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太古討債人
太古討債人 連載中

太古討債人

來源:google 作者:紅塵心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雲暮 奇幻玄幻 楚月仙

當時代過於美好,風也能吹來真理,遮蔽蒼穹!妖眠魔寂,神枯佛逝,黑白顛混,誰又天生嬌貴?凡人地,桑劫萬年,罪名逆亂,天不忍,降道妖靈,衍生債書,為護少女,落魄大叔與妖靈交易,化身債主,踏世間討債,走大凶之路,與邪魔為伍,怒懟一切世間不公,逆指太古豪橫之首!一段大叔戀,一部人道史,夕陽無限好,黃昏依舊在大叔說:倘若人間無判官,我便以身化修羅!仙子知:日為朝,月為暮,卿是朝朝暮暮!展開

《太古討債人》章節試讀:

百花道門,大叔朝暮拜山,正式全體昭告,道門六脈三奇,驕子自然很多,其中有六朵金花與十二朵銀蓮,代表着這裡當代最強天賦的一批人。

六朵金花,全部是真靈境圓滿;十二朵銀蓮,在邪魔域皆有不少名聲。

雲暮在戰台等到了黃昏,終於迎來了第一尊修者,他正是十二朵銀蓮之一,名為孟影,其身軀修長,二十七歲,真靈境四十階修為,聲音陰柔,面若寒霜,像是太監一般。

孟影一襲灰暗道袍,孤站於戰台邊緣,雲暮蓄勢待戰許久,可他像是沒有出手的意思。

「現身不戰,閣下莫非是想下黑手?」

雲暮在戰台**,都有些等得無趣了,看着天色漸晚,他難免有些疑惑。

孟影輕笑道:

「似乎,沒有規定我此刻必須出手,況且,我孟影從不是黑手之輩,但我卻比黑手更可怕。」

「還有,我喜歡黑夜,它可為人加持無限恐懼,你怕么?怕就認輸,交出道法,離開我百花道門!」

雲暮淡淡搖了搖頭,目光看向早早進入站台邊緣涼亭中觀戰的兩少年。

「喂,兩位小兄弟,想吃燒雞么?幫忙弄點柴火來唄!」

號稱卧龍鳳雛的老六與老炮,本是希望趕緊開打,沒想到雲暮來這一語,不過有花常青交代,兩人倒也沒拒絕,當即便去尋了木材前來,在戰台**燃起了柴火。

雲暮從桑戒中取出兩隻野雞,交給二人烤起,自己便盤身於地,閉目養息。

龍隼:「老…老頭,天…黑,你可有…有苦了!」

鳳年:「作為十二朵銀蓮之一,孟影是風脈最傑出的門人之一,同時還精修劍道與刀道,悟得百花道門的絕學:千手鬼夜,極為擅長黑夜作戰,老頭,此刻決一高下,還有一絲機會,不然,你可能不是他對手喲!」

天色逐漸暗淡,雲暮的白髮,也在不知不覺間變化,聞着龍隼鳳年二人之語,雲暮邪笑道:

「呵,我就說,原來他是在等黑夜降臨,如此一來,這樣的人,在黑夜裡,想必是速度驚人了?」

「你們專心烤,一會兒請你們喝酒。」

……。

終於,黑夜降臨,山河白雪反射,映照出一絲絲光芒,龍隼二人看着雲暮徹底變紅的髮絲,口若懸河,都忘記翻烤了。

忽然,一陣寒風襲過,戰台邊緣久久不曾動的孟影,壓制修為,左手血刀,右手雪劍,氣勢猛然提升,一步踏出,身化千道殘影,道音迴響四方。

「朝暮,這是你的戰鬥形態么?」

「裝神弄鬼,千…手…鬼夜!」

雲暮剎那睜開雙眼,惡魔般的血眼,直接嚇得龍隼二人撒腿就跑,直接出現在了涼亭之中。

「啥…啥玩意?」

「好妖邪的眼睛,莫不是被鬼附體了?」

二人倒也不是完全被雲暮嚇住,畢竟大戰開啟,他們得找個不受波及的地方,好好觀戰。

這一刻,戰台上,猶如無數雙鬼手,持刀劍穿梭在黑夜,引得火苗搖擺不定,毫無固定之態。

雲暮彷彿從火中看到了某些複雜的刀劍痕迹,整個人提劍高高躍起。

「嘿嘿,河中魚,水中花,天地劍!」

「火中蟻,夜中魂,萬火劍陣!」

「殺!」

雲暮竟然臨摹起花常青施展的道法,整個人如魚般翻滾在夜空,一柄柄真靈氣凝聚的血色靈劍,環繞身體四周,同時,柴火之中的火星,被雲暮凌空攝起一團,以真靈氣打散在黑夜,就像是漫天火星劍源一般,甚是好看。

鐺鐺鐺!

