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她的心怦怦跳
她的心怦怦跳 連載中

她的心怦怦跳

來源:google 作者:規七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暮辰 溫夏 現代言情

生命中出現的每一個人都有他存在的意義文案:「你快抬頭看,粉色的晚霞,好美啊」「阿辰,快看啊,晚霞變成橙色的了!」「嗯,真美」她看着晚霞,他看着她「晚霞落了,天藍了馬上天就要黑了」​傍晚的微風徐徐吹過她的棕色長發,湛藍的天空映着他們兩人現在這個世界只屬於他們展開

《她的心怦怦跳》章節試讀:

兩天的考試很快結束,假期兩天溫夏都沒有離開家,很快又到了星期一。

溫夏來到教室就聽到同學亂鬨哄的在討論着這次的考試成績,還有人說這次年級第一又是沈暮辰。

很快上課,溫夏坐在位子上打開課本,等待數學老師的到來。

班主任踏着鈴聲而來,站到講台上拍了一下桌子,聲音歡喜道:「這次年級第一第二都在我們班,雖然考的還好,但是一定不要驕傲,要更加努力。」

底下議論紛紛,這愉快的氛圍被一聲「報告」打斷。

所有人都抬頭看着門口穿着校服弔兒郎當的少年,眼神睡意朦朧,好像還沒有睡醒。

班主任嘆口氣,習以為常的說道:「進來。」

沈暮辰插着褲子口袋走了進來,來到溫夏面前,聲音懶散的說:「小同學,挪一挪凳子。」

溫夏乖巧的向前移了移板凳,他一條腿跨過去,另一條腿也跟過去,腿碰到了她的後背,很軟。

他一屁股坐到板凳上,暗暗低聲罵道:「艹!」

溫夏背部緊繃著,被他碰到的地方有點熱。

「接下來這節課讓班長念一下成績,把數學卷子發下去改一改,我去開會,下節課我們講一下這張卷子。」班主任數學老師說道,打斷了溫夏對背的思考。

班長張澤走到講台上清清嗓子,念道:「班級第一年級第一溫夏,699分。」

「班級第二年級第二沈暮辰,696分。」

「班級第三年級第十七丁文靜,671。」

「班級第四年級第二十一張澤,667。」

……

……

「班級第十七年級第一百二七童魏巍,623。」

……

……

……

「班級四十九年級一千零八閆通,149。」

「班級五十年級一千二百五十九許凱,59。」

念完成績,發下去試卷,溫夏旁邊的少年都過分安靜,他盯着自己卷子上的144分看了好久,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是個第二。

溫夏看着自己的數學卷子,147分,錯了一個選擇題。她剛想改一下,卷子突然被人抽走,沈暮辰對比着卷子,突然笑了。

他放下卷子,轉頭看着正盯着自己的女孩說:「老子都要被你氣瘋了,竟然和你對起了卷子。小孩兒,恭喜啊。」

她看着他,認真的說:「你也很好的。」

沈暮辰唇邊染上染上一絲笑意,聲音在溫夏耳邊響起,「溫夏,要不要做我女朋友?」

他一本正經的看着她,眼裡滿是笑意,等待着她的回答。

溫夏第一次聽到他喊自己的全名,不由得一愣,從他嘴裏說出自己的名字很好聽,像是會迷惑人。

「不要。」她紅着臉輕聲說。

「為什麼?」他看着她紅着的小臉反問道。

「不能早戀的。」

「小孩兒,早戀是上床的意思,我們不上床,只牽牽手親親嘴。」沈暮辰忽悠着眼前的小姑娘。

小姑娘聽到他說的話不由得面紅耳赤,氣急的說:「流氓!」

「嗯,我是流氓,那你要不要和流氓談個戀愛?」沈暮辰壓低聲音說。

溫夏被他不要臉的樣子嚇到,決定不要理他。

沈暮辰也不着急,悠閑地用手支撐着下巴看着她。

一上午溫夏都沒有和他說話,他給她說話她也不理他。

中午童魏巍喊她去吃飯,她拒絕了,「巍巍,我去食堂吃飯,就不出去吃了。」

童魏巍看着她道:「那好吧,我也不去了,我陪你一起去食堂吃。」

「不用了,你和閆通他們去吃飯吧。」她知道了她和閆通的關係,上次聊天的時候她不小心說漏了嘴,她不希望兩人的關係被太多的人知道。

「不用管他,我陪你去吃,你比他重要。」

溫夏微微一笑。

「我去打電話告訴他們一聲。」

「好。」

幾人在學校門口,閆通接到電話,看了一眼在樹下抽煙的少年,撓撓頭走到他面前,說:「辰哥,童魏巍她們兩個在食堂吃。」

沈暮辰眉頭緊鎖,也沒有說話,看不出是生氣還是沒有生氣,直到他抽完一根煙,沙啞着聲音說:「走了。」

閆通喊着班上的幾個同學跟在他後面,去了那條小巷子。

食堂內。

「柔柔,我們放了辰哥的鴿子,你說他會不會生氣啊?」童魏巍在餐桌上擔心的問道。

溫夏吃着米飯,聽到她說話抬起頭來,「我不知道,他經常生氣嗎?」

「他啊,陰晴不定,難說。我聽說他高一的時候打架把人打醫院去了,就因為那個男生侮辱一個女生,辰哥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把那個男生肋骨打斷了兩條,因此還休學了一年,不然他現在已經上高三了。」童魏巍伸着頭偷偷的說,像是說秘密一般。

