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太后重回十四歲
太后重回十四歲 連載中

太后重回十四歲

來源:google 作者:冬月初弎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雲冽 沈青杉 現代言情

從妃子到皇后再到太后,經歷了半世的起起伏伏,終於沈青杉這個太后壽終正寢了!醒來之展開

《太后重回十四歲》章節試讀:

漫天漫地的風雪中,響起了孩童特有的清亮嗓音。
「五哥,你看這梅花開得多好,等回去時折幾枝,插在白瓷瓶里,好看!」
「跑慢些,仔細摔着。」
男子爽朗的聲音帶着笑,熟悉又陌生。
沈青杉心尖一顫,握着酒杯的手緊了緊,遞了個眼神。
歸雁便去傳話,令鸕鶿捕魚。
十隻鸕鶿站在船舷上靜靜等候,艄公手勢一打,鸕鶿齊齊跳下水。
片刻,便陸續出水,嘴裏叼着或大或小的魚。
艄公將魚取下,鸕鶿又跳入水中。
歸雁看得有趣,撿起一條小魚,餵給小花貓。
小黃狗急得汪汪直叫喚,甩着小尾巴舔歸雁的手。
十一皇子云崇蹬蹬蹬地跑上畫舫,一眼就看見烏篷船上鸕鶿捕魚、貓狗搶食的一幕。
他才十歲,正是貪玩愛鬧的年紀。
平素被拘在宮裡讀書習武慣了,難得出一趟宮,就跟出籠的鳥似的,亂飛亂撞。
雲崇蹭的一下跳到烏篷船上,驚得花貓黃狗哀叫逃竄。
好幾隻鸕鶿掉下水,噗噗通通,跟下餃子似的,濺起大片水花。
雲崇哈哈大笑。
僕從大驚失色,忙大聲叫道:「十一爺,您快回來!
快回來!」
雲崇玩心大起,小手一擺,吩咐艄公:「快走!
快走!
莫叫他們攆上!」
歸雁被濺了一身水,凍得連連打哆嗦,沒好氣地大叫:「哎,你是哪家頑童?
怎的如此無禮?」
雲崇圓潤的臉龐滿是笑意,扮了個鬼臉,就往船艙跑。
沈青杉點了點頭:「走吧。」
歸雁一聽,當即吩咐搖櫓開船。
小船輕快,搖了兩把櫓,船便駛出去兩丈有餘。
畫舫那邊急了,僕從們大聲叫喊着停船。
雲崇哈哈大笑:「快走,快走,甭搭理他們!」
雲岳不緊不慢地上船,淡聲吩咐:「難得十一弟開心,便由他玩去吧。」
他剛才瞥了一眼,影影綽綽的,能看見船上是幾名女子,穿着樸素,想來多半是附近的姑娘家,踏雪尋梅,附庸風雅。
小船漸行漸遠,湖面上霧氣茫茫。
很快,畫舫便只剩下一片模糊的暗影。
船艙內。
雲崇喝了兩杯果子酒,抱着小黃狗,揉揉腦袋,揪揪尾巴,時不時拈一塊燒雞投喂,玩得不亦樂乎。
沈青杉看着他那稚嫩的臉龐,眼圈不禁有些模糊。
神思一恍,畫面重疊。
那年她三十歲,雲岳駕崩,留下一個爛攤子。
新帝登基當日,吳貴妃發動宮變,五百弓箭手亂箭齊發。
雲崇擋在她身前,活活兒的被射成了刺蝟。
他握着她的手,大口大口地吐血。
他說他能死在她懷裡,終究是勝過五哥一籌。
眼眶發澀,險些決堤。
猛聽得耳邊響起清亮稚嫩的聲音:「姐姐,姐姐你怎麼哭了?」
沈青杉一晃神,就見雲崇伸着手在她面前搖晃,眼神慌亂:「哎呀,我不就是吃了你的酒菜么?
我賠你就是了,你別哭呀!」
沈青杉胸腔里涌動着一團激流,真想把那孩子抱過來,好好摸摸他的臉,問問他還疼么。
她抹了把淚,含淚而笑:「誰心疼這點子酒菜了?
我是沒料到京城的天這樣冷,凍得厲害。」
說著搓了搓手,把涼透的手爐往邊上一放,扯了扯斗篷,把自己包裹嚴實。
「你不是京城人士?
那你是打哪兒來?」