狂暴的寒風呼嘯,一道道比雲暮還詭異的人影,不斷從雲暮四周竄出,恐怖的刀劍,縱橫斬下,雲暮的道法,不過是臨時感悟,沒過多久便盡數消散,而他雖然破滅了不少黑影,但終究不是孟影本體。

應接不暇的雲暮,體內縱橫心法運轉,血白太極靈韻,猶如驚世道盤,清晰顯化黑夜,寒風為他而轉,黑影變得遲鈍。

「什麼鬼道法?」

「劍承影,刀承身,千變…萬化,給你我敗下!」

黑夜中,孟影道音再次驚駭迴響,千影化為利劍首,血刀尾,像是血白圓月,密密麻麻,眼花繚亂。

那一襲白衣,手持桑劍,猶如地獄歸來的殺神之子,縱劍斬四方,橫劍護己身,閃爍戰台,一退十米,步步下風。

終於,雲暮狼狽退至戰台邊緣,孟影一句嘲笑點,瞬間燃了他的戰意。

「大叔,就這點實力,我勸你還是踏出最後一步認輸得了。」

雲暮仰天一笑:

「哈哈,笑話,不過是想觀摩此法而已,你真當我怕了你?」

「本來打算以普通人的身份跟你們相處,可換來的卻是瞧不起,不裝了,我是同級王者,我攤牌了!」

嗡!

頃刻間,雲暮一步終躍,逆天飛越千米高,猶如隕落砸入大地,天地皆震,那一劍,像是從時空深處戰來,劈開了一扇血門,整個黑夜中的刀劍,瞬息覆滅,一道人影,瞬退邊緣。

下一秒,雲暮一步再躍,黑夜似有風雷炸響,孟影選擇退出戰台,所站之處,雲暮降下,塵埃四起,轟隆巨響。

「喲,這算是認輸么?」

「哎,看來我這一步,同階無人可撼了,既然如此,回去告訴你們門人,修為二十五階之下,我皆可迎戰!」

「還有,記得告訴大夥,那大衍一脈的楚月仙,是我丫頭,誰要是欺負她,我會點名找他們問道的。」

說完,雲暮便不管孟影,徑直走入了戰台**,一指靈光點出,熄滅的柴火燃起。

「兩位小兄弟,來喝酒,天不亮,酒不停,哈哈!」

血發雲暮,顯得豪雲萬丈,心性放蕩,毫不忌諱,半躺於地,龍隼二人,意猶未盡的走來。

「老…老頭,牛…偶像!」

「一開始我就知道,老頭深藏不露,小小孟影,哪是您對手,果不其然,一招解決,如此高深之法,簡直是千古無有啊!」

兩人評價直線轉彎,雲暮隨手丟出兩壺酒。

「有些東西,可不是憑雙眼就能學會的,來喝酒,陪爺喝高興了,說不得可以指點你們一二!」

「老…前輩,我們不會…喝,要不,您先指指點點?」

「想學?要我教你們?」

「嗯!」

「不教,我修為和你們差不多,自己都需要人教呢!」

「老頭,這就沒意思了,不就是喝酒嘛,我們喝。」

……。

雖然只是簡單的了解,但云暮發現這哥倆簡直就是道痴,因為他們說自己的修行,全是靠觀摩百花道門的論道而修,可以想像,這得需要多麼過人的天賦。

雲暮之所以借楚月仙被欺負的事情,拜山百花道門,就是想從他人的道法中,吸取一些好的道決融合,最後變成自己的,畢竟他不修丹田,一般的道法對於他,很難原汁原味去領悟和施展。

可以說,他除了神魔步,就是黔驢技窮,似乎空有一身源頭而無合理施展的招式。

就此,雲暮在百花道門,開啟越級給自己增加難度,而百花道門,每日只派出一人參戰,其他時間,都是根據人們帶回去的信息,對雲暮進行深入研究,再選擇前去大戰的人。

最終,百花道門得到一個震撼的結果,同階雲暮無敵,不但身法極速,而且那可怕的步法,遠遠超越同階,足有八百餘斤的道力。

一個月後,十二朵銀蓮、六朵金花,除了花常青外,即便是煉體的天驕,也無一人能在同階勝過雲暮,反倒是被雲暮學了一些皮毛之法而去。

第二個月,雲暮更是將修為定在了三十二階之間,這樣一來,更加慘烈的拜山大戰爆發,每一次他都窮極自身之力大戰,這也算是他另一種苦修之路。

每每關鍵時刻,他便以神魔步遊走,把對方拖入無可奈何之境,只能以平局收場,就是不敗。

本就有桑靈留下的道悟,如此兩個月過去,讓他修為大進,但隨着百花道門逐漸把他的道法研究,他已經多次險遭敗落,最終還是選擇離開了百花道門,給自己留一絲面子。

跟隨雲暮離去的,還有百花道門的卧龍鳳雛,龍隼鳳年二人,這讓百花道門頗為尷尬,因為他們都知道龍隼二人的天賦潛力,但也沒辦法,這兩活寶的自由,是由他們自己決定。

雲暮的消息,早也被不斷傳開,他離開後,百花道門之外,早早便有一批驕子等待,想要與他一爭高下,見識這個被傳得神乎其神的大叔之法。

事實證明,同階,甚至超過他多階的人,也根本奈何不了他,為此,世人根據連番大戰的結果,重新衡量修道第一境的實力。

真靈境一階至十六階,為前期;十六階至三十二階,為中期,三十二階至四十八階為後期,四十九階乃圓滿期,而雲暮則是處於中期這個階段,但凡這個階段的修者,除非妖孽,不然即便階數超過他,也很難敗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