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她!乖巧?是誰半夜翻宋醫生的窗
她!乖巧?是誰半夜翻宋醫生的窗 連載中

她!乖巧?是誰半夜翻宋醫生的窗

來源:google 作者:夏彌爾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硯 現代言情 白傾

(1V1、甜寵、醫生文、娛樂圈)已經是頂流女明星的白傾突然高調宣布自己戀愛了,男朋友不是圈內人,希望大家給她足夠的戀愛空間於是,網友們開扒了原來白傾的男朋友是個醫生,英年才俊不說,還家世顯赫,重點是長得賊帥白傾都已經做好了事業下滑的準備了,退出娛樂圈的發言稿都寫好了,沒想到——網友們:你要什麼戀愛空間?請24小時直播你和宋醫生的戀愛日常,我們真的會謝別的女明星談戀愛粉絲集體脫粉,白傾談戀愛人氣蹭蹭上漲甚至,網上隨處可見白傾和宋硯的戀愛貼,比如《關於白傾的男朋友是宋醫生這件事》、《白傾什麼時候和宋醫生結婚》、《我可以去白傾和宋醫生的婚禮上隨份子嗎》、《白傾和宋醫生會生幾個孩子》、《白傾和宋醫生戀愛的108個小細節》……白傾鬱悶了:她們到底是喜歡我,還是喜歡你?到底誰才是出道的那一個?宋硯笑,看着白傾的眼眸深情:她們喜歡的是那個喜歡着你的我展開

《她!乖巧?是誰半夜翻宋醫生的窗》章節試讀:

白傾沒有跟上宋硯的腦迴路,沒發現這裏面有什麼問題,點點頭,回了句:「對呀,怎麼了?」

「這麼說,白小姐大學的時候談了戀愛?」宋硯看着白傾。

白傾指了指正在播放的電影,很理直氣壯地道:「這不就在談嗎?」

話音剛落,大屏幕里的她就被男主角壁咚到了牆角,然後便是一個極其唯美的、八個機位的吻。

白傾:「!!!」

宋硯:「……」

「不是。」白傾幾乎是下意識地伸手擋在了宋硯的眼前,着急忙慌地解釋,「假的,不是真親,借位,這是借位。」

宋硯將白傾的手拿開,墨眸盯着大屏幕的兩人,表情肉眼可見的沉了下,「借位?」

短短兩個字,白傾聽出了很多意思,宋硯彷彿就是在說——親了這麼久,你跟我說是借位?我看上去這麼好忽悠?

「真的。」白傾覺得空口無憑的解釋不如實際操作更有說服力,「不信我示範給你看。」

說完,白傾伸手就搭在了宋硯的肩膀上,把宋硯的上半身掰了過來,面對自己。

宋硯眼底明顯有一絲錯愕。

大概是沒想到白傾真的直接就上手了。

「就是這樣的。」白傾將右手的大拇指放到了宋硯的唇上,然後人湊了上去,就在她的唇快要碰到自己大拇指的時候,停了下來,對宋硯道,「諾,你看,就是這樣親的。」

為了解釋得更清楚,白傾還指了幾個位置,給宋硯講了一下機位,「攝像機就在這裡拍,只能拍到我們的後腦勺,也看不太出來是借位。」

白傾的這一整個操作,宋硯是完全沒有料到,尤其是在白傾湊上來離他幾乎只有一厘米的距離時,那一刻宋硯彷彿感覺到自己的心跳漏了幾拍。

而白傾本人卻並沒有反應過來她剛剛的樣子有多撩撥人。

宋硯的呼吸有些亂了,喉結滾動了兩下,內心兵荒馬亂,卻還要強裝鎮定。

他故作淡定地轉過頭,穩了穩心神後,才回了一個字:「哦。」

之後,很長一段時間,宋硯都保持着沉默,注意力好像都落到了電影上,看上去聚精會神。

白傾自然是不會老老實實看電影的,期間偷瞄了宋硯無數次。

不得不說,宋硯的側顏是真好看,尤其是分明流暢的下頜線,跟畫出來的一樣。

能讓宋硯看得這麼認真,看來她這個電影是真的很好看了。

電影后面,白傾飾演的這個角色有好幾場哭戲,沉默的哭,撕心裂肺的哭,絕望委屈的哭……

劇情一壓抑,觀影的氛圍也就不太好了,白傾想緩和一下氣氛,於是自誇了一句:「怎麼樣?我哭戲是不是還可以?你都不知道,我好多粉絲都把我這幾場哭戲剪成了我演技的名場面呢!」

