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他的依依不捨
他的依依不捨 連載中

他的依依不捨

來源:google 作者:銀以以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章白易 韓依依

明眸皓齒的少年,是高冷寡言的好學生,只有韓依依知道,他不是這樣的「章白易!我受夠了!」韓依依憤怒地盯着眼前沉默冷傲的男人,情緒一瞬間全部爆發這幾個月以來,章白易就把她留在這幢別墅里,就像是養金絲雀一般,把她困在這精美的牢籠里他們以前不是這樣的明明以前是那麼好,何至於到此地步「我的事情我能自己決定,你不能干涉我的決定,別讓我討厭你!」韓依依怒氣沖沖相比章白易,倒是沉穩許多,不過周身的戾氣卻是越發重了,「韓依依,討厭我?」章白易眸色一深,眼神緊緊地盯着韓依依,話幾乎是咬着牙說出來的,「我和你說過,你別妄想離開我」「章白易,你不覺得你太過於自私了么?你這算是因禁!!我要回學校!!」韓依依眼神中帶着怒氣〝韓依依,你別忘了,韓家現在靠着誰在支撐着」章白易放完狠話,自己的心情反倒愈發差了,「你自己想明白跟我鬧的後果」他努力隱藏了好多年對她的控制欲,最終還是爆發了他知道,她會試着遠離她,渴望自由的玫瑰,怎麼可能會停留駐足在一個地方可是那又怎麼樣呢?他不會放手,這輩子都不會【開頭是大學校園,中間插敘高中時期,男主斯文敗類,前期無害,一直隱藏,後期對女主佔有慾爆發】展開

《他的依依不捨》章節試讀:

怕目光夾雜愛意,所以不敢看你。——《舍舍》

章白易停下腳步,等着韓依依開門。

韓依依陷入沉思,她好像沒有……帶鑰匙……

「那個……」

章白易看過來,沒什麼耐性,一副等着她開門的大爺模樣。

「鑰匙在教室。」韓依依還沒去報到,先來的寢室放東西。

章白易:「?」

下一刻,就接收到了韓依依熱烈的眼神,她朝着他笑,她笑起來很甜,眼睛彎彎,也充滿光亮,陽春三月好像也不過如此。

但是章白易有種不好的預感,一般這種對他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彎,一定不是什麼好事。

果不其然,下一秒。

「章白易,你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吧。」韓依依拉着章白易的袖子。

她是真的不想再下樓了,而且她很熱,急需空調的救助。

「所以?」章白易不為所動,淡然道,「怎麼送?」

「先拿把刀來,或者掐脖子也行,方便。」章白易慢條斯理地說著。

韓依依……「滾蛋!」

斯文敗類師祖當真非他莫屬,他是怎麼做到這麼欠揍的。

韓依依平息了一下心裏的怒氣,露出一個職業性的假笑,抬手指着門上面正好開着的小窗,而且很大,憑章白易的身高,翻上去綽綽有餘。

章白易順着韓依依的視線看上去。

「你要我翻這??」章白易滿臉拒絕,「你去教室拿個鑰匙會死?」

「我不想走路,我累了。」韓依依乾脆破罐子破摔,順勢坐在了章白易旁邊的行李箱上。

「行吧,謝謝你,你可以走了,我在這裡等等我的新室友吧,反正你這大少爺也不會做出這種有損形象的事情。」韓依依故作失落,「就是外面好熱。」

章白易輕飄飄地看了她一眼,定在她露肩毛衣上,「我看你肩膀挺涼快的。」

韓依依……

心裏的怒火就要按壓不住了。

見她沒說話,章白易垂眸看她,半是無奈,女孩的額頭微微沁出了些許汗,再看她一副失落的樣子,坐在行李箱上有種莫名的沮喪感。

雖然演戲成分太過於拙劣。

章白易皺眉,「起來。」

「嗯?」

章白易下巴朝着上面的窗一點,「你在這擋着,我怎麼上去?」

韓依依忙讓開,就像是早有所準備,連帶着行李箱都挪開,給章白易留出施展的空間。

快到讓章白易覺得自己非常迅速地進了她圈套。

「我就知道你心地最好。」韓依依聲音里也沾染着笑意,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己裝可憐的伎倆對他來說還挺有效的。