溫夏停留在她說的沈暮辰休學一年,原來他說的留級是真的。

「那後來呢,他為什麼休學?」

「這就不知道了,不過傳言說辰哥打傷人家出去躲着了。」她又接著說:「不過我看不像,辰哥不是那種貪生怕死的人。」

「哎,不過辰哥今年突然又回來了,學校里的學生都很怕他,都說他是壞蛋,一不小心就把人打進醫院。」童巍巍搖了搖頭,惋惜的說。

「巍巍,我覺得,他並沒有傳言中的那麼壞,他只是救了一個女孩,卻背負上一個壞蛋的罪名,這對他不公平的。」溫夏輕輕的說著,語氣卻很堅定,「他們那些人只是看到了他的表面,並沒有認真的去了解他的內心,他其實很善良的,那些人卻不顧一切的給他按上一個罪名,他只能做那個壞人了。」

這是溫夏轉學以來說的最長的一段話,卻是為沈暮辰說的。

「是啊,柔柔,辰哥他很好,只是那些人不知道。」

「嗯。」她想着是不是要改變一下自己對他的態度,要對他好點。

下午的課很枯燥,溫夏回到班裡並沒有看到沈暮辰,只看到了閆通,她走到後面那群人中,伸手戳了戳在人群中打牌的人,輕聲問道:「閆通,沈暮辰呢?」

「他啊,在網吧。」他說完,又多嘴的加了句,「辰哥中午吃飯的時候一直陰沉着臉,哎!」

「多嘴!」童魏巍來到後面瞪了閆通一眼,把溫夏拉走了。

這一下午,溫夏都沒有見到沈暮辰。

放學了,童魏巍拉着她又去了奶茶店,閆通和許凱在後面跟着。

「柔柔,你愛喝奶茶嗎?」

「嗯,愛喝。」

「那你愛喝愛喝什麼樣的呀?」

「珍珠奶茶,裏面的珍珠嚼着很有趣。」溫夏笑着說。

「我喜歡藍莓味的,很好喝的,你要不要嘗嘗?」

「好。」

四人坐在奶茶店,兩個女生喝着奶茶,男生玩着手機。

閆通放學的時候給沈暮辰打了兩個電話沒有人接,現在直接關機。他皺着眉,說:「辰哥手機關機,會不會出什麼事了?」

「應該不會吧,前段時間剛收拾了職高那群傻逼,他們要消停一段時間。」許凱說。

「放心吧,你辰哥能有什麼事,真是咸吃蘿蔔淡操心。」童魏巍懟閆通。

「巍姐,你怎麼這麼愛懟我?」閆通說著站起身,來到童魏巍面前,拉起她的手就要走,「小溫夏,她現在是我的了。」

「嗯。」溫夏微微笑着對童魏巍擺擺手,「明天見。」

「許凱,你照顧好柔柔!」童魏巍喊道。

「收到!」許凱笑着說道。

等兩人出去店裡,溫夏對許凱靦腆一笑,抓緊喝完了手中的奶茶,說:「我先回家了,你回家嗎?」

「回,那你自己小心點兒,注意安全。」許凱從位上站起來,說道。

「好,你也注意安全。」她輕聲說。

許凱點點頭。

她出來奶茶店,沿着一條小巷子走着,前面不遠處傳來打鬥的聲音,溫夏嚇的小臉有些發白,剛想轉身離開,聽到一個兇狠的聲音說:「沈暮辰,你他媽的不是很牛逼嗎?去年打的我都住院了,怎麼?現在不行了嗎?」

她聽到他的名字,突然停住了腳步,她看見旁邊有一塊磚頭,撿起那塊磚向巷子深處走去。

六七個人把他圍到巷子裏面,每個人手裡都拿着木棍。

她安安靜靜的走到那群人身後,聲音輕輕的響起,「沈暮辰。」

六七個小混混被這聲音嚇了一跳,都轉過了身,其中一位看到是一個小女孩,鬆了一口氣,罵道:「艹,嚇死老子了。」

她趁着這群人轉過身的時候,跑到沈暮辰身旁。

她看到他額頭流血,臉上有被打的痕迹,身上不知道什麼時候換的黑色外套也已經髒了。

他看到她出現在這裡,皺着眉頭,質問道:「誰讓你過來的?瘋了嗎?」

溫夏沒有回答他,把他從地上扶起來,轉身看着眼前的這些人,染着一頭紅的藍的黃的綠的頭髮,地地道道的小混混。

「沈暮辰,這是誰啊?你馬子嗎?」為首的人說。

溫夏看着眼前的男生,剛剛說話的就是他,他可能就是被沈暮辰打到住院的人。

「這女的長得很漂亮啊,比我們職高里的女的還要好看,上天怎麼對你這小子這麼好?怎麼什麼好事都被你攤上了。」為首的男生叫陳翔,他色眯眯的盯着溫夏說。

「呵,你配嗎?」沈暮辰嗤笑道。

陳翔被他的一句話激怒,吼道:「給我狠狠的收拾他!」

沈暮辰要把溫夏拉到自己身後,電光石火間,溫夏手中的磚頭準確無誤的飛到了陳翔的頭上,「嘭」的一聲把他砸的後退幾步,被身後的人扶住險些摔倒地上。

「我已經報過警了,**馬上就到。」她聲音輕輕的說,非常的鎮靜。

幾個小混混聽到她的話,對視一眼,惡狠狠地說道:「你們給我等着!」說完拉着陳翔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