宋硯看了白傾一眼,張張嘴,半天后才說了句:「哭得很好,下次別哭了。」

哭得怪讓人心疼的。

這電影真的是看得他心裏堵得慌。

這劇情像是全程在對他用刑。

看着白傾和別人談戀愛,吵架,分手,代入感不要太強,他簡直是自己在找虐。

電影還沒有看完,宋硯就把電影關了。

「不看了?」白傾看向宋硯,問。

「早點休息,我先回去了。」說著,宋硯起身。

白傾連忙跟着站起來了:「那我送你。」

宋硯:「……」

「這腿是不想要了?」宋硯很是無奈,「能不動就別亂動,我認識路,就不勞煩白小姐送了。」

「那宋醫生慢走。」白傾笑着和宋硯揮了揮手。

*

宋硯一離開,白傾就把手機拿出來給葉葭回了信息。

【白傾:現在人已經走了。】

【白傾:(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jpg)】

下一秒,葉葭的視頻電話就打過來了。

這次白傾秒接。

「宋硯走了?」葉葭道,「你怎麼沒留住他?」

「我怎麼留他?」白傾撇嘴,悶悶地回了句,「我有什麼理由留他,又沒什麼關係了。」

「喲喲喲,你看看你這不高興的小表情。」葉葭有些恨鐵不成鋼,「你好歹也是一個頂流女明星了,追求者都能繞北城一周了,你怎麼就還是吊在了宋硯這一棵樹上?」

白傾:「……」

是啊,怎麼就偏偏只對宋硯一個人心動。

而且還覺得十年後的宋硯更帥,更有魅力了!

「誒,你可要請我吃飯啊,我都幫你打聽清楚了。」葉葭道,「宋硯是上個月回國的,是京世醫院的院長把他請回來的,簽了三年的合同,所以宋硯至少三年內是不會離開北城了,最最重要的一點是,宋硯單身,而且是一直單身。」

「一直單身?」白傾愣了下,「沒交過女朋友嗎?」

葉葭:「和你一樣,跟你分手後,就一直單身,沒再談過戀愛了。」

這個白傾倒是有點意外。

畢竟她都能想像到宋硯在外面會有多搶手,當初他收情書都是一疊一疊收的。

正常情況,這十年,怎麼都應該有一兩個女朋友的吧。竟然一直沒有談過戀愛嗎?

難怪方才她覺得宋硯的情緒怪怪的,她問宋硯大學的時候是不是肯定談過戀愛,這個問題對於一個單身了十年的人來說確實不太友好。

「你這是怎麼打聽出來的?」白傾好奇地問。

「還能怎麼打聽,問江渝唄。」葉葭道,「他倆這麼好的哥們兒,宋硯的事情他肯定知道。宋硯回國這麼大的事情,他竟然都瞞着不說,我剛剛把他狠狠地教訓了一頓。」

「你這就有點無理取鬧了。」白傾笑道,「你和宋硯又沒有什麼關係,他幹嘛主動跟你提宋硯的事情。」

葉葭:「我跟他沒關係,但你跟他有關係啊!我這是在幫你,你分得清敵我關係嗎?」

「有道理。」白傾瞬間轉換態度,「該訓,訓他,給我狠狠訓他!宋硯回來這麼大的事情,他怎麼能不說呢!」

江渝突然出現在了鏡頭那邊,他在葉葭旁邊坐下,摟着葉葭,求饒般地對視頻這頭的白傾道:「姑奶奶,我錯了還不行嗎?」

「給你五分鐘時間,我要知道宋硯這十年的所有。」白傾霸總范兒拿捏住,對江渝道,「我的郵箱你知道的,整理好發給我,謝謝。」

「你要是真的想知道,你自己問他不就行了。」江渝打趣了一句,「你在電視上不是挺會談戀愛的嗎!」

白傾:「……」

能不能別提這茬了。

宋硯剛看完她跟別人談戀愛,宋硯什麼感覺她不知道,反正白傾她自己已經尷尬到摳出一棟別墅了。

「好了,傾傾,你早點休息,先不跟你說了。」葉葭揮了揮手,「等我出差回去了就去看你。」

白傾點了點頭,也對葉葭揮了揮手。

掛了視頻電話後,白傾點開了和宋硯的微信對話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