啊。」

她怪不好意思的。

老闆笑了一下:「好勒。」

這老闆是個好人,平日一直在這煮餛飩,便宜,連乞丐都吃得起,而且份量很足。

凌舒希:「哇,好香啊啊啊啊燙燙燙死我了!」

一口下去,滾燙的餛飩她直接吐了出來,太難受了。

老六看着她這樣竟然笑了,果然人傻就是很可愛。

兩個人就這樣安靜的吃着,她和老六一人吃完一碗,還把剩下的分了。

皮薄餡鮮,超級爽滑,嚴寒一掃而盡。

「嗝……」她湯都喝完了。

凌舒希:「走吧。」吃飽了就該睡覺了。

正準備去結賬呢,老六直接跑過去了。

老六:「走吧。」他給完錢又來叫她。

凌舒希:「我剛給你的碎銀子你就拿來請客啦?」這麼大方,自己竟然被乞丐請了一頓飯。

老六:「反正是你給的確請你吃不是很正常嘛。」

她聽着覺得挺有道理,又覺得哪裡不對。

秋夜,天高露濃,一彎月牙在西南天邊靜靜地掛着。

他在前面走着帶路。其實心裏有點忐忑,不知道自己的新住所會不會被霸佔,經常就是找好一個窩,很快又被人佔了,所以才會大半夜的重新找地方睡覺。

一條黑漆漆的巷子裏面,走到了底,只見這座屋子院門都已經沒了。

果不其然。

剛走近,就感覺裏面已經有人了。

聽到他回去的腳步聲,剛到門口呢。

有兩個大點的乞丐直接開門扔出些東西出來。

只有兩個小破碗,還被直接摔碎了,就那樣碎在了她腳邊。

那個門破得已經不完整了,裏面還有微微的燭光,看着空間不大,地上都是一些木板,鋪着爛布,還有草席。

凌舒希仔細一看才發現裏面躺了好幾個,好像有比他大也有比他小的乞丐。

小乞丐們:「滾出去。」

「就是,別打擾我們睡覺。」

開門的這個乞丐看着比老六大一點。

小乞丐見老六身邊還跟着一個人,好像還是個姑娘,打量了幾眼,立馬把破門關上了。

「你的地方?」凌舒希問老六。

老六:「不是,本來就是個破落屋子,被人佔了也沒話說。」

凌舒希:「沒事沒事,我們重新找一個。」

想着自己雖然強,但也沒必要替他為難別的小乞丐。

凌舒希:「看看有啥是你的東西,帶上需要的,我們走。」

老六:「沒有重要的東西,只是不能帶你住了。」他突然覺得有點丟臉,心裏難受,是自尊受的傷。

凌舒希:「問題不大」她回道。

說著她拉着他就走了,反正兩個人都是落魄不堪,一樣臟,誰也不嫌棄誰。

一路靜靜的走出巷子,誰也沒有說話。

想着安慰估計他更受傷,這種人就得激他轉移注意力。

凌舒希:「誒,老六,你混得這麼慘,好意思說要飯三年?」

老六:「那可不,我骨子裡並沒把自己當乞丐。」沒辦法了,要怪就怪我這身體里的血脈,肯定不是我的問題,他總是這樣想,試過低下頭顱,可是做不到。

凌舒希:「你啥血脈啊?」她一下來了興趣。

老六:「不知道,我三年前在街上醒來時就沒以前的記憶了。」

那時候的他,迷茫,無助,不知道自己是誰,彷彿就是一種不該存在的存在,求生欲讓他做了乞丐,卻又做得不好,被欺負,吃不上飯沒地方睡覺是常有的事,所以他取名叫老六,是想讓自己變得厲害。

凌舒希:「原來是這樣。」看來挺有緣,她也缺了些記憶,不知道自己是誰,來自哪裡,為什麼會醒來就出現在天坑底,她能理解老六,她還有家人嗎?

凌舒希:「喂,你該不會是大戶人家丟出來的私生子吧。丟你的人挺狠啊還打失憶了再丟。」

本來想看看他氣急敗壞的樣子,結果。

老六:「說得你家裡人對你很好似的,你瞧瞧這街,現在一堆的是咱們兩個。」

凌舒希:「你牛!你牛行了吧!」看他說那麼多話,應該是已經好點了。

今晚住哪呢?真是懶得走路。

凌舒希:「現在咱們這樣,我想帶你住店都不成,瞧瞧這手黑的,洗洗了還沒衣服換。」說著舉起自己的手看了看,簡直了,比黑夜還黑。

《他的王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