「呵呵。」

章白易找了個支撐點,抬手一撐,輕鬆地翻了進去。

倒也沒有狼狽,反而還有點帥氣。

這一動作不禁讓韓依依回想起了高中。

那時候,班上莫名其妙流行起拍門板,還在比誰跳的更高,拍的更高。

韓依依那時候身高就已經是現在的身高了,雖然後面沒長個,但在那時候也算是女生堆里比較高的了。

玩的都是一些男生,韓依依跳高挺不錯的,還贏過了好幾個男生。

就這樣,她竟然有種莫名的驕傲感。

看着正在收作業的章白易,韓依依把他給拉到了後門。

高中的章白易風頭正盛,追他的小姑娘也不少,但他拒人千里之外的冷傲性子,倒也讓不少小姑娘止步。

「幹嘛?」

「比比拍門板。」韓依依率先跳起來拍了一下,看着這高度心裏還挺滿意的。

「無聊。」章白易覺得韓依依花樣特多,一刻不停下來就閑得慌。

章白易饒是這麼說著,還是放下了手裡的作業,抬手朝着門框上摸去。

在她的手印上面輕輕畫了一道。

剛好比她高一點。

就那麼一點點。

侮辱人的是,他甚至都沒墊腳。

「再來!」

然後章白易又比她高那麼一點點。

這擺明了就是故意的。

那時候的章白易剛好180,碰到那綽綽有餘,隨後還禮貌地問她,「還要再來嗎?」

韓依依……

這禮貌在她眼裡就是在嘲笑她!

回過神來。

韓依依看着眼前的身影,挺拔的身姿,看背影就能感受到這人的帥氣,他比以前更高了,目測有188。

為什麼她就一點都沒長呢。

「章白易,你是不是背着我偷吃什麼好東西了?」

「嗯?」

「為什麼你長高了,我沒長高。」

章白易連眉毛都沒抬,隨口說道,「大概是命吧。」

韓依依撇嘴,看在這大少爺今天幫忙的份上就給他點面子,暫且不懟了。

章白易挑眉,「你怎麼不懟我?」

韓依依樂了,「你是不是欠揍?」

還有這麼無理的要求呢。

「這還差不多。」

韓依依……他媽的她平時就這形象??

「喂,別污衊我好嗎,我可是溫柔淑女形象。」韓依依沒好氣地道,要不是這大少爺太會氣人,她也不至於維持不了這溫婉形象。

「是嗎?」章白易滿臉的不信。

韓依依微笑,「好了,謝謝您,你可以離開了,這裡是女生宿舍,男生不宜逗留。」

沒等章白易說話,韓依依就拉着章白易的手,朝着門外走,「我就不送了,我還得收拾東西呢,下次見啊。」

「啪。」門被關上。

章白易……

他只是個沒有感情的工具人?

韓依依哼着歌,收拾着自己的行李箱,這裏面她帶的東西只是冰山一角,她突然間想起來,自己在快遞站里還有不少寄過來的東西。

好像也很重……

韓依依下一秒就打開門,追了出去,樓梯通道有兩個,韓依依走的是西邊樓梯,而章白易剛好走的是東邊。

兩個人正面相遇。

韓依依氣喘吁吁,平穩着呼吸,反觀章白易則是慢條斯理,站在她面前,靜靜地看着她。

「跑這麼快是來感謝我?」

「是吧。」韓依依點頭,「我要帶你去個地方。」

十分鐘後。

章白易被神神秘秘地帶到了快遞站。

他眉心猛地一跳,似乎是不可置信,「這些都是你的??」

面前一大堆,能抵上剛才五、六個行李箱了。

「公主不就得過的精緻一點嗎?」韓依依打着哈哈,「幫幫我,我等會肯定會感謝你的,絕不像剛才那樣把你關在門外。」韓依依一臉誠懇,就差發誓了。

「怎麼感謝我?」

韓依依想了想,開口,「你說個事情,我能辦到的都行。」

「那你先發個誓。」

韓依依,「?」

請問你有事嗎?我在你心裏信任度就這?

半晌,自我糾結了一番,韓依依終於點頭,「我發誓,在我能力範圍內,答應你個願望。」

「行。」章白易揚起了手機,「已經錄音了。」

韓依依,「???」

章白易勾唇一笑,隨後就幫韓依依搬起了東西。

他走在前面,韓依依小跑上去,在他旁邊絮絮叨叨。

「我說,你也太陰險了,竟然錄下來了。」

「我像是那麼不守信的人?」

章白易笑了笑,「你難道對自己沒有一點認知嗎??」

韓依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