雲崇好奇地湊過去,圓嘟嘟的臉上,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骨碌碌直打轉,又機靈又活潑。
沈青杉喝了杯酒,壓下翻滾的思緒,淡淡道:「南疆。」
「南疆?」
雲崇歪着腦袋看她,瞳眸晶亮,燦如繁星,「南疆好玩嗎?」
沈青杉彎唇笑笑:「好玩得很呢。」
雲崇一臉嚮往:「真的?
那你同我說說。」
「南疆多山多水,進山打獵,下水撈魚,上樹掏鳥窩……最要緊的是,南疆長夏無冬。
如今這時節,京城冰天雪地,南疆依然花紅柳綠,鳥鳴啁啾。」
「真的啊?」
雲崇驚嘆連連,繼而小眉頭一皺,嘆了口氣,「唉,我若是也能去南疆瞧瞧,那便好了。」
沈青杉又笑,慢條斯理地喝着果子酒。
果子酒入口酸甜,後勁也小,當水喝都不打緊。
雲崇放開小黃狗,兩手托着下巴,嘴撅得老高。
片刻,又滿懷期待地問:「你會打獵?」
沈青杉挑了挑眉,哼笑了聲,沒接話。
「那……等雪停了,我找你打獵去,你去不?」
前世,雲崇一向叫沈青杉姐姐,即便後來她做了皇后,他都從沒叫過一聲「皇嫂」。
沈青杉一向拿他當弟弟寵愛,雖則臨死前才知他對自己的心意,可眼下的雲崇才十歲,她自然不會產生別的心思。
「你上哪兒找我?」
沈青杉笑看着他。
雲崇皺起了眉頭,片刻又歡喜起來:「那等雪停了,落日湖西渡口,不見不散,可好?」
遠處依稀響起呼叫聲。
薄雪紛紛,霧氣蒸騰,已無法辨認出畫舫的影子。
湖面開闊,無遮無擋,聲音傳過來,已十分微弱。
沈青杉心知,定然是畫舫沉了,船上的人在竭力呼救。
救他?
呵!
她只恨不能親手送他一程!
沈青杉垂眸笑了笑,喝了口酒,吩咐道:「船家,劃快些,儘快靠岸。」
說著手湊到唇邊,哈了口氣,不輕不重地嘟噥,「這鬼天氣,真箇凍死人。」
不多會兒,烏篷船在北邊的渡頭靠岸。
沈青杉下了船,歸雁快步朝西渡頭跑,去牽馬車。
征鴻隨侍在側,給沈青杉緊了緊大氅,把新添了炭的手爐遞給她。
雲崇哈着手跺着腳,凍得小臉通紅。
「給你。」
沈青杉把手爐遞了過去。
雲崇臉一紅,不好意思地拒絕:「我不冷,姐姐,你暖着吧。」
小傢伙要強得很,哪好意思在姑娘家面前示弱?
大鼻涕都凍出來了,還嘴硬呢。
沈青杉笑了,把手爐往他懷裡一塞。
「你家住哪兒?
我送你回去。」
雲崇連連搖頭:「不用,不用,我哥哥在後頭呢,他一會兒就來。」
他從沒像今天這般自由、快樂過,甩開一大群僕從侍衛,還交上了朋友。
他怕說出自己家住在皇宮,會嚇壞了這嬌嬌弱弱的姐姐。
沈青杉也不多說,陪着他走了一陣,等馬車到了,邀請他上車,到了西渡口,把他交給僕從們。
雲崇還記掛着雪停了打獵,再三叮囑,生怕沈青杉忘了。
馬車前腳剛走,他後腳就吩咐貼身侍衛跟上,去查看馬車駛往何處。
雲崇在渡口等了不大一會兒,便瞧見茫茫水霧中,似乎有什麼東西正在緩慢靠近。
急促的呼救聲傳來。
「救命!
岳王落水!
速救!
速救岳王!」
雲崇嚇了一大跳,擺了擺手,連忙指揮留守岸邊的僕從侍衛下水救人。
雲岳已經沒氣兒了,渾身冰冷,頭髮結成一綹一綹的,狼狽不堪。
雲崇嚇得大哭起來,扯着嗓子叫五哥。
侍衛太監連忙搶救,又是按胸膛,又是拍背,又是摳嘴。
折騰了好半天,雲岳吐出來一大口水,眼睛睜了睜,又無力地閉上了。
大伙兒鬆了半口氣,當即將雲岳抬上馬車,快馬加鞭朝岳王府駛去。

《太后重回十四歲》章節目